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82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之長棒球棍,短棒球棍各壹支均沒收
乙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本院以下所引用被告甲OO、乙OO、丙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檢察官、被告3人及被告甲OO之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判期
日中,均未對於其證據能力聲明異議(見本院訴字卷第48頁背面
、第120至122頁),而視為同意該等證據具有證據能力,且本院審
酌各該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亦無違法不當或證明力明顯過低
之瑕疵,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
認該等證據均具證據能力
(二)至於本判決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部分,與本案均有關聯性,亦
無證據證明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以不法方式所取得,依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當有證據能力,本院復於審
理時,提示並告以要旨,使檢察官、被告3人及被告甲OO之辯護人
充分表示意見,自得為證據使用
其辯護人並以:告訴人就其行動自由究竟如何遭被告等人剝奪,
前後所述不一,且告訴人上車後仍可以選擇下車離開,或打開車
窗求救,甚至到告訴人租屋處時,其也可以請該租屋處之管理員
報警,然告訴人均捨此不為,足徵被告等人並未剝奪其行動自由
云云
(二)關於被告乙OO確有取走告訴人手機之行為,以及告訴人在新生
路某處遭傷害之經過等事實,有以下證據可茲認定:1.查證人即
告訴人於警詢中證稱:當天其因本案賭債問題而與被告甲OO約在便
利商店見面,但被告甲OO跟其說天氣很冷,要其上車再談,其不
疑有他,即進入AUK-3927號小客車,但被告甲OO、乙OO卻拿走其手機
,不讓其下車,並將O輛開走,被告等人先將其載至百年大鎮社區
,在該處其遭被告甲OO以長棒球棍毆打,之後被告甲OO再將其載
往其租屋處,途中與其一同坐在後座之被告乙OO要求其打電話籌錢
,只要電話沒接通,被告乙OO就會拿短棒球棍毆打其大腿,同時
被告甲OO則以電話聯絡其他人,並跟對方約在其租屋處會合,到
了其租屋處後,被告乙OO徒手毆打其,之後其又遭被告甲OO押上車
,此時被告甲OO聯絡之人駕駛O色TOYOTAO輛抵達,2車一起離開其租
屋處,前往新生路某處,到達該處後,被告甲OO叫其進入O色TOYOTA
O輛,其就坐在O色TOYOTAO輛後座,卻遭該車駕駛持長棒球棍敲打手
肘,並以噴槍自其左手噴至臉部,之後該人再將其強拖下車,以
鋼珠槍向其全身射擊,最後被告甲OO又用長棒球棍敲打其右眼眼窩
,此時O菘閔打電話給其,因為手機開擴音,被告等人聽到O菘閔
在桃園市中壢區某水餃店(下稱某水餃店)附近,就說要帶其過
去抓O菘閔,後來是警方攔查AUK-3927號小客車才查獲被告等人等語
(見偵卷第24至25頁)
於本院審理時亦具結證稱:當天其因本案賭債問題與被告甲OO、乙
OO約在便利商店見面,因被告甲OO一直說在車外很冷,要在車上
講事情,叫其上車,其不知道他們會把車開走就上了車,當時被
告乙OO坐在其左手邊,也就是駕駛座後方位置,要其將手機拿出來
,好像是怕其報警或有其他動作,後來被告甲OO就將車駛離,他
們先載其去百年大鎮社區,在百年大鎮社區時,其遭被告甲OO以
球棒毆打,之後被告丙OO出現,也搭上AUK-3927號小客車,被告甲OO
為了找O菘閔,再將其載往其租屋處,途中被告乙OO將其手機拿給
其,要其打電話籌錢,其打的電話有些沒接通,被告乙OO就拿短棒
球棍毆打其大腿,被告丙OO在車上則無任何表示,亦未阻止被告
乙OO,其打完電話,被告乙OO又將其手機拿走,到其租屋處後,只
有被告乙OO、丙OO跟著進入其租屋處,被告甲OO則在AUK-3927號小客
車內等待O色TOYOTAO輛與其會合,被告乙OO在其租屋處徒手毆打其,
被告丙OO則在一旁,並未阻止被告乙OO,因為在其租屋處找不到
O菘閔,其就又遭被告甲OO載至新生路某處,被告甲OO要其進入O色
TOYOTAO輛,其坐在該車右後座,被告甲OO隨即把該車車門關上,並
待在附近,車內之人開始講本案賭債問題,後來該車之駕駛拿棒
球棍及噴燈攻擊其臉部,被告甲OO再將其拉下車,用長棒球棍毆打
其臉部,O色TOYOTAO輛之駕駛另取鋼珠槍向其射擊,此時被告甲OO
、乙OO、丙OO都在旁邊看,O色TOYOTAO輛之駕駛攻擊結束後,被告等
人又讓其搭上AUK-3927號小客車,剛好O菘閔打電話來,被告乙OO就拿
著其手機開擴音讓其講電話,被告等人聽到O菘閔說他人在租屋
處附近的某水餃店,就說要去抓O菘閔,結果O輛經過該水餃店時遭
O菘閔發現,警方隨即一路跟追,在環中東路附近的棒球場攔下
AUK-3927號小客車後,其才離開該車等語(見本院訴字卷第87頁背面
至95頁、第100頁背面至104頁)
至被告乙OO於本院審理時供稱:告訴人的手機從頭到尾都在告訴人
手上,因為他的手機有圖形密碼鎖,其沒辦法開云云(見本院訴
字卷第104頁背面),除與其自身之上開供述不符外,更難以解釋
其若從未拿取告訴人之手機,又如何會知悉告訴人之手機設有圖
形密碼鎖,無法由其逕行開啟?此適足徵被告乙OO確有拿取告訴
人之手機之舉
至告訴人究係遭何人自O色TOYOTAO輛拖出、下車後其係先遭O色TOYOTA
O輛駕駛以鋼珠槍射擊,抑或先遭被告甲OO以球棒毆打臉部,告訴
人前後證述之內容雖略有差異,然衡以告訴人當天先後遭被告等
人載至3個不同地點,毆打其之人先後有被告甲OO、乙OO及O色TOYOTA
O輛之駕駛,如要求其將其於何時、O地、遭何人、以如何方式毆打
等節均一一記清,無異是強人所難,自不得以此部分些微差異,
即認為告訴人前揭證述內容均不可採信
(三)被告等人之上開行為確實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由:查證人即告
訴人於警詢時證稱:當天其原本與被告甲OO約在便利商店見面,
但被告甲OO跟其說天氣很冷,要其上車再談,其不疑有他,即進
入AUK-3927號小客車,但被告甲OO、乙OO卻拿走其手機,不讓其下車
,並將O輛開走等語(見偵卷第24頁背面)
再被告乙OO之所以陪同告訴人坐在後座、拿取告訴人之手機,無非
亦係為就近看管告訴人、限制告訴人之行動、避免告訴人對外求
救或報警,是告訴人上開證述應屬可信,被告甲OO等人為迫使告
訴人設法清償本案賭債,遂違反告訴人之意願,駕駛AUK-3927號小
客車一路押送告訴人至百年大鎮社區、告訴人租屋處、新生路某
處等地點,至為灼然
(四)被告甲OO、乙OO、丙OO與O色TOYOTAO輛內之人間具有剝奪他人行動
自由及傷害之犯意聯絡:1.按共同正犯之成立,只須具有犯意之
聯絡,行為之分擔,既不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
犯行,均經參與
且共同正犯不限於事前有協議,即僅於行為當時有共同犯意之聯
絡者亦屬之,且犯意聯絡之表示方法,亦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
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最高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28年上
字第3110號、32年上字第1905號、73年台上字第2364號及30年上字第87
0號等判例意旨參照)
另被告甲OO於警詢時承稱:在告訴人租屋處找不到O菘閔,無法討
回錢後,其決定與其他人一起將告訴人載到新生路某處毆打他等
語(見偵卷第6頁背面)
(五)被告3人之前揭辯詞不可採之理由:1.被告甲OO、乙OO固均辯稱
:其等並未強拉告訴人進入AUK-3927號小客車,是告訴人自己上車,
過程中告訴人亦未表示要離開,故未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由云云
於審理時亦證述:當時被告甲OO、乙OO在其上車前都有對其拉、推
,拉住其不讓其走,並將其推上車等語(見本院訴字卷第88頁背
面),惟其於警詢時已證稱:當天其原本與被告甲OO約在便利商店
見面,但被告甲OO跟其說天氣很冷,要其上車再談,其不疑有他
,即進入AUK-3927號小客車等語(見偵卷第24頁背面)
是就告訴人最初進入AUK-3927號小客車究係因被告甲OO、乙OO強拉、
強推之舉動,抑或因被告甲OO、乙OO向其稱天氣很冷,上車再談等
語,其方在以為僅係在車內討論、O輛不致開走之認知下進入AUK-
3927號小客車等情,告訴人之證述內容前後即有不一,考量其於警
詢作證之時間係在本案遭查獲當天,對於案發經過之細節,應較
能清楚記憶
(2)惟被告甲OO、乙OO在告訴人進入AUK-3927號小客車,雙方商談10分鐘
未果「後」,即由被告乙OO陪同告訴人坐於後座,拿走告訴人之
手機,再由被告甲OO將O輛駛離,以此方式不讓告訴人下車,違反
告訴人之意願,將告訴人一路押送載至百年大鎮社區、告訴人租
屋處、新生路某處等處,直到遭警方攔查始讓告訴人離開,其等
於上開期間已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由等情,業經本院詳述如前,
是被告甲OO、乙OO辯稱其等並未剝奪告訴人之行動自由云云,實屬
無據
2.被告甲OO之辯護人雖為其辯稱:告訴人就其行動自由究竟如何遭
被告等人剝奪,前後所述不一,且告訴人上車後仍可以選擇下車
離開,或打開車窗求救,甚至到告訴人租屋處時,其也可以請該
租屋處之管理員報警,然告訴人均捨此不為,足徵被告等人並未
剝奪其行動自由云云
經O:(1)告訴人就其行動自由如何遭被告等人剝奪一事,前後所述
之細節固有不一致之處,惟按證人之陳述有部分前後不符,或相
互間有所歧異時,究竟何者為可採,法院仍得本其自由心證予以
斟酌,非謂一有不符或矛盾,即應認其全部均為不可採信
證人之證言,有時有渲染之可能,然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果與
真實性無礙時,則仍非不得予以採信(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
號判例意旨參照),本院復就告訴人前後證詞之可信度及應如何
採擇等事項,說明如前,並據以說明告訴人之行動自由係如何遭
被告等人剝奪,爰不再贅述
(2)又告訴人上車後,其手機即遭告乙OO取走,被告乙OO復坐在其旁
邊,車內更備有棒球棍可供被告甲OO、乙OO使用,於此等不利狀況
中,告訴人之心中自係受有極大之壓迫感,在沒有把握得以獲救
前,如何敢貿然打開車窗、開啟車門?至被告等人將告訴人載至
告訴人租屋處時,告訴人因甫在百年大鎮社區即遭被告甲OO以長
棒球棍毆打,自仍心存餘悸,不敢輕舉妄動,且在被告甲OO、乙
OO、丙OO3人之看管下,告訴人勢單力薄,是否能一舉安全逃離被告
3人之控制,趁隙向其租屋處之管理員求救,亦非無疑
惟共同正犯間只須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不問犯罪動機起於
何人,亦不問每一階段犯行是否均經參與,皆無礙於共同正犯之
成立,查被告甲OO、乙OO、丙OO以及O色TOYOTAO輛內之人既具剝奪他人
行動自由及傷害之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業如前述,而成立共同
正犯,即應對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是被告乙OO、丙
OO上開辯詞,均不足採
(一)新舊法比較:被告3人為上開傷害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
傷害罪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於同年5月31日生效施行,將傷
害罪之法定本刑由修正前之「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000元以
下罰金(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提高為30倍)」,修正為「5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0萬元以下罰金」,是被告3人行為後法律有
變更,比較行為時法與裁判時法之結果,以行為時法有利於被告
3人,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仍應適用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
1項規定論處,合先敘明
惟妨害自由罪,並非以傷人為當然之手段,若行為人另具有傷害
故意,且發生傷害結果,自應成立傷害罪名,倘經合法告訴,並
應負傷害罪責,而與妨害自由罪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處斷(最
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781號刑事判決參照)
核被告3人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及刑法第
302條第1項之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
其等先後在百年大鎮社區、AUK-3927號小客車內、告訴人租屋處及新
生路某處毆打告訴人成傷,乃基於單一犯意,在密接時地,侵害
同一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
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評價
為接續犯之包括一罪
起訴書雖漏未論及被告乙OO在告訴人租屋處,以徒手捶打告訴人數
下之事實,然此部分事實,與檢察官業經起訴之犯行,具有接續
犯之實質上一罪之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
附此敘明
又依被告甲OO等人先後在百年大鎮社區、前往告訴人租屋處途中之
AUK-3927號小客車內、告訴人租屋處、新生路某處接續毆打告訴人
,以及告訴人所受之右眼腫脹、右眼皮出血紅腫、臉部出血紅腫
瘀青、右手指挫傷、後頸部挫傷等傷勢等情觀之,難認被告甲OO
等人非另有傷害告訴人之故意,更難認O俊傑所受之上揭傷害,為
以強暴方法剝奪人行動自由時,實施強暴行為過程中之當然結果
,惟被告甲OO等人之上開傷害行為與剝奪行動自由行為,在自然
意義上雖非完全一致,然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
均為迫使告訴人設法清償本案賭債,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
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如予數罪併罰,反有過度處罰之疑
慮,與人民法律感情亦未契合,是應適度擴張一行為概念,認此
情形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方屬適當,是被告3人所
犯上開2罪,係以一行為,侵害數法益,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
犯,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應從一重以刑法第302條第1項剝奪他人
行動自由罪論處
被告3人以及O色TOYOTAO輛內之人間,就前開行為互有犯意聯絡及行
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被告丙OO部分,固無證據足認其參與謀議在先,或有直接施以毆打
之行為,然其無視告訴人屢遭毆打,仍陪同被告甲OO、乙OO押送
告訴人,使被告乙OO、丙OO得以遂行犯罪目的,亦具相當惡性,應
予非難
兼衡其等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所生危害、參與分工之情形
及其等分別自述之智識程度、家庭、經濟與工作情形,暨被告甲
OO坦承傷害犯行、O主動賠償告訴人(見本院訴字卷第101頁背面至
102頁正面),以及被告乙OO、丙OO否認全部犯行之犯後態度等一切
情狀,各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刑法第38條第2項定有明文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扣案長棒球棍、短棒球棍各1支,均為被告甲OO所有供本案犯罪所
用之物,業據被告甲OO、乙OO供承在卷(見本院訴字卷第122頁正面
),尚無證據足認被告乙OO具有事實上處分權,是均應依刑法第
38條第2項規定,僅於被告甲OO犯罪項下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修正前刑法第277條
第1項,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8條、第302條第1項、第55條、第
4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第2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
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28年上字第3110號、32年上字第1905號、73年台上字第2364號及30年上字第870號等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781號刑事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評價為一罪 1 , 共同正犯 5 , 接續犯 2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4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3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3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