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911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並應於本判決確定後陸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拾萬元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罪,猶執前揭辯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
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屬傳
聞證據,原則上不得作為證據
惟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所引用屬於傳聞證據之部分,均已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
序,且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均明示同意有證據能
力,基於尊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之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
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時情況,並無違
法取證之瑕疵,且無顯不可信之情形,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
自均有證據能力
惟否認犯行,辯稱:我們是幫客人做債務整合,將O息調整至5%以
下,我是O告訴人說可以將債務金額整合到同一家銀行,O率就可以
降低,月付金可以降到原本的一半以下,但告訴人每月支付的金
額需另給我們1,000元手續費,共100期合計10萬元(委託契約書第
3條),需以信用卡支付
我自己沒有跟中國信託O請債務協商,因為我不知道O是什麼,我與
被告簽委託契約書時並沒有跟他約定報酬,他是跟我說簽的那個
是含0%至3%的O率、一個月1,000元的O息,分100期付完,那個10萬元
是O息費用,至於幫我處理事情的報酬,銀行會補償他們,契約書
第3條前置協商代撰費用處所寫的那10萬元被告當初跟我說是O息,
但是不能用O息的名義,所以要用這個,我當時笨笨的沒有注意
那麼多,契約書我當場大概有看一下,回去才仔細看,覺得很奇
怪,我有再打電話問他們是不是詐欺,但他們說不是
核與其前於偵查中所述:106年3月17日甲OO到我長治上班的地方找我
,說O息是每月1,000元,分100期繳納,6,000元是我的負債50萬加O息
分100期等語(見偵他卷第55頁)尚屬一致,並無前後不一或顯然
矛盾之情形,又被告前於偵查中已將99,992元匯還告訴人一情,業
據其等陳述一致在卷(見原審卷第94頁反面、101頁反面),告訴人
亦於原審陳稱:我只是希望被告把錢還給我,不介意被告是否受
到刑事處罰等語(見原審卷第110頁反面),是告訴人亦應無刻意
為虛偽陳述之強烈動機,難謂有何不值採信之處
然查,依告訴人與被告間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被告於告訴人詢
問刷卡支付10萬元(實際消費金額共99,992元)性質究係「O息」或
「代辦費」時回答:「O是有含我們費用跟銀行的O息一同分期在
每月帳單支付啊」等語,嗣告訴人再詢以:「如果好運您們談的
O息有很底(應為「低」之誤,下同),那就會繳比1000元底(低)
嗎?」,被告則回覆:「嗯嗯是啊」,告訴人又詢問:「有機會
還款的金額變少嗎?」被告答稱:「本金不會變少啊」「O息可
以壓低」等語,告訴人再追問:「如果壓低,那已刷卡了呢…怎
麼處理」等語,被告則回覆:「會幫你推掉喔」,告訴人又詢以
:「最高1000,最低?」時,被告表示:「0O率啊、能談越低越好
」,告訴人再詢問:「O你們不就沒賺?」時,被告回稱:「也是
會有啊、會有補助」等語,此有其等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擷圖在
卷可佐(見偵他卷第49至51頁)
再就其等間其餘對話內容以觀,被告顯係O告訴人表示該筆「每月
1,000元」各期應繳金額,可能隨將來與債權銀行同意提供O息高低
而改變,最低甚至有可能無須給付,更於告訴人詢問將來月繳金
額若有降低,其預先刷卡溢繳部分需如何處理時答稱:「會幫你
推掉」等語,似係表示告訴人將可減免此部分給付,此情核與被
告所辯其以告訴人名下信用卡刷卡消費款項,係達裕公司依告訴
人希望達成還款期數,固定收取每期1,000元費用之性質不同
然查,證人O秀屏於原審就卷附委託契約書上「O秀屏」署名係其所
親簽一事證明在卷(見原審卷第97頁反面),然證稱:當初被告
跟我說契約書第3條前置協商代撰費用處所寫的10萬元是O息,但是
不能用O息的名義,所以才要用這個,我當時笨笨的沒有注意那
麼多,契約書我當場大概有看一下,回去才仔細看,覺得很奇怪
,我有再打電話問他們是不是詐欺,但他們說不是
一個月要付6,600元,付100期,這比你的本金還高,為何要接受?)
我當時想說我一個月光O息4千多元,聽到他說O息只要0%至3%,只
要1千元,我就覺得很低,就同意了」等語(見原審卷第101頁反面
),顯見告訴人當時因無力繳交每月所生O息而陷於經濟困境,復
受被告所稱低廉「O息」之鼓動,關於金錢方面之判斷能力非無
受到影響,始輕信被告所言,於未細究文字內容之情形下,簽署
委託契約書
否則以被告當時所欠卡費及個人信用貸款總額已達50餘萬元並無力
負擔每月O息之情況下,竟僅為委託被告代辦前置協商,卻另行
給付達裕公司多達10萬元代辦費用,並同意以刷卡O式將上開費用
加入O率極高之卡債本金等情,實與O理不合,足見告訴人於簽署委
託契約前,因遭被告O以詐術,就該筆10萬元之性質為何一情,陷
於認知錯誤之狀態,是其所稱因相信被告所言而未及細究契約書
之內容與是否符實等情,應屬可採,要難僅憑告訴人簽署上開契
約書,即推論被告並無對告訴人O以詐術而為詐欺犯行
然協助他人代為辦理前置協商並收取報酬,雖非法所不許,報酬
數額高低亦可依市場機制自由決定,要無絕對之標準,惟被告係
將達裕公司收取之高額代撰費,佯以每期1,000元、共計100期「O息
」名義,致告訴人因對其刷卡付款之目的有所誤認而陷於錯誤,
始授權被告刷卡消費,業經本院說明如前,是被告確有施用詐術
無疑,縱其事後再以告訴人之名義送件向銀行O請前置協商,亦無
礙於其上開詐欺行為之成立,自無從以其事後所為反推其無本件
詐欺之犯意
(八)、被告先前雖曾因相類案件經不起訴處分,有臺灣高雄地方檢
察署檢察官103年度偵字第4616號不起訴處分書、臺灣橋頭地方檢
察署檢察官105年度偵字第390號不起訴處分書、臺灣臺南地方檢察
署檢察官106年度偵字第3761號不起訴處分書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
案紀錄表在卷可按(見偵他卷第20至22、29至31、32至34頁
被告據以主張被告所為乃係協助債務人減低卡債負擔,並無施用
詐術之行為云云,惟前揭各案與本件發生之時間、地點、情節均
有不同,縱其先前多次經債務人提告後均經檢察官為不起訴之處
分,亦不代表被告於本案未對告訴人O以詐術,要難以之逕為有利
於被告之認定
原審卷第96、100頁反面),核與告訴人所提出其與自稱「O愛玲」
間LINE對話內容中,於本件案發即106年3月17日前後,確曾有自稱任
職於台北富邦銀行港都分行電銷部「O愛玲」與告訴人聯繫、其曾
詢問告訴人:「有專員過去找你是嗎?」並回答告訴人關於預先
刷卡部分之疑慮,更O告訴人表示達裕公司「O先生」係與銀行有
關之人員,此有告訴人與「O愛玲」(所用暱稱為Ling)間通訊軟
體軟體LINE對話紀錄擷圖在卷可佐(見偵他卷第44至48頁),足見證
人O秀屏上開所證實非無據,公訴意旨就此雖認係被告自行佯以
「O愛玲」之身分與告訴人聯繫,惟此情為被告所否認,且依證人
O秀屏所述,以「O愛玲」身分與其通過電話之人為女性,自難認
公訴意旨所認情形符實,是本件僅能認定被告係向自稱「O愛玲」
之女性處得知告訴人有還款困難狀況及其聯絡資料後,與告訴人
聯繫而遂行上開詐欺取財犯行
二、論罪: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前後以告訴人名下花旗商業銀行信用卡於「欣亞購物網」刷
卡2萬8,000元及以遠東商業銀行信用卡、台北富邦銀行信用卡於「
momo購物網」分別刷卡2萬8,168元、4萬3,824元等犯行(合計99,992元)
,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在同一地點,以相同O式實施,侵害同一之
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觀念,在時間差距
上難以強行分開,應論以接續犯一罪
三、上訴論斷:原審認被告罪證明確,因而適用刑法第339條第1項
、第41條第1項前段、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刑法施行法
第1條之1規定,並審酌被告利用一般人對「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
」所定前置協商之辦理條件、O式、對個人信用將產生之影響、債
權銀行可能提供之還款方案等情均不熟悉所產生之資訊落差,以
及告訴人因積欠債務,不堪O息負擔亟需協助的心理狀態,將高額
代辦費用佯以「O息」名義誘騙告訴人刷卡支付,致財務狀況原
已陷於窘境之告訴人欠款本金再度驟增,所為殊值非難
是被告前未曾因故意犯罪而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上開被
告前案紀錄表為憑,其因一時失慮,致罹刑典,犯後已與告訴人
達成和解、退還款項,諒其經此偵審程序及刑之宣告,當知所警
惕,所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規
定併宣告緩刑2年
又衡諸其犯行對社會及司法資源造成之耗損,並期收確實之警惕
效果,復參酌其犯罪情節,認另有賦予一定負擔之必要,爰依同
條第2項第4款規定,諭知被告應於本判決確定翌日起6個月內,向
公庫支付10萬元
另敘明:被告O告訴人所詐得99,992元(計算式:28,000+28,168+43,82
4=99,992),已實際返還告訴人O秀屏,業據其等證述如前,因其犯
罪所得均已實際返還被害人,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無庸
宣告沒收
本院經核原審已敘述認定被告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理由,且量
刑已審酌前開等情及刑法第57條所列各款一切情狀,為其量刑責任
之基礎,其認事用法皆無違誤,量刑亦稱妥適,並無任何偏重不
當或違法之處
被告上訴意旨否認犯罪,猶執前揭辯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
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名詞
傳聞證據 2 ,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第3條,3,總則,通則   2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事訴訟法,第3條,3,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