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829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銀行法第136條之1,罰則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罰則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拾月
乙OO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捌月
丙OO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
乙OO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仟肆佰伍拾貳萬貳仟貳佰伍拾元,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均沒收
判決節錄
甲OO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
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拾月
乙OO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
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捌月
丙OO共同犯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非法經營銀行業務
罪,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
(一)被告甲OO部分1.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爭執證人即被告O春開之調
詢筆錄為審判外陳述,無證據能力(見本院金訴卷二第101頁反面
),然查,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死亡者,其於檢察事務官、
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
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3第1款定有明文
2.本判決引用之其餘供述、非供述證據,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未爭
執證據能力(見本院金訴卷二第101頁反面),檢察官對該等證據
能力亦不爭執,且經本院於審理期日提示予當事人而為合法調查
(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00至130頁反面),本院依證據排除法則
審酌各該證據,亦無違背法定程序取得或其他不得作為證據之情
形,認均有證據能力
(二)被告乙OO部分本判決所引用之供述、非供述證據,被告乙OO及
其辯護人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金訴卷二第56頁反面),檢察官
對該等證據能力亦不爭執,且經本院於審理期日提示予當事人而
為合法調查(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00至130頁反面),本院依證
據排除法則審酌各該證據,亦無違背法定程序取得或其他不得作
為證據之情形,認均有證據能力
證人O培儀、O麗秋於警詢或調詢之筆錄,均為審判外陳述,無證據
能力(見本院金訴卷二第56頁反面),然證人O春開於調詢時所為
之陳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1款規定應有證據能力,如前
所述
(三)被告丙OO部分本判決所引用之供述、非供述證據,被告丙OO及
其辯護人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金訴卷二第56頁反面),檢察官
對該等證據能力亦不爭執,且經本院於審理期日提示予當事人而
為合法調查(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00至130頁反面),本院依證
據排除法則審酌各該證據,亦無違背法定程序取得或其他不得作
為證據之情形,認均有證據能力
2.至被告乙OO於本院最後一次審理期日時辯稱不知其上開所為違反
銀行法云云(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35頁反面)
然刑法第16條所謂違法性認識,係指行為人認識其行為違反法律規
範,已與社會共同秩序之要求牴觸而言,但此項認識不以對其行
為違反某特定法律條文,與某特定禁止規定合致為必要,行為人
僅須認識或可得認識其行為與法律所要求之生活秩序違背,即屬
具有不法意識
銀行法第29條之立法意旨係以銀行經營收受社會大眾鉅額存款業務
,須受銀行法等相關法令之嚴格規範,以確保大眾存款之利益,
倘一般公司甚至個人濫以借款、投資等名目而收取多數人之款項
並約定給付一定O息,實際上乃經營專屬銀行之收受存款業務,
將使銀行法相關法令之規範成為具文,金融秩序勢將紊亂,大眾
資金無從保障
被告乙OO對於國際城市開發公司以「中國開發投資計畫」對外向不
特定人招攬投資,並約定可按月獲取固定利潤,且約定之利潤遠
高於一般市場數倍之多等投資之內容均有認識,此種與一般投資
人就其選擇之投資工具必須自負盈虧之常態迥異之事實,已為被
告乙OO明知,其既為智慮成熟之人,就向如附表一所示之投資人
收受款項之行為,客觀上與銀行經營存款業務無異之情狀,自難
諉為不知,此等行徑已違背吸收大眾資金應受國家監督之法令,
其辯稱不知銀行法、不知己身行為違法云云,自無可採
(二)被告甲OO部分訊據被告甲OO固不否認其為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
股公司之負責人,曾製作北京燕郊之O傳文件供被告乙OO之國際城
市開發公司以「中國開發投資計畫」在臺灣招募投資人,其在收
受招募所得款項之30%後,會以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名義製
發土地增值營利分配憑證及股權憑證予投資人等節,然矢口否認
有何違反銀行法犯行,辯稱:「中國開發投資計畫」的標的在北
京燕郊,是一個度假村酒店,屬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的資
產,我沒有用該計畫在臺灣招募投資人,我與乙OO所屬的國際城
市開發公司於100年8月9日簽訂合作契約,由乙OO在臺灣招募投資人
,依合作契約內容,凡國際城市開發公司按30%認購國際城市開
發投資控股公司之股份,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即製發「中
國開發投資計畫」之土地增值營利分配憑證及支付紅利,國際城
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的股份書自香港寄至臺灣,再由國際城市開
發公司轉發,在臺灣負責主導及推展「中國開發投資計畫」的是
乙OO的國際城市開發公司,基於我與乙OO間的契約關係,我必須要
提供投資標的的真實性,這是我的職責,至於在臺灣要如何運作
,由乙OO獨立作業,投資方式、投資內容、獲利情形我沒有講,
我未授意及承諾投資一O位10萬元,每月可固定領取1萬元,可領取
15個月共15萬元,投資人稱我為O事長,應係混淆我所屬之國際城
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與乙OO所屬之國際城市開發公司,不得僅因
我可能在說明會上有出現過,或是被害人看過我,就認定為共犯
證人O秋羚於調詢時證稱:100年11月起,已經無法領到每月本利分
配的1萬元,之後甲OO出面表示他可以承擔債務,要求將曾投資的
投資人,將土地增值營利分配憑證繳回,換為「大中國龍銀天下
投資開發案」等語(見102年度偵字第2162號卷一第117頁反面至118頁
),是國際城市開發公司既於100年11、12月起,即無法順利核發每
月1萬元之本利予投資者,若如被告甲OO所言其對「中國開發投資
計畫」之投資內容一無所知,其於知悉國際城市開發公司於100年
11月間發生財務狀況時,即可發現端倪,衡情應會阻止投資人繼
續投資,抑或表明應向被告乙OO究責,何以會召開說明會承諾承
擔債務,再持續以保證獲取高額利潤之「大中國龍銀天下投資開
發案」或轉換投資方案等方式鼓吹投資人繼續投資,從而,被告
甲OO明知國際城市開發公司係以保證獲取高額利潤之投資內容對不
特定人吸收資金,且於國際城市開發公司因財務狀況引發投資人
質疑時,更以承諾承擔債務及優先投資優先領取紅利等話術持續
吸金,其有參與非法經營銀行業務甚明
若如被告甲OO所辯,其招募資金之對象僅被告乙OO一人,則其經營
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之股東,應係國際城市開發公司,要
與國際城市開發公司所招募之投資人無涉,其又何需花費勞力、
時間及O用,以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名義逐一製發投資人之
土地增值營利分配憑證及股權憑證,此益徵國際城市開發公司及
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之合作關係,僅係被告甲OO為事後卸
責所為之安排,是被告甲OO所辯其僅對被告乙OO一人招募資金云云
,顯屬卸責之詞,不足採信
(7)綜上,被告甲OO明知國際城市開發公司以保證獲取高額利潤之「
中國開發投資計畫」對外招募資金,仍與被告乙OO等人共同以此
計畫對不特定多數人招募資金,其空言否認其僅提供投資標的,
不知「中國開發投資計畫」投資方式、投資內容、獲利情形且未
參與云云,難以採信
況被告甲OO於偵訊時即供承:依契約內容第7條規定,若負責人違
反契約,我們就解除他的職務,另外擇定人選,因為乙OO在財務上
出現問題,將資金挪用他處,所以我就解除乙OO職務,跟O春開商
議等語(見102年度偵字第2162號卷二第219頁),益徵被告甲OO對國
際城市開發公司有實質決策權,被告乙OO受其指揮及監督,從而
,被告甲OO確實有以「中國開發投資計畫」招攬投資者,僅係以
國際城市開發公司之名義對外為之甚明
又被告甲OO與乙OO簽訂之「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經營契約協
議書」,該協議書第1條第1項載明:「國際城市同意授乙OO為台灣
地區總監一職」,且依第7條依約負有「轉報國際城市」及「於
國際城市要求時,隨時舉行並參加政策及培訓會議」等契約責任
,若職務負責人違反第7條,「視為不盡責,國際城市有權終止本
契約」等內容(見102偵字第2162號卷二第198至201頁),是被告乙O
O除擔任國際城市開發公司負責人外,亦經國際城市開發投資控股
公司任命擔任「台灣地區總監」一職,負有協議書約定之職務負
責人責任
又國際城市開發公司、塞席爾商國際城市發展公司未曾為公開發
行公司,而境外公司應取得中央銀行同意,並檢齊相關資料向金
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申報生效後,始得以認購該境外公司之股份為
名,募集資金,此有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銀行局103年7月9日銀局(
O)字第10300197590號函及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證券期貨局103年7月
15日證期(發)字第1030027649號函各1紙在卷可佐(見本院金訴卷二
第138至139頁),是國際城市開發公司及塞席爾商國際城市發展公
司既非屬經O可得為銀行業務之法人,被告甲OO亦未提出國際城市
開發投資控股公司得以認購該公司股份之方式募集資金之申報文
件或證明,足認被告甲OO違反銀行法第29條規定甚明,其辯稱國際
城市開發投資控股公司營業項目包含金融業務,得為銀行業相關
業務及其收受國際城市開發公司招募款項之30%係認購國際城市
開發投資控股公司之股份云云,洵屬詭辯之詞,不足採信
5.被告甲OO另辯稱不知其違反銀行法云云
然被告甲OO對以「中國開發投資計畫」對外招攬投資,並約定可按
月獲取固定利潤,而約定之利潤遠高於一般市場數倍之多等投資
內容均有認識,此種與一般投資人就其選擇之投資工具必須自負
盈虧之常態迥異之事實,應為被告甲OO明知,其既為智慮成熟之
人,更自陳曾創立公司從事直銷及銷售、出口貿易、金融業務等
業務(見101年度他字第6190號卷第166頁及反面,本院金訴卷二十九
第134頁反面),就向如附表一所示投資人收受款項之行為,客觀
上與銀行經營存款業務無異之情狀,自難諉為不知,此等行徑已
違背吸收大眾資金應受國家監督之法令,其上開辯解,自無可採
6.至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雖聲請傳喚被告乙OO所聘僱之員工即O彥騰
等30人到庭作證,以證明該等員工為被告乙OO所聘僱,薪水由被告
乙OO發放,與被告甲OO無關云云(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35頁及
反面),然被告甲OO非法經營銀行業務之事證已臻明確,無再調查
之必要,且本案繫屬本院迄今,已進行數次審理程序,被告甲O
O及其辯護人竟於最後一次審理期日始為上開主張,前開聲請顯係
為拖延訴訟程序之進行,爰均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3款
規定予以駁回,併予敘明
(一)被告乙OO、甲OO及丙OO行為後,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業經修正公
布並於107年2月2日生效,經比較修正前後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規定
,修正後之規定係就該條項後段為文字修正,與被告等人所涉犯
行無涉,自無庸為新舊法比較
(二)按銀行法第29條之1所定「以收受存款論」之行為,應以約定或
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O息、股息或其他報酬為要件,至
是否「顯不相當」,自應參酌當時之經濟及社會狀況,在客觀上
是否較之一般債務之O息顯有特殊之超額者,以決定之(最高法院
99年度台上字第688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被告甲OO、乙OO及丙OO招攬多數不特定人投資,並以相當年息
39.996%之高額紅利,邀約不特定之人參與投資,相較於當時金融
市場銀行存款之利率,所提供之O息確與本金顯不相當,自屬銀行
法第29條之1規定「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
,O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
金顯不相當之紅利、O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
之要件相符
核被告乙OO、甲OO及丙OO所為,均係違反銀行法第29條第1項規定,
而應依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規定論處
(三)又銀行法第29條之1規定以「O多數人或不特定人」收受款項或
吸收資金為要件,自屬營業犯性質
核其性質應屬於集合犯其中之營業犯類型,屬於實質上一罪
因此,其他犯罪行為人在共同意思聯絡範圍內,應僅止於對其參
與之後,就嗣後違法吸收之資金,負共同正犯之罪責,對於參與
之前已違法吸收之資金,既與其參與之行為不具因果關係,亦非
其所得利用,自不應令負違反銀行法之共同正犯罪責(最高法院
102年度台上字第3381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丙OO於100年10月11日後,始與被告乙OO、甲OO及O春開有犯意
聯絡及行為分擔,揆諸上開裁判意旨,被告乙OO、甲OO、丙OO及O
春開,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然被告丙OO僅就
100年10月11日後之犯行與被告甲OO、乙OO及O春開負共同正犯之責
(五)按犯第125條、第125條之2或第125條之3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
自動繳交全部犯罪所得者,減輕其刑
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其刑至二分之一,銀行法第
125條之4第2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乙OO雖於偵訊中就本案非銀行收受存款之客觀事實均詳實敘
述,惟檢察官於被告乙OO表示上揭客觀事實時,並未進一步細究
被告乙OO是否承認犯行,就被告乙OO供承之事實亦未詳加追問、釐
清被告之主觀犯意,剝奪被告乙OO法律上可期自白以獲得減刑寬
典之機會,是應認被告乙OO於偵查中已坦承犯行,然被告乙OO尚未
繳交全部所得(詳「四、沒收」所述),自無該條減刑規定之適
用,被告乙OO之辯護人O稱被告乙OO已於偵查中自白,並協助被告
甲OO將收取之投資款全數返還投資人,應有上開規定之適用等語
(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36頁反面),要無足採
又被告甲OO、丙OO明知其等資金收入已不足發放紅利、O息,竟全然
未告知被害人實情,反再邀約被害人再行投資,使被害人受損範
圍擴大,更增添求償無門之風險,難以輕縱,考量被告甲OO、乙
OO及丙OO之犯罪目的、手段、擔任角色及所生危害
被告丙OO自述:教育程度高中畢業,目前沒有工作,經濟狀況不好
等語(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34頁反面)之智識程度、經濟能力
及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就被告等人所犯之罪,分別量處如主文
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依刑法第2條第2項規定,沒收應直接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一)按銀行法第136條之1規定於107年1月31日修正為:「犯本法之罪
,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
因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
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並於同年2月2日生效施行,是本案
違反銀行法案件之沒收,自應優先適用修正後即現行銀行法第136
條之1規定
2.被告乙OO部分本案如附表一所示之非法吸金總額為4,931萬7,500元,
其中70%歸被告乙OO所有,且為被告乙OO可支配,經被告乙OO供承
在卷(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34頁),從而,被告乙OO本案之犯
罪所得為3,452萬2,250元(計算式:4,931萬7,500元×70%=3,452萬2,2
50元),除應發還予附表一之投資人之1,486萬8,554元外,均宣告沒
收,並依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規定,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
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3.被告丙OO部分被告丙OO固有擔任被告甲OO之特別助理,且有收受投
資人之投資款項,然被告丙OO擔任上開職務並未支薪,認定如前
,且依卷內證據資料,無法證明被告丙OO受有報酬或佣金,亦無
其他積極證據足認國際城市開發公司非法吸收之資金有分配予被
告丙OO,是不能認被告丙OO實際獲取犯罪所得,自無從宣告沒收、
追徵
(二)按刑法第38條第2項定,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
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者,得沒收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
定
查,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均供被告甲OO、乙OO及丙OO遂行本案
犯行所用、犯罪預備及所生之物,且為被告乙OO所有,業據被告乙
OO於本院審理時供承在卷(見本院金訴卷二十九第129頁反面),
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銀行法第29條第1項
、第125條第1項前段、(修正後)第136條之1,刑法第2條第2項、第
11條、第28條、第38條第2項、第38條之1第2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688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381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集合犯 1 , 共同正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29,通則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125,罰則

銀行法,第136條之1,136-1,罰則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前段,125,罰則   5

銀行法,第7條,7,通則   3

銀行法,第29條之1,29-1,通則   3

銀行法,第136條之1,136-1,罰則   3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2項,38-1,總則,沒收   3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29,通則   2

銀行法,第29條,29,通則   2

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125,罰則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1項,159-3,總則,證據,通則   2

銀行法,第1條第1項,1,通則   1

銀行法,第125條之4第2項,125-4,罰則   1

銀行法,第125條之3,125-3,罰則   1

銀行法,第125條之2,125-2,罰則   1

銀行法,第125條,125,罰則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6條,16,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3款,163-2,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