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花蓮分院  20190911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76條第2項,殺人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一、上訴人即臺灣O蓮地方檢察署(下稱O蓮地檢署)檢察官上訴意旨
略以:道路交通安全規則係為公眾交通安全所訂,縱依同規則第
93條之規定:「消防車、救護車、警備車及工程救險車執行任務
時,得不受行車速度之限制,且於開放警示燈及警嗚器執行緊急
任務時,得不受標誌、標線及號誌、指示之限制
(勘驗結束)2.另外本院針對檢察官上訴意旨,再行勘驗店家監視
器,確認被告或被害人O人先到O口中間,其勘驗結果如下(本院卷
第105頁):(1)O口中間畫有白色槽劃線,從畫面顯示的角度來看,
機車比較接近分隔槽劃線的位置,之後即遭由其右側駛來之「玉
里○○救護車」撞擊並拖行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指摘原審判決被告為無罪係屬不當,難認有
理由,應予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楊展庚、O柏舜提起公訴,檢察官O蘭雅提起上訴,檢
察官施慶堂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壹、本案經本院審理結果,認第一審以上訴人即檢察官所舉證據
尚不足認被告有何涉犯刑法第276條第2項之業務過失致死犯行,依
法諭知無罪判決
一、上訴人即臺灣O蓮地方檢察署(下稱O蓮地檢署)檢察官上訴意旨
略以:道路交通安全規則係為公眾交通安全所訂,縱依同規則第
93條之規定:「消防車、救護車、警備車及工程救險車執行任務
時,得不受行車速度之限制,且於開放警示燈及警嗚器執行緊急
任務時,得不受標誌、標線及號誌、指示之限制
」開放警示燈及警鳴器執行緊急任務之消防車、救護車、警備車
及工程救險車仍不得以無限制之速度,在公路上任意奔行,蓋同
規則第102條另明定:「汽車行駛至交岔O口,應遵守燈光號誌或交
通指揮人員之指揮」,則依第93條獲得特別通行權之O輛在O口面對
紅燈狀態下,仍應知曉側向可能有遵照綠燈行進之其他O輛
本案被告駕駛救護車行經行車管制號誌之交岔O口,雖執行救護任
務,為未特別O及其他O輛之安全,適有O兆鳳酒後騎乘車牌號碼00
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沿○○○街口由西往東方向行駛(血液中酒精
濃度273.7mg/dl)通過O口,未立即停車避讓救護車先行,是已違反汽
(機)車行駛時聞有救護警號時,不論來自何方,均應立即避讓
之規定,並因而致被告與O兆鳳兩車於交岔O口發生碰撞,而O兆鳳
人O倒地之結果,就該結果之發生,O兆鳳顯有違反避讓救護車之注
意義務而有過失責任,而本案經送鑑定肇事原因,亦認O兆鳳酒
精濃度過量、無照違規駕駛機車,遇救護車開啟警示燈與警鳴器
,未立即避讓而逕進入O口,為肇事主因,被告駕駛救護車行經行
車管制號誌之交岔O口,雖執行救護任務,惟未特別O及其他O輛之
安全,為肇事次因等情,有交通部公路總局花東區O輛行車事故鑑
定會106年9月21日花東鑑字第1060001184號函及所附鑑定意見書可佐
一定行為,而採取相對應之適當措置時,始可認已盡其注意義務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159號判決意旨參照)
則縱使被告駕駛救護車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有特別通行權,
惟在交岔O口面對紅燈之狀態下,對於側向會有遵照同規則第102
條行進之其他O輛乙節,應能有所預見,被告卻疏未注意,而未採
取相對應之適當措置,難謂其已盡注意義務,自無信賴原則之適
用
被告無肇事因素為由,認被告已減速至每小時50公里以下,其並無
注意義務之違反,自被害人O輛越過O口停止線至發生碰撞止,僅
有1.136秒之時間,被告依當時夜間行駛之情形,通常需2至2.5秒之
認知反應時間,故被告當時已經反應時間不足,而無從避免本件
事故之發生
機車之車速當時約為45公里/小時(即每秒12.5公尺)」,顯見被告
救護車之速度高於被害人之機車,且被告於106年7月31日第2次警詢
稱:當時我有看到死者的機車,我認為他是有足夠的距離可以停
下來等我過等語,益見被告已見側向可能有遵照綠燈而行進之O
輛,既未能確保案發時之上開交岔O口係處於淨空狀態,自應減速
慢行,待確認行駛於交通號誌為綠燈燈號O口之O輛均確實停車禮
讓無虞時,始得通過該時交通號誌為紅燈燈號之O口,惟被告僅減
速為每小時48.6公里,未充分注意O口淨空狀態與被害人機車車速
未禮讓狀況,實難認被告已採取相對應之適當措置而盡其注意義
務以避免事故之發生
被告未為確認行駛交通號誌為綠燈燈號O口之O輛均確實停車禮讓,
而仍以每小時48.6公里進入O口,致無法採取有效防止事故發生措
施,難謂其已盡注意義務,自無信賴原則之適用
縱被告於短瞬間內無法完成有效煞停之動作,不免發生碰撞,惟
如其於進入上開O口前因預料側向可能仍有其他O輛通過,而先行減
低車速至可隨時煞停,縱O兆鳳仍進入O口,被告可採取必要之煞
停緊急措施,至少可以減低車禍造成O兆鳳死亡程度
(一)按過失特有之規範性要素之注意義務,乃客觀之義務,其義務
之有無應就法令、規則、習慣、O理及一般日常生活經驗等予以
觀察(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342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件被告所駕駛之O輛為救護車,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2條第1項
第7款係屬「特種車」,擔負載送傷病患者緊急送醫之任務,行駛
在道路上時,常因執行急救任務而需高速行駛、穿越號誌,以道
路交通安全觀點上,自有其特殊性,以下即先由道路交通安全規
則有關「救護車」之特殊規定出發,探討本件被告前開駕駛救護
車之注意義務
(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中有關「救護車」之相關規定:1.就「救護
車」駕駛而言:(1)按救護車執行任務時,得不受道路交通安全規
則第93條第1項行車速度之限制,且於開啟警示器及警鳴器執行緊
急任務時,得不受標誌、標線及號誌指示之限制
救護車於執行任務時,其臨時停車及停車地點不受道路交通安全
規則第111條、第112條之限制,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2項、第
98條第1項第3款、第90條第2項、第113條分別定有明文
104年8月15日施行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1項第6款及第2項第
1款至第3款定有明文(本案發生後,現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
於107年7月1日修正施行,立O理由略為『為避免部分用路人惡意阻
擋執行緊急任務O輛通行,並使文義清楚,遂修正第101條相關規定
』,相關修正之內容為第101條第3項第1款至第5款:「聞有執行緊
急任務O輛之警號時,不論來自何方,均應立即避讓,並不得在後
跟隨急駛、併駛或超越,亦不得駛過在救火時放置於路上之消防
水帶
於單行道應靠道路兩側避讓,104年8月15日施行之道路交通安全規
則第129條亦定有明文(本案發生後,現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29條
修正,107年7月1日施行,相關內容為第129條:「慢車行駛或停止
時,聞救護車警號,應立即靠道路右側避讓
」)(3)汽車駕駛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1項第6款及第129
條之規定,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5條第1項第11款、第2項,
並應處以行政罰
(本案發生日後,另於108年4月17日總統公布新增道路交通管理處罰
條例第45條第3項規定:「聞消防車、救護車、警備車、工程救險
車、毒性化學物質災害事故應變車之警號,不立即避讓者因而致
人死傷者,提高汽車駕駛人罰鍰數額為新臺幣6千元以上9萬元以
下,並吊銷駕駛執照
(三)本件肇事時,被告係駕駛救護車開啟警示器及警鳴器執行緊急
任務:按救護車非因情況緊急,不得使用警鳴器及O色閃光燈,
緊急醫療救護法第17條第2項定有明文
(四)救護車雖屬於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2條第1項第7款所規定「特種
車」之一種,然其行駛於道路時,除同規則有特別規定者外(如
同規則第93條第2項、第98條第1項第3款、第113條等),仍有遵守
該規則其他相關規定之注意義務
縱對方違反同規則第101條第1項第6款之規定,而與有重大過失,救
護車駕駛人仍難遽以免責(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7133號判決意
旨參照)
其依據係援引交通部70年11月18日交路字第26173號函,認「執行任務
中之消防車、救護車、警備車,於鳴警鳴器及開亮車頂O色閃光
燈執行任務時,在緊急且必要之情況下,原則得排除道路交通安
全規則第102條第1項各款之規定,惟因該O輛之行駛方式甚為危險,
故在行車技術上仍應依照本部66年2月28日交路(66)字第0174號函規
定,特別O及行人及其他O輛之安全
惟本院基於以下理由,認為被告並無起訴書及覆議意見書所指此
部分注意義務:1.細究交通部前開函文內容,不但將排除行車速率
限制,限縮「在緊急且必要之情況下」,始得排除舊道路交通安
全規則第102條第1項各款規定之適用,且因「該O輛之行駛方式甚
為危險」,復增加「特別O及行人及其他O輛之安全」之注意義務
,使救護車之駕駛人駕駛救護車執行緊急且必要之任務時,應「
特別O及」行人及其他O輛,顯係加入道路交通安全規則所無之注意
規範,從而此新增之注意義務,已與道路交通安全規則抵觸,且
該函文內容是否符合注意義務之要件,而得拘束救護車駕駛人,
實有疑問
則救護車駕駛人執行緊急任務之駕駛行為,因可不受行車速度限
制,而得快速行駛,且不受燈號限制,而得闖紅燈,雖附帶製造
其他用路人之生命及身體法益之風險,然仍有道路交通安全規則
第94條第3項應注意車前狀況,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之注意義
務情況下,本即負有注意行人及其他O輛安全之義務,堪認符合社
會相當性,屬O許之風險
參以,前開函文迄今已逾30年,交通狀況與當年已有顯著不同,道
路交通安全規則復經多次修正,舊規則第102條亦修正為現行規則
第93條,內容亦經大幅修正,函文內容未隨修正內容適時調整,
已不合時宜,無從作為本件被告應注意之義務之依據
二、就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應注意車前狀況,隨時採取
必要之安全措施之注意義務部分:救護車駕駛人於開啟警示器及
警鳴器執行緊急任務時,雖得不受標誌、標線及號誌指示之限制
,惟仍有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之注意義務,已如前述,
茲就被告注意義務,是否能注意而不注意說明如下:
若事出突然,依當時情形,不能注意時,縱有結果發生,仍不得
令負過失責任(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95號、96年度台上字第73
09號、87年度台非字第337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汽車駕駛人依規定遵守交通規則行車時,得信賴其他汽車駕
駛人亦能遵守交通規則,故關於他人違規行為所導致之危險,僅
就可預見,且有充足時間可採取適當之措施以避免結果之發生時
,始負其責任,對於他人突發不可知之違規行為並無防止之義務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95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如行為人對於無預見且無充足之時間可採取適當之措施以避免
發生交通事故之結果,即難繩之以行為人過失罪責(最高法院93年
度台上字第965號判決意旨參照)
如信賴他人因遵守交通規則將為一定行為,而採取相對應之適當
措置時,即可認已盡其注意義務(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4928號
判決意旨參照)
然於有充分餘裕得以迴避事故之發生者,既尚能在於己無損之情
況下,採取適當舉措以避免損害他人之生命、身體及其他財產利
益,基於社會相當性之考量,始有防免事故發生之注意義務(最
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054號、99年度台上字第3062號判決意旨參照
)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159號判決意旨參照)
故機車騎士無照駕駛且飲酒過量(血液酒精濃度273.7mg/dl),超速
行經號誌交岔O口,未注意立即避讓開啟警示燈及鳴警笛之救護車
先行,導致事故之發生,違反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第
94條第3項、第114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
4.審酌上開鑑定內容,認於被告駕駛救護車進入本案O口時,被害
人所騎乘之機車尚未進入O口,則被告當時已依規定開啟警示燈及
警鳴器,並減速至每小時50公里以下,其並無注意義務之違反,
依下列信賴原則之說明,自得信賴非同向之O輛均能遵守其注意義
務,減速避讓而不進入本案O口,故被告僅能自被害人O輛越過O口
停止線時,方能發現被害人並未遵守其注意義務,然自被害人O輛
越過O口停止線至發生碰撞止,僅有1.136秒之時間,被告依當時夜
間行駛之情形,通常需2至2.5秒之認知反應時間,故被告當時已
經反應時間不足,而無從避免本件事故之發生
被告依上開說明,未曾違反其注意義務,亦無從避免事故之發生
,其對於本件事故之發生,自無過失
(一)按所謂信賴原則,指行為人在社會生活中,於從事某種具有危
險性之特定行為時,如無特別情事,在可信賴被害者或其他第三
人亦會相互配合,謹慎採取適當行動,以避免發生危險之適當場
合,倘因被害者或其他第三人之不適當行動,而發生事故造成損
害之結果時,該行為人不負過失責任(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
1852號判決意旨參照)
在道路交通事故之刑事案件上,信賴原則係指參與交通行為之一
方,遵守交通法規秩序,得信賴同時參與交通行為之對方或其他
人,亦必會遵守交通法規秩序,不致有違反交通法規秩序之行為
發生,因此,對於對方或其他人因違反交通法規秩序之行為所導
致之危險結果,即無注意防免之義務,從而得以免負過失責任(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2462號判決意旨參照)
故汽車駕駛人如已遵守交通規則且為必要之注意,縱有死傷結果
之發生,其行為仍難認有過失可言(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852
號判決意旨參照)
因此,關於他人之違規事實已極明顯,同時有充足之時間可採取
適當之措施以避免發生交通事故之結果時,即不得以信賴他方定
能遵守交通規則為由,以免除自己之責任(最高法院74年度台上字
第4219號、92年度台上字第1515號判決意旨參照)
若因此而發生交通事故,O得以信賴原則為由免除過失責任(最高
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5360號判決意旨參照)
並有見解認汽車駕駛人,除應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為一般之注意
外,尚有依實際情況而異之特別注意義務,故所謂信賴原則之適
用,應以自身並未違規為前提(最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5470號、
88年度台上字第76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5943號判決意旨復認同院84年度台上字第5
360號判決及83年度台上字第5470號判決意旨,對於汽車駕駛人可否
主張信賴原則以免除其發生交通事故之肇事責任,與前揭判決揭
櫫見解一致
甚至有見解認為所謂信賴原則,必須行為人本身無過失,方可主
張該原則而免責(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6907號判決意旨參照)
縱本身無違規情形,如於他人之違規事實已極明顯,同時有充足
之時間可以採取適當之措施以避免發生交通事故之結果時,即不
得以信賴他方定能遵守交通規則,以免除自己之責任(最高法院
102年度台上字第2077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經O:本件被告駕駛本案救護車開啟警示器及警鳴器執行緊急
任務,業已依道路交通安全規則之規定駕駛,本可信賴其他O輛駕
駛人,包括被害人,亦會相互配合,遵守道路交通安全規則之規
定,立即避讓,以利本案救護車之通行,並避免發生危險,然被
害人卻未立即避讓以致肇事,被告對此結果,本無注意防免之義
務
且被告於發生本案車禍前一瞬間始見到被害人機車,本案救護車
即撞擊到被害人機車右側,實屬猝不及防,難以遽認被告得以預
見被害人機車完全未避讓,由垂直方向衝出撞擊,亦難認被告有
充足之時間可採取適當之措施以避免發生系爭車禍
本件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檢察官上訴意旨,仍指摘原審判決被告為無罪係屬不當,難認有
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第373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15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342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713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95號、96年度台上字第7309號、87年度台非字第33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9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96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492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054號、99年度台上字第306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15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85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246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85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4年度台上字第4219號、92年度台上字第151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536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5470號、88年度台上字第76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5943號判決意旨復認同院84年度台上字第5360號判決及83年度台上字第5470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690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077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94,汽車裝載行駛   4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93,汽車裝載行駛   4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29條,129,慢車   4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2條,102,汽車裝載行駛   3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1項第6款,101,汽車裝載行駛   3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8條第1項第3款,98,汽車裝載行駛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2項,93,汽車裝載行駛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93,汽車裝載行駛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2條第1項第7款,2,總則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3條,113,汽車裝載行駛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2條第1項,102,汽車裝載行駛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101,汽車裝載行駛   2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5條第3項,45,汽車   1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5條第2項,45,汽車   1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5條第1項第11款,45,汽車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0條第2項,90,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1項第2款,114,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2條,112,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1條,111,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3項第5款,101,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3項第1款,101,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2項第3款,101,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1條第2項第1款,101,汽車裝載行駛   1

緊急醫療救護法,第17條第2項,17,救護運輸工具   1

刑法,第276條第2項,276,殺人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73條,373,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