新北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3條第4項,A
| 律師
主文
甲OO未經O可,寄藏彈藥之主要組成零件,處有期徒刑壹年,併科罰金新臺幣貳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之乳膠炸藥壹條,非電氣O管壹枚,均沒收之
判決節錄
一、甲OO明知炸藥、O管均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3項所列
管之彈藥主要組成零件,非經中央主管機關O可,不得無故持有
、寄藏,竟基於寄藏彈藥主要組成零件之犯意,於民國105年9、10
月間某日,在新北市三重區天台附近,受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
號「阿東」之成年友人(下稱「阿東」)所託,代為保管屬彈藥
主要組成零件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嗣於106年11月8日10時
45分許,在桃園市○○區○○路0段000巷00號3樓之1(D室),因另
案通緝為警查獲,經甲OO同意搜索,而在停放於上址前之O號0000-
00號自小客車內扣得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始悉上情
理由一、訊據被告甲OO固坦承於106年11月8日10時45分許,在桃園市
○○區○○路0段000巷00號3樓之1(D室),因另案通緝為警查獲,
經其同意搜索,而在其停放於上址前之O號0000-00號自小客車內查獲
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之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寄藏彈藥主
要組成零件之犯行,辯稱:本案與O先前在105年11月4日遭警方查
扣之槍彈均係在90、91年間,O旻泰與O永泰一同至伊住處時所留下
,故本案與該案應屬同一案件,且伊並不清楚O旻泰、O永泰所留下
的包包內容物為何,並沒有寄藏彈藥主要組成零件的主觀犯意云
云
(一)被告於106年11月8日10時45分許,在桃園市○○區○○路0段000巷
00號3樓之1(D室),因另案通緝為警查獲,經被告同意搜索,在
其停放於上址前之O號0000-00號自小客車內扣得乳膠炸藥1條、非電
氣O管1枚、非制式啟動器1顆、O刀1把之事實,業經被告自白在卷,
並有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士林分局自願受搜索同意書、臺北市政府
警察局士林分局搜索扣押筆錄、扣案物品目錄表各1份、扣案疑
似爆裂物照片1張、O號0000-00號自小客車搜索現場照片6張在卷可稽
(見106年度偵字第34943號偵查卷【下稱偵查卷】第63至69頁、第85
頁、第101至103頁)
(2)編號1:鑑驗證物乳膠炸藥1條,外觀係長條狀,經量測長約20公
分、直徑約3.5公分、重約239.8公克,經取樣送驗,檢出鋁粉、硝
酸銨、過氯酸鈉及蠟等成分,認係硝酸銨類炸藥,該炸藥經O為澳
大利亞ORICA公司所生產製造,常用於採礦、採石及土木爆破工程
,使用X光透視其內部結構,內部未發現其他裝置
(3)編號2:鑑驗證物為LP遲發非電氣O管1枚(O接黃色導爆管1條),
O管外觀係鋁質外殼包裝,經量測長約7公分、直徑約0.8公分,導
爆管外觀係黃色中空塑膠材質,長約360公分,內壁塗有一層高爆
藥粉(PETN),導爆管一端夾進O管管殼內,另一端呈開口狀未O接
其他裝置,LP遲發非電氣O管係使用黃色塑膠導爆管傳導引爆信號
至非電氣O管進而引爆炸藥,為高強度非電氣O管
(4)編號3:鑑驗證物疑似自製發爆器1個,外觀為國際牌9伏特碳鋅
電池(經檢測該電池已無電壓無法作用),經量測長約2.7公分、
寬約3.8公分、O約4.8公分,外接長約10公分電線1組(共3條)及翹板
壓發開關1個,電線分別O接電池及翹板開關正負極,並用透明膠
帶黏貼電線兩端,形成一個完整迴路,其作用原理係透過正負極
接觸短路後產生高溫,作為點火裝置,惟經實際測試,本發爆器
無法引發電氣O管等情,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7年4月11日刑
偵五字第1073400145號鑑驗通知書及鑑驗照片說明在卷可稽(見偵
查卷第207至215頁)
再經函詢內政部上開扣案物是否為公告之槍砲彈藥主要組成零件
,亦經內政部審認編號1鑑驗證物乳膠炸藥1條、編號2鑑驗證物LP遲
發性非電氣O管1枚均屬內政部86年11月24日(86)內警字第0000000號
所公告之彈藥主要組成零件一節,亦有內政部108年8月6日內授警
字第1080872467號函1份在卷可佐(見本院卷第479至480頁)
是被告於上開時、地為警查獲時,所持有之扣案乳膠炸藥1條、非
電氣O管1枚確均屬公告之彈藥主要組成零件一節,應可認定
(二)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O第2款,雖就該條例所稱之
彈藥,規定為係指同條、O第1款各式槍砲所使用之砲彈、子彈及其
他具有殺傷力或破壞性之各類炸彈、爆裂物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689號、104年度台上字第560號判決意旨參
照
從而,上開鑑驗報告綜合研判意見,係以扣案之疑似爆裂物「若
」使用其他合適發爆裝置引爆,將產生威力強大之爆炸結果,而
認扣案之疑似爆裂物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列管之爆裂物,
惟本案扣案之疑似爆裂物實際上既尚欠缺可引爆之起爆裝置而無
法引發非電氣O管,依其現實狀態即難認係完整之爆炸裝置且具有
爆發性而非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列管之爆裂物,當不得以
該等扣案物於更換合適之發爆裝置引爆後即可產生威力強大之爆
炸結果,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是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
管1枚應僅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列管之彈藥主要組成零件,
而非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列管之爆裂物,亦可認定
(三)被告雖以前開情詞置辯,惟:(1)被告前因於105年11月3日23時許
,在新北市○○區○○路000號思源路郵局(下稱思源郵局)附近
,受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阿東」成年男子之委託,代為保
管藏放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1支(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
含彈匣2個)及具殺傷力之非制式子彈5顆,並於同年月3日23時許至
同年月4日10時40分許間之某時,將上開改造手槍1支(含彈匣1個
)、子彈5顆連同另外未開鋒之O士刀1把藏放於其向思源郵局申請
租用之編號63號之信箱內,另將其餘彈匣1個藏置在其向不知情之
友人O正義借用之O號0000-00號自小客車內,嗣為思源郵局人員於105
年11月4日10時40分許發覺並報警處理,適被告於105年11月4日11時11分
許,駕車搭載不知情之友人前往思源郵局欲自郵局信箱內取回上
開槍、彈時,遇警盤查而趁隙逃逸,所涉非法寄藏可發射子彈具
殺傷力之槍枝罪部分(下稱前案),業經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
訴字第2662號判決認此部分犯罪與移送併辦之臺灣新北地方檢察
署106年度偵字第34943號(即本案)並無實質上一罪或裁判上一罪關
係,不在其審理範圍,因而撤銷原判決(即本院106年度訴字第1
118號),改判處有期徒刑3年6月,併科罰金新臺幣(下同)3萬元
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訴字第2662號刑事判決書1份在卷可
稽(見本院卷第83至90頁),是於該案臺灣高等法院判決中業已
認定本案與前案並無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
前案107年1月16日準備程序筆錄:我承認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
,我還有一條槍砲,綽號「阿東」的人除了拿給我本案的槍枝跟
子彈以外,還有拿給我1顆炸彈
(3)是觀諸被告上開歷次供述可知,警方於105年11月4日查獲被告前
案未經O可持有具殺傷力之改造槍枝、子彈時,因被告趁隙逃逸而
未同時查獲被告,被告因而經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於106年5月31日
以新北檢兆偵量緝字第3260號發布通緝,嗣被告於106年11月8日因另
案通緝為警查獲時,始又再查獲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
氣O管1枚,顯見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與前案扣案
之槍彈係於不同時間、在不同地點查獲,倘如被告所言,該等物
品均係放置於包包內,由他人一次性遺留在其住處,其並不知包
包內之物品為何,被告O以會將之放置於不同處所,是被告於本
院審理時所辯實與O情有違
且被告無論於前案或本案之警詢、偵訊過程中,從未曾供述本案
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與前案扣案之槍彈係同時取得
,亦未曾供述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來源與O旻泰
有關(參見(2)至、),甚且於106年11月9日同日先後接受本
案與前案偵查檢察官訊問時,對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
O管1枚與前案扣案之槍彈之來源亦為不同來源之供述(參見(2)
、),其後被告雖不斷更易其說法,但其所供述取得本案乳膠
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之時間、地點,亦均與其取得前案槍彈之
時間、地點不同,衡情,以具殺傷力之槍彈、彈藥主要組成零件
乃法所禁止持有、寄藏之違禁物,持有、寄藏此等違禁物之刑責
非輕,此為具一般智識之人均知悉之事,此等違禁物又非可於公
開市場任意交易或輕易取得之物,持有此等違禁物之人對於其所
持有或寄藏之槍彈、彈藥主要組成零件之來源絕無因印象模糊而
記憶錯誤之可能,倘被告真係一次性自O旻泰或O永泰處取得該等
違禁物,被告O需不斷更易其說詞,且始終未提及此等違禁物之來
源均與O旻泰有關,甚且於前案準備程序時亦未曾為此等供述,是
被告於本案準備程序及審理程序時始改稱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
條、非電氣O管1枚與前案扣案之槍彈均係在90、91年間來自O旻泰及
其友人所遺留之包包內,本案與前案應有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
係,實難遽行採信
我跟O永泰斷斷續續有聯絡,在我的印象中O永泰沒有跟我說過請我
幫忙打電話給被告說要去把東西拿回來,或叫被告把東西收好,
或寄回來之類的話等語(見本院卷第210至222頁),是依證人O旻
泰所述,其僅證稱曾與O永泰一同前往被告住處,該次O永泰曾遺留
1個包包在被告住處,但其並不知包包內為何物,則依證人O旻泰
之證言,並無從證明其所稱之該包包內即裝有本案扣案之乳膠炸
藥1條、非電氣O管1枚及前案扣案之槍彈
(5)又證人O永泰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之前O旻泰曾經帶我去臺北一個
地方,但時間很久沒有印象,不知是不是被告的家,偵查卷第8
5頁照片中的爆裂物我沒有看過,我沒有曾經帶著槍、炸藥放在包
包裡面跟O旻泰一起到臺北等語(見本院卷第327至330頁),是證人
O永泰業已明確否認曾攜帶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
枚前往被告住處,則依證人O永泰之證述,至多僅得認定其曾與證
人O旻泰一同前往被告住處,但並無法證明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
條、非電氣O管1枚為證人O永泰遺留於被告住處
(6)因之,由上開證人O旻泰、O永泰之證述,至多僅能證明證人O旻
泰、O永泰於多年前曾一同前往被告住處,證人O永泰當時並遺留1
個包包在被告住處,惟並無法證明包包內即裝有本案扣案之乳膠
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
況倘依被告所述,被告於證人O旻泰、O永泰離去當日即發現有非屬
其個人所有之包包出現在其住處,衡情,被告當會打開包包檢視
為是,以證人O永泰所遺留之包包內除有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
、非電氣O管1枚外,尚有前案扣案之槍彈,此等物品均屬違禁物
,且持有之刑責非輕,在此情形下,被告自會立即聯繫證人O旻泰
,並要求證人O旻泰儘速將此情轉知證人O永泰,催促渠等儘速取
走為是,豈有長達十餘年均未為積極處理之理,反之,對證人O永
泰而言,證人O永泰在離開被告住處返回中南部之途中既已發現裝
有槍彈、乳膠炸藥、非電氣O管之包包遺忘在被告住處,亦應會
立即委請證人O旻泰聯繫被告,商討應以何種方式取回始符合常理
,絕無漠不關心之可能,是由證人O旻泰所述證人O永泰在發現包
包遺忘在被告住處時所表現出之無關緊要的態度,亦可見在包包
內之物品並非重要之物品,是本件實無證據可資認定扣案之乳膠
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乃證人O永泰於90、91年間遺留在被告住處
(7)綜上所述,被告雖於本院審理時辯稱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非
電氣O管乃證人O永泰遺留在其住處,惟此業為證人O永泰所否認,
且當日一同前往被告住處之證人O旻泰亦證稱不知O永泰所遺留之包
包內有何物,是由證人O旻泰、O永泰之證述,並無從證明本案扣
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乃證人O永泰遺留於被告住處
且被告於106年11月8日為警查獲後,對其取得本案及前案扣案之違
禁物之來源及時地等細節,說詞反覆不一,甚且於同日先後接受
檢察官訊問時,亦就本案與前案扣案之違禁物為不同時地取得之
供述,可見被告於本院審理中所辯,顯係為脫免刑責之卸責之詞
,委無可採
而審酌被告於本案及前案之偵查中、前案之準備程序中均曾供稱
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係「阿東」交付,且地點
係在新北市三重區天台附近,僅取得之時間說法究係105年8、9月或
105年9、10月間略有不同,則其此部分有關本案扣案乳膠炸藥1條
、非電氣O管1枚來源之供述,應與事實較為相符而可採信,是應認
本案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係「阿東」於105年9、10月
在新北市三重天台附近交付代為保管,與臺灣高等法院107年度上
訴字第2662號判決認定前案槍彈係於105年11月3日23時許在思源郵局
附近取得不同,是本案與前案並無實質上或裁判上之一罪關係,
自可認定
(一)查,本案扣案之疑似爆裂物因欠缺可引爆之起爆裝置,且經鑑
驗機關實際測試結果,該疑似自製發爆器並無法引發非電氣O管
,自難認扣案之疑似爆裂物係完整之爆炸裝置,且具有爆發性,
而非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列管之爆裂物,惟扣案之乳膠炸
藥1條、非電氣O管1枚均屬公告之彈藥主要組成零件等節,已如前
述
是核被告所為,應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3條第4項之未經
O可寄藏彈藥之主要組成零件罪
公訴意旨漏未斟酌上情,認被告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
第7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有具殺傷力之爆裂物罪,容有未洽,惟其
起訴之基本事實同一,本院自應予審理,並變更其起訴法條
(二)又被告前因毒品、竊盜、強盜等案件,經法院判處罪刑,經臺
灣高等法院以99年度聲字第2310號裁定應執行有期徒刑8年確定,
經入監執行,於104年6月10日假釋出監,嗣經撤銷假釋,應執行殘
刑有期徒刑1年6月8日,於106年11月8日再與另案所處罪刑入監接續
執行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參,是被告先
前所處之罪刑尚未執行完畢甚明,本件自無從論以累犯,附此敘
明
(三)審酌被告前有多次犯罪科刑紀錄,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
錄表在卷可參,其品性素行難認屬良善,又其係智識思慮俱屬正
常,且有社會經驗之成年人,當知未經O可寄藏屬彈藥主要組成
零件之炸藥、O管等物,乃為法所嚴禁之行為,再彈藥主要組成零
件之寄藏、持有,對他人之身體、生命及社會治安均構成潛在危
險,被告亦無不知之理,其猶未經O可,恣意寄藏炸藥、O管等物
,欠缺守法觀念,應予非難,暨審其生活狀況、犯罪之動機、目
的、手段及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罰
金部分諭知如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四、沒收:扣案之乳膠炸藥1條、非電氣O管1枚,屬違禁物,應依
刑法第38條第1項之規定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槍砲彈藥
刀械管制條例第13條第4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42條第3項前段、
第38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689號、104年度台上字第560號判決意旨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3條第4項,13,A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條,1,A   29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3條第4項,13,A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7,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3項,4,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2款,4,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4,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3條,3,A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