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090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竊盜罪 | 刑法第330條,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A | 刑法第330條第2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A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A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 律師
主文
丙OO犯未經O可寄藏手槍罪,處有期徒刑陸年,併科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攜帶凶器竊盜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又共同犯攜帶凶器竊盜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柒月
又共同犯攜帶兇器強盜罪,處有期徒刑捌年肆月
又共同犯攜帶凶器強盜未遂罪,處有期徒刑伍年肆月
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拾貳年
乙OO犯未經O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拾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攜帶凶器竊盜罪,累犯,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柒月
又共同犯攜帶凶器強盜未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伍年肆月
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柒年
甲OO共同犯攜帶兇器強盜罪,處有期徒刑柒年陸月
扣案之電擊棒,附表編號1,2所示手槍各壹支,附表編號3所示未試射之制式子彈伍顆,附表編號5所示未試射之制式子彈壹顆沒收,未扣案之活動扳手壹支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丙OO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台幣參拾伍萬陸仟元,甲OO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台幣壹萬貳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判決節錄
四、丙OO由O泓凱處,聽聞可向鹿港某組頭索取財物,遂萌生強盜
之念頭,與O泓凱共同基於為自己不法所有之強盜犯意聯絡,約定
由O泓凱先行帶同指路,待事成後由O泓凱分得百分之35款項,餘款
則由丙OO取得(O泓凱經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偵字第
12949號追加起訴,經本院為不受理判決),丙OO於獲悉該不詳組
頭居住在彰化縣○○鎮○○里○○路0段000巷0號後,即邀請乙OO加
入,乙OO即共同基於為自己不法所有意圖之強盜犯意聯絡,參與
對不詳組頭強盜財物之行為
壹、證據能力部分:本判決以下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
言詞或書面陳述,而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
定者,檢察官、被告丙OO、甲OO、乙OO及其等辯護人已明示同意作
為證據(見本院卷二第5頁背面、第6頁),本院審酌各該證據製
作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之情事,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之規定,認具有證據能力
一、上開一之犯罪事實,業據被告丙OO坦承不諱,並有如附表編號
1、2、3所示之物扣案可證,而上開扣案物經送內政部警政署刑事
警察局鑑定,結果如附表編號1、2、3「鑑定結果」欄所示,有鑑
定書2份在卷可稽(見附表編號1、2、3「證據所在」欄所示),
足認被告丙OO所寄藏如附表編號1、2、3所示之改造手槍、制式手槍
、制式子彈、非制式子彈,分別係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列管
之具有殺傷力之手槍、子彈
一同前往臺中市○○區○○○路000號信成碾米工廠,於同日下午
5時5分許,進入辦公室內,分持電擊棒、附表編號1、3所示手槍、
子彈,要求被害人O志昌打開保險箱,交付財物等情,惟均矢口否
認有何加重強盜之犯行,被告丙OO辯稱:我是不小心誤觸到電擊
棒按鈕不小心電到O志昌,犯案所得僅1萬5、6千元元,包包內並沒
有現金35萬元云云,被告丙OO辯護人為其辯稱:丙OO係把玩電擊棒
時不慎電擊到O志昌,丙OO發現後隨即拿開電擊棒,丙OO若有使O志
昌不能抗拒之意圖,不會只電擊一下就拿開,也可電擊O志昌身
體而非大腿,且O志昌被電擊後逃離現場,丙OO也未追及、控制行
動,O志昌女兒曾進入辦公室看書,丙OO也曾與之交談,不久O志昌
女兒自行離開辦公室,若丙OO有強盜意圖,過程不應如此平和,
應係恐嚇取財云云,被告甲OO之辯護人為其辯稱:丙OO係告知被害
人有積欠債務,要求甲OO一同前去討債,甲OO並無強盜之不法所有
意圖,然討債行為若構成恐嚇,甲OO願意認罪云云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2653號判決意旨可以參照
至於被害人O志昌能逃離現場,應係現場為自己經營之碾米廠,熟
悉環境,而被告丙OO、甲OO未予追逐,無非其等原本即圖謀財物,
被害人O志昌逃離現場,反提供其等搜刮財物之機會,惟不論如
何,均不足認其等手段平和,而為有利其等之認定
一帶,將上開竊得之車牌換裝至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小客車,同日
晚間,被告丙OO、乙OO抵達O玉銘住處外等候,至同日晚間11時許
,見O玉銘外出,兩人分持附表編號1、2、3所示之手槍、子彈,向
被害人O玉銘索取財物未遂等情,惟矢口否認有加重強盜之犯行,
被告丙OO辯稱:我只有跟他說有事情要跟他喬,從頭到尾都沒有
提到錢的事情云云,被告丙OO之辯護人為其辯稱:O玉銘直接逃離
現場並未交付財物,可見其意思決定自由並未被壓制,未達不能
抗拒之程度,應該僅成立恐嚇取財罪云云,被告乙OO辯稱:要下
車時丙OO拉開包包,我才知道裡面有槍,丙OO說那是道具槍,我不
知道那是真的,丙OO拿1支槍,我也拿槍下車,丙OO跟O玉銘說什麼
我沒有聽清楚,只有聽到好像什麼是要喬這樣云云,被告乙OO之
辯護人為其辯稱:乙OO主觀上並不知道槍是真的,強盜部分應該只
是成立恐嚇取財云云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經查,被告丙OO、乙OO於行為後,刑法第321條之規定業於108年5月2
9日修正公布,並自同月31日生效施行
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規定:「犯竊盜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
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而犯之者
」修正後刑法第321條第1項則規定:「犯前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
十萬元以下罰金:一、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
匿其內而犯之
」除文字修正外,罰金刑部分已由10萬元以下罰金,修正提高為5
0萬元以下罰金,經比較新、舊法律,修正後刑法第321條第1項並無
有利於被告丙OO、乙OO之情形,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
適用行為時法即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規定,核先敘明
(二)被告丙OO就犯罪事實一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
第4項之寄藏制式手槍罪、第8條第4項之寄藏改造手槍罪、第12條
第4項之寄藏子彈罪
被告丙OO以一寄藏行為同時犯上開三罪,應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
從一重之未經O可寄藏制式手槍罪處斷
最高法院著有74年台上字第3400號判例可資參照
被告乙OO自「O董」處收受附表編號4、5所示之槍彈,係為擔保所用
,已如本院認定及說明如上,自非受「O董」所託代藏,是被告
乙OO就犯罪事實二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
未經O可持有改造手槍罪、第12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有子彈罪,至
公訴意旨認此部分係犯同條(第8、12條)第4項之未經O可寄藏改造
手槍、子彈罪,容有未洽,惟此二者基本社會事實同一,爰依刑
事訴訟法第300條之規定,變更起訴法條
被告乙OO以一持有行為同時犯上開二罪,應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
從一重之未經O可持有改造手槍罪處斷
(四)被告丙OO持以竊盜車牌之活動扳手,既能鬆脫螺絲,則質地必
然堅硬,若持之以攻擊人,將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造成危害
,是應屬凶器無訛,被告丙OO辯護人辯稱:活動扳手未必能作為
凶器云云,尚非可採,是核被告丙OO就犯罪事實三所為,係犯刑法
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加重竊盜罪、第330條第1項、第321條第1項第
3款之攜帶凶器強盜罪
其為實施強盜罪而與被告甲OO共同持有附表編號1、3所示之手槍、
子彈之行為,係原先單純寄藏繼續犯之一部分,不容裂割而論以
另一持有之罪
被告甲OO持附表編號1、3所示之手槍、子彈強盜,並無受寄藏放手
槍、子彈之行為,是核其此部分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
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有改造手槍罪(至起訴書雖認此部分係
犯同項之未經O可寄藏改造手槍罪,惟公訴檢察官已變更為未經O
可持有改造手槍罪,併予敘明)及第12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有子彈
罪,另被告甲OO強盜被害人O志昌之犯行,係犯刑法第330條第1項、
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凶器強盜罪
被告甲OO與丙OO就持槍強盜之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
同正犯
被告甲OO於共同持有附表編號1所示之手槍過程中,又強盜被害人
O志昌財物,其行為有部分合致,係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
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之規定從一情節較重之加重強盜罪處
斷
另被告甲OO持有附表編號3所示子彈其中3顆之犯行,雖未據起訴,
惟此部分犯行,與已起訴之未經O可持有改造手槍罪具有想像競合
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應併予審理
(五)被告丙OO就犯罪事實四所為,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
帶凶器竊盜罪、第330條第2、1項、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凶器強
盜未遂罪
其為實施強盜罪而與被告乙OO共同持有附表編號1、2、3所示手槍、
子彈之行為,係原先單純寄藏繼續犯之一部分,不容裂割而論以
另一持有之罪
被告乙OO持附表編號2、3所示之手槍、子彈強盜,並無受寄藏放手
槍、子彈之行為,是核其此部分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
例第7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有制式手槍罪(至起訴書雖認此部分係
犯同項之未經O可寄藏制式手槍罪,惟公訴檢察官已變更為未經O
可持有制式手槍罪,併予敘明)及第12條第4項未經O可持有子彈罪
,另被告乙OO竊取O富卿、O青莊車牌及強盜被害人O玉銘之犯行,
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凶器竊盜罪、第330條第2、1項、
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凶器強盜未遂罪
被告丙OO與乙OO就竊取車牌及持槍強盜之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
分擔,為共同正犯(被告丙OO就持有附表編號1所示之手槍部分,
已論以持有改造手槍罪,不再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乙OO於共同持有附表編號2所示手槍過程中,又強盜被害人O玉
銘財物未遂,其行為有部分合致,係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
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之規定從一情節較重之加重強盜未
遂罪處斷
另被告乙OO持有附表編號3所示子彈11顆之犯行,雖未據起訴,惟此
部分犯行,與已起訴之未經O可持有制式手槍罪具有想像競合犯
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應併予審理
(六)被告丙OO所犯寄藏制式手槍罪、加重強盜罪、加重強盜未遂罪
及三個加重竊盜罪,被告乙OO所犯持有改造手槍罪、加重強盜未
遂罪及二個加重竊盜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嗣上開案件定應執行有期徒刑8年6月,於105年9月9日執行完畢乙情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參,被告乙OO於前案
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又依
其犯罪情節,並無處以法定最輕本刑仍顯過苛之情形,依大法官
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於刑法第47條修正之前,仍應適用累犯之
規定加重處罰
被告丙OO、乙OO就犯罪事實欄四之強盜行為,已著手於強盜行為之
實行而不遂,為未遂犯,各依刑法第25條第2項之規定,按既遂犯
之刑減輕之,並依法先加後減之
復斟酌被告三人均否認犯行,態度不佳,暨其犯罪動機、目的、
手段、智識程度及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就併科罰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就被告丙OO、
乙OO諭知有期徒刑部分,分別定應執行之刑,以資懲儆
(八)沒收部分:1.扣案之附表編號1至5所示之手槍、子彈,除已試
射及不具殺傷力之子彈外(詳見下述),均係槍砲彈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4條第1項第1、2款所列未經O可,不得持有之違禁物,均應依
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宣告沒收
3.扣案之電擊棒1支,為被告丙OO所有,供犯罪事實三強盜被害人O
志昌財物所用之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宣告沒收
4.未扣案之活動扳手1支,為被告丙OO所有,供犯罪事實三、四竊取
車牌所用之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宣告沒收,於
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同條第4項之規定,
追徵其價額
5.按共同犯罪所得財物之沒收追繳,往昔固採共犯(指共同正犯)
連帶說
惟沒收以剝奪人民之財產權為內容,係對於人民按共同犯罪行為
人之組織分工及不法所得,未必相同,其所得之沒收,應就各人
分得之數為之,亦即依各共犯實際犯罪利得分別宣告沒收(最高
法院104年8月11日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犯罪事實三被告丙OO強盜所得356,000元,被告甲OO強盜所得12,000元,
為渠等犯罪所得,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同條第3項之規定
,追徵其價額
6.犯罪事實三被告丙OO、甲OO強盜所得之公用包包、O迪達背包本身
及其內之存摺、證件等,價值低微,且票據、提款卡、信用卡均
已掛失或報失乙情,已據被害人O志昌、O雅玲證述屬實(見中市
警甲分偵字第10700號卷第11、20頁),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犯罪
事實三被告丙OO竊盜所得之W8-7911號車牌兩面,犯罪事實四被告丙
OO、乙OO竊盜所得之AHN-6017號、ACE-3102號車牌各兩面,均可申請補發
,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均無沒收之必要,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
項規定,爰不諭知沒收
因認被告甲OO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嫌等語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而既然強盜信成碾米工廠係由被告丙OO起意,並於作案前始聯絡被
告甲OO一同前往,則以被告甲OO之立場而言,其對強盜計畫之細
節難有清楚認識,難以想像其能未雨綢繆,先行竊取車牌更換,
是自以被告丙OO於108年7月23日言詞辯論時所供稱:車牌是我去南投
先偷的,我偷時甲OO不在場,我大約是在中午過後一點多先偷車
牌,之後再打電話給甲OO等語為可採(見本院卷二第263頁背面)
,是W8-7911號車牌兩面係被告丙OO所竊,而非被告甲OO所竊甚明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第1項
,刑法第11條、第28條、第25條第2項、第42條第3項、第47條第1項
、第51條第5款、第55條、第38條第1項、第2項前段、第4項、第38條
之1第1項前段、第3項、(修正前)第321條第1項第3款、第330條第1
、2項、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第8條第4項、第12條第
4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2653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著有74年台上字第3400號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8月11日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追加起訴 1 , 想像競合 6 , 繼續犯 2 , 共同正犯 3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刑法,第42條第3項,42,總則,易刑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30條,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30條第2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7,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8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6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5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4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4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7,A   3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30條,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3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總則,未遂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2款,4,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4,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12,A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7條,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2條第3項,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0條第2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1條,321,竊盜罪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