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8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與某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Michael
Su」、自稱「O文傑」之成年男子,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或他人不
法所有之犯意聯絡,於民國106年12月6日前之某日,由被告甲OO將其
所有之中國信託商業銀行中原分行帳號0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
稱中國信託銀行帳戶),以通訊軟體LINE之方式,提供予「O文傑」
使用,嗣「O文傑」取得前開帳戶後,即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及
他人不法所有之犯意聯絡,由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假冒
O宇彤友人綽號「小傑」之名義,以通訊軟體LINE撥打電話與O宇彤
,佯稱急需借款云云,致O宇彤陷於錯誤,依指示分於106年12月6日
中午12時24分許及同日晚上10時30分許,在臺東縣臺東市某處,分
別匯款新臺幣(以下同)20,000元及5,010元至被告甲OO所提供之帳戶
內,旋遭被告甲OO提領一空
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嫌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再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但是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
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
得據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又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
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故共同正犯在客觀上透過分工參與實現犯罪結果之部分或階段行
為,以共同支配犯罪「是否」或「如何」實現之目的,並因其主
觀上具有支配如何實現之犯罪意思而受歸責,不以實際參與犯罪
構成要件行為或參與每一階段之犯罪行為為必要
惟刑法第13條第1項及第2項所規範之犯意,學理上稱前者為確定故
意或直接故意,後者稱不確定故意或間接故意,二者之區隔為前
者乃行為者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故對於行為之客體及結果之發
生,皆有確定之認識,並促使其發生
是確定故意(直接故意)與不確定故意(間接故意)之態樣不盡
相同,而共同正犯間既有犯意聯絡,則其故意之態樣應屬相同,
無從分別基於確定故意(直接故意)與不確定故意(間接故意)
為之,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2795號判決亦明揭此旨
(1)本件依起訴書犯罪事實欄所載,既認被告與某真實姓名年籍不
詳綽號「MichaelSu」、自稱「O文傑」之成年男子間,具有詐欺取財
之犯意聯絡,且故意之態樣為「確定故意」,惟所敘理由則皆在
架構被告出借或提供中國信託銀行帳戶有「不確定故意」,已見
起訴犯罪事實及所憑理由之矛盾
(1)查被告經由交友網站結識O子杰後,2人即持續使用LINE交談,並
相約見面等情,此有被告提出之與O子杰LINE對話紀錄在卷為憑(參
本院審易卷第25-50頁),或謂被告藉由交友網站、與O子杰認識時
間尚短難謂熟識,應可預見O子杰向其借用帳戶將被利用為與財
產有關之犯罪工具
再由O子杰於106年12月5日開始向被告表示「O夾遺失」、O身無餘錢
可用之情,被告亦僅一再關懷O子杰能否溫飽、請O子杰向其同事借
用金錢應急等,嗣於翌日(6日)O子杰明示「我本來希望我媽轉
帳給我,可是我沒有卡片用」、「本來想說問我媽可以不可以轉
到我女朋友那邊,然後我媽直接回我,那趕快把慧君的帳號給他
」、「我媽問說他如果轉到你帳號,我去找你拿可以嘛」、「因
為我真的窮到快哭出來了」等語,被告乃於106年12月6日12時6分告
以O子杰其中國信託銀行帳戶之帳號,然被告仍以其斯時無法立即
幫助O子杰,而再度叮嚀O子杰先請同事幫忙,是細譯被告提供其
中國信託銀行帳戶帳號之過程觀之,被告經過O子杰接連數日緊密
之追求攻勢,復聽信O子杰處於身無分文、甚為窘迫之情況,O子
杰之於被告,顯難等同一般全無信賴基礎或價購、租用、蒐集帳
戶之人
是依本案具體情況及事證言之,實難遽認被告提供其中國信託銀
行帳戶帳號給O子杰時,存有幫助O子杰詐取他人財物之不確定故意
被告既無幫助O子杰詐取財物之意思,縱其所為提領20,000元屬詐取
O宇彤財物之構成要件行為,亦難論以詐欺取財之正犯
一下問看看我媽他有沒有轉要發的獎金回來」後,被告於11時16分
、17分即分別傳送「你媽轉5010是什麼意思?」、「剛剛我去看我
帳號,裡面多了5010」、「是要發的嗎」可知,O子杰在取得被告
提供之中國信託銀行帳戶帳號後,即接續對O宇彤施詐,使其先後
2次匯款至被告帳戶內,惟被告主觀上初確僅知提供帳號之目的乃
供被告之母匯入1筆被告生活急需費用,則被告在未經O子杰事先
告知之情形下,得悉其帳戶內另有其他款項時,雖曾詢問O子杰「
不對啊,你媽媽不是在日本她怎麼可以用郵局匯款?」、「你等
等問問你媽媽吧,我覺得有點奇怪」等語(參本院審易卷第49頁
反面),惟由緊接其後被告、O子杰之對話內容:「O子杰:『要
不然就用電話講吧』、『不然我總覺得我一直被你懷疑』、『我
整個心情非常差』、『我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O子杰:『通話時間1分22秒』、『我只知道我一直被懷疑』、『晚
上你領給我,陪我去餐廳發,我就送妳回家吧』、『我已經不知
道還可以多說什麼了』」亦可知(見本院審易卷第50頁),O子杰
恐已虛編謊言自圓其說,並因被告動輒任意對之生疑而在言語上
多所怨懟,則被告因與O子杰在交往之初惑於O子杰之巧言而信之
,亦未悖於常情,尚難僅憑被告與O子杰曾有前揭對話,即遽認被
告自斯時已可預見匯入其帳戶內之款項為O子杰詐欺所得,是被告
提領其帳戶之5,000元交付O子杰仍難以詐欺取財罪之正犯相繩
五、綜上所述,公訴人所舉各項事證,雖可證明O宇彤確有遭O子杰
詐騙而匯款至被告所開立之中國信託銀行帳戶,再由被告提領交
付O子杰等事實,至被告有與O子杰共同詐欺取財,或基於幫助O子
杰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而為詐欺取財構成要件行為之證明,
在客觀上未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之程度,本院無從形
成被告有罪之確信,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前揭法條規定及
判例意旨說明,自應依法就被告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5 , 直接故意 2 , 共同正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13條第2項,1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3條第1項,1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