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獎勵及處罰
主文
甲OO,乙OO共同犯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六條第四款前段之非法清理廢棄物罪,均累犯,各處有期徒刑捌月
判決節錄
甲OO、乙OO共同犯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六條第四款前段之非法清理
廢棄物罪,均累犯,各處有期徒刑捌月
壹、程序事項按本件被告二人所犯者,非為死刑、無期徒刑、最
輕本刑為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其於
準備程序進行中,先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告知其簡式審
判程序之旨,並聽取公訴人及被告二人之意見後,本院合議庭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之規定,裁定由受命法官獨任以簡式
審判程序進行本案之審理,且依同法第273條之2規定,簡式審判程
序之證據調查,不受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16
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合先敘明
一般事業廢棄物:由事業所產生有害事業廢棄物以外之廢棄物
,廢棄物清理法第2條第2項定有明文
次按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者,應向直轄市、縣(市)主管
機關或中央主管機關委託之機關申請核發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
機構許可文件後,始得受託清除、處理廢棄物業務,廢棄物清理
法第41條第1項前段亦有明定
復按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規定「未依第41條第1項規定領有廢
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或未
依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內容貯存、清除、處理廢棄物」,
處1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500萬元以下罰金,該
款後段係處罰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固無疑義,然前段並
未限縮於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且未領得許可文件即從
事廢棄物清除、處理,其對環境O生危害不亞於公、民營廢棄物清
除、處理機構,是自文義及立法目的觀之,凡未領有許可證或核
備文件而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即該當之,從而事業機構
固為處罰之對象,自然人亦在處罰之列(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
第2691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廢棄物之清理按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所規定之犯罪構成要
件行為,計有「貯存」、「清除」及「處理」三者,所謂「清除
」,指:(1)、收集、清運:指以人力、清運機具將一般廢棄物自
產生源運輸至處理場(廠)之行為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依廢棄物清理法第12條第1項之授權所訂定之一
般廢棄物回收清除處理辦法第2條第11款、第13款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件廢棄物乃被告甲OO從事房屋裝潢整修供承而產生、內含有建
物裝潢工程拆卸之廢木材、廢塑膠、油漆筒、垃圾等物,屬廢棄
物清理法第2條第2項第2款第2目規定之「非屬事業活動員工生活
所產生有害事業廢棄物以外之廢棄物」,屬
(三)論罪核被告甲OO、乙OO二人所為,均係犯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
4款之非法清理廢棄物罪
至檢察官認被告二人係成立同條第2款之事業負責人或相關人員未
依本法規定之方式貯存、清除、處理或再利用廢棄物,致「污染
環境」罪
惟查,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所列第1至6款之罪,係各自獨立之罪名
,各款乃依其犯罪行為態樣之不同而區別為不同之罪(最高法院
107年台上字第1410號、第2078號判決意旨參照)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款之罪,犯罪主體為「事業負責人」及「
相關人員」,且須因而致「污染環境」
本件被告二人傾倒之物,為廢木材、廢塑膠等裝潢廢棄物,非化
學、腐敗物等有害廢棄物,檢察官復完全未說明本件被告二人清
理之裝潢廢棄物,產生何種「環境污染」?亦未提出任何證據證
明,是被告二人所為,不符合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款規定之構
成要件,檢察官容有誤認,起訴法條尚有未恰
又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規定科刑之判決,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
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之法條,乃指起訴法條與判決法條不同而言
本件雖僅由被告乙OO一人載運清理廢棄物,然係由被告甲OO指示,
被告二人事前同謀,由被告乙OO一人載運清理,因此被告二人互
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四)集合犯按刑事法若干犯罪行為態樣,本質上原具有反覆、延續
實行之特徵,立法時既予特別歸類,定為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要
素,則行為人基於概括犯意,在密切接近之一定時、地持續實行
之複次行為,倘依社會通念,於客觀上認為符合一個反覆、延續
性之行為概念者,於刑法評價上,即應僅成立一罪
學理上所稱之「集合犯」之職業性、營業性或收集性等具有重複
特質之犯罪均屬之
是「集合犯」之犯罪構成要件中,本就預定有多數同種類之行為
將反覆實行,立法者以此種本質上具有複數行為,反覆實行之犯
罪,歸類為集合犯,特別規定為一個獨立之犯罪類型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段之非法清理廢棄物罪,係以未依同
法第41條第1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而受託清除、
處理廢棄物者為犯罪主體,再依該第41條第1項前段以觀,可知立
法者顯然已預定廢棄物之清除、處理行為通常具有反覆實行之性
質
是本罪之成立,本質上即具有反覆性,而為集合犯(最高法院95年
度台上字第1097號、第2630號判決意旨、104年5月26日第9次刑事庭會
議決議參照)
因此被告二人本案所犯,雖自106年7月間起至107年3月間某日止,仍
屬集合犯,而僅論以包括之一罪
(3)、被告二人受有前述有期徒刑執行完畢之情形,此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查,其二人於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
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
2、本院加重之理由被告二人為本件行為後,司法院大法官會議
於108年2月22日公布釋字第775號O釋文,O釋意旨謂:「有關累犯加重
本刑部分,不生違反憲法一行為不二罰原則之問題
惟其不分情節,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
立法理由,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
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
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
身自由所為限制,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
則
亦即,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針對構成累犯者,加重本刑部分雖未
違憲,但不分情節,一律加重最低本刑部分,因不符罪刑相當原
則及比例原則,核屬違憲,應由法院依個案情形裁量是否加重最
低本刑
因此,參酌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O釋之意旨,法院就符合
累犯要件之被告,應以其是否有其「特別惡性」或「對刑罰反應
力薄弱」等事由,依職權本於合目的性之裁量,妥適審酌被告所
犯前後數罪間,關於前案之性質(故意或過失)、前案徒刑之執
行完畢情形(有無入監執行完畢、是否易科罰金或易服社會勞動
)、再犯之原因、兩罪間之差異(是否同一罪質、重罪或輕罪)
、主觀犯意所顯現之惡性及其反社會性等情,綜合判斷各別被告
有無因加重本刑致生所受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情形,裁量
是否加重最低本刑
土地複丈成果圖─偵卷第143頁),具有反覆實施之「集合犯」性
質
被告乙OO亦因多次施用毒品案件經判刑後入監執行,於前案執畢後
,不到2年,即再犯本件,顯見被告二人不知惕勵自新,法治觀
念欠缺,縱於前案入監執行完畢,仍未自我警惕,足證被告二人
具「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之「累犯」特質
考量被告二人前後案所犯罪質、均曾入監執行、及本案情節等個
案狀況、構成累犯前案紀錄之罪名輕重、犯罪次數、徒刑執行完
畢之態樣及時期等各種情形,認被告二人均無前開大法官釋字第
775號O釋意旨所謂「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
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不
符罪刑相當原則、比例原則」之情形(釋字第775號O釋意旨及O釋、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33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是綜上判斷,被告二人本案犯行,因累犯規定加重本刑之結果,
並無致被告二人所受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情形(O以本院就
被告二人所犯本罪,均援引刑法第59條規定,已予以減輕)
故就被告二人所犯之罪,均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六)刑法第59條之酌減1、按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
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刑法第59條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的正義,故法院對有罪被告
之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以契
合社會之法律感情,此所以刑法第57條明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狀
,尤應注意該條所列10款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並於同法第
59條賦予法院以裁量權,如認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
其刑,俾使法院就個案之量刑,能斟酌至當
而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其所謂
「犯罪之情狀」,與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一切情狀,
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
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
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有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
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低度刑,是否猶重等等),以為判斷
2、本件被告二人所為,固妨害環境保護、破壞主管機關對於廢
棄物之監督管理,原不宜輕縱,然同為犯非法清理廢棄物罪之人
,其原因動機不一,犯罪情節未必盡同,所造成危害社會之程度
自屬有異,法律科處此類犯罪,所設之法定最低本刑卻同為「1年
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500萬元以下罰金」,刑度
不可謂不重,是倘依其情狀處以相當之有期徒刑,即足以懲儆,
並可達防衛社會之目的者,自非不可依客觀犯行與主觀惡性二者
加以考量其情狀是否有可憫恕之處,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酌量減輕
其刑,期使個案裁判之量刑,能斟酌至當,符合比例原則
本院審酌被告二人犯後始終坦承犯行,堪信具有悔意,而本案雖
由被告乙OO載運營建廢棄物傾倒,然係受雇於同案被告甲OO,而聽
從甲OO指示行事,除領取固定月薪外,並無證據證明其因本案犯
罪而獲取其他報酬,其參與本案犯罪情節、所為造成之社會整體
危害程度均較輕微
是被告甲OO全案犯罪情節,尚非重大惡極,本院認被告二人倘科以
法定最低本刑,仍嫌過苛,難謂符合罪刑相當性及比例原則,在
客觀上顯非不可憫恕,是依被告二人客觀犯行與主觀惡性二者加
以考量犯罪情狀,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在客觀上足以引起
一般人之同情,確有「情輕法重」之情,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
就被告二人所犯上開犯行,均予以酌減其刑,並依刑法第71條第
1項規定,均予以先加(累犯)後減(酌減)
(七)科刑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二人未依規定取得許
可文件,即擅自從事一般事業廢棄物之清除、處理業務,任意將
廢棄物棄置於本案山坡地上,有害公共環境O生,所為實有不該
兼衡本案情節、被告二人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所得利益,暨
二人智識程度(甲OO國中畢業、乙OO專科畢業)、職業(二人均裝
潢工人)、家境(二人均勉持)等經濟、生活一切情狀,就被告
二人所為,均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一)公訴意旨另以:基隆市○○區○○段000000號土地,為依水土保
持法及山坡地保育條例公告之山坡地,並為他人所有,未經主管
機關許可及地主同意,不得擅自處理傾倒廢棄物,詎被告二人竟
自106年7月起至107年3月底,載運修繕建物之事業廢棄物傾倒於上
開土地,致生污染環境,因認被告二人另涉犯水土保持法第32條
第4項、第1項之未遂罪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
何有利之證據,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最
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致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
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
30年上字第1831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
參照)
復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
、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二人另涉犯水土保持法第32條第4項、第1項之
致生水土流失未遂罪嫌(檢察官於適用法條內,未提及被告二人
違反水土保持法第32條第4項之何種態樣行為【擅自墾殖、占用、
或從事第8條第1項第2款至第5款之開發、經營或使用等】),無非
以被告二人丟棄事業廢棄物之土地,屬於山坡地,且為私人所有
,並提出土地謄本、85年3月6日85府農水字第12314號之臺灣省政府
公告為主要論據(偵卷第151至155頁、第237至239頁)
(四)經O:(1)、被告二人係將廢棄物丟棄於上開地號山坡地上,並
未堆置、圈圍占用、或為墾殖、開發、設置公園、墳墓等及堆積
土石、或掩埋處理廢棄物等行為,僅單純為廢棄物丟棄,並無將
上開他人所有山坡地,據為己有而為開發利用、竊佔等行為,是
被告二人並無前述水土保持法第32條第1項所稱之「占用」、「墾
殖」、或圈圍土地、據為己有,而掩埋堆置廢棄物之行為
(2)、水土保持法第32條第4項、第1項之構成,除行為人有前開占用
、開發、墾殖、利用、掩埋處理廢棄物等行為外,尚須因而「致
生水土流失」,或「致生水土流失未遂」(即有致生水土流失之
虞,而尚未達水土流失之程度),本件被告二人所為,係將營建
混合廢塑膠、廢木材、垃圾等廢棄物,丟棄於他人所有山坡地,
未從事任何開挖、墾殖等行為,檢察官亦未於犯罪事實提及本件
被告二人所為,有何「致生水土流失之虞」之事實,本件復未送
請作任何鑑定,檢察官未舉證證明本件廢棄物之丟棄,造成何種
「水土流失」之O險
是公訴人指述被告二人另涉犯水土保持法第34條第4項、第1項之占
用他人山坡地或處理廢棄物,因而造成「水土流失未遂」,有「
水土流失之O險」,並無憑據,尚未達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以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不能使本院得有罪之確信,自不
能遽論被告二人有何違反水土保持法之犯行
公訴意旨認被告二人所為,同時涉有水土保持法第32條第4項、第
1項之致生水土流失未遂罪嫌,容有誤解
惟檢察官認此部分與前開經本院論罪科刑之廢棄物清理法部分,
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見起訴書「證據並所犯法條
」欄二、第3至5行),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段,刑法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47條
第1項、第59條,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減輕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69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台上字第1410號、第207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097號、第2630號判決意旨、104年5月26日第9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於108年2月22日公布釋字第775號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及解釋、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33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1831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及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 集合犯 6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46,獎勵及處罰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0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46,獎勵及處罰   6

水土保持法,第32條第4項,32,罰則   5

水土保持法,第32條第1項,32,罰則   5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項,46,獎勵及處罰   2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46,獎勵及處罰   2

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及廢棄物檢驗測定機構之管理   2

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1項,41,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及廢棄物檢驗測定機構之管理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水土保持法,第8條第1項第5款,8,一般水土保持之處理與維護   1

水土保持法,第8條第1項第2款,8,一般水土保持之處理與維護   1

水土保持法,第34條第4項,34,罰則   1

水土保持法,第34條第1項,34,罰則   1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第2款,46,獎勵及處罰   1

廢棄物清理法,第2條第2項第2款,2,總則   1

廢棄物清理法,第2條第2項,2,總則   1

廢棄物清理法,第12條第1項,12,一般廢棄物之清理   1

刑法,第71條第1項,71,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一般廢棄物回收清除處理辦法,第2條第11項第13款,2,總則   1

一般廢棄物回收清除處理辦法,第2條第11項,2,總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