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09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竊盜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均|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各編號罪刑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罪刑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貳月
乙OO犯如附表一編號3,編號4罪刑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編號3,編號4罪刑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
丙OO無罪
甲OO竊盜,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甲OO攜帶兇器竊盜,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結夥三人以上侵入住宅竊盜,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犯罪所得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結夥三人以上侵入住宅竊盜,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犯罪所得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竊盜,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扣案之鑰匙壹支沒收
乙OO竊盜,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扣案之鑰匙壹支沒收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
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
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其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對詰問予
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詰問或未聲明異議
,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且強化言詞
辯論原則,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例外擁有證據能力
又按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
證據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
作為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論
該傳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
,均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
4所定情形為前提
此揆諸「若當事人於審判程序表明同意該等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
,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此時,法院
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立法意旨,係採擴大適用之立
場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人之同意,均
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徹底之當事人進行
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用並不以「不
符前4條之規定」為要件(最高法院104年度第三次刑事庭會議決
議參照)
二、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至第159條之5有關傳聞法則之規定,乃
對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所為之規範
查本案下引之非供述證據,均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檢察
官、被告甲OO、乙OO皆不爭執其證據能力,且無證據證明有何偽造
、變造或公務員違法取得之情事,復經本院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
序,自得作為證據,而有證據能力
衡以被告乙OO等人係由後門進入前址屋內,前述木製藝品價值不斐
,且未見所有人出面,客觀上明顯即係他人之物,則應啟疑竇為
是,且被告乙OO與丙OO既不熟識,且丙OO業已否認上情(詳下述)
,被告乙OO徒以其輕信丙OO所言而完全不知情置辯,顯與事理常
情有悖,尚非可採
綜上各情,被告乙OO所為自係與被告甲OO、某身分不詳男子基於共
同行竊之犯意聯絡,且屬在場分擔行為之一部行為,其上開所辯
,均屬推諉卸責之詞,毫不足採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經查,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0條、第321條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
布,並於同年月31日生效
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法定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
00元以下罰金」,修正後同條項之法定刑調整為「5年以下有期徒
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
又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之法定刑為「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
刑,得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修正後同條項之法定刑調整
為「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經比
較新舊法之結果,修正後之刑法第320條、第321條分別將罰金部分
、得併科罰金部分之上限提高為50萬元,並未較有利於被告,依刑
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即應適用被告行為時之法律即修正前刑
法第320條、第321條之規定處斷,先予敘明
(二)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
帶兇器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上
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
,且祗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而不以取出
兇器犯之為必要,亦不以攜帶之初有持以行兇之意圖為限
二致,自仍應屬上述「攜帶兇器」之範疇(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
5253號判例、94年度台上字第3149號判決、90年度台上字第1261號判
決、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88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12號審
查意見及研討結果可資參照)
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所稱結夥三人以上之竊盜罪,係指在場共
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犯罪之人有三人以上者而言(最高
法院83年度臺上字第5815號判決要旨參照)
被告甲OO、乙OO與身分不詳之男子就附表一編號3之犯行,被告甲O
O、乙OO就附表一編號4之犯行,各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依
刑法第28條之規定論以共同正犯,至附表一編號3之主文諭知結夥
三人,即當然含有共同犯罪之意思,爰毋庸於主文再為「共同」
之諭知,亦併此敘明
被告甲OO所犯如附表一編號1至4所示共4次犯行、被告乙OO所犯如附
表一編號3、4所示共2次犯行,均犯意各別,行為互殊,各應予分
論併罰
復因竊盜案件,經本院以103年度易字第465號判決處有期徒刑6月、
4月、4月確定,並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0月,上開諸罪,嗣經本院於
104年6月29日以104年度聲字第376號裁定定應執行有期徒刑3年8月確
定,於106年1月25日假釋出監,嗣經撤銷假釋,惟其中上開有期徒
刑9月部分,已先於103年12月16日執行完畢等情,此均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查,是被告2人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
5年內,再故意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
,均構成累犯,又本院依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所闡釋之意旨,
斟酌被告2人之前案紀錄及其他刑法第57條所列事項,認被告2人
前揭執行完畢之罪為與本件相同之竊盜罪,犯罪型態、罪質、犯
罪情節均與本件相似,是被告2人於刑執行完畢後,又一再犯罪質
相同之罪,足見被告2人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爰依刑法第47條第1項
均加重其刑
暨被告甲OO自述國小畢業之智識程度、先前從事清洗大樓外牆工作
、日收入新臺幣(下同)1,500元、未婚、無子女,無人需其扶養
之家庭經濟生活狀況,被告乙OO自述國中肄業之智識程度、先前
從事粗工、離婚、日收入1,100元、家中有1名子女須撫養之家庭經
濟狀況,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暨定應執行之刑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
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
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
宣告或酌減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
、第5項、第38條之2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二)查扣案之鑰匙1支,係被告甲OO、乙OO供附表一編號4犯罪所
用之物,且為被告甲OO所有等情,業據被告甲OO供陳在卷(見警卷
一第11頁),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宣告沒收之
被告甲OO、乙OO就附表一編號3所示犯行竊得如附表二所示之財物,
既經被告等移入其實力支配管領之下,係屬被告2人所有之犯罪
所得,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之規定宣告沒收之,並依同條
第3項之規定,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另被告甲OO供稱:那天O永春的車牌換到另一台車上等語,且嗣後
O永春之車牌亦無異狀,足見被告甲OO確已將附表一編號2所示竊得
之8562-L6號車牌掛回被害人O永春8562-L6號車上,前開被告竊得物品
均屬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所定犯罪所得以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
爰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四)至本件被告甲OO犯附表一編號1所示竊盜犯行所用之自備鑰
匙1支,原係供發動一般貨車用途,且價值非高,難認宣告剝奪該
物之所有可達有效預防並遏止犯罪之目的(刑法第38條立法理由
參照),就犯附表一編號2所示竊盜犯行所用之扳手1支,該等工具
在市面上均可輕易購得,另被告甲OO丟棄之U3-2613號車牌2面,雖
屬被告甲OO、乙OO就附表一編號4犯行之犯罪所得,然車牌係所屬O
輛行政管理之證明功能,欠缺實際財產上之價值,亦難換算為實
際金錢數額,前開物品均未扣案,是無論沒收實物或追徵價額,
並無實益,無礙於被告等人罪責、刑罰預防目的之評價,實欠缺
刑法上重要性,爰參酌刑法第38條之2規定意旨,認均無諭知沒收
、追徵之必要
乙、無罪部分:一、公訴意旨另略以:被告丙OO與同案被告甲OO、
O建富3人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竊盜之犯意,於106年
5月31日15時許,由被告甲OO駕所前開竊得之車牌號碼0000-00自小貨車
(懸掛8526-L6號車牌)搭載被告丙OO,被告O建富則自行騎乘車牌
號碼0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至宜蘭縣○○市○○路00巷00號住宅
前,趁屋主即告訴人O淑華未在家而疏於看管財物之際,持不詳物
品撬開該住宅後門,而侵入住宅內,共同徒手將住宅內如附表二
所示木製藝品等物,搬運至前開甲OO駕駛、懸掛O號0000-00號車牌之
自用小貨車上,以此竊得前開物品得手,因認被告丙OO涉犯刑法
第321條第1、4款之結夥三人侵入住宅竊盜罪嫌(即起訴書犯罪事
實欄一(三)所所示部分)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即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
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又按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要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丙OO涉犯刑法第321條第1、4款之結夥三人侵入
住宅竊盜罪嫌,無非係以同案被告甲OO、乙OO之供述、證人即告訴
人O淑華、證人O良偉、O培爾之證述、遭竊盜物品照片、竊盜行車
路線圖、監視器翻拍照片、現場照片等為其主要論據
四、訊據被告丙OO堅詞否認有何刑法第321條第1、4款之結夥
證人O良偉另證稱:當天下午我出來外面拿工具時,發現竊盜屋主
的門口停了1台小發財車,上面坐兩個人,駕駛座的人微胖,副駕
駛座的人瘦小,副駕駛座旁邊O外站一名身高約175公分,體重約
95公斤,我聽到站在副駕駛座旁邊那個人喊一聲「有人,閃(台語
)」,站在小貨車旁邊那位往小貨車後方逃逸,小貨車從我面前
開過,我看清楚駕駛就是我做筆錄時,派出所給我指證的那位,
其餘二位我無法認出,我進去跟我父親說打電話給失竊屋主說他
是不是在搬家,屋主說沒有,屋主回來發現被偷竊等語,足見,
證人O良偉所親見之「O外站一名身高約175公分,體重約95公斤」
之竊嫌,與被告甲OO、乙OO、丙OO3人外貌身形有極大差異,依當時
在場證人O良偉之證述可知,當時確有三名竊嫌在場,且其中一人
並非被告甲OO、乙OO,亦非被告丙OO,因此,確實無法排除當時係
另有他人為本件犯行之可能性,綜上各情析之,被告丙OO是否有
參與本件犯行,顯有疑問
至證人O天祥於本院審理時證稱:(問:丙OO被警察抓後,請你帶
去山上的那天有無聽到被告甲OO、被告乙OO說什麼話?)我有遇到
甲OO跟另外一個人,不確定是不是乙OO,當時其中有一個人說他沒
有拿到錢,開庭時他會講實話、幫丙OO講話等語(見本院卷第17
5頁),是被告丙OO前開所辯,並非不可採信
(二)綜上各情以觀,同案被告甲OO、乙OO固均證稱該次犯行為被
告丙OO與其等共同作案,然共同被告、共犯間不免存有事實或法
律上利害關係,因此推諉、卸責於其他共同被告、共犯而為虛偽
自白之危險性不低,且被告甲OO、乙OO證詞確與卷存事證有諸多可
疑、矛盾之處,證明上未達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
其為真實之程度,自無法使本院形成被告丙OO有罪之心證
(四)從而,檢察官所為之舉證,既不足證明被告丙OO涉有上開犯
行,本院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丙OO確有上開犯行,
基於罪疑唯輕原則,即難謂被告丙OO有何前揭結夥三人侵入住宅
竊盜犯行
揆諸首揭說明,係屬不能證明被告丙OO犯罪,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8條、修正前刑法第320條第1項、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3款、第
4款、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47條第1項、第51條第5款、第38條第
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三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判例、94年度台上字第3149號判決、90年度台上字第1261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88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12號審查意見及研討結果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83年度臺上字第5815號判決要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3 , 共同正犯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1條,321,竊盜罪   9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20條,320,竊盜罪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2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2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