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6條第2項,侵占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等語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被告否認犯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
據足以證明其犯罪,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
其以情況證據(即間接證據)斷罪時,尤須基於該證據在直接關
係上所可證明之他項情況事實,本乎推理作用足以確證被告有罪
,方為合法,不得徒憑主觀上之推想,將一般經驗上有利被告之
其他合理情況逕予排除
故被害人縱立於證人地位而為陳述,仍應視其陳述有無瑕疵,即
便其陳述無瑕疵可指,仍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依據,應調查
其他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
陳述之真實性,始得採為斷罪之依據,且應達到前揭所示毫無合
理可疑之證明程度,方得為有罪之判決(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
3326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證人即告訴人之指訴
、證人即司機O忠皓之證述、通訊軟體LINE對話截圖、O春香出具之
證明函等為其論據
查告訴人於本院審理時證稱:貨款收取後會交給會計或交給我,
繳交貨款時,業務會填寫收款清單,核對清單金額正確即入帳,
但不會有其他簽收文件,本件出貨給富晟商號衛生紙並無出貨單
,是盤點庫存時發現有短缺,證人O忠皓提供LINE對話,我才知道被
告有將這些貨賣給客戶但沒把錢繳回,被告並未將這筆4800元的
貨款交給我等語(見本院卷第31頁反面至第33頁),證人O忠皓於檢
察事務官詢問時亦證稱:這是第一次沒有貨單而我仍出貨,我想
說去下貨代表公司有錢賺,我有問被告為什麼沒有貨單,被告說
沒有貨單、直接下貨就好等語(見核交卷第10頁),是本案出貨
衛生紙與富晟商號並無出貨單乙節,應堪認定,則依臻馨公司之
收款流程,縱有繳回貨款,業務員亦不會領得任何簽單或收據,
復因初始即無出貨單,亦無從追溯訂單出貨、收款之狀況,則就
被告未繳回貨款乙事,實際上除告訴人之指訴外,並無其他證據
可資證明,亦即本案並無其他證據可補強告訴人之證述
四、綜上所述,本案告訴人依其公司盤點結果發現貨物短缺,並
向廠商查證,亦要求被告協助理清帳務,其指訴有所依憑,並非
不足採信之情形,僅因本案初始即無出貨單,後續又無相關文書
、O錄可作為證據,於證據保存及提出上確有困難,惟為貫徹無罪
推定原則、不自證己罪原則,在無其他證據可資補強告訴人O一之
證述時,仍不得據此為對被告不利之認定,是公訴人前揭所舉之
各項證據方法,尚無法證明被告有公訴人所指之業務侵占犯行,
揆諸前揭說明,自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依法應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32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補強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36條第2項,336,侵占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