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169條第1項,偽證及誣告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69條第1項誣告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而訴訟上所得之全盤證據資料,固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應包含在內,惟採用間接證據時,必其所成立之證據,在直接
關係上,雖僅足以證明他項事實,而由此他項事實,本於事理之
作用足以證明待證事實者,方為合法,若憑空之推想,並非得採
為證據資料之間接證據(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
16號及32年上字第67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者,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明文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
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申言之,刑事訴訟制度受「倘有懷疑,則從被告之利益為解釋」
、「被告應被推定為無罪」原則所支配,故得為訴訟上證明者,
無論為直接或間接證據,須客觀上於吾人一般社會生活經驗均不
致有所懷疑,而達於確信之程度者,且除認定被告犯罪之外,無
從本於同一事證為其他有利於被告之合理推斷,始可以之為不利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於確信之程度,而有合理可疑存在時,
即難據為被告有罪之認定
且告訴人所訴之事實,必須完全出於虛構為要件,若有出於誤會
或懷疑有此事實,而為申告,以致不能證明其所訴之事實為真實
,縱被訴人不負刑責,而告訴人本缺乏誣告之故意,亦難成立誣
告罪名(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8號、43年台上字第251號、44年台上
字第892號判例意旨參照)
換言之,該具體事實是否構成所訴之犯罪,乃告訴、告發者本於
個人法律認知所為之判斷,其認知與法律規定縱有未符,因其主
觀上並無申告不實之故意,與誣告罪之構成要件仍屬有間(最高
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978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有誣告罪嫌,無非係以臺中第六分局104年1月
3日調查筆錄、臺灣南投地方檢察署104年度偵字第1130號起訴書、
本院104年度訴字第240號、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6年度上訴字第
429號刑事判決等為主要論據
由上可知,告訴人證稱尚有其他證人見聞被告將本案支票交付與
告訴人等語顯非屬實,告訴人既為脫免自己另案所涉竊盜之刑責
,竟央求證人O依珊為虛偽不實之證述,顯見告訴人所述虛偽之可
能性極高,是其為免己身涉犯竊盜罪責,而稱本案支票為被告親
自交付等語,尚難採信
被告O時候找不到票,跟告訴人聯想在一起是因為O時候,拿LINE給
O嘉樑看的那個年輕人有講說是告訴人拿去一個洗車廠,要去兌現
等語(見另案一審卷二第114頁至第116頁、第124頁至第125頁)
此外,在本院職權範圍內,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公
訴人所指之上開犯行,揆諸前開說明,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自
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16號及32年上字第67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8號、43年台上字第251號、44年台上字第89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978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169條第1項,169,偽證及誣告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