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911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主文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判決節錄
理由一、被告甲OO所犯均非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3年以
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轄之第一審案件,而於準備程序進
行中,被告先就被訴事實為有罪之陳述,經法官告知簡式審判程
序之旨,並聽取當事人及辯護人之意見後,合議庭裁定由受命法
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程序,是本案之證據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
273條之2規定,不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161條之3、第
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合先敘明
(一)按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既不
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最高法
院34年度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基
於相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犯之
成立
且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本件被告雖僅擔任車手頭之工作,惟其與該集團成員彼此間既予
以分工,堪認係在合同意思範圍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
並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犯罪之目的,依前揭說明,自應負
共同正犯之責
又查,本件詐欺取財犯行,參與人員除擔任車手頭之被告及擔任
車手之O畇碩外,依其等供述內容顯示,尚有撥打電話對告訴人行
騙之其他成員,足認本案犯罪係3人以上共同對告訴人實行詐騙,
自應該當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之」構成
要件無訛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
欺取財罪
被告與O畇碩、其他詐欺集團不詳成年成員間就本案犯行,均有犯
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三)按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依解釋文及理由之意旨,係指構成
累犯者,不分情節,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
定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
個案,不符罪刑相當原則、比例原則
依此,該解釋係指個案應量處最低法定刑、又無法適用刑法第59條
在內減輕規定之情形,法院應依此解釋意旨裁量不予加重最低本
刑(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338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因詐欺案件,經臺東地院以106年度原簡字第5號判決處有期徒刑
3月確定,先後二罪刑,經臺東地院以106年度聲字第146號裁定定應
執行有期徒刑4月確定,於106年11月4日執行完畢,此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
則其受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
,為累犯,又本案並無應量處最低法定刑且無法適用刑法第59條
減輕規定之情形,並無應依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裁量不予
加重最低本刑之適用,是仍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
(五)爰審酌被告正值青年,不思以正當途徑賺取生活所需,竟為貪
圖不法利得,率爾加入詐欺集團擔任車手頭之工作,而與該集團
成員彼此分工合作遂行詐騙行為,嚴重影響社會治安及交易秩序
,並造成告訴人財產損害,犯罪所生之危害程度非輕,實屬不該
四、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刑法第38條之1第
1項前段定有明文
經查,被告本件詐得告訴人交付之金條,固屬其犯罪所得,據被
告於本院審理中陳稱:O畇碩取得告訴人交付之金條後,就放在家
樂福愛河店某一置物箱中,我稍後雖有前往置物箱區域,但未取
走該金條,又我加入此集團原本說好如果領10萬元,我可以抽取
1萬元,但我尚未取得本件報酬等語(見原訴卷第139至141頁),雖
與O畇碩於警詢時陳稱:於108年4月1日14時許,甲OO打給我,罵我為
何沒有在放金條的袋子內放車錢,後來才說要來找我,我確定他
有拿到那個放金條的袋子,不然怎知我沒有放車錢進去等語(見
偵二卷第75頁)不相符合,本院審酌O畇碩既未親自將該金條交付
予被告,則被告是親自取走裝有金條之袋子或係經由其他成員轉
告裝有金條之袋子內容物為何,O畇碩所言尚無法證實此部分之
事實,再者,本件詐騙集團分工細緻,犯罪參與者包括直接致電
告訴人施用詐術行騙之成員及指示被告前往家樂福愛河店之成員
,且其等均需分潤犯罪所得,被告顯無可能1人即取得全部詐得款
項,況依本案現存卷證資料,復查無其他證據可資認定被告有因
而分得上開犯罪所得之事實,故本院爰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又扣案之HTC廠牌手機1支、三星廠牌手機1支,為被告所有,然其於
本院審理時供稱上開手機非供本案犯罪所用等語(見原訴卷第2
08至209頁),卷內復無其他證據足認與本案犯行有關,故不予宣告
沒收
五、公訴意旨另以:被告如犯罪事實欄所示犯行,另涉組織犯罪
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本文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云云,然查:
(一)按行為人於參與詐欺集團之犯罪組織後,於參與該犯罪組織之
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物,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
,侵害一社會法益,應僅就首次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
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之犯行,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
為,無從將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
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其後所犯加重詐欺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要旨參照)
(二)查被告前於108年年初某日,經由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阿德
」之友人介紹,而加入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哥哥」之人所屬
具有持續性及O利性之詐欺犯罪組織,被告遂基於參與犯罪組織
之犯意及與該詐欺集團成員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詐欺
取財犯意聯絡,依「阿德」之人指示,前往桃園市中壢工業區某
處,拿取工作手機1支,而加入該詐欺犯罪組織,在集團中擔任取
款車手之角色,該集團並於108年2月22日對陳素雲詐欺取財、於同
年3月4日對黃淑芬詐欺取財,被告均因此獲得報酬,而經臺灣彰
化地方檢察署檢察官於108年5月15日以108年度偵字第3439號、第4212號
提起公訴,認為被告涉犯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
罪組織罪、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
等罪嫌,並於同年5月31日繫屬於臺灣彰化地方法院(下稱彰化地
院,該案以108年度原訴字第15號審理中),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
告前案紀錄表、上開起訴書附卷可參
依上開起訴書犯罪事實欄記載,被告加入本案所指「阿得」等人
所屬詐欺集團犯罪組織與加入前案所指「阿德」等人所屬詐欺集
團犯罪組織相同,且前案犯罪時間既在本案之前,被告所犯之參
與犯罪組織罪自應與前案之加重詐欺犯行依想像競合論以一罪,
而該案繫屬彰化地院之時間(108年5月31日)在本案繫屬本院(108
年6月4日)之前,且尚在審理中,公訴意旨認本案應另論以參與犯
罪組織罪,尚有未恰,是本院就此部分本應諭知不受理,惟因公
訴意旨認為此部分與上開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間,有想像競
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47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34年度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338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5 , 想像競合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1

刑法施行法,第3條第1項後段,3,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