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903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附則 | 刑法第228條第2項,妨害性自主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犯利用權勢猥褻罪暨其定應執行刑部分,均撤銷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即附表一部分)共伍罪,各處如附表一「本院判決」欄所示之刑,如易科罰金,均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其他上訴駁回(即附表二所示無罪部分)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壹日仟元折算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判決此部分撤銷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判決此部分撤銷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判決此部分撤銷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判決此部分撤銷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判決此部分撤銷
乙○○犯成年人故意對受照護之少年犯利用權勢猥褻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上訴人  :  檢察官 , 甲O O
上訴理由
況偵查中A女早已提出上述與E女之通話截圖(見原審限閱卷45頁
),使偵查檢察官得以確知其二人之對話時間為105年8月11日,而
其二人對話中所討論E女目擊A女與被告O獨同處一室之時間,
是在該通話日期前數日,即早在同年8月10日之前,然偵查檢察官
仍O確主張、起訴被告第二次對A女強制性交之時間為同年8月13日
,可見偵查檢察官自始之真意,即是主張被告對A女第二次強制
性交之時間並非E女所目擊同處一室的那一天,亦即原偵查檢察
官所主張105年8月13日之日期,並非誤載,故法院自應針對該日期
被告有無對A女為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為判斷,尚不得遽依公訴
檢察官之變更,而另審酌該日期之外之行為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不當
檢察官上訴意旨所指各節,係就原審採證認事職權之適法行使,
持憑己見為不同之評價,殊難酌採
本案經檢察官程彥凱提起公訴,檢察官潘國威提起上訴,檢察官
高大方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一、按「行政機關、司法機關及軍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示之文書
,不得揭露被害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居所及其他足資識別
被害人身份之資訊」、「行政機關及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開之
文書,不得揭露足以識別前項兒童及少年身份之資訊」,性侵害
犯罪防治法第12條第2項、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46條第2項分別定有
明文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O詞或書面陳述,屬傳聞證據,原
則上不得作為證據
惟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
審酌該O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
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所引用屬於傳聞證據之部分,均已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
序,且檢察官及被告、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均明示同意有證據
能力(見本院卷第53至54頁),基於尊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之處
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本院審酌該
等證據作成時情況,並無違法取證之瑕疵,且無顯不可信之情形
,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自均有證據能力
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的證據和理由上揭犯罪事實,業據上訴人
即被告乙○○(下稱被告)於原審及本院審理中坦承不諱(見原
審卷第63頁,本院卷第120頁),核與證人即被害人B女於警詢、偵
查中所證:「被告於附表一編號1至4之時地,係利用上課中指導
功課時所為,而附表一編號5則是因被告為其補習班老師,故同意
於返家途中搭乘被告所騎機車,並依被告之指示親吻被告之臉頰
」等情節相符(見警二卷第2至8頁,偵二卷第16至17頁),亦與證
人D女(即B女之母)於警詢時指證之情節相符(見警二卷第9
至11頁)
且刑法上之猥褻罪,係指性交以外,足以興奮或滿足性慾之一切
色情行為而言,凡在客觀上足以誘起他人性慾,在主觀上足以滿
足自己性慾者,均屬之,則被告對B女所為如附表一所示之撫摸
大腿、環抱、親吻臉頰及嘴唇等行為(非屬利用B女不及抗拒之
際,出其不意乘隙為短暫之觸摸),客觀上確足以誘起他人性慾
,核屬猥褻行為無訛
又被告為66年出生,於行為時為成年人,業經原審及本院當庭核對
其身分證無誤,則被告身為成年人,對未滿18歲之B女利用其身
為B女數學老師之權勢而猥褻之犯行應可認定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規定「成年人教唆、幫
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或故意對其犯罪者
,加重其刑至二分之
但各該罪就被害人係兒童及少年已定有特別處罰規定者,從其規
定」,其前段有關對兒童及少年犯罪之加重,係對被害人為兒童
或少年之特殊要件予以加重處罰,乃就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
行為予以加重,即屬刑法分則加重之性質而成為另一獨立之罪名
(最高法院92年度第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96年度台上字第2541號判
決判決意旨參照)
核被告對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B女為猥褻行為,固該當刑法第227條
第4項之對於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人為猥褻行為罪,然因其所犯刑
法第228條第2項之罪,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
前段規定加重後,法定刑為4年6月以下有期徒刑,較刑法第227條
第4項之法定刑3年以下有期徒刑為重,依重法優於輕法之吸收關
係,被告所為自應論以刑法第228條第2項、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
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之成年人對受教育之人利用權勢猥褻罪,
並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加重
其刑
(三)至公訴意旨雖主張被告此部分行為係違反B女之意願,對B女
為強制猥褻行為,應構成刑法第224條之強制褻罪
然查:1.本件依證人B女於警詢中指稱:「(第1次遭猥褻經過)
105年我二年級下學期,晚上我上數學課是(19點30分至21點),班
上只有4位女學生,下課後3位同學都回家了,我在二樓教室還沒離
開,補習班數學老師(指被告)就坐我右邊教我數學,他就用他
左手摸我大腿,我當時不敢反抗」、「(第2次遭猥褻經過)「
我留下來問老師數學問題,教室3位女同學都回家了沒有其她人,
他就坐我右邊,問完問題起來要回家時,他就正面抱我跟我說我
的聲音像天使,我當時不敢反抗」、「(第3次遭猥褻經過)我留
下來問老師數學問題,教室3位女同學都回家了沒有其她人,數
學老師就坐我右邊,問完問題起來要回家時,他就正面抱我親吻
我臉頰,我當時不敢反抗」、「(第4次遭猥褻經過)我比較晚下
樓,教室3位女同學都回家了沒有其她人,數學老師就走過來,就
正面抱我親吻我嘴唇,我當時不敢反抗」、「(第5次遭猥褻經
過)上學校輔導課下課,家人還沒來載我,我就走路先回家,數
學老師看到我就從他家鐵工廠騎腳踏車出來追我,就問我要載我
回家,我就打電話跟家人說數學老師要載我回家,數學老師就回
鐵工廠換機車載我回家,後來他就跟我說要騎小路比較安全,後
來騎到小路一半,他就跟我說我若是沒有親吻他,車子就會停下
來沒有辦法前進,我就只好親他臉頰,後來數學老師就載我回家
」等語(見警二卷第2至3頁)
證人B女於偵訊中證稱:「(第一次遭猥褻經過)是他在放學後
沒人在時,在我上數學課的教室裡,他一開始沒有先摸我,如果
我留下來問問題,我回答錯,他會叫我把手伸出來打我手一下,
那時候還沒摸我,他會坐在我旁邊,我也坐著,他就會靠近我,
教我數學,就會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面,他手就放著而已,不記
得放多久」、「(當時有無反抗或向被告反應?)我O沒有反應」
、「(為何第五次敢讓被告騎車載你回家?)因為我不知道他騎
機車時還會對我做那些事情,我沒想太多」等語(見偵二卷第16
至18頁),除未曾指證被告有對其施用何種妨害其意思自由之手段
外,並陳明其「沒有反應」,未有何拒絕、自衛之意思表示或舉
動
2.另關於附表一編號5所示,被告於騎機車載被害人B女返家途中
,曾稱若B女不親吻伊,車子就會停下來沒有辦法前進,故B女
始親吻被告之臉頰等情,然證人B女並未指陳被告該O詞有對其造
成何種壓力,使其有不得不親吻被告之壓力,已難認為被告該O詞
足以壓抑、破壞B女性自主權
且被害人B女原是自行走路返家,因於途中偶遇被告,遂由被告
提議騎機車載B女返家,可見B女本來就有意願、有能力在不經
被告搭載之情形下自行返家,故被告所稱「若B女不親吻,車子
就會停下來無法前進」等語,難認有何使B女感受壓力,或進而
使其性自主權遭受壓抑、破壞之效果,自難認屬違反被害人意願
之手段
(四)被告如附表一所示成年人對受教育之人利用權勢猥褻5次之犯
行,各次時間有別,顯各另行起意所為,應分論併罰
惟查: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正義,故法院對於有罪被
告之科刑,應符合罰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此
所以刑法第57條明定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
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10款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
查被告已於108年8月5日與告訴人B女及其法定代理人達成和解,當
場給付新台幣30萬元予B女法定代理人收受,B女同意不追究被
告之刑事責任,有和解書附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26頁),被告上
開犯後態度之情狀為原審所未及審酌,依法自有未當
被告執此指摘原判決此部分量刑過重,非無理由,自應由本院將
原判決關於此部分連同定應執行刑部分均撤銷改判
(二)本院審酌被告前未曾受徒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
紀錄表可憑,平日素行良好,其身為被害人補習班之數學老師,
受被害人家長之託付照護、教育被害人,本應竭盡心力照顧被害
人,竟利用執教之機會,與B女年幼對其之信任、敬畏,多次對
B女為猥褻行為,影響B女身心健康,殊屬不該
又本案斟酌被告前揭犯罪行為之不法與罪責程度及對其施以矯正
之必要性,並考量被告前揭手段之類似性及犯罪對象同一,其各
次行為犯罪時間接近,顯係於同一時期內所為,復刑罰對被告之
痛苦程度,係隨刑度增加而生加乘效果,則數罪併罰之情形,亦
應隨罪數增加遞減其刑罰較為適當,倘以單純累加方式定其應執
行刑,其處罰顯然超過被告行為之不法內涵等情,爰定其應執行
刑為有期徒刑1年,併諭知如易科罰金以1,000元為折算1日之標準
至被告雖與告訴人達成調解,並賠償告訴人30萬元(已如前述),
惟被告身為成年人對受教育之人利用權勢猥褻B女達5次,影響
B女身心健康至鉅,本院認不予宣告緩刑,俾使被告記取教訓,
附此敘明
乙、無罪部分(即附表二部分):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基於
對未滿14歲之女子強制性交之犯意明知代號0000甲000000之女子(民
國90年12月出生,真實姓名年籍詳卷,下稱A女)於附表二(即起
訴書附表一)編號1所示之時間為未滿14歲之女子,於附表二編號
2所示時間則為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女子,並為前揭家教班學生,
於附表二編號1、2所示時間、地點,以附表二所示之方式,違反A
女之意願,對A女為強制性交得逞,因認被告就附表二編號1所
為,係犯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2款對未滿14歲之女子犯強制性交罪嫌
就同附表編號2所為,係犯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221條第1項成年人故意對少年犯強制性交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9
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被害人因其立場與被告相反,故其所為不利於被告陳述之證明
力顯較一般證人之陳述為薄弱,縱其陳述並無瑕疵,且前後一致
,亦不得作為被告犯罪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察其是
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陳述之真實性,始
得採為斷罪之依據
又所謂補強證據,係指被害人之陳述以外,其他足以證明犯罪事
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固不以證明犯罪構成要件之全
部事實為必要,但以與被害人指述被告之犯罪事實具有「相當之
關聯性」為前提,並與被害人之指證相互印證,綜合判斷,已達
於使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而言(最
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442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有對A女為上開強制性交犯行,無非以證人
A女(、C女(即A女之母)、E女(即A女之同學)於偵訊中
之證述,並有新北市政府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106年9月7日函
附個案服務報告書、亞東紀念醫院受理疑似性侵害事件驗傷診斷
書、E女所使用之臉書翻拍照片在卷可資佐證,為其論據
訊據被告對於A女103年9月至105年7月間為該家教班之學生等情,並
不爭執,惟堅詞否認有對A女為強制性交等犯行,辯稱:附表二
所載之犯罪時間,A女並非其家教班之學生,並不在其家教班上
課(103年9月之前尚未進入其家教班,105年7月之後即離開其家教
班),故其無從藉上課之機會對A女性侵害等語
辯護人為被告辯稱:證人F女已證述A女開學才來補習班,因為
沒有錢補習所以暑假沒有來,F女也不需維護被告,其所述為可
採
(一)A女於警詢、偵訊及原審審理中就指證遭被告強制性交乙節,
有下列之矛盾及與其他證人所述、事理不合之處:1.A女在前開
被告家教班上課之期間,究為何時?證人F女(即A女之祖母
)於原審審理中證稱:「(妳印象中何時將A女送去他們的補習
班上課?)國一開學的時候,其他O沒有補,9月份開學再送去,
小學升國中的暑假沒有補習,沒有那麼多錢」、「(國一升國二
的暑假與國二升國
2.關於A女所證遭被告強制性交之時間、地點,亦與O理及其他證
人所述不合:A女於警詢中證稱:「從103年8月12日起只要我有
去家教班上課的那一天,他O會在下課時性侵我」、「自103年8月起
只要我有去家教班上課,他O會故意把我留下來並趁機性侵我」
、「一開始是他叫我跟他去同層樓的房間、廁所還有教室,之後
他O是硬拉著我去」等語(見警一卷第4頁),A女於警詢時即強調
其一進入被告之家教班起,即遭被告強帶至家教班的其他房間內
強制性交,則A女既係第一天加入該家教班,該家教班中另有多
名男女學生,證人A女卻指被告於其上開第一天即於課後,不顧
同址另有其妻執教之英文班而強行帶證人A女至房間內強制性交
,已難謂與O理相符
且被告長期經營該家教班,自當對於類此有學生因為各種原因,
另於非上課時間到該家教班的情形有所預見,實難想像被告如證
人A女所指「長年公然於教室中使其自己與被害人全身赤裸並行
性交」之情事
至B女雖於原審證稱:「(妳剛回答檢察官說A女O常是最後一
個被留下來?)是」、「(妳走時是否只有剩下A女在補習班?
)是」、「(妳走時整個補習班只剩下A女一個人?)那間教室
剩下A女一個人,這種情形很常見」、「(在暑假期間還是平時
學習期間也會這樣?)一直O是這樣,A女經常是還留在教室的最
後一人」、「(根據妳剛才的說法,是否只要妳有被老師留下來
,A女一定會被留下來?)對,A女O最後一個」、「(如果A
女被留下來,O是最後剩她一個人嗎?)對,有時候只剩下我跟A
女,我走時A女還在」等語,一再強調若其與A女同次於補習結
束後遭被告留下,「O是」其比A女早離開而最後留下A女一人等
情,核與其上述警詢中所稱及公訴意旨(關於被告猥褻B女部分
)所主張「其曾至少有4次是最後遭O獨留下,並進而遭被告猥褻
」等語不合,難認無瑕疵,故證人B女上開於原審審理中之證述
,即難以遽信,其證述自無法採為證人A女證詞之補強證據
然查,證人A女於原審審理中於檢察官詰問時證稱:「O個同學有
看到我跟O個老師,O個同學是E女」、「(O個同學有看到妳跟被
告如何?)親嘴巴」、「(到底那天被告對妳做什麼樣的事?除
了接吻以外,他還有做什麼動作?)他摸我胸部,還有摸我下面
」、「(除摸妳、吻妳之外,還有無用其他方式來碰妳?)忘記
了」等語(見原審卷第265頁)
若被告果於證人E女目擊時尚未對A女性交,僅對A女有猥褻行
為,其明知證人E女已經目擊其與A女有曖昧舉動,豈可能於明
知E女就在樓下練習試卷,隨時可能上樓請教之情形下,不但進
而對A女性交,甚至如A女審理中所證,於性交時毆打A女?故
A女所證,除與E女所證未合,更與O理有違
A女於偵訊中證稱:「(你跟被告發生過幾次性行為?)不記得
,10次以內」、「(這10次的發生時間為何?)我國中一、二年級
都有」、「(這10次被告對你做哪些事情?)每次都做一樣的事
情,O是發生性行為」、「(被告是否這10次強迫你發生性行為?
)對」等語(見偵一卷第32頁),A女於上開偵查中已確認其遭被
告性侵之次數少於10次
姑不論對話中A女所指「騷擾」之意是否為性交之意,其顯表明
被告係從105年7月底或8月初開始侵害A女,核與其於警詢、偵訊中
所指「早從103年8月間起即遭被告侵害」等語不合,且若自105年
7月底起算至同年8月15日左右A女離開本案家教班時計算,僅約有
2、3周,其每周上課2次,其遭被告性侵害之次數至多僅有6次
綜合上情,證人A女於警詢、偵訊及原審審理中均強調其每次
O是遭被告以手指及性器官侵入其性器官之方式性侵害,並於警詢
中強調其每次遭被告強制性交O會返家洗澡等語,核與其於案發後
不久,另於通訊軟體中向證人E女所稱之「性騷擾」、「摸胸部
及下面」等語,及其妹G女所證上情不合
顯已陳明被告對其性侵害前,僅有以「O詞」恐嚇,威脅若不與其
性交要毆打證人A女,但未具體實O暴力毆打行為,且於強制性交
後,係再以「O詞」恐嚇證人A女不得對外張揚,亦非出手毆打
證人A女於偵訊中先證稱:「(被告是否這10次強迫你發生性行
為?)對,被告拿飲料跟糖果給我吃,我不知道裡面放什麼東西
,他跟我說回家後不要跟阿媽講,講的話會被打,我當時有反抗
,我說我不要」等語(見偵一卷第32頁),表明被告於要求(或
強迫)其性交前,會給飲料及糖果,而未提及被告於對其性交前
另有施用何強暴、脅迫手段
且若如證人A女偵訊中所證,被告已以飲料及糖果誘使A女不再
抵抗而對之性交,其是否仍有必要於每次要求性交時再以O詞恐嚇
,或於性交後出手毆打或出言恐嚇,均顯有可疑
再於偵訊中先稱「與被告性交後『不曾』遭被告毆打」,再稱「
其於警詢中所指『他每次性侵完我O會打我』,被告係稱若告知外
婆,會遭外婆責打」,另於原審證稱「是恫嚇其不得告知他人時
始出手毆打」
(二)證人E女於偵訊及原審審理中所證(O在家教班中看到被告與
A女坐得很近,之後O於臉書中詢問被告是否對A女性騷擾,經A
女告知老師有對其性騷擾),並其提出與A女間有上開對話之臉
書截圖為佐,然查:1.證人E女就當天目擊經過,已先後於偵訊
中陳明:「有一次沒上課,我記錯的了走到二樓數學教室,看到
老師跟女性同學,我看到他們兩個人在教室,坐的很近坐在一起
」、「(有無看到老師跟該名女學生有肢體接觸?)那時候我近
視4、5百度,沒戴眼鏡,看不太清楚」、「(當時該名女學生有無
異常反應?)沒有,我進去教室後,看到老師椅子往後退」、「
我看到他們坐很近,我進去之後他們都嚇到」、「(當天你到底
看到什麼情形?)我沒戴眼鏡,可以看到他們坐很近,但沒看到
做什麼」等語(見偵一卷第24至25頁、第44頁),顯難依證人E女
所證認定被告有對A女為何不法行為,且核與證人A女警詢中所
稱E女有看到其遭被告性侵害等語不合,自難以其證詞佐證A女
前述對被告之指述
C女於原審審理中雖亦證稱:「(105年接孩子回去時,A女有無
講到當初發生被侵害時她的衣物怎麼樣被脫掉,還是她自己脫掉
?)A女有講內褲被人家撕破」等語(見原審卷第288頁),核與
證人A女於原審審理中所證:「(這麼多次裡面,妳的衣褲有無
遭被告拉破、扯破的情形?)沒有」、「(被告幫妳脫衣服時都
很小心不讓妳衣服破掉?)很小心的」等語(見原審卷第274頁)
不符,可見證人C女所述,或其聽聞自A女陳述之內容與證人A
女當庭所證不合
又C女於原審審理中雖亦證稱:「因為那時回來我一直觀察A女
,好像哪邊不對勁,我問她,A女就一直哭,就是不講,A女很
怕阿嬤,我說阿嬤不在這邊妳安全了,妳跟我說到底發生什麼事
,A女說她的老師有對她不禮貌的地方,而且嫌犯好像有威脅她
,說跟父母或阿嬤講的話就不給妳回去」等語(見原審卷第289頁
),表示A女係因畏懼祖母,故於被侵害期間不敢告訴祖母,然
依證人A女於原審審理中證稱:「(被告打妳的過程是叫妳脫衣
服,妳不脫而打妳,還是在跟妳發生關係時打妳,還是威脅妳不
能跟別人講,不然要繼續打妳?)講到我不能跟別人講,他就會
打我」、「(這麼長的時間有無跟外祖母講?)怕阿嬤說我說謊
」、「(阿嬤認為妳說謊時會處罰的很重所以妳會怕阿嬤?)(
點頭)」、「(英文老師跟被告是同一個教室,為何不跟英文老
師講?)不敢講」、「(妳的不敢有無原因?)沒有想那麼多」
等語(見原審卷第270頁、第274頁),則表示係因「遭被告威脅不
能告訴祖母」、「怕祖母覺得其說謊」、「沒想那麼多」等原因
而未告知祖母或被告之妻,核與C女所稱係因畏懼祖母而隱忍不
說等情未合
是公訴意旨所為舉證尚無法遽然推論被告之罪嫌,揆諸首揭說明
,此部分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一)法院不得就未經起訴之犯罪審判,刑事訴訟法第268條固定有明
文
但犯罪是否已經起訴,應以起訴書依同法第264條第2項第2款規定所
記載之「犯罪事實」為準
若於犯罪時間更動後之犯罪事實,已不在起訴犯罪事實之同一性
範圍內,適用法律基礎亦隨之變動時,即不得以更正方式使未經
起訴之犯罪事實發生訴訟繫屬之效力(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
1746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原公訴意旨所起訴被告第二次對A女強制性交之時間為105年8
月13日,已經載明於起訴書中,而依證人A女警詢中所稱:「最後
一次是在105年8月13日在教室,他也是故意把我留下來,趁別人沒
注意後又拉我去廁所把我全身脫光,也把他自己上衣脫光,然後
把他自己的褲子拉鍊拉開並用他的生殖器官插入我的生殖器官」
、「其中一次(不記得第幾次,日期亦不清楚)我有一個朋友E
女因為看錯課表來家教班時有看到傅姓老師在教室性侵我,之後
他有問我,我有照實說」等語(見警一卷第4頁背面),O確指證
其遭被告性交的最後一次時間為105年8月13日,此顯為偵查檢察官
主張被告第二次性侵A女之時間之依據,而非無心之誤載,故公
訴檢察官於審理中另以E女目擊之日期而「更正」原偵查檢察官
起訴之日期,已難認為有據
六、原審因而以不能證明被告此部分犯刑法之對未滿14歲之女子犯
強制性交及成年人故意對少年犯強制性交罪,而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核無違誤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執前詞,指摘原判決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不當
惟查,本件原判決已就檢察官所舉被告涉犯刑法之對未滿14歲之女
子犯強制性交及成年人故意對少年犯強制性交犯嫌之證據,逐一
剖析,參互審酌,因而認定公訴人所舉之各項證據,不足使法院
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故就被告被訴此部分為無罪之諭知
此外,檢察官復未提出其他新事證供本院調查,則上訴為無理由
,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368條、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
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228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第8項、第51條第5款,
判決如主文
加重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112,附則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度第一次刑事庭會議決議、96年度台上字第2541號判決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44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174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2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刑法,第228條第2項,228,妨害性自主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引用法條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5

刑法,第228條第2項,228,妨害性自主罪   3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227條第4項,227,妨害性自主罪   2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第2項,12,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224條,224,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2款,222,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1條第1項,221,妨害性自主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8條,268,第一審,公訴,起訴   1

刑事訴訟法,第264條第2項第2款,264,第一審,公訴,起訴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46條第2項,46,保護措施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112,附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