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82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獎勵及處罰 | 刑法第215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乙OO及丙OO部分均撤銷
乙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又共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其他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又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肆拾玖萬參仟陸佰玖拾柒元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又共同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丙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丁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萬捌仟元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戊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捌仟元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己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仟元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甲O O , 丙O O , 乙O O , 丁O O , 戊O O
上訴理由
被告乙OO、丙OO此部分上訴為有理由
原審認事用法,核無不合,量刑亦屬妥適,被告甲OO、丁OO、戊OO
之上訴意旨,仍執前詞,圖求輕判,均不足採,均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乙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
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丙OO共同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未依廢棄物清
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
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
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O第15
9條第1項、第159條之2分別定有明文
是被告以外之人於司法警察(官)調查中所為之陳述如與審判中
相符時,因該陳述並不符合刑刑事訴訟O第159條之2有關傳聞例外之
規定,即不得作為認定本案犯罪事實有無之證據
查共同被告甲OO、乙OO、丁OO、戊OO、己OO及證人鄧曉婷於警詢之證
述內容,被告丙OO之選任辯護人主張為審判外陳述,無證據能力
(本院卷〈二〉第292頁),然上開共同被告丁OO、戊OO、己OO於警
詢中之證述(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103年度偵字第2349號卷第53頁至
第66頁反面),詢問時間係101年12月17日、19日、20日,距離其實際
載運之時間接近,本院審酌其接受詢問時之證述,均尚未及預先
編造說詞掩蓋事實,復未經其他利害關係人請託、威脅、利誘或
以其他方式進行干預,而最接近真實,又均無違法取供情事,而
對於載送之時間、地點以及卸貨地區、過程均證述甚詳,具有較
可信之特別情況,且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並為證明犯罪
事實所必要,依刑事訴訟O第159條之2之規定,自得作為證據
至前開其他證人之警詢筆錄內容,並無何刑事訴訟O第159條之2、第
159條之3規定所列之事由存在,是依刑事訴訟O第159條第1項規定,
應無證據能力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
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O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而該條之立法理由係認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
訴人、被害人及共同被告等)之陳述如在法官面前為之,因其任
意陳述之信用性係在已受確定保障之情況下所為,自得作為證據
而現階段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
依法其有訊問被告、證人及鑑定人之權,證人、鑑定人且須具結
,而實務運作時,檢察官偵查中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
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度極高,職是
,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已具結而為證述,除反對該項供述得
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之理由外,
即不宜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力
三、又除前三條之情形外,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一、除顯有不
可信之情況外,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
刑事訴訟O第第159-4條亦有明文
刑事訴訟O第159條之4對於具有高度特別可信之文書如公務、業務文
書等,在兼具公示性、例行性或機械性、良心性及制裁性等原則
下,雖屬傳聞證據,例外容許作為證據使用
因此,採取容許特信性文書作為證據,應注意該文書之製作,是
否係於例行性的公務或業務過程中,基於觀察或發現而當場或即
時記載之特徵(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70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
本件所屬上開書證復均查無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依刑事訴訟O第15
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當認有證據能力
四、末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O第159條
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
得為證據
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O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O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其餘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違反法定程序
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O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亦有證據能力
被告乙OO則坦承為億裕公司駐桃園市辦公室之負責人,將其所有之
車牌號碼000-00號、106-XC號半聯結車靠行於億裕公司,並領有甲級
廢棄物處理環保專業技術人員證照,負責自行或指揮員工駕駛車
輛前往昶昕公司大園一廠載運事業廢棄物,案發時確實與被告甲
OO共謀,於車子過磅時以虛偽不實重量之登載方式,持以向昶昕
公司行使該不實資料報帳,之後再將不實登載重量多賺部分與甲
OO拆帳,然矢口否認有何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
犯行,辯稱
其選任辯護人則以:本件除被告提供之發票明細外,無其他證據
證明乙OO有載運事業廢棄物之事實
是被告乙OO、甲OO基於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為廢棄物清除之
犯意聯絡,推由乙OO將其於100年間自行或指揮不知情員工,將所
載運之昶昕公司大園一廠事業廢棄物數量286.28公噸,其中232.29公
噸載運至非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容許之資源回收場販賣,並交付1
0萬元回扣予甲OO之事實,應堪認定
互核證人即共同被告乙OO、證人鄧曉亭之證述,附表一所示8張發
票,均非被告乙OO有實際清運之費用,被告乙OO無實際前往清除廢
棄物,亦未實際前往載運廢棄物,理當無運費產生,而被告甲OO
係以將不實重量登載於業務上所用磅單上,持之向億裕公司行使
,被告乙OO繼而持該業務上登載不實之磅單向不知情億裕公司高雄
總公司請款並開立不實收據,顯見被告甲OO、乙OO確實共同意圖
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及詐欺取財之
犯意聯絡,推由甲OO將不實之廢棄物數量登載於其業務上所作成之
磅單並交予乙OO,再由乙OO自行或指揮員工將如附表一所示不實
之數量及金額登載於其業務上所作成之報表,並將該等業務不實
文書回傳予億裕公司而行使,使不知情之億裕公司承辦人員誤認
確實有該等廢棄物清除情事,而製作發票交予乙OO,復由乙OO將該
等發票交予甲OO,甲OO則復將該等發票提供予昶昕公司,致昶昕公
司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而將附表一所示之帳務含稅金額匯款至億
裕公司華南銀行小港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待億裕公司確認
該等款項入帳後,即會開立之支票予乙OO,乙OO再扣除百分之10稅
金後,將剩餘款項交付甲OO之事實,應為真實
4.被告乙OO辯稱其無實際清理廢棄物,並未有違反廢棄物清理法云
云,經O昶昕公司與億裕公司所簽訂之廢棄物委託清運合約書(O
處報告第13頁反面、第14頁),該契約第一點約定委託清除廢棄物
的種類為D-1808一般生活垃圾、D-0701廢木材混合物
三、清除、處理之最低標準為:依有害事業廢棄物認定標準認定
為無害性之一般事業廢棄物,且符合仁武廠進場要求等節,堪認
被告乙OO應依據該契約書確實將廢棄物載運至仁武廠處理,不可擅
自以資源回收名義任意轉售,被告乙OO此等行為顯已違反廢棄物
清理O第46條第4款之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犯行
,被告乙OO上開辯解顯屬無稽,難認可採
被告丙OO之選任辯護人為被告丙OO辯護稱:被告確實不知道其載運
的是事業廢棄物,依卷存資料只能知道丙OO有從場區運出貨物,
但無法證明丙OO載運的是廢棄物
而被告丙OO亦不否認係其與被告丁OO聯繫(原審卷〈二〉第159、16
0頁)
顯見被告丙OO既能安排被告丁OO進入昶昕公司載貨並告知卸貨地點
,且於濱海公路高架橋下之棄置現場又能安排堆高機卸貨,而高
架橋下,亦顯非一般合法廢棄物之處理場所,自難認被告丙OO不
知其安排所載運之太空包內之物品為廢棄物
惟查被告丁OO、戊OO所載運之地點均非屬合法廢棄物之處理場所,
已如前述,縱如辯護人所主張載運種類及數量難以確認,惟並不
影響其等所載運之物品確為廢棄物之認定
(一)新舊法比較:1.犯罪事實一、(一)、2.部分:被告甲OO、乙OO行
為後,刑O第339條第1項業於103年6月18日經總統以華總一義字第1030
0093721號令修正公布施行,並自同年6月20日生效
修正前該條第1項之法定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
1,000元以下罰金」,修正後該條第1項法定刑則為「5年以下有期
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經依刑O第2條第1項所定
「從舊從輕」原則比較新舊法律規定結果,新法並未有利於被告
,應依刑O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適用修正前之規定予以論罪科刑
2.犯罪事實一、(一)、1.及(二)部分:按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
O、戊OO等人行為後,廢棄物清理法已修正,並經總統於106年1月18
日總統華總一義字第10600005851號令修正公布,並於106年1月20日施行
,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46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
一者,處1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300萬元以下罰金
:…四、未依第41條第1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O可文件,
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或未依廢棄物清除、處理O可文件
內容貯存、清除、處理廢棄物」,修正後廢棄物清理O第46條規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1年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
幣1500萬元以下罰金:…四、未依第41條第1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
、處理O可文件,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或未依廢棄物清
除、處理O可文件內容貯存、清除、處理廢棄物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O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故經上開新舊法比較,本案應適用修正
前廢棄物清理O第46條第4款論處
(二)事實欄一、(一)部分之論罪科刑1.核被告甲OO、乙OO事實欄一、
(一)、1.所為,係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46條第4款後段之未依廢
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
就事實欄一、(一)、2.所為,係犯刑O第216條、第215條之行使業務上
登載不實文書及修正前刑O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甲OO、乙OO就上開犯行間,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應論以共
同正犯
又被告甲OO、乙OO於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後復加以行使,其等於業
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低度行為應為其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
另論罪
被告甲OO、乙OO多次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行使
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及詐欺取財等犯行,係於密切接近之時、地
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概念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較
為合理,均應論以接續犯
再被告甲OO、乙OO所犯行使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及詐欺取財等罪間
,屬一行為犯數罪,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重依詐欺取財罪處斷
再被告甲OO、乙OO所犯未依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內容處理廢棄物罪及
詐欺取財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依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所示,為避免發生罪刑不相當之情形,
法院就該個案依該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
考量被告構成累犯之犯罪紀錄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與本案
所犯之罪之罪質不同,犯罪型態、情節、動機、目的、手段亦均
有異,尚難認被告有於短期內反覆實施同一犯罪之刑罰反應力薄
弱或惡性重大之情形,本院審酌累犯規定所欲維護法益之重要性
、防止侵害之可能性及事後矯正行為人之必要性,綜合斟酌各項
情狀,認被告本件犯行不宜依刑O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始符
合罪刑相當原則及比例原則
3.至被告甲OO、乙OO可能涉及O業會計O第71條及稅捐稽徵O第41條、第
43條部分,惟起訴書僅記載被告乙OO將不實文書向億裕公司行使,
使億裕公司承辦人員製作發票後經由被告乙OO交予被告甲OO,被
告甲OO再提供予昶昕公司請款並匯至億裕公司之帳戶內,億裕公司
始開立支票予被告乙OO等情
均未論及被告等2人是否係O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
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事務之人員攸關O業會計O第71條罪責之主體
,亦未論及被告2人有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之事實
而檢察官既未就上開被告2人所涉之情舉證,是並無證據證明被告
甲OO、乙OO有違犯O業會計O第71條及逃漏稅捐之事實,此外復查無
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有此部分之犯行,是此部分與本院上
開有罪部分,無裁判上或實質上一罪關係,即非起訴效力所及,
非本院得予以審理,併此敘明
(三)事實欄一、(二)部分之論罪科刑1.核被告丙OO、丁OO、戊OO所為
,均係犯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46條第4款前段之未依規定領有廢棄
物處理O可文件從事廢棄物處理罪
2.被告丙OO、丁OO間,就附表二所示之犯行,且就附表二編號3、10
所示之犯行,與被告戊OO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均應論以共同正
犯
一法益,應係基於單一犯意接續為之,均應論以接續犯
依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所示,為避免發生罪刑不相當之情形,
法院就該個案依該解釋意旨,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刑
考量被告構成累犯之犯罪紀錄為O業會計O案件(本院卷第90、91頁
),與本案所犯之罪之罪質不同,犯罪型態、情節、動機、目的
、手段亦均有異,尚難認被告有於短期內反覆實施同一犯罪之刑
罰反應力薄弱或惡性重大之情形,本院審酌累犯規定所欲維護法
益之重要性、防止侵害之可能性及事後矯正行為人之必要性,綜
合斟酌各項情狀,認被告本件犯行不宜依刑O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
其刑,始符合罪刑相當原則及比例原則
三、撤銷改判部分原審就被告乙OO、丙OO部分予以論科,固非無見
,惟原審未及就被告乙OO、丙OO部分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
釋之意旨,就具體個案予以審酌,即有未洽
被告乙OO、丙OO此部分上訴為有理由
並考量其等生活狀況、智識程度、所得利益多寡,兼衡其等之犯
罪之動機、目的、手段、貯存期間及犯罪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
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及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以資儆懲
四、上訴駁回部分原審認被告甲OO、丁OO、戊OO罪證明確,依修正
前廢棄物清理O第46條第4款、刑O第2條第2項、第28條、修正前第339
條第1項、刑O第216條、第215條、第47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3項之規定,審酌被告甲OO則於證據彰明之情形下,猶飾詞巧
辯,推諉卸責,執詞濫陳,無凜刑責,至不足取
且於刑O第2條第2項亦已明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
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2.事實欄一、(一)被告甲OO自被告乙OO獲取之報酬100,000元,及附表
一所示8張收據之全額款項2,393,697元,均屬被告甲OO之犯罪所得,
共計2,493,697元,雖未扣案,惟仍應依刑O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
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至於被告乙OO自承所給付之金額有10%稅金扣除部分後再給付被告
甲OO云云,本院審酌稅金不因非法行為而能豁免繳納,該部分10%
仍屬被告甲OO所為事實欄一、(一)犯行之不法所得,併與敘明
參諸民事法上多數利得人不當得利之返還,並無連帶負責之適用
,因此,即令二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
追徵,亦應各按其利得數額負責,並非須負連帶責任,此與犯罪
所得之追繳發還被害人,側重在填補損害而應負連帶返還之責任
,以及以犯罪所得作為犯罪構成(加重)要件類型者,基於共同
正犯應對犯罪之全部事實負責,則就所得財物應合併計算之情形
,均有不同
故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改採應就各人分
受所得之數為沒收,追徵亦以其所費失者為限之見解
至於共同正犯各人有無犯罪所得,或其犯罪所得之多寡,應由事
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及調查所得認定之(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
字第2924號、第2596號判決意旨參照)
事實欄一、(二)部分,被告丁OO獲有報酬28,000元(即附表二編號1.
、2.、5.至9.、11.)、被告戊OO獲有報酬8,000元(即附表二編號3.、
10.),此部分款項均屬本件被告各自之犯罪所得,雖未扣案,惟
仍應依刑O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
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O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1
項前段、第368條,修正前廢棄物清理O第46條第4款、刑O第2條第1項
、第28條、修正前第339條第1項、刑O第216條、第215條、第47條第1項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1條第1項,刑法施行O第1條之
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70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104年度臺上字第2924號、第259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 共同正犯 5 , 低度行為 1 , 接續犯 2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46,獎勵及處罰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46,獎勵及處罰   8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6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4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4

商業會計法,第71條,71,罰則   3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3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46,獎勵及處罰   2

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1項,41,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及廢棄物檢驗測定機構之管理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條,3,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稅捐稽徵法,第43條,43,罰則   1

稅捐稽徵法,第41條,41,罰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第159條,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項第2款,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項第1款,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