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處拘役伍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傷害罪,處拘役伍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
經查,檢察官、被告2人及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對下述所引用
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被告乙OO之辯護人
於本院審理時表示無意見),且迄至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聲
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之取得過程並無瑕疵,與本案待證事
實間復具有相當之關聯性,以之為本案證據尚無不當,認為得為
本案之證據,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二、次按傳聞法則乃對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
述而為之規範,本案判決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無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傳聞法則之適用,經本院於審理時依法踐行調
查證據程序,檢察官、被告2人及辯護人於本院亦均不爭執各該證
據之證據能力,且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自然之關聯性,亦查無依
法應排除其證據能力之情形,依法自得作為證據
且證人O鉦與被告2人並無過節,為被告2人所不否認(見本院卷
第216頁),參以其身為慈和宮主任委員(見本院卷第200頁),衡
情,應無刻意偏袒任何一造之理,是以,證人O鉦所述上開內容
堪認與事實相符,足以採信
5、被告乙OO雖一再指稱被告甲OO另又拿瓷製茶壺傷害其眼睛等臉部
,並提出醫師自其眼部所取出之碎片為憑(見本院卷第69頁),
然本件並無其他證據證明被告甲OO有另外持瓷製茶壺類物品毆打
被告乙O
O
6、至證人O金芳於警偵訊及本院審理時固均證稱沒有看到被告甲O
O有使用工具傷害被告乙OO等語(見偵卷第61、105頁,本院卷第175頁
),然其亦證稱被告2人發生口角時其在現場,目睹被告甲OO跳上
桌並手持保溫茶壺遭證人O鉦勸阻,嗣被告乙OO並自其前方經過
要衝向被告甲OO,為其拉住阻止,然其反遭被告甲OO拉住衣服,
又見被告2人在地上拉扯等情(見偵卷第60、61頁,本院卷第177頁)
,顯見其始終在場,且距離兩造甚近,肢體並有直接接觸,衡情
對於現場狀況自應知之甚詳,卻證稱並未看見被告甲OO持保溫茶
壺傷害被告乙OO,而與被告乙OO及證人O鉦所述不一,顯見其所
述此部分之內容有迴護被告甲OO之嫌
衡以其於被告2人發生糾紛之際亦在現場,且證稱委員有幫忙抓住
雙方,旁邊有人勸和,彼此有互相拉扯等情(見本院卷第191、19
2頁),益見其在場見聞兩造互相傷害之情形,對於被告甲OO是否
有持器物毆打被告乙OO豈會毫無見聞,佐以其證稱雙方原係好友等
語(見本院卷第191、195頁),是其所證內容顯係出於避免兩造再
生嫌隙,而有所保留,亦不足據為有利於被告甲OO之認定
8、另證人O文魁於警偵訊及本院審理時固證稱不清楚被告甲OO有無
使用工具,甚至表示期間更離開現場,然其就被告2人發生爭執,
被告乙OO自其旁邊繞過去要找被告甲OO,及其2人分遭證人O鉦、
O金芳勸阻等情證述明確(見偵卷第66、67、128頁,本院卷第198頁
)
再依現場照片(見偵卷第79頁)及被告乙OO、證人O金芳、O鉦於
本院所繪製之現場位置圖(見本院卷第229、231、233頁),可見本
案現場空間不大,且被告2人及證人4人共計6人,座位相連緊接,
並未間隔,證人O文魁竟會在被告2人衝突始末在場,卻在被告甲O
O有無持工具毆打被告乙OO那一刻突然離去,堪認其此節所述與O情
有違,顯難採憑
另被告甲OO所受硬腦膜出血部分,無法證明與被告乙OO所生當日事
件有因果關係,然O:(1)、本件除被告甲OO自承當時係遭證人O鉦
拉往椅子上坐等語(見偵卷第49、104頁),證人O鉦亦證稱我就
拉住甲OO,甲OO又坐回椅子,「我」就不小心倒在地上等語外(
見偵卷第70頁),證人O金芳、O秋來、O文魁均未證稱當時被告甲O
O有遭證人O鉦拉扯跌倒撞到之情節,可見當時因拉人而跌倒在地
者反係證人O鉦,而非被告甲O
O
互毆之雙方,均不得主張正當防衛,蓋互毆之行為,即無從分別
何方為不法侵害,均不得主張防衛權(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3
526號、92年度台上字第303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被告甲OO固有持上開保溫茶壺傷害被告乙OO,然證人O金芳、O鉦
見狀旋即攔阻拉開,被告乙OO竟又上前與被告甲OO互相拉扯、扭
打,可見被告乙OO並非單純對於現在不法侵害實施必要排除之反
擊
況被告甲OO因此所受之傷害部位,包括頭部腦震盪、慢性硬腦膜下
出血、臉部、姆指、小指、多處磨損擦挫傷(左側眼周圍區域、
右側臉頰、左側嘴角、前胸壁及右手)等多處明顯可見之傷害,
且非集中於某部位,如被告乙OO僅係為排除被告甲OO之不法侵害
而有所抵抗,理應係動手推開、拉開,而非朝被告甲OO之頭臉部等
攻擊,足認上揭傷勢並非單純拉扯所導致,是亦難謂被告乙OO當
下之行為係單純基於防衛自身權益,而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為排
除之必要反擊之舉,應認被告乙OO所為乃係基於傷害犯意而對被
告甲OO攻擊之傷害行為,自不得據而主張正當防衛
二、新舊法比較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
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刑
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2人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業經立法院修正,並由總
統於108年5月29日以華總
一義字第10800053451號令公布施行,於同年月31日生效,修正前刑法
第277條第1項規定為:「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
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就上開修正前、後法文相較,其法定刑之有期徒刑上限由3年提
高為5年、罰金刑上限則由1,000銀元(即新臺幣3萬元)提高為新臺
幣50萬元,足見修正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並無較有利於被告,
是經新舊法比較結果,被告2人所犯本案仍應適用其行為時即修
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規定
(一)、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
害罪
被告2人於密接時、地互毆,致其2人分別受有上開傷害,足認均係
基於單一犯意,接續侵害同一法益,各犯罪事實之獨立性極為薄
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
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
,均為接續犯,均僅論以1個傷害罪即為已足
被告乙OO自述國小肄業,務農,靠子女扶養,雙方迄未能達成和解
,並期許雙方能基於多年情誼,漸啟良善互動等一切情狀,各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
段、修正前第27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
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3526號、92年度台上字第3039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6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