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90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附則 | 刑法第225條第1項,妨害性自主罪
| 律師
主文
甲OO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乘機性交罪,處有期徒刑肆年陸月
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判決節錄
一、按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第2項規定:「行政機關、司法機
關及軍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示之文書,不得揭露被害人之姓名、
出生年月日、住居所及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
」所謂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包括被害人照片或影像
、聲音、住址、親屬姓名或其關係、就讀學校與O級或工作場所等
個人基本資料,同法施行細則第6條亦規定甚明
本件屬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所稱之性侵害犯罪,而被告甲OO與A女及
其家人均有頻繁互動,雖因本案而減少,然為免因此揭露被害人
A女之身分,爰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第2項規定,除以上述代
號指稱告訴人及相關證人、隱匿其住址外,認以適當遮隱被告姓
名、年籍為宜
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定有明文
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
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
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同
法第159條之5第1項亦有明文規定
查證人即告訴人A女於警詢所為陳述,屬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所
為之陳述,而被告及其辯護人既爭執其警詢筆錄之證據能力(見
本院卷第30頁反面),本院審酌證人A女已於本院審理時以證人身
分到庭作證,並經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為交互詰問,且證人
A女於警詢所為陳述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之3得為證據之例
外情形存在,揆諸前揭規定,應認證人A女於警詢所為陳述,無證
據能力
除前述證據外,本判決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檢
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均同意作為證據,且迄言詞辯論終結前未
聲明異議,本院審酌上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陳述作成時之情
況,並無不能自由陳述之情形,亦未見有何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
,且與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自均
有證據能力
辯護人則為被告辯護稱:A女與被告關係良好,對被告具有依戀、
不願與他人分享之心態,且事發後陳述過程之表情平和、不激動
,均與O人不同,又其所陳被告性侵方式不合理,與驗傷證明書比
對亦有疑問,是A女陳述有重大瑕疵等語
被告對此亦屬明知:1.A女因輕度智能障礙而領有輕度身心障礙手
冊,有發展遲緩、理解能力顯然較同齡兒童弱、情緒控管不佳而
容易哭鬧或生氣、走路平衡感差,有時會跌倒之狀況,業據證人
A母於審理中、證人B男於偵查中、證人C女於審理中、證人D女分別
證述在卷(見偵卷第68頁,本院卷第139頁、第142頁反面、第189頁
反面、第201頁、第203頁正反面),A女語言能力雖較佳,惟仍無法
清楚描述時間、地點或次數,他人若和A女聊天較多,即可發現其
智力較同齡學生稍低
衡酌證人A女所述情節前後除就被告有無撫摸其胸部一事不同外,
就被告以手指插入其O道使其感到疼痛之事實並無歧異,依A女之
年齡、智識程度,及其迄本院審理時,對男女生殖器官尚不甚明
瞭,亦不了解「性交」之意義或男女性行為等相關知識,卻能於
陳述時,同時以手勢還原被告之行為,果非其親身經歷,目睹被
告之手部動作,尚無從想像其如何憑空杜撰前揭情節、動作
次者,A女與被告平時相處狀況甚佳、互動頻繁,以「爸爸」稱呼
被告,且相較於其自身因被告行為所感之不適,反而擔心倘若遭
A母、B男發現後,會導致被告遭受不良後果,此於A女作證提到其
嗣後將上情告知D女時,突然呼吸急促之自然反應亦可見一斑,甚
於本院審理時陳稱:「希望法官輕判被告,因為被告是我的爸爸
,沒有其他意見
」(見本院卷第132頁反面),即為被告之利益著想,尚難認A女有
設詞攀誣被告,羅織其入罪之動機
再觀A女於交互詰問時,對於起訴書所載2次事實間,被告有無摸其
胸部、手指插入其生殖器、被告有無脫褲子露出自己之生殖器等
情況,或答以「有」或「沒有」,即可根據具體事件做出正反面
陳述,而非一味指控被告,足認A女上開指訴,並非子虛
綜合參酌上開證人證述,可知A女與被告關係極好,縱2人間有不愉
快,A女仍不會因此疏離被告或貿然說出不利被告之言語,卻於
告知本案情節時,以「噁心」之負面用語評論被告,事發未久甚
有迴避被告之行為,益徵A女所言有其可信性
被告就此雖辯稱因其於該通訊紀錄前幾天有責罵A女,A母已向其表
示不要再管A女云云(見偵卷第31頁反面),惟若A母O口頭告知拒
絕被告O教,實無須事後未發生其他情事之情形下,重複傳送訊息
予被告,並特別提及「以後不要再去A女房間」之言語,被告就
此亦未能合理說明,是其所辯無足採信
A女晤談時大部分都滿開心、有笑容,提過被告之前對其不錯,剛
開始不會提到性侵,之後提到性侵部分時,有用手勢表達,也表
示其很生氣,即本案發生讓A女有些憤怒情緒,因為無法忍受才告
知他人,看得出A女不喜歡性侵部分,但又能接受被告對其好、
供應生活需求及在糾紛中維護自己,故對其與被告間關係有點錯
亂
本院審酌A女參與學校輔導所為陳述,相較於其在本案司法調(偵
)查陳述時,陳述環境為A女日常生活接觸而熟悉者,輔導過程不
若司法程序集中在本案情節,而著重在A女身心狀況之照護與日
常生活之協助,A女於輔導時所為陳述與情感流露應屬自然、真實
,而證人丙○○與被告並無任何關係,乃立於客觀第三人之角色
,透過輔導A女經過之直接觀察,查悉A女因被告一方面平時與其
相處甚佳,另一方面因被告對其有手指插入生殖器使其不快,故
對被告具有矛盾情感之情狀,並以其個人長期實際輔導經驗為基
礎,歸結出孩童因不擅表達情緒,會用故事呈現或以笑容掩飾之
結果,末佐參一般智識正常之成人或幼童均可能於相同情事下陷
於不知所措,何況A女身心發展均未健全且稍弱於同齡學童之幼童
?是A女基於上開依賴被告、不喜歡被告對其為手指插入之性侵入
行為、畏懼被告受A母、B男責備等複雜、矛盾情感,所呈現最初
告知D女、C女時均面帶笑容,直至A母詢問時始流露難過表情,復
與被告回復先前相處模式等情緒反應及變遷,核與O情尚無重大違
背,適足補強A女之指證屬實
(五)綜上所述,被告明知A女未滿12歲且輕度智能障礙,理解能
力較同齡幼童弱,而利用A女因個人心智缺陷而陷於不知抗拒之狀
態,以手指插入A女O道之方式對其為性交行為,應堪認定,應依
法論科
(一)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所定:「
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或
故意對其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其中成年人故意對兒
童及少年犯罪之加重,係對被害人為兒童及少年之特殊要件予以
加重處罰,乃就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則屬刑
法分則加重之性質(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103年度台非
字第306號判決意旨參照)
核被告所為,係犯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225條第1項之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乘機性交罪
公訴意旨雖認被告本案行為係犯刑法第227條第1項之對於未滿14歲
女子為性交罪,惟A女有輕度智能障礙,並不理解性交意義,亦無
同意能力,被告即係明知而利用A女不知抗拒之狀態,對其為性交
行為,業據本院敘明如前,此部分即有未洽,而起訴書所載事實
與本院認定者,基本社會事實同一,且經本院於審理程序補充告
知涉犯法條(見本院卷第119頁),給予被告與辯護人充分辯護機
會,尚無礙於被告防禦權之行使,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二)被告係成年人,A女係未滿12歲之兒童,則被告故意對兒童
犯乘機性交犯行,應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
前段之規定,加重其刑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明知A女為未滿12歲之兒
童,竟因無法克制己身情慾,漠視法令限制與對A女之身心造成負
面影響之可能性,利用A女心智缺陷而不知抗拒,及對其之信任與
心理倚賴,對A女為本案乘機性交犯行,依證人丙○○於輔導過
程中所觀察得知之A女心理變化,可知本案確對於A女之身心健全、
人格發展產生不良影響,且被告至本案言詞辯論終結時止,猶未
知悔悟,應嚴予非難
並考量被告與A女及其家人之交往情況、A女於本院審理時所陳述之
意見(見本院卷第132頁反面)、A母之意見(見偵卷第22頁)、B
男之看法(見偵卷第67頁反面),兼衡被告無前科紀錄,此有臺灣
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佐(見本院卷第7頁),及其自陳高
中畢業、從事冷氣裝修與O凍,日薪約新臺幣1千8百元至2千元、未
婚無子女、須扶養年邁父親與中風母親、本身無疾病(見本院卷
第208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乙、無罪部分壹、公訴意旨略以:被告乙○○明知A女為未滿14歲
之女子,性自主及判斷能力均未臻成熟,竟仍基於與未滿14歲女子
為性交行為之犯意,於105年10月至12月間之某日晚間10時許,在A
女斯時位於O蓮縣吉安鄉吉祥四街住處(地址詳卷,下稱吉祥四街
住處)房間,先以手撫摸A女之胸部後,再以其手指插入A女之O道
內,以此方式對A女為性交行為1次,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27條第
1項之對於未滿14歲之女子為性交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檢察官除應盡提出證據之形式舉證責任外,尚應指出其證明
之方法,用以說服法院,使法院確信被告犯罪事實之存在,此為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所明定
倘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即未達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為真實之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存
在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482號、第8
16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又被害人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或因有利害關係,本質
上存有較大之虛偽危險性,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
其他證據以資審認(見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101年度
台上字第619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參、公訴人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27條第1項之對於未滿14歲之女子為
性交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證人A女於警詢
及偵查中之證述、證人A母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證述、證人B男於警
詢及偵查中之證述、證人C女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證述、證人D女於警
詢及偵查中之證述、證人丙○○於警詢及偵查中之證述、A女手
繪吉祥四街住處現場圖、被告手繪吉祥四街住處現場圖、O蓮縣吉
安鄉○○國民小學107年6月4日函文所附A女輔導紀錄、O蓮縣政府1
07年6月1日府社工字第1070104633號函附A女個案匯總報告、受理疑似
性侵害事件驗傷診斷書、真實姓名對照表、現場平面圖、現場照
片為其論據
又證人D女固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均證稱有目睹被告對A女為
性交行為之場景(見偵卷第48甲49頁、第73頁,本院卷第193甲203頁
),惟證人D女所述其目睹之時間係A女國小5年級、穿短袖時,情
節則係被告趴在A女身上,2人身形重疊,被告以手撐床、褲子脫
到臀部一半、上下蠕動,核與A女指稱係發生於其國小4年級、被
告站在床邊以手撫摸其胸部、手指插入其O道等情相異,仍難以證
人D女上開證述作為A女此部分指述之補強證據
伍、從而,此部分之事實除告訴人之O一指訴外,檢察官所提出之
證據,均無法作為補強證據與證人A女上開指述相互利用,而使犯
罪事實獲得確信,自難以告訴人O一指述遽認被告涉有此部分對
於未滿14歲女子為性交之犯行
基於無罪推定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第3
00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25
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判例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805號、103年度台非字第30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482號、第816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見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101年度台上字第6199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補強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刑法,第225條第1項,225,妨害性自主罪

引用法條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4

刑法,第227條第1項,227,妨害性自主罪   3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第2項,12,A   2

刑法,第225條第1項,225,妨害性自主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6條,6,A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