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
仟元折算壹日
一、甲OO依其社會經驗及智識程度,雖知國內社會上層出不窮之詐
騙集團或不法份子為掩飾其不法行徑,避免執法人員之追究及處
罰,經O利用他人之存款帳戶掩人耳目,在客觀上可預見將帳戶
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等資料提供予他人使用,常與財產犯罪密切
相關,極易遭詐欺集團成員使用而利用為犯罪工具,詐欺集團可
能藉其帳戶遂行詐欺取財而達收取贓款,並避免遭到檢警單位追
查之目的,將有助於不法者從事詐欺取財等非法犯行之用,竟以
縱有人持其存款帳戶作為詐騙之犯罪工具,以此事實之發生不違
背其本意之幫助詐欺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7年8月14日(O世家匯款
至甲OO帳戶)前某時,在臺灣地區不詳處所,將其向中華郵政股
份有限公司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以下簡稱上開郵局帳戶)之存
摺、提款卡及密碼提供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人,幫助該不詳之人
所屬詐欺集團之成員對他人詐欺取財後,被害人O錢之匯款及詐
欺集團成員提款等之用,O認詐欺集團使用上開金融機構帳戶以遂
行詐欺取財行為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
十九條之一至第一百五十九條之四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
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上開不得為
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
同意,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
第一、二項定有明文
本件證人即被害人O世家於警詢中之陳述,雖係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陳述,惟被告甲OO已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判程序中表示同
意作為證據(見本院卷第51頁、第94頁),依前開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九條之五第一項規定,自得作為本案證據
二、至公訴人所提其餘證據資料及以下本院作為判斷依據之各項
證據資料,檢察官、被告甲OO均不爭執其證據能力,本院審酌該等
供述證據及非供述證據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均無不宜作為證
據之情事,且查無違反法定程式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九條之五第二項規定及同法一百五十八條之四規定反面解
釋,均具有證據能力
綜上,被告對何時發現其上開郵局帳戶存簿及金融卡遺失一事及
前往郵局原因乙情,於警詢及嗣後檢察事務官、本院審理中供述
前後不一,且被告於107年9月25日警詢中並未供稱在夜市發現遺失
後即打110報警乙節,若被告確有遺失帳戶且有撥打110報警之事,
被告製作警詢筆錄之時間距離其自述遺失帳戶時間僅約1個月餘,
於警方傳喚製作筆錄之際,被告理應明確於警詢中供述曾撥打11
0報警,警方即可立即查詢報案紀錄或由被告自行提出手機報案通
聯,以此作為有利於己之證據,惟被告於前揭警詢中就此隻字未
提,另於本院審理中亦稱:無法提出相關報案紀錄或當時報案之
手機號碼云云(見本院卷第47頁背面至第48頁、第96頁),況依被
告自述另有遭竊現金3000元,則若如被告所述於夜市發現遺失上開
郵局帳戶存摺及金融卡後確有撥打110電話報警,被告理應進一步
至警察局製作遭竊現金、上開郵局帳戶存摺及金融卡之報案筆錄
,被告亦可查詢遺失帳戶之處理方式,立即以電話或臨櫃向郵局
申請掛失止付上開郵局帳戶,惟被告於發現上開郵局帳戶存摺及
金融卡遺失後均未為掛失止付帳戶動作,有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
司107年12月4日儲字第0000000000號函在卷可稽(見臺灣宜蘭地方檢
察署107年度偵字第6558號偵查卷第14頁),且無相關報案紀錄可查
,是被告所稱遺失上開郵局帳戶存摺及金融卡、及發現遺失後有
立即撥打110報警等節尚難採信
(七)再按刑法上故意,分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與間接故意(
不確定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
生者,為直接故意
且幫助犯成立,以行為人主觀上認識被幫助者,正欲從事犯罪或
係正在從事犯罪,且該犯罪有既遂可能,而其行為足以幫助他人
實現構成要件者,即具有幫助故意,並不以行為人確知被幫助者
,係犯何罪名為必要
被告於行為時為28歲之成年人,且為大學肄業,已有工作經驗,業
據被告供承在卷,足認被告具一般知識能力,且近來網路詐騙、
電話詐騙等詐欺取財犯罪類型,層出不窮,該等犯罪多係利用他
人帳戶,作為詐欺取財所得財物出入帳戶,此經媒體廣為報導,
政府亦多方政令宣導防止發生,被告亦自承有看過相關宣導,知
道詐騙集團會要人將錢匯入別人的金融帳戶內(見本院卷第49頁
背面),又被告係自己提供上開郵局帳戶存摺、金融卡及密碼與
他人使用,業如前述,被告對將可能遭詐欺集團使用之事自應有
所認知,而被告亦未於詐欺集團利用其帳戶為詐欺取財行為前,
為辦理掛失、變更密碼之方式以防制詐欺集團為詐欺取財行為,
任憑該帳戶淪為詐欺集團成員作為詐騙被害人之工具,亦足認被
告O認犯罪事實發生之本意
(一)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
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
而言(最高法院49年臺上字第77號判例、75年度臺上字第1509號、88
年度臺上字第1270號裁判意旨參照)
是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且係出於幫助之意思提供
助力,即屬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
查被告提供其所申辦上開郵局帳戶存摺、提款卡予真實姓名年籍
不詳之某詐欺集團成員,該詐騙集團成員利用被告之幫助,使犯
罪集團得以基於詐欺取財之犯意,向被害人O世家施用詐術,致使
被害人O世家陷於錯誤而匯款轉帳至被告上開郵局帳戶內,遂行詐
欺取財之犯行,雖被告O純提供上開郵局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
碼之行為,並不等同於向被害人施以欺罔之詐術行為,復無其他
證據足以證明被告有參與詐欺取財犯行之構成要件行為,而不構
成詐欺罪之共同正犯,然其對於他人遂行詐欺取財之犯行資以助
力,仍應依幫助犯論科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三十條第一項前段、第三百三十
九條第一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
又被告係幫助他人犯前開詐欺取財罪,爰依刑法第三十條第二項
之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三、科刑部分: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輕率提供上
開郵局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予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人,使該
其人所屬犯罪集團成員,得以利用被告上開郵局帳戶詐騙被害人
O世家,並提領取得犯罪不法所得財物,實為當今社會層出不窮之
詐財事件所以發生之根源,造成社會互信受損,擾亂金融交易往
來秩序,影響層面甚大,且亦因被告提供個人帳戶,致使執法人
員不易追查該詐騙集團之真實身分,間接助長詐騙犯罪,被告提
供上開郵局帳戶存摺、提款卡,使被害人O世家受有30萬元損失之
犯罪所生危險及損害,所為實屬不該,而被告雖非基於直接故意
而為本件幫助詐欺之犯行,但仍有間接故意,其所為仍應受有相
當程度之刑事非難
並考量被告除前於103年間犯竊盜案件,經判處拘役二十日、緩刑
二年,緩刑期滿未經撤銷刑之宣告失其效力外,無其他前科,有
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紙附卷可按,另參以無證據證明被
告已取得對價,兼衡被告大學肄業之智識程度(警詢及本院訊問
自陳),之前在花店工作、現受僱從事餐飲業、家中有母親、妹
妹及姪女之生活狀況(本院自陳),暨被告犯後未坦承犯行,且
未與被害人達成和解之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警懲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刑法第
三十條第一項前段、第二項、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第四十一
條第一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一條之一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49年臺上字第77號判例、75年度臺上字第1509號、88年度臺上字第1270號裁判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2 , 幫助犯 5 , 不確定故意 2 , 直接故意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