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911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罰則 | 公平交易法第35條第2項,罰則 | 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罰則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緩刑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銀行法第136條之1,罰則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1條第1項但書,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戌○○,W○○,m○○,U○○,s○○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及參與人朗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犯罪所得沒收部分,均撤銷
戌○○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捌年,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壹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W○○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柒年肆月,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捌拾貳萬肆仟貳佰捌拾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m○○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參拾陸萬捌仟參佰貳拾參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緩刑伍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台幣陸拾萬元
U○○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壹拾柒萬伍仟捌佰參拾參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緩刑伍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台幣肆拾萬元
s○○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參拾肆萬零貳佰伍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緩刑伍年,並應向公庫支付新台幣肆拾萬元
參與人朗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犯罪所得新臺幣捌仟壹佰肆拾壹萬貳仟陸佰捌拾伍元,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其餘部分上訴駁回(戌○○,W○○,M○○被訴詐欺v○○無罪部分)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捌年肆月,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壹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又共同犯公司法第九條第一項前段之未繳納股款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貳月,肆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二條第二項之侵占稅捐罪,共拾壹罪,各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捌年,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捌拾貳萬肆仟貳佰捌拾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又共同犯公司法第九條第一項前段之未繳納股款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貳月,肆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二條第二項之侵占稅捐罪,共拾壹罪,各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肆年陸月,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參拾陸萬捌仟參佰貳拾參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丁OO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肆年貳月,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壹拾柒萬伍仟捌佰參拾參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己OO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肆年貳月,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參拾肆萬零貳佰伍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乙OO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戊OO,庚OO均無罪
參與人朗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取得扣案犯罪所得如附表甲(五)編號3至7,附表乙編號1所示帳戶之存款合計新臺幣陸仟零肆拾柒元及其孳息沒收,又取得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伍仟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檢察官 , 甲O O , 乙O O , 丙O O , 丁O O , 己O O , 辛O O , 壬O O
上訴理由
檢察官上訴意旨,猶執前詞,指摘原判決此部分無罪不當,為無
理由,應予駁回
另被告戌○○、W○○、戊OO被訴對地○○詐欺取財罪部分,業經
原審判決無罪,檢察官對此部分亦未上訴而告確定,故此部分均
不另論列,附此敘明
本案經檢察官劉俊良提起公訴,檢察官吳書怡提起上訴,檢察官
王登榮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原判決關於戌○○、W○○、m○○、U○○、s○○犯銀行法
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及參與人朗德
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犯罪所得沒收部分,均撤銷
戌○○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
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捌年
W○○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
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柒年肆月
m○○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
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貳年
U○○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
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貳年
s○○與法人行為負責人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
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貳年
戌○○、W○○均為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所定之法人行為負責人,
均明知未經主管機關許可經營銀行業務,不得經營收受存款業務
,亦不得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向多數
人或不特定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
當之O利、O息、股息或其他報酬
朗德公司自100年8月14日起至101年11月10日止,分別向鑽石會員(總
表編號1至1275號)、O級會員(總表編號1276至1306號)收取資金(
包含購物金、入會費、手續費)各為2億5725萬330元、3148萬元,合
計2億6039萬8330元,是戌○○、W○○全程參與朗德公司非法吸金
之金額即為2億6019萬8330元,m○○、U○○、s○○則以朗德O雄
分公司名義參與期間即100年12月18日起至101年11月10日結束時止,
共同負責之非法吸金金額則為1億4122萬7740元(至於O級會員、銀級
會員之消費分紅尚未達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程度,一般會員則不能
領取消費分紅,就此部分會員被訴非法吸金犯行爰不另為無罪之
諭知,詳後述)
又朗德公司傳銷制度採雙軌制,每個會員(經銷商)可發展2線經
銷體系,將其介紹之新會員安排在其下左、右2條線之一,下線會
員亦可繼續介紹他人加入而將新會員置於其下的左、右2條線之
一,以此類推構成傘狀組織,介紹人每週依其所在層級及其下組
織發展狀況,可獲領以左、右兩邊取小邊業績無限代PV值5%(舊制
)或8%(新制)計算之組織獎金(新、舊制每碰之組織獎金詳如
附表A、B所載,以鑽石會員為例,舊制每碰9000元,新制每碰1萬44
00元),如織組持續發展即可無限期領取,每週最高可領取之組織
獎金詳如附表A、B所示週封頂額(以鑽石會員為例,舊制30萬元
,新制50萬元),且新制針對組織擴張達一定條件者,可晉階額外
獲得PV值1%至3%不等之領導分紅(詳附表B所示領導分紅晉階條件
)
又關於起訴書附表二編號907t○○、編號908X○○○均有領取鑽
石等級之消費分紅,惟上開營業光碟資料內卻無記載收取購物金
之紀錄乙節,業經被告戌○○於原審106年5月8日審判程序供稱確有
向渠等2人收取各200,000元之訂單款項(不含入會費1,200元),方
會給付鑽石會員之消費分紅等語,其餘被告就此亦未予以爭執,
故公訴人復當庭言詞更正起訴書附表二編號907、908所示應收總金
額分別為「201,200元」、「201,200元」,此有該次審判程序筆錄在卷
可參(見原審八卷第30頁反面-第31頁)
二、證據能力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
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本件所援引之以下各項證據(詳後述),固有部分屬傳聞證據,
然檢察官、被告戌○○、W○○、m○○、U○○、s○○(以
下合稱被告戌○○等5人)及其等辯護人均表示同意作為證據使用
(本院二卷第94-103頁、本院三卷第6頁),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
時之狀況,並無違法取證之情事,且與待證事實均具有關連性,
適宜作為本件證據使用,依前開說明,認均有證據能力
第三人未為聲請,法院認有必要時,應依職權裁定命該第三人參
與沒收程序,新修正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1項、第3項分別定有
明文
前2項之沒收於金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
額
105年7月1日新修正現行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2項、第3項亦有明文
又107年2月2日新修正公佈銀行法第136條之1規定「犯本法之罪,犯
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刑
法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二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
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
(二)本件係被告戌○○、W○○、以朗德公司名義,自100年8月14日
起至101年11月10日止,被告m○○、U○○、s○○自100年12月1
1日起至101年11月10日止,由被告戌○○、W○○以朗德公司及O雄
分公司名義以變質多層次傳銷方式違法吸收資金,依起訴書罪事
實所載,朗德公司固為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之犯罪主體,惟檢察官
並未就朗德公司提起公訴,故朗德公司於本案程序乃屬第三人,
其所有資產應有依107年2月2日新修正銀行法第136條之1規定除優先
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之人外,其餘部分宣告沒收,另銀行
法第136條之1沒收未規定者,亦有依現行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款
規定沒收追徵之可能,自有參與沒收程序之必要
按公司之解散,除因合併、破產外,其法人人格並非即告消滅,
必須經清算程序,並俟清算完結後,始喪失其人格,此觀公司法
第24條至第26條之規定自明
次按,股份有限公司之清算人及其權責,係依公司法第322條第1項
:「公司之清算,以O事為清算人
」,及公司法第334準用同法第84條:「清算人之職務如左:一、了
結現務
四、分派賸餘財產(第1項)
但將公司營業包括資產負債轉讓於他人時,應得全體股東之同意
(第2項)
」、同法第85條第1項:「清算人有數人時,得推定一人或數人代
表公司,如未推定時,各有對於第三人代表公司之權
關於清算事務之執行,取決於過半數之同意(第1項)
(三)參與人朗德公司本院經合法通知其代表人即清算人辛○○、y
○○,均未於審判期日到庭(後述),爰依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
24第2項規定,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
一、訊據上訴人即被告戌○○、W○○(下稱被告戌○○、W○
○)固供承有以上開消費分紅、推薦分紅、組織獎金制度推廣他
人參加朗德公司傳銷事業,因而向會員收取如總表所示款項等情
,惟均矢口否認有何從事非法吸金及非法多層次傳銷犯行,戌○
○於原審辯稱:朗德公司主要是推廣O級單雙人床、靈芝、冬蟲夏
草、O樟芝等保健食品,消費分紅是以朗德公司業績百分比計算(
以當週營業額即已加入會員消費之購物金及介紹他人加入會員消
費之購物金之款項總額之9成計算百分之40),再依鑽石會員、O
級會員、銀級會員、O級會員等級支領各72週、48週、24週、12週之
消費分紅,故消費分紅是係取決於未來加入會員所繳納之入會費
及購物金多少而定,具有不特定性,沒有固定金額,若無持續穩
定之新會員加入及消費,會員可能無從取獲O何之消費分紅,沒有
保證回本,又我經營朗德公司確有向公平會辦理核備,自亦無違
反公平交易法之問題,且朗德公司會員除均應繳納1,200元入會費
外,尚可繳交一定金額之購物金而成為鑽石、O級、銀級、O級會員
,並取得相對應價值之商品,及介紹他人加入之權利而領取推薦
分紅、組織獎金,故戌○○經營朗德公司確有實際推銷商品,並
非單以介紹會員入會之入會費為唯一收入,因會員所購買領取之
商品可獲取之利益與該公司要求購買商品之消費金額,數額並無
不相當之情形,且取得推薦分紅、組織獎金之方式,主要來自於
商品銷售之利潤,而非區區之入會費1,200元,亦不構成修正前公
平交易法第35條第2項違法多層次傳銷罪云云
被告W○○則辯稱:因朗德公司係採多層次傳銷模式,故基本上是
由戌○○個人設計規劃,而朗德公司決定執行也是戌○○,而我
因為是戌○○的配偶所以才會去公司上班,但公司決定的方向O是
由戌○○去處理,我對外也沒有招攬的行為,頂多幫忙公司的財
物狀況,而財物狀況也不止伊在處理,也有其他員工在幫忙處理
,不能因我與戌○○有配偶關係,就認定我與戌○○有共同犯意
聯絡云云
上述三項分紅獎金之最高總PV值為40%+12%+15%=67%,因PV值以購
物金9折計算,故佔總業績(即營業額)60.3%(見偵三卷第39頁)
足見上開四級會員均可領得上揭3項分紅獎金,至於未繳納購物
金之一般會員(即總表編號1383以下所示基本會員,包含僅繳納1
,200元入會費及經登載為免費入會者《即總表「經銷商聘級」記載
為「免責任額」者》),除消費分紅外,其餘權利與上開四級會
員相同,亦即可介紹他人加入領取推薦分紅及組織獎金
(6)由上述四項分紅獎金足以推算其最高總PV值為30%+9%+25%+6%=70
%,因PV值以購物金9折計算,故已佔總業績(即營業額)63%(見偵
三卷第13頁)
(2)按共同正犯之行為人已形成一個犯罪共同體,彼此相互利用,
並以其行為互為補充,以完成共同之犯罪目的
故其所實行之行為,非僅就自己實行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
聯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
又行為人參與共同之謀議後擬脫離犯罪者,如於著手前對其他共
同正犯已提供物理上之助力,或強化心理上之犯意,則須在客觀
上明確解除前述對其他共同正犯之影響力,而切斷與其他共同正
犯嗣後遂行犯罪結果之相當因果關係者,始得對該犯罪之結果免
責,而不論以該罪之共同正犯(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925號判
決意旨參照)
6、被告戌○○等人係以收受投資或鼓吹會員加入而分享獲利之方
式,O不特定人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報酬,
有下列證據可佐:(1)加入朗德公司之會員,並無銷售商品之義務
,只要繳交20萬元購物金成為鑽石會員,即等同於投資,可於72
週之分紅週數內領回O額之分紅而回本獲利,故加入之鑽石會員多
係著眼於可投資獲取O額利潤之誘因,而非基於產品優良欲使用該
等產品之緣故等情,業經下列朗德會員分別證述明確,且與被告
s○○編排製作之「O易版制度表」、「分紅明細表」(調一卷
第15頁、原審四卷第147、148頁)相符,分述如下:證人辰○○(
起訴書附表一編號34、774、附表二編號788、1118、1119,於100年12月
18日、101年1月20日加入)於調詢時證稱:「我因友人T○○介紹
,於101年1月20日,前往朗德生技公司營業處所以忻容企業社名義
投資60萬元,後來因為以公司名義加入需額外開立5%營業稅的發票
給朗德生技公司,所以於101年7月16日又重新填寫入會申請契約書
」、「聆聽投資說明會中戌○○、U○○、O高慶、宙○○等人
表示,朗德生技公司經銷靈芝、O窩、負離子健康床、減肥食品等
產品,行銷全球、獲利豐厚,幾年內朗德生技公司將上櫃上市,
保證獲利,我因為想要賺取O息,所以在隔年1月20日投資3個O位、
60萬元
阿因為這是策略嘛,我們公司營業額做多少我們就分多少,我們
叫做營業額幾%(台下:40%),我營業額做1千萬我就拿4百萬出來
大家分,我營業額做1億我就拿4千萬出來大家分,所以我們過去是
不是半年做了3億(台下:對),3億的40%有多少(台下:1億2千
萬),我就給大家分了,分光光,那做越多會不會分越多?(台
下:會),『我們連續讓大家領72個禮拜,我們公司從開幕到目前
為止平均超過4千塊,因為有時候高有時候低對不對?(台下:
對),我們平均超過4千塊,如果繼續下去72次都這樣,72週的4千
塊加起來(誤載為「加4條」)多少,你的20萬是不是拿回去了(
台下:對),還倒賺!』你說怎麼有可能,各位,不保證,我們有
沒有可能分紅4千塊(台下:有),有沒有可能分紅4百塊(台下
:有),如果我們營業額很爛只有100萬,分紅是不是只有40萬拿出
來分,可能只分到幾十塊,所以沒保證,我們是發獎金,但是各
位希不希望我們發的很好(台下:希望),希不希望我們做得很
好(台下:希望),每個禮拜三下午2點我都會來這樣好不好(
台下:好),有沒有很認真在講(台下:有),全身大汗的(台
下鼓掌)
上開錄影內容均由被告戌○○一人在台上講解,錄影時間長達16分
16秒,期間被告戌○○除提及成立眾旺公司銷售旺旺集團之水神
產品外,對於水神之內含物質、品質、功能、使用方法等產品資
訊全無O說,甚至援引我國著名上市公司葡萄王如何以多層次傳銷
拓展生技展產品,股價由3塊半漲到60元,其年長友人持有該公司
股票因此財產達6億元為例,強調眾旺公司成立後同樣前景看好
,藉此鼓勵加入朗德公司之會員即享有優先認購眾旺公司股份之
權利後,隨即緊接介紹朗德公司之「消費分紅」制度,說明加入
朗德會員繳納2萬5千元、5萬元、10萬元、20萬元後,除了取得水神
產品使用外,朗德公司會將營業額的40%分紅給會員「連續72週」
(實際上此分紅週數僅指繳納20萬元之鑽石會員),且朗德公司自
開幕迄今每週分紅「平均超過4千塊」,其上開O傳演說足使現場
民眾認知加入朗德公司會員繳納20萬元後,即可坐領「平均每週
4,000元」、「連續72週」之消費分紅,除可取回本金20萬元外,還
可賺取額外報酬8萬8千元
(3)朗德公司之消費分紅鑽石會員大約週領4,000元或4,500元、O級會員
大約週領2,200元等情,此見被告m○○於原審所提供由被告s○
○所製作之朗德公司消費分紅「O易制度表」、「分紅明細表」(
見調一卷第15頁、原審四卷第147、148頁),而上開「O易制度表」
、「分紅明細表」則係供朗德公司全體講師招攬會員時使用之正
式資料:關於被告s○○編排製作「O易版制度表」、「分紅
明細表」所根據之原始資料來源,被告s○○於調詢時,已供稱
:「O易版制度表」是由我製作的,當時朗德公司內部O件及電腦留
存的電磁紀錄檔、因為表列的樹狀分支圖列印出來不清楚,而營
運長m○○知道我會電腦文書作業,便委託我依照朗德公司台北
總公司提供的該O易版制度表的原始內容重新製作,我只是將字
體加大,並再排版整齊,再重新印製,我並沒有增減內容,該份
制度表即是我等會員在招攬下線時,用來向有意入會的民眾說明
參考使用,後來O利確實都有依該表記載的O利方式配發
(4)被告戌○○等人於說明會上或私下講解時與有意參加之不特定
人「約定」鑽石會員大約週領4,000元或4,500元(即平均週領4,000元
以上):被告戌○○、W○○雖均辯稱:朗德公司「未約定」鑽
石會員可「固定領取」每週4,500元、4,000元或其他固定金額,並有
強調須視業績狀況發放消費分紅,業績高領高,業績低領低云云
然依該「O易版制度表」表已記載消費分紅之「結算方式:會員等
級×點值每週分紅(目前每點值約400~700,公司根據會員人數保
留調整權)」乙節,並未指出會員可能面臨將來無會員加入即完
全無法領到分紅之情,且被告戌○○、W○○亦未以公告週知方
式揭露自始各期之獎金數額、公司營收狀況、每期新加入會員所
繳納購物金金額,而被告戌○○於101年6月間O傳眾旺公司加盟計
劃一併推廣朗德公司傳銷業務時,係以「我們平均超過4千塊」之
說詞,一再O傳朗德公司發放之消費分紅有達到「平均每週4,000元
」之獲利表現,佐以被告戌○○、m○○、U○○、s○○有以
4,500元、4,000元版本之「O易版制度表」、「分紅明細表」向有意
參加之民眾講O說明,亦如前述,而上開分紅獎金文宣又以放大字
體記載鑽石、O級會員於72週、48週期滿約可分別領回「324,000元、
288,000元」、「105,600元」,均超過本金,輔以前揭會員證詞證稱
被告戌○○等人有大力O傳可回本獲利乙事,與前揭錄影內容攝得
被告戌○○於說明會上表示「72週的4千塊加起來多少?你的20萬
是不是拿回去了?還倒賺!」等語吻合,足見被告戌○○等人以「
O易制度表」、「分紅明細表」之推廣說詞,其等已無異於O不特
定人承諾、約定加入朗德公司傳銷制度之鑽石、O級會員,朗德公
司將給付大約週領4,000元或4,500元(鑽石會員)、2,200元(O級會
員),依分紅週數期間領取結果,除可賺回本金外,尚可額外獲
得88,000元至124,000元不等(鑽石會員)、5,600元(O級會員)現金利
潤之事實,已甚顯明
(5)朗德公司鑽石、O級會員之消費分紅係顯不相當之報酬:按銀
行法第29條第1項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非銀行不得經營
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
凡非依銀行法第2條規定,依銀行法組織登記,經營銀行業務之機
構均屬此之「非銀行」
又所謂「收受存款」,銀行法第5條之1規定:「本法稱收受存款,
謂O不特定多數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並約定返還本金或給付
相當或高於本金之行為
銀行法第29條之1復規定:「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
其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使約定
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O利、O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
款論
由此可知,銀行法第29條、第29條之1的立法目的,在於維護經濟金
融秩序,避免社會投資大眾受地下金融之優厚條件吸引而投入金
錢,並受到法所不允許之投資風險
該法第29條之1之規定,乃在禁止行為人另立名目規避同法第29條「
不得經營收受存款」之禁止規定,而製造與收受存款相同之風險
又按銀行法第29條第1項「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之規定
,其處罰之對象係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人收受存款之人,該罪重在
遏阻違法吸收資金之行為禍及國家金融市場秩序之維護
故銀行法第29條之1所謂「與本金顯不相當之O利、O息、股息或其他
報酬」,自應參酌當時之經濟、社會狀況及一般金融機構關於存
款之O率水準,視其是否有顯著之超額,足使違法吸金行為滋長
以為判定(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796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銀行法所稱之銀行,謂依銀行法組織登記,經營銀行業務之機
構,銀行法第2條定有明文
另查朗德公司向O建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購入O樟芝、冬蟲夏草每
瓶125g進貨價格為2,175元、806元,亦有該公司所提供與朗德公司交
易之應收帳款明細表、出貨通知單、統一發票在卷可參(見原審
五卷第99-119頁),參照上開朗德公司事業手冊產品簡介所示「冬
蟲夏草每組2瓶2萬5千元」、「O樟芝每組2瓶5萬元」之標價,兩者
價差高達45,650元、23,388元,O樟芝、冬蟲夏草進價占標價之比例
(即進貨成本)分別為8%、6%,足見朗德公司之產品標價顯然遠高
於實際市場行情,堪認被告戌○○等人辯稱會員所繳納之購物金
係購買「等值」之產品,而不可取回本金,其制度設計僅係為規
避銀行法收受存款規範之手法
又銀行法第29條之1「以收受存款論」(「視為收受存款」),
既係針對規避「收受存款」規定而巧立名目吸引資金之行為,所
規範對象自不限於以「約定返還本金」手法為之,縱然行為人採
行不能取回原繳納款項之制度,仍應探究行為人約定或給付之O利
、O息、股息或其他各種名義之報酬,其數額是否超過其所收受吸
收之款項資金甚多,而有形同取回本金後尚有顯著超越一般O率
之獲利情形,足使違法吸金行為滋長,以為判定,用資保障社會
投資大眾之權益,及有效維護經濟金融秩序,否則銀行法上開相
關規範,勢必形同具文
(6)朗德公司(含台北總公司及O雄分公司)非法經營視為收受存款
業務犯罪所得金額之說明:法律適用之說明I、共犯各別參與期
間認定所參與非法吸收之數額:共同正犯之所以適用「一部行為
全部責任」,即在於共同正犯間之「相互利用、補充關係」,若
他共同正犯之前行為,對加入之事中共同正犯於構成要件之實現
上,具有重要影響力,即他共同正犯與事中共同正犯對於前行為
與後行為皆存在相互利用、補充關係,自應對他共同正犯之前行
為負責
否則,事中共同正犯對他共同正犯之前行為,既未參與,亦無形
成共同行為之決意,即難謂有行為共同之存在,自無須對其參與
前之犯罪行為負責
準此,行為人於參與共同非法經營銀行業務前,對先前他共同正
犯已實現構成要件之犯罪行為,因不在其合同意思範圍之內,且
此部分之法益侵害已經結束,其無從再參與該先前之全部或一部
犯罪行為,此部分違法吸金所取得之財物或利益等,既非其犯罪
所得,即不應計入
惟在他共同正犯犯罪既遂後而行為尚未終了之前加入,且前行為
之效果仍在持續中,如事中共同正犯利用該尚持續存在之前行為
之效果,則其對前行為所生之結果亦具因果性,即須負責
故行為人加入時,其他共同正犯先前之違法吸金行為雖已完成,
但如被害人僅繳交原約定之部分存款或投資款項,其餘部分係在
行為人加入後始給付或由行為人收取完畢
因行為人係利用其他共同正犯之行為,使非銀行經營收受存款等
業務罪之不法構成要件完全實現,此時即該當非銀行經營收受存
款等業務罪構成要件之不法行為,就犯罪所得自應合併計算
II、本件被告戌○○等5人參與之時間雖有不一,被告m○○、U
○○、s○○係嗣後(自100年12月18日)加入,基於罪責原則,應
就就渠等參與期間朗德公司非法吸收之資金數額,認定其「犯罪
所得」(按銀行法第125條規定違反第29條規定「犯罪所得」,已
於107年2月2日修正公佈為「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
同法第125條第1項原規定「違反第29條第1項規定者,處3年以上10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千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罰金
『其犯罪所得』達新臺幣1億元以上者,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
科新臺幣2千5百萬元以上5億元以下罰金」,已修正為「違反第2
9條第1項規定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千
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罰金
又修正前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所稱「犯罪所得」,在O釋上應以
行為人對外所吸收之全部資金、因犯罪取得之報酬及變得之物或
財產上之利益為其範圍,此為司法實務之一致見解(見前述最高
法院102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從而被害人所投資之本金,不論事後已返還或將來應返還,既均
屬行為人違法對外所吸收之資金,於計算犯罪所得(即犯罪獲取
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自應計入,而無扣除之餘地(最高法院
102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其計算標準,須以犯罪時、犯罪地之市價或當時有價證券(股票
、債券)之市值…等」(銀行法第125條修正說明二參照),即原
吸收資金之數額及嗣後利用該等資金獲利之數額俱屬「犯罪所得
」,不應僅以事後損益計算之
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後段以其「犯罪所得」超過一億元加重法
定本刑,無非以其犯罪結果影響社會金融秩序重大,而有嚴懲之
必要,自與行為人犯罪所得之利益無關,本無扣除成本之必要
從而,共同正犯被吸收之資金,既係該共同正犯以市場投資者即
存款人之地位所存入之資金,而享有與其他存款人相同之權利與
義務,則其被吸收之資金,與其他存款人被吸收之資金,在法律
上自應作相同之評價
雖然該項資金來源係共同正犯之一,原屬於該共同正犯個人所有
,但該資金一旦被吸收以後,其性質已經轉變為該共同正犯與其
他正犯共同違法經營銀行存款業務所得之財物,應屬於該共同正
犯與其他正犯共同犯罪所得之一部分,而不再屬於該被吸收資金
之共同正犯所有,該共同正犯僅能以存款人之身分主張其權利(
例如本金償還請求權及O息支付請求權),而不能以該資金原係其
所有,而認為非其犯罪所得
故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所處罰非法經營銀行業務之行為,共同
正犯被吸收之資金,自應列入其犯罪所得,不應扣除
準此,被告m○○以巨港國際事業有限公司、翊賢企業行名義加
入會員所繳納之入會費、購物金,及被告s○○以酉○○(嗣改
以飛燕企業社承接)名義、被告U○○個人名義加入朗德公司會
員所繳納之入會費(參原審七卷第49-54頁),均屬朗德公司所吸收
資金規模之一部,已非渠等個人所有之財物,而屬於全體共同正
犯之犯罪所得,均不應扣除
為達非法吸金目的所收取之各項費用,均應計入吸金規模:I、
因入會費1,200元係被告戌○○等人招攬不特定人加入朗德公司取
得會員即經銷商資格所要求繳納之款項,而依朗德公司傳銷制度
須成為會員後,再依其繳納之購物金額核定為鑽石會員或O級會員
,且被告戌○○等人亦鼓勵不特定人成為會員後繳納一定之購物
金額晉級成為鑽石或O級會員,已如前述,足見鑽石會員及O級會
員所繳納之入會費,係被告戌○○等人O不特定人違法吸收資金之
一部,縱然「入會費」非屬應納入核算約定或給付顯不相當報酬
之「本金」(即「購物金額」),亦無礙其性質屬被告戌○○等
人違法吸金數額之認定
Π、另朗德公司向鑽石、O級會員收取之手續費,據被告戌○○供
稱係因網路刷卡公司(按:意係指信用卡公司)會額外O朗德公司
收取固定之刷卡手續費等語(見原審五卷第5頁),所述與公平會
查核認定朗德公司向會員收取刷卡金額5%之手續費結果相符(見
偵三卷第33頁所附公平會公處字第000000號處分書內容),足見朗
德公司係將應付予信用卡公司之刷卡手續費轉嫁予持卡會員,則
手續費既係該等會員以「刷卡方式」繳納購物金所須給付之處理
費用,同理,自屬朗德公司吸收資金之一部分,縱該款項性質上
係供支付朗德公司給付之O銷費用,而本屬朗德公司之經營成本(
此節亦經公平會同認信用卡手續費應屬特約商店即朗德公司使用
信用卡交易之營業成本,持卡人即會員購、退貨,特約商店不應
將之轉嫁予持卡人,見偵三卷第33頁),因非法吸金之犯罪所得
無成本計算問題,已如前述,自不得予以扣除,仍應計入之
7、被告戌○○等人之行為亦違反行為時公平交易法第23條之規定
,而屬變質多層次傳銷:(1)所謂多層次傳銷,係指就推廣或銷售
之計畫或組織,參加人給付一定代價,以取得推廣、銷售商品或
勞務及介紹他人參加之權利,並因而獲得佣金、獎金或其他經濟
利益者而言
多層次傳銷本非不正當之銷售方式,惟若多層次傳銷事業使其傳
銷商之主要收入來源,係來自於介紹他人參加,則其後參加之傳
銷商必因無法覓得足夠之人頭而遭經濟上損失,但發起或領導推
動之人則毫無風險、徒獲暴利,並造成嚴重之社會問題,立法者
爰明文禁止此種情形,此即被告等人行為時公平交易法第23條規定
:「多層次傳銷,其參加人如取得佣金、獎金或其他經濟利益,
主要係基於介紹他人加入,而非基於其所推廣或銷售商品或勞務
之合理市價者,不得為之」之立法緣由
此與現行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18條規定:「多層次傳銷事業,應使
其傳銷商之收入來源以合理市價推廣、銷售商品或服務為主,不
得以介紹他人參加為主要收入來源
是以,實務上判斷涉案行為是否違反公平交易法第23條規定,須視
多層次傳銷事業有無「參加人加入條件須繳交O額入會費,或加
入之目的,主要在領取O額優渥之獎金、佣金,非為推廣、銷售商
品或勞務之目的而加入,或傳銷事業組織藉由特定方法,作為獎
金發放計算依據,參加人無庸推廣或銷售商品,僅需一再介紹他
人加入」等情事,綜合判斷之
因多層次傳銷僅為眾多銷售方式之一種,原非法所不許,然而,
倘傳銷事業所制定之佣金、獎金或其他經濟利益,並非建立於銷
售商品或服務之合理報酬,而僅主要是藉由人拉人的方式,致其
傳銷商主要收入來源是由先加入者介紹他人加入,並自後加入者
的入會費(或以其他名目繳納之款項)支付先加入者報酬,其傳
銷事業藉由傳銷商推廣銷售商品、服務之利潤自然不足以持續支
付報酬予傳銷商,終將導致整個傳銷組織潰解,徒使後端加入之
傳銷商蒙受損失,淪為發起人及前端主要傳銷商獲取不法利益之
手段,此乃上述修正前公平交易法第23條及現行多層次傳銷管理法
第18條規定所予禁止之變質多層次傳銷(非法多層次傳銷)
先就推薦分紅部分觀之,因消費分紅之計算基礎係連結當週加入
會員所繳納購物金之業績,雖每週新加入會員會增加可平均分配
消費分紅之人數(即分母、母數),惟新加入會員所繳納之購物
金亦使公司業績提昇而挹注可加入分配之金額(即分子),則推
薦分紅可連續領取固定週數之設計,於被告戌○○等人鼓吹會員
多多介紹以提昇業績之條件若成就,理論上即可能領取極為接近
甚或超過被推薦會員所繳納購物金之金額,此情即顯然非屬其銷
售商品之合理利潤,再加上可額外取領之組織獎金以及新制後增
加之領導分紅,自使會員有強烈誘因促其積極介紹他人加入,以
滿足自己可領取上開分紅、獎金之最大值,對於本身繳納購物金
而對於業績有所貢獻之會員,有積極介紹他人繳納購物金加入以
儘速獲利了結(賺取超過購物金)之強烈動機,再者,朗德公司
存在只繳納1,200元甚至係免予繳納入會費之基本會員(前者,如被
告s○○、U○○等人,後者如被告戌○○、W○○等人),且
將絕大多基本會員直接定位為最O級之「鑽石會員」等級,享有
以極小成本、毫無成本即可取得推薦分紅及最高等級之組織獎金
,只要介紹他人加入即可領取推薦分紅,且將其推薦之參加人加
入自己的左、右兩線組織,就其下組織發展(不限於自己介紹者
,亦即允許「公排」)均可無限代、不限時間領取組織獎金及領
導分紅,加速侵蝕朗德公司招攬會員所收取之購物金基礎,針對
此種對業績毫無貢獻之基本會員卻可享有介紹他人以領取上開分
紅、獎金之權利觀之,愈見其制度設計使投機者以極低成本取得
單純介紹他人繳納購物金加入以賺取O額佣金之弊端,則朗德公司
之會員可領取之推薦分紅、組織獎金、領導分紅,顯然係基於介
紹他人加入,而非基於其所推廣或銷售商品之合理市價甚明
(7)本件被告戌○○等人行為時公平交易法第35條第2項之規定,係
以違反同法第23條規定之「行為人」為規範對象,而由於多層次傳
銷事業之參加人具有非依附或服從傳銷事業指令,得獨立決定商
品銷售策略,為一獨立之營業主體,與傳銷事業內部成員有間之
特性
且多層次傳銷當事人間有多面之法律關係,即傳銷事業與參加人
間、參加人與其所介紹之參加人間、其所介紹之參加人與再被介
紹者繼續介紹之參加人間,以及傳銷事業與各階層參加人間之多
重關係,倘其中有發生不當傳銷行為者,其效應將如網狀一般擴
散,影響社會經濟層面頗鉅,故該法所定之「行為人」並不囿於
多層次傳銷事業之「主體負責人」或「登記負責人」,為防範變
質多層次傳銷行為之坐大,對於不法傳銷事業之「主要參加人」
,均認與傳銷事業之負責人具違反公平交易法第23條規定之共犯關
係
然惟恐受罰之對象波及盲從之參加人,故限縮處罰之對象為「主
要參加人」,而「主要參加人」之判斷標準係以:於多層次傳銷
事業中之參加人或未參加該多層次傳銷事業之人,若係擔任傳銷
事業重要職務,或與傳銷事業合意決定重大之營運事項,或積極
參與傳銷組織擴散而藉此獲取佣金、獎金之不法經濟利益,經綜
合判斷而可認定與傳銷事業負責人就違反公平交易法第23條之違法
多層次傳銷行為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時,即可認該當於公平交
易法第35條第2項所謂「行為人」之構成要件
被告戌○○為朗德公司之O事長,負責朗德公司傳銷制度設計及經
營決策,被告W○○為O事暨財務主管,協助被告戌○○管理動支
資金,負責管理傳銷會員繳費及發放分紅獎金,而被告m○○、
U○○、s○○均為朗德O雄分公司之傳銷組織領導,負責招攬
O雄地區會員,被告戌○○等5人以頻繁召開公開說明會等方式積極
吸收會員下線,分工合作共同參與傳銷組織之擴散,於短期間內
即吸收如總表所示之眾多會員及O額入會款項,此等使朗德公司
之非法傳銷行為如網狀擴散,進而影響社會經濟秩序之情形,被
告戌○○等5人自均屬公平交易法第35條第2項所謂「行為人」無誤
四、綜上所述,被告戌○○等5人共同違反非銀行業者不得經營視
為收受存款業務,及違反行為時公平交易法第23條之非法多層次
傳銷行為罪犯行均洵堪認定
(一)按銀行法於107年1月31日修正公布、同年2月2日O行,業如前述,
參照本條修正理由載明:(1)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之刑法第38條之
1第4項所定沒收之「犯罪所得」範圍,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
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與原第1項後段「犯罪所得」依立
法說明之範圍包括因犯罪直接取得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因犯罪
取得之報酬、前述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等,有所不同
(2)查原第1項後段係考量犯罪所得達1億元對金融交易秩序之危害較
為嚴重而有加重處罰之必要,惟「犯罪所得金額達1億元」之要
件與行為人主觀之惡性無關,故是否具有故意或認識(即預見)
,並不影響犯罪成立,是以犯罪行為所發生之客觀結果,即「犯
罪所得」達法律擬制之一定金額時,加重處罰,以資懲儆,與前
開刑法係因違法行為獲取利得不應由O何人坐享之考量有其本質區
別
另考量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摻入行為人交易能力、物價變動
、經濟景氣等因素干擾,將此納入犯罪所得計算,恐有失公允,
故宜以因犯罪行為時獲致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為計,不應因行為
人交易能力、物價變動、經濟景氣等因素,而有所增減,爰修正
第1項,以資明確
可見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文字雖經前述修正,但修正前關於「
犯罪所得」之實務定義,與修正後「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
利益」應屬相同,核係司法實務見解之明文化,依上揭說明,並
無行為後法律變更之情形,依上揭說明,應逕行適用裁判時法即
修正後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之規定
又銀行法第125條雖又於108年4月17日修正公布、同年月19日O行,但
本次修正僅係將同條第2項「經營『銀行』間資金移轉帳務清算之
金融資訊服務事業,未經主管機關許可,而擅自營業者,依前項
規定處罰」,修正為「經營『金融機構』間資金移轉帳務清算之
金融資訊服務事業,未經主管機關許可,而擅自營業者,依前項
規定處罰」,附此敘明
(二)又銀行法第29條第1項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外,非銀行不得經
營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匯兌業
務
其違反此項規定者,應依同法第125條規定論處
所謂「收受存款」,依同法第5條之1規定,係指O不特定多數人收
受款項或吸收資金,並約定返還本金或給付相當或高於本金之行
為
又同法第29條之1規定,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
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
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O利、O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
修正後銀行法第125條關於處罰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之規
定,祇須行為人收受存款而合於上開要件且繼續反覆為之者,即
足當之,原不以所收受之存款達於一定之金額或長期經營為必要
又按「自然人」違反上開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之規定者
,係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之罪
「法人」違反上開規定者,處罰其行為負責人,同法第125條第3項
定有明文(本項未修正),所規定「處罰其行為負責人」,並非
因法人犯罪而轉嫁代罰其負責人,係因其負責人有此行為而予以
處罰
倘「法人」有上述違法吸金之行為,而其「負責人」有參與決策
、執行者,即為「法人之行為負責人」,應該當於修正後銀行法
第125條第3項「法人之行為負責人違反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業
務之規定」之罪,而不應論以同條第1項「違反非銀行不得經營收
受存款業務之規定」之罪
再修正後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之法人犯銀行法之非法經營收受存款
業務罪時,所處罰其行為負責人指實際參與決策或執行之法人負
責人(即公司法第8條所定之負責人),若法人負責人未參與決策
或執行者,或其他知情承辦或參與吸收資金業務之人員,固不具
法人「行為負責人」身分,如與法人之行為負責人有犯意聯絡或
行為分擔,依刑法第31條第1項規定,仍應論以該罪之正犯
(三)本件被告戌○○、W○○為朗德公司O事長、O事(見偵三卷第
102、103、114、118頁),均為銀行法第18條、公司法第8條第1項所定
之負責人,而朗德公司既非銀行,亦未經主管機關許可經營銀行
業務,惟朗德公司負責人戌○○、W○○卻與被告m○○、U○
○、s○○以該法人名義定期舉辦說明會,反覆招攬多數人或不
特定人加入鑽石、O級會員而收受款項,並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
之報酬而經營視同收受存款業務,其行為已違反銀行法第29條之1
第1項及第29條之1規定,且渠等各自參與期間之吸金犯罪獲取之財
物或財產上利益均達1億元以上,故核被告戌○○、W○○、m○
○、U○○、s○○所為,均係犯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第1項後
段之法人之行為負責人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另被告m○○、U
○○、s○○雖均未有朗德公司負責人身分,然其等與法人負責
人共犯本罪,自得減輕其刑,後述)
又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雖列有法人行為負責人之處罰主體,但其條
文本身並無構成要件或刑罰之規定,是於裁判時,仍須併引其罰
出刑由之法條依據,即同條第1項,與罪刑獨立之法條有別,本件
檢察官起訴法條所引用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之罪,僅漏引同
條第3項為據,自無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予以變更之餘地,併予敘
明
被告m○○、U○○、s○○雖不具有法人行為負責人之身分,
然渠等3人自100年12月18日起與具法人行為負責人身分之被告戌○○
、W○○共同以上開方式經營視同收受存款業務,且渠等5人參
與期間所吸收之資金均超過1億元以上,有共同犯意聯絡、行為分
擔,均應依刑法第28條、第31條第1項規定,論以共同正犯
(四)被告戌○○、W○○、m○○、U○○、s○○行為後,多層
次傳銷管理法業於103年1月29日公布、O行,該法第18條規定:「多
層次傳銷事業,應使其傳銷商之收入來源以合理市價推廣、銷售
商品或服務為主,不得以介紹他人參加為主要收入來源」,同法
第29條規定「違反第18條規定者,處行為人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1億元以下罰金
法人之代表人、代理人、受僱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違
反第18條規定者,除依前項規定處罰其行為人外,對該法人亦科處
前項之罰金
惟被告戌○○等5人行為時此部分多層次傳銷之管理,係規定在修
正前公平交易法第23條,且該法第35條第2項規定:「違反第23條規
定者,處行為人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1億元
以下罰金
」,是被告戌○○等5人行為後,法律既有變更,依刑法第2條第1
項前段規定,比較新舊法結果,以舊法即修正前公平交易法規定
較為有利,自應適用修正前公平交易法第23條、第35條第2項規定予
以論處
(五)被告戌○○、W○○、m○○、U○○、s○○(m○○等3
人均自100年12月18日起)為朗德公司招攬如總表所示多層次傳銷會
員,其獎金條件主要係基於介紹他人加入,而非基於所銷售商品
之合理市價,屬違反修正前公平交易法第23條規定之違法多層次
傳銷,核被告戌○○等5人為「主要參加人」,均犯修正前公平交
易法第35條第2項之非法多層次傳銷罪
其等5人就此部分犯行,於各自參與期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亦屬共同正犯
(六)又刑事法若干犯罪行為態樣,本質上原具有反覆、延續實行之
特徵,立法時既予特別歸類,定為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要素,則
行為人基於概括犯意,在密切接近之一定時、地持續實行之複次
行為,倘依社會通念,於客觀上認為符合一個反覆、延續性之行
為觀念者,於刑法評價上,即應僅成立一罪,學理上所稱「集合
犯」之職業性、營業性或收集性等具有重複特質之犯罪均屬之,
例如經營、從事業務、收集、販賣、製造、散布等行為
本案被告戌○○等5人於上述期間,共同以變質之多層次傳銷方式
反覆招攬吸引會員加入,並針對其中鑽石、O級會員多次收受款項
而非法吸金之行為,均符合前述集合犯概念,應僅分別構成違反
修正前公平交易法第35條第2項非法多層次傳銷罪之實質上一罪、
修正後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第1項後段法人之行為負責人非法經
營銀行業務罪之實質上一罪
又被告戌○○等5人以一招攬會員行為同時違犯前述修正前公平交
易法、銀行法2罪,屬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
之法人之行為負責人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斷
(七)共犯之減輕:按刑法第31條第1項規定:因身分或其他特定關係
成立之罪,其共同實行、教唆或幫助者,雖無特定關係,仍以正
犯或共犯論
查被告m○○、U○○、s○○並未參與朗德公司消費分紅制度
之設計,且所招攬會員因而吸收之款項,均直接由台北總公司收
取而未經手該等款項,而無實際處分本件所吸收鉅額款項之權限
,惡性顯較被告戌○○、W○○輕微,渠等3人既非法人行為負責
人,且非朗德公司之主要經營決策及實際掌控資金者,程度較輕
,均依刑法第31條第1項但書規定,減輕其刑
(八)被告m○○、U○○、s○○均依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
按刑法第59條之酌減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情
狀,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之同情,認為確可憫恕,且予宣告法
定最低度之刑,猶嫌過重者,即有其適用(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
1165號判例意旨參照)
查本件被告m○○於100年12月間受被告戌○○之委託在O雄地區拓
展朗德公司傳銷業務,並擔任朗德O雄分公司之營運長,被告m○
○乃尋求同有從事傳銷經驗之被告U○○、s○○加入,渠等3人
為朗德公司在O雄地區從事傳銷工作,並自100年12月18日起始共同
負責在O雄地區招攬朗德公司傳銷會員之業務,其等3人與被告戌
○○、W○○共同違反銀行法等罪,固應共同承擔罪刑責,惟被
告m○○、U○○、s○○3人對於朗德公司之如何設計獎金分制
度及發展組織,及以多層次傳銷方式招攬會員向社會大眾吸金,
均係遵照朗德公司總公司之指示而為,均非屬有決策及主導權限
之人,亦非主要業務執行之推動者,且m○○等3人參與本件非法
多層次傳銷及非法吸金之時間尚未達1年(100年12月18日起至101年
11月10日止),又無證據證明因參與本案犯罪而獲取龐大利益,其
等之犯罪情節之可罰性,均較主要決策及執行及總理朗德公司財
務之被告戌○○、W○○2人為低,況被告m○○、U○○、s
○○3人在O雄地區所犯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第1項後段與法人之行
為負責人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被告m○○等3人為朗德公司在O
雄地區犯罪所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甫達新臺幣1億元4千萬餘
元,以致其法定最輕本刑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惟被告m○○3人
縱依前揭刑法第31條第1項但書減輕其刑,而以被告m○○3人所參
與本案之程度,如對被告m○○等3人依上開減刑後其法定最低
度刑仍為有期徒刑3年6月,則猶嫌過重,實有情輕法重之情,被告
m○○等3人犯罪情節,已顯有上開特殊之原因,在客觀上足以
引起一般之同情,而有可憫恕之情狀,爰均依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
其刑
另被告戌○○於案發時為朗德公司負責人,負責朗德公司傳銷制
度設計及經營決策,W○○係戌○○配偶,為朗德公司副O事長暨
財務主管,協助戌○○管理動支朗德公司資金2人均係朗德公司違
反銀行法行為之主要核心人物,全程支配、指揮其他被告共同分
工、實行本案之犯行,參與犯罪之情節、惡性均重大,實無從認
有何特殊之原因與環境而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之情形,自
均無援引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之餘地,附此敘明
(十)被告戌○○、W○○尚無違法性認識錯誤:按違法性認識係指
行為人對於其行為有法所不容許之認識,不以行為人確切認識其
行為之處罰規定或可罰性為必要,只須行為人知其行為違反法律
規範,即有違法性認識
故刑法第16條本文即明定:「除有正當理由而無法避免者外,不得
因不知法律而免除刑事責任
至於該除文所指,乃行為人誤信法所不許之行為係法所允許,且
須有正當理由,並為通常人均無法避免之誤信,始足當之(最高
法院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66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查,被告戌○○、W○○提出報備之傳銷制度,亦載明將「附
錄一:多層次傳銷管理辦法」、「附錄二:公平交易法部分條文
-有關多層次傳銷之規範」、「附錄三:公平交易法O行細則部分條
文-有關多層次傳銷之規範」納入「附會申請契約書」之一部,
對於上開規範明定報備僅係從事傳銷活動前應履行之法定義務,
並不代表其一切行為即為合法,且修正前公平交易法第23條規定:
「多層次傳銷,其參加人如取得佣金、獎金或其他經濟利益,主
要係基於介紹他人加入,而非基於其所推廣或銷售商品或勞務之
合理市價者,不得為之
(一)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以105年度偵字第6911號移送併案旨又以:被
告戌○○以其涉嫌於100年10月間起至100年12月間止,在朗德台北總
公司舉辦說明會,由其以演講方式向在場不特定人O說推廣朗德
公司之投資計畫,承諾每投資一口20萬元,每週即可領取5,000元不
等之與本金顯不相當之O利,向在場不特定人招攬資金,黃○○因
此投資100萬元(誤載為220萬元),認被告戌○○涉此部分亦犯銀
行法第29條之1、第125條第1項後段之罪部分,而此移送併辦部分
核與前揭被告戌○○等5人違反銀行法及公平交易法部分,有之實
質上一罪關係,依審判不可分之原則,自應併予審理
(三)又總表所示朗德會員經銷權,若有未列於起訴書附表一、二所
示朗德公司會員資料或會員投資訂單者,例如總表編號98「i○
○」(嗣由「台鹿責任有限公司」承接)、編號418至424「心田寶
典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嗣由「傳霸天下企業社」承接)、
編號587至591「l○○」(由「翊賢企業社」承接)、編號1444至1
450「鴻國國際養生事業有限公司」(嗣由「巨港國際事有限公司
」承接),此部分亦為被告戌○○等5人上開所犯非法多層次傳銷
或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犯行之集合犯行之一部,亦為起訴效力所及
,自應併予審理
故針對上開3種會員所繳納之相關費用款項,被告戌○○等5人尚無
以朗德公司名義與之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O利、O息、股
息或其他報酬,被告戌○○等5人就此部分會員,自無非法經營銀
行業務(非法收受存款犯行)可言
惟公訴意旨認被告戌○○等5人就此部分認亦涉犯非法經營銀行業
務罪(或列入起訴書附表一「會員基本資料」之吸收會員,或列
入起訴書附表二「投資金額統計表」之會員訂單),並認與前揭
起訴經論罪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犯行部分具有集合犯之實質上一
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2)原審關於被告戌○○等5人就非法多層次傳銷及非法吸金部分之
事實既已認「戌○○於100年12月間委託m○○於O雄地區於O雄地區
拓展朗德公司傳銷業務,並擔任朗德O雄分公司之營運長」(見
原判決第4頁犯罪事實欄一8至12行),惟卻又載明「戌○○、W○
○與m○○、U○○、s○○均明知未經主管機關許可經營銀行
業務,不得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亦不得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
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
,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O利、O息、股息或其他報酬
渠等亦知悉多層次傳銷之參加人,所取得佣金、獎金或其他經濟
利益,應基於所推廣或銷售商品或勞務之合理市價,而不應主要
源於介紹他人加入,竟仍共同基於違反前開規範之從事非法多層
次傳銷以非法吸收資金之單一集合犯意聯絡,於100年8月間至101年
11月間止,共同以變質多層次傳銷之方式」(見原判決第4-5頁犯
罪事實欄一《第4頁》第18行以下《第5頁》第8-10行),是事實之認
定亦有不一,已有違誤
(4)被告m○○、U○○、s○○3人於本院審理時均坦承犯行且依
其3人所為之客觀犯罪情節(加入朗德公司營運時間尚未及1年,
及渠等所為均係依照朗德總公司之指示執行其等之業務,均尚有
可憫恕之處(前述),原審未依刑法第59條減輕其刑,已有未當
(5)另銀行法第136條之1之規定已於107年2月2日修正,原審關於朗德
公司犯罪所得沒收部分,未及適用修正後銀行法沒收之規定(後
述),亦有未合
(一)量刑:審酌被告戌○○等5人以朗德公司名義從事非法多層次傳
銷以非法吸收民眾資金,被告戌○○為朗德公司傳銷制度之設計
者與負責公司經營決策之主導者,被告W○○為朗德公司財務主
管,協助被告戌○○管理動支資金,負責管理收受會員資金及發
放分紅獎金,被告m○○為朗德O雄分公司之營運長,被告U○○
、s○○則為朗德O雄分公司之講師,渠等3人均O雄地區傳銷組織
領導而負責招攬O雄地區朗德會員業務,所吸收會員之資金則由
台北總公司統籌收款計入全部業績,據以對全部朗德會員發放O額
分紅獎金,渠等5人參與期間定期召開說明會,以約定或給付O額
分紅獎金之條件招攬不特定人加入,被告戌○○、W○○於上開
期間即對外吸收高達2億6千萬餘元之資金(含朗德公司O雄分公司
吸金部分),另被告m○○、U○○、s○○則以朗德公司O雄分
公司名義對外則吸收1億4千萬餘元之資金,不但已嚴影響社會經
濟秩序之穩定並對廣大會員造成之財產上相當之損害,惟被告m
○○、U○○、s○○未直接掌控朗德公司資金運用,均依照被
告戌○○指示招攬公司會員,輪流擔任負責講解各項制度之講師
,且嗣後加入參與期間較短(自參與至案發之日止僅11月餘),其
等3人犯罪情節應較輕於被告戌○○、W○○,又被告W○○在
朗德公司O雄分公司成立期間,尚未有證據可證其與被告戌○○曾
南下參與招攬會員說明會,其犯罪情節則應較被告戌○○為輕,
另被告U○○、s○○又係附屬於被告m○○轄下,被告m○○
為朗德O雄分公司之營運長,就O雄地區傳銷組織之擴大為主要居
功者,犯罪情節應較被告U○○、s○○為重
被告s○○係國中畢業,擔任宮廟神明之代言人,自90年起兼職傳
銷業務,收入不固定(本院三卷第194-195頁)家庭生活狀況等其
他一切情狀,爰就被告戌○○、W○○分別量處有期徒刑8年、7年
4月,另被告m○○、U○○、s○○則均各量處有期徒刑2年
(二)被告m○○、U○○、s○○3人宣告緩刑及附負擔之理由:
查被告m○○、U○○均未有犯罪前科,另被告s○○仁雖曾犯
未指明誣告罪經法院判處拘役30日,仍屬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
宣告,此有台灣高等法院上開各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考(本院
一卷第334-354頁),審酌被告m○○等3人均受雇於被告戌○○對
所經營之朗德公司,均非有決策權限之人,復考量被告m○○等
3人,為一時貪圖朗德公司之O利、獎金失慮而參與本案之犯行,
以致均誤罹刑章,諒被告m○○、U○○、s○○3人經此偵、審
程序,理應知所警惕,信無再犯之虞,本院認上開各被告m○○
、U○○、s○○前揭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均予以宣告
緩刑5年
依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
裁判時之法律」、刑法O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105年7月1日前O行之
其他法律關於沒收、追徵、追繳、抵償之規定,不再適用」等規
定,沒收應直接適用裁判時之法律,且相關特別法關於沒收及其
替代手段等規定,均應於刑法沒收新制生效即105年7月1日後,即
不再適用
至於刑法沒收新制生效後,倘其他法律針對沒收另有特別規定,
依刑法第11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自應優先適用該特別
法之規定
但銀行法第136條之1嗣於107年1月31日修正公布為:「犯本法之罪,
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
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並於同年2月2日O行
上揭修正後銀行法第136條之1規定,既在刑法沒收新制生效之後始
修正O行,依前述說明,本案違反銀行法之「犯罪所得」沒收,自
應優先適用修正後即現行銀行法第136條之1規定
又為了避免雙重(沒收及求償)剝奪,刑法沒收新制採行求償優
先原則(修正後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即個案若存在對犯罪所得
有求償權的犯罪被害人,應優先保障其求償權,其已實際取得合
法發還,該部分即不予沒收
參諸民事法上多數利得人不當得利之返還,並無連帶負責之適用
,因此,即令二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
追徵,亦應各按其實際利得數額負責,並非須負連帶責任,此與
犯罪所得之追繳發還被害人,重在填補損害而應負連帶返還之責
任(司法院院字第2024號O釋意旨參照),以及以犯罪所得作為犯罪
構成(加重)要件類型者,基於共同正犯應對犯罪之全部事實負
責,則就所得財物應合併計算之情形,均有不同
因此,最高法院往昔採連帶沒收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相關見解,
業經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供參考,並改採應
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之數為沒收(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733
號判決意旨可資參考)
(3)綜上,被告戌○○犯罪所得為210萬元,被告W○○犯罪所為1,4
00,000+1,424,280元=2,824,280元(282萬4280元),分別在被告戌○○、
W○○2人判決主文項下,各依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第3項規定沒
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均追徵其價額
2、被告m○○、U○○、s○○參與本件非法多層次傳銷及非法
吸金期間之犯罪所得:被告m○○、U○○、s○○於上開犯罪
期間,分別以自己或他人名義加入而獲有朗德公司發放之分紅獎
金1,368,323元、175,833元、340,258元,有原審統計製作渠等3人歷次領
取分紅獎金資料表在卷可憑(見原審七卷第49-54頁),被告m○
○等3人於原審亦供承確有實際領取上開分紅獎金無訛(見原審七
卷第170頁),堪認上開分紅獎金為渠等之犯罪所得,且因渠等繳
納予朗德公司之入會費、購物金,乃共同參與犯罪藉以獲取上開
不法所得之成本,無庸予以扣除,自應就其3人各自所領取之分紅
獎金,於其第3人判決主文項下各依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第3項規
定諭知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均追徵
其價額
3、參與人朗德公司之沒收:(1)按修正後銀行法第136條之1規定「犯
本法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
法人團體因刑法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二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
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
(2)朗德會員所受損害,固與其中之會員地○○(總表編號1249、起
訴書附表二編號1534)、x○○、前程生物科技企業行(總表編號
1253至1267,起訴書附表二編號1575至1587、1589、1590)曾達成調解,
有調解筆錄在卷可按(見本院三卷50之4頁-50之6頁),惟朗德公
司迄至105年11月10日僅發還上開會員地○○等人共計40萬元後迄未
再給付等情,此有本院電話查詢紀錄單(本院三卷第50之3頁),
故除上開(1)(2)部分已實際發還被害人應予扣除之外,朗德公司因
犯罪所得尚有81,412,685元(263,140,480元-181,327,795元-400,000元=81,
412,685元),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之人外,其餘部分應
予以沒收,並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規定,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
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因認被告戌○○、W○○、M○○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前
段之詐欺取財罪嫌云云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戌○○、W○○、M○○涉有上開詐欺取財
罪嫌,無非係以渠等3人於偵查中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v○○、
證人O孟樺、O鈴緗之證述、借款契約書及本票影本、第一商業銀
行無摺存款存根聯影本、紳泰公司第一銀行00000000000號帳戶交易明
細、O州綠勁旺液烴氣化設備介紹及客戶投資利潤說明O件等證據
,為其主要論據
(二)、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罪之成立,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
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要件,所謂
以詐術使人交付,必須被詐欺人因其詐術而陷於錯誤,若其所用
方法不能認為詐術,亦不致使人陷於錯誤,即不構成該罪
況且,朗德公司於101年11月10日以後即停止發放分紅獎金,並結束
招攬會員,進而於102年6月7日變更登記負責人(即O事長)為辛○
○,O事為陳正義、y○○,被告戌○○並供稱朗德公司已無營運
,其友人需要公司執照,因此轉讓朗德公司予他人等語(原審八
卷第30頁反面),可知被告戌○○、W○○至遲於102年於6月以後
即無再經營朗德公司,自無處理朗德會員要求發放獎金及因此有
善後壓力之情事存在,則公訴意旨執此作為被告戌○○、W○○
於102年9月間以上開投資案詐取財物犯意之事證,更屬無憑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明確之證據,足以認定上開被告戌○○、
W○○、M○○涉有此部分公訴意旨所指犯行,揆諸前揭說明,
被告戌○○、W○○、M○○3人此部分被訴詐欺罪部分,自屬犯
罪不能證明,均應為無罪之諭知
四、原審以不能證明被告戌○○、W○○、M○○此部分犯罪,
而為被告戌○○、W○○、M○○3人此部分均為無罪之諭知,核
無違誤
檢察官上訴意旨,猶執前詞,指摘原判決此部分無罪不當,為無
理由,應予駁回
肆、另被告戌○○、W○○共同犯公司法第九條第一項前段之未
繳納股款罪、共同犯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共同犯稅捐稽徵
法第四十二條第二項之侵占稅捐罪部分,均已撤回上訴(見本院
三卷第27、28頁)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8條、第364條、
第299條第1項前段,銀行法第29條第1項、第29條之1、第125條第3項
、第1項後段,修正後銀行法第136條之1條、修正前公平交易法第3
5條第2項,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
31條第1項但書、第55條、第59條、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
第38條之1第1項、第2項第3款、第3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31條第1項,31,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92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796號判決意旨參照
見前述最高法院102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第1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66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院字第2024號解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733號判決意旨可資參考
名詞
想像競合 1 , 傳聞證據 1 , 共同正犯 17 , 集合犯 5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29,通則

銀行法,第29條之1,29-1,通則

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125,罰則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125,罰則

銀行法,第136條之1,136-1,罰則

公平交易法,第35條第2項,35,罰則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1條第1項但書,31,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第3款,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125,罰則   15

公平交易法,第23條,23,不公平競爭   13

銀行法,第125條第3項,125,罰則   10

銀行法,第29條之1,29-1,通則   9

銀行法,第136條之1,136-1,罰則   9

公平交易法,第35條第2項,35,罰則   9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29,通則   6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6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125,罰則   5

銀行法,第125條,125,罰則   5

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18條,18,多層次傳銷行為之實施   5

銀行法,第2條,2,通則   4

銀行法,第29條,29,通則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1條第1項但書,31,總則,正犯與共犯   3

刑法,第31條第1項,31,總則,正犯與共犯   3

銀行法,第5條之1,5-1,通則   2

刑法,第38條之2第3項,38-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38-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後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公平交易法,第35條第3項,35,罰則   2

公司法,第85條第1項,85,無限公司,清算   2

銀行法,第29條之1第1項,29-1,通則   1

銀行法,第18條,18,通則   1

銀行法,第125條第2項,125,罰則   1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125,罰則   1

銀行法,第125條後段,125,罰則   1

稅捐稽徵法,第42條第2項,42,罰則   1

多層次傳銷管理法,第29條,29,罰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10-3,A   1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第3款,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款,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前段,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6條,16,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24第2項,455-24,沒收特別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3項,455-12,沒收特別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第1項,455-12,沒收特別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2,455-122,A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公平交易法,第4條,4,總則   1

公平交易法,第35條第4項,35,罰則   1

公司法,第9條第1項前段,9,總則   1

公司法,第8條第1項,8,總則   1

公司法,第8條,8,總則   1

公司法,第84條第2項,84,無限公司,清算   1

公司法,第84條第1項,84,無限公司,清算   1

公司法,第84條,84,無限公司,清算   1

公司法,第334條,334,股份有限公司,清算,普通清算   1

公司法,第322條第1項,322,股份有限公司,清算,普通清算   1

公司法,第26條,26,總則   1

公司法,第24條,24,總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