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  20190823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01條,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5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
甲OO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貳年拾月
又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處有期徒刑參年
又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券,處有期徒刑肆年
應執行有期徒刑伍年陸月
未扣案之如附表二所示之犯罪所得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而侵占對於業務上所持有之物處有期徒刑肆年
又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而侵占對於業務上所持有之物,處有期徒刑參年拾月
又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券,處有期徒刑陸年拾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拾壹年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包括現金及支票面額之財產上利益)共計新臺幣貳仟零貳拾參萬捌仟貳佰柒拾陸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本判決下列認定事實所引用之卷證所有證據(供述、文書及物證
等),均經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OO(
下稱被告)及辯護人均未主張排除前開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3
04頁以下),且迄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表示異議,本院審酌
前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
瑕疵,其書證部分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之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均與本案具關連性,認以之作為證
據應屬適當,故揆諸上開規定,認上揭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
(一)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及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接續犯意,
自100年8月24日起至101年4月13日止於附表一編號編號1、2、4、6、9、
12、14至42號(編號3、5、7、8、10、11、13部分,詳如下述不另為
無罪諭知部分)所示時間,逾越其業務上之授權範圍,擅自填寫
如附表一編號1、2、4、6、9、12、14至42號所示提領金額之取款憑條
,並盜蓋OO公司大小章於其上,進而偽造各該取款憑條,再持以
行使而交付予不知情之各該銀行承辦人員,致各該銀行承辦人員
陷於錯誤,乃將前揭如附表一各編號所示OO公司各該銀行乙存帳
戶內現金交付之,隨即存入其個人之帳戶內,共計詐得新臺幣(
下同)1099萬2329元,足生損害於OO公司及各該銀行管理客戶存款之
正確性,此間甲OO為免事後遭查帳時發覺其盜領鉅額存款存入自
已帳戶之犯行,曾多次自行存入或匯回部分款O至OO公司各該銀行
帳戶共500萬元(詳如後述附表二所示有關沒收犯罪所得部分)
(二)嗣OO公司甫於101年9月28日15時33分許,由第一銀行放款250萬
O至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後,甲OO乃另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及意圖為
自己不法所有之接續犯意,於附表一編號43至51、57至60、62、63、
65、66、69、70、84、92、93、96、99、131所示時間(自101年9月28日起
至102年6月18日止),逾越其業務上之授權範圍,擅自填寫如附表
一編號43至51、57至60、62、63、65、66、69、70、84、92、93、96、99、
131所示提領金額之取款憑條,並盜蓋OO公司大小章於其上,進而偽
造各該張取款憑條,持以行使而交付予不知情之各該銀行承辦人
員,使各該銀行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而將如上揭附表一各編號所
示各該銀行乙存帳戶內現金交付之(其中附表一編號92部分,詐得
之款項僅273萬8910元、附表一編號93部分詐得款項僅4212元),共
計詐得金額為1159萬360元,足生損害於OO公司及各該銀行管理客戶
存款之正確性,此間甲OO為免事後遭查帳時發覺其盜領款鉅額存款
存入自已帳戶之犯行,曾多次自行存入或匯回部分款O至OO公司各
該銀行帳戶(詳如後述附表二所示有關沒收犯罪所得部分)
(三)另基於偽造有價證券及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接續犯意,
於附表一編號52至56、61、64、67、68、71至83、85至91、94、95、97、9
8、100至130(不含119)、132至151所示支票之票載發票日前某時,逾
越授權範圍,擅自在上開附表一各編號所示之O白支票上,填載金
額與發票日期,並在發票人欄上盜蓋OO公司大小章,進而偽造完
成表彰以OO公司為各該支票發票人之支票,同時在其業務上所持
有其中如附表一編號52至56、61、64、67、68、72、73之1、75、76、85、
87、88、115、151所示支票存根上之「受款人」欄內,虛偽填載「
東懋」、「成利」、「上運」、「益昌」、「九如」等廠商名稱
或填載「作廢」字樣之不實事項,用以掩飾其擅自簽發支票對外
借貸之犯行,足生損害於各該廠商及OO公司管理支票帳款之正確性
,再持以行使而交付予如上開附表一各編號所示之支票提示人或
年籍身分不詳綽號「玉珍」、「小邱」、「小陳」、「富貴」、
「明潘」、「潘」、「小潘」、「小高」、「高」、「欣欣」、
「聯鴻」、「小吳」、「吳」、「茹」及「王霏」等地下O莊業
者,用以對外借得如附表一編號所示票面金額或不詳之金額,作
為其個人O轉資金使用,除上開附表一編號52、53、85、115、148至15
1所示退票或未兌付之支票(票面金額共計788萬元)之外,其餘支
票屆期經他人提示付款而獲兌現,經兌現支票金額共計1313萬6595
元,足生損害於OO公司及票據流通之信用性,此間甲OO為免事後遭
查帳時發覺其盜領鉅額存款存入自已帳戶及偽造支票之犯行,曾
多次自行存入、匯回或代支出部分款O至OO公司各該銀行帳戶(詳
如後述附表二有關沒收犯罪所得部分)
壹、程序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本判決下列認定事實所引用之卷證所有證據(供述、文書及物證
等),均經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OO(
下稱被告)及辯護人均未主張排除前開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3
04頁以下),且迄於本院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表示異議,本院審酌
前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
瑕疵,其書證部分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之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均與本案具關連性,認以之作為證
據應屬適當,故揆諸上開規定,認上揭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對於附表一編號9、12、14、15、16(編號3、5、7、8、
10、11、13部分不另為無罪諭知,詳如後述)所示時間擅自盜領告
訴人OO公司所有各該銀行帳戶內存款計288萬2329元之事實,於本院
審理中坦承不諱(見本院卷第325頁),及其固供承擔任OO公司會
計,負責保管OO公司銀行存摺、O白支票及大小章,且確有於附表
一1、2、4、6、10、17至151所示時間分別提領告訴人OO公司所有各該
銀行帳戶內款項,或於各該支票發票日之前某日簽發告訴人OO公
司所有各該銀行支票之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偽造文書、業務侵
占及偽造有價證券等之犯行,辯稱:當初公司一成立,O有亮就是
告訴伊個人負責各自的工作範圍,他說公司財務部分伊要全權負
責,他授權伊全權負責財務,所以才會有他跟O銘焜為了這件事發
生爭執,他也告訴O銘焜說,他們都在工地,所以才會授權伊處
理財務,伊領回來支付的款項也都是公用,伊在原審會承認是因
為公司一剛開始,就是少錢,申請1000萬,進來的錢只有500萬,加
上一些不能報稅,不能要開發票的,有錢的時候要紅利,又說那
個紅利不要報稅,還有交際費,能報的也有限,都是以營業額的
比例計算,剩下的不能報的變成外帳上面完全看不出來,當初他
叫伊頂罪的時候,他說這些東西可能會查到他身上,所以他叫伊
先承認九百萬,他說如果查到他身上我出來頂罪就沒意義了
(一)被告自白部分(即附表一編號9、12、14、15、16部分):被告
自白附表一編號9、12、14、15、16部分犯行部分,業經證人即告訴
代表人O有亮於原審證述明確,復有告訴人OO公司所有第一萬華、
玉山光復乙存帳戶交易明細、被告所有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帳號
詳卷)證券活儲帳戶(下稱中國信託證券帳戶)交易明細、凱基
證券股份有限公司106年11月14日凱證字第1060005304號函附說明帳號
00000000000、000000000000係期貨保證金之虛擬帳戶(下稱凱基證券期貨
帳戶)、中國信託新臺幣存提款交易憑證(見原審卷四第360頁,
偵一卷第159至160頁,原審卷六第201頁,原審卷四第269至273頁,原
審卷五第404頁,偵一卷第32至37頁,偵二卷第8至10、19頁)在卷可
稽,足供擔保被告前揭任意性自白與事實相符,是以此部分事證
明確,被告上開多次利用其業務上持有OO公司大小章而盜領OO公
司存款共計「288萬2329元」之犯行,應堪予認定
其後亦明確供稱:OO德美不知道伊侵占公司款項及盜開公司支票之
事,也沒有其他人知道,伊母親OO德美只知道伊公司有缺錢,伊
跟OO德美借很多次,不記得有多少次,O秀芬所說的借款,伊都是
以OO公司名義O轉借款等語(見偵一卷第118頁),復明確供承:O秀
芬不會知道伊偷開OO公司支票,OO公司開始營業時,就是伊在開
支票,O秀芬不是OO公司員工,所以不會知道等語(見偵一卷第247
頁反面),及另就告訴代表人O有亮是否知情一事,亦曾明確供稱
:其中1張於102年3月11日借款支票(即附表一編號115所示支票)沒
有兌現,是因為後來公司跳票太嚴重,所以O有亮發現O轉發生問
題,且知道伊有挪用公司資金,所以請O秀芬的先生暫時不要軋那
張支票等語(見偵一卷第131至132頁反面),由是可知被告先前於
偵查中已明確「自白」其確有盜領告訴人OO公司銀行存款約900多
萬元,用以投資買賣股票,之後又偽造OO公司支票對外調借資金
等情,至其於本院審理中翻稱其只有自白900多萬,但實際上並沒
有到900多萬,那是公司一開始的資本,加上沒有收據的加起來的
,事實上只有200多萬,但這200多萬是伊先墊付O銘焜的退股金,伊
才之後拿回來,伊有跟O有亮說好的等語(見本院卷第325頁),惟
經證人O有亮於原審證稱:被告從來沒有跟其表示要借錢,依原
審卷六第502頁總表,可以看出我們公司從100年到102年7月10日即公
司跳票當日結算的工程總收入是4390幾萬元,那是有日記帳、發票
和收入,實際上銀行也有入帳的,而第一銀行貸款和中租的部分
是1200多萬元,兩個相減我們公司本身是正的帳,所以其不需要跟
外面借錢,一直看不出來為什麼公司要跟外面借錢
其亦無授權被告O地下O莊其親友借錢,其亦無授權被告在一定限度
範圍內,可以為了公司的業務就自己開公司的支票,只有付工程
款的時候需要,有的話其會特別跟被告講,其亦沒有默示被告只
要是為了公司業務都可以開票等語明確(見原審卷七第143、145、
161頁),堪認被告嗣後始翻異前詞,改口否認大部分盜領OO公司
銀行存款及所有擅自簽發OO公司支票犯行之說法,尚難予輕信
此外,告訴人OO公司本有多次循正常管道向銀行貸款之情形,除業
經證人O有亮於原審證稱:「(檢察官問:今日有收到被告所提
的聲請調查證據狀,說因你有向第一銀行借款200萬元,可見公司
資金並不充足,所以她必須要向外借錢?)伊之前庭呈的資料裡
面也有寫,跟第一銀行貸款不只200萬元,應有一筆450萬元,及之
前有一筆500萬元信用貸款,這筆企業信用貸款當初跟銀行貸款目
的是因我們在做工程的時候,在工程執行之前我們需要有一筆執
行的資金,比如伊這個案子是6000萬元,若照伊的工程習慣會以工
程款的2到3成的現金讓公司做現金流,因我們在施作工程的時候
一開始業主不會給我們請款,所以伊需要一筆O轉金,就會先跟銀
行借一筆錢出來放著,就如伊10月15日庭呈的最大本資料上的第3
項第3頁收支證明是第
再衡以被告自始未能提出其為OO公司對外借貸及還款之相關證據,
且依其上開多次提存款之過程中,多有將所提領存款之同額現金
,並未直接轉存入或匯入其所有中國信託證券帳戶或凱基證券期
貨帳戶內,而係拆分成2筆存入或匯入之情事,應認係刻意掩人
耳目,以免事後遭查帳時發覺其所盜領款項悉數轉存或匯入其個
人銀行帳戶之犯行,是被告前揭所辯無非俱為卸責之詞,不足採
信,其於附表一編號1、2、4、6所示時間,盜領OO公司銀行帳戶內
存款共計「105萬元」存入自己帳戶之犯行,亦堪予認定
又被告先後於100年12月29日14時43分許、同年12月30日10時47分許、同
日15時10分許,自其所有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分別提領現金80萬元
、200萬元及270萬元,共計550萬元(見原審卷四第274至275頁),再
將其中500萬元轉存或匯入OO公司各該銀行帳戶內,之後再分次以
不同金額另擅自盜領各該銀行內存款,其情形如下:存入160萬
元後,復盜領160萬元:以OO公司名義於100年12月29日15時1分許存入
40萬元、同年12月30日11時8分許、11時24分許、14時37分許各存入40萬
元共3筆(以上4筆共160萬元)至OO公司所有玉山光復乙存帳戶內(
見偵一卷第252頁,原審卷四第500至506頁),之後再於附表一編號
17、21、24、29所示時間,即於101年1月2日、1月3日、1月5日及1月1
0日各盜領40萬元(4筆共計160萬元,見偵一卷第252頁)
又被告既已將其先前所盜領之款項「457萬2329元」悉數返還而存入
OO公司所有各該銀行乙存帳戶內,則斯時OO公司所有名下之銀行存
款,無論其存入或匯入之原因為何,均已由OO公司重行取回各該
存款之所有及支配權限,並登載於OO公司會計帳冊上,可由OO公司
負責人O有亮隨即查閱確認並提領作為公司支出之用,則其又於
附表一編號17至編號30所示時間(即於101年1月2日起至同年1月10日
止之期間內),再擅自從上開4家不同銀行乙存帳戶,分次分筆提
領各該銀行內之存款後,大部分款項從此流O不明,並未存回或匯
回其原先所提領之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堪信其存入500萬元款項嗣
後再分次提領如附表一編號17至30所示款項,並非為「作帳」而
存入、匯入及提領、轉出之情形,是被告此部分係意圖為自己不
法所有,盜領OO公司各該銀行內存款之犯行,亦堪予認定
惟查,被告所稱借款150萬元一事,不僅未清楚說明係如何支付O息
,亦自始未能提出任何證據以實其說,已難予輕信,且其既係為
了清償2筆金額各為60萬元、90萬元之款項,又有何必要分4次提領
?再者,被告於附表一編號31至編號34所示時間分次提領後,隨即
匯入其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內,其中:附表一編號31所示101年2月
9日14時36分許提領40萬元後,隨即於同日14時55分許以現金存入同
額款O至其所有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內(見原審卷一第82頁,原審卷
四第277頁)
且查,被告先前雖有於100年12月30日15時17分許、20分許將60萬元、
90萬元,以現金存入或以OO公司名義匯入第一萬華乙存帳戶,然已
隨即於100年12月30日17時46分許由同帳戶轉帳支出100萬元、101年1月
5日15時24分許轉帳支出35萬元(以上見原審卷六第354頁),足認其
當時所存入或匯入之大部分款項已轉帳支出,且該等款項係以現
金及OO公司名義匯入,其亦無從證明該等款項非屬OO公司本應存
入之款項,尚難認前所存入150萬元款項得與其於附表一編號31至3
4所示提領款項抵銷,則被告再於附表一編號31至編號34所示時間(
即101年2月9日至同年3月16日),擅自予以分次提領並將大部分款
項轉存入自己所有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內,其此部分多次盜領OO公
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存款之犯行,堪予認定
又告訴人OO公司於101年3月15日「15時26分、27分」許另取得140萬元
、60萬元(共200萬元)之信用貸款一事,除業據被告供承不諱外
(見原審卷三第121頁),並有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交易明細
可按(見原審卷一第82頁),然被告隨即於附表一編號33(即101年
3月15日「15時32分」許)至42所示時間,先後提領OO公司第一萬華
乙存帳戶內之款項後,再分別於同日將全部或大部分款項存入其
所有供投資買賣股票之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內,其情形如下(其中
附表一編號34部分,業如前述):(1)附表一編號35所示101年3月16日
15時21分許提領20萬元後,隨即於同日15時30分許存入同額款O至其
所有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內(見原審卷一第82頁,原審卷四第283頁)
況且,被告先前於附表一編號1至16所示時間(扣除編號3、5、7
、8、10、11、13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盜領OO公司存款金額共計達
243萬2329元,姑且不論被告於附表一編號17至30所示先匯回500萬元後
,再予以盜領款項,以及又於附表一編號31-32所示共計盜領85萬
元,是即便其確有於「101年3月14日」自其所有中國信託證券帳戶
提領204萬5000元後「存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之事實(
見原審卷六第230之6頁),亦無非係為了掩飾其先前盜領OO公司鉅
額存款,以避免因OO公司無法即時於101年3月14日清償上開200萬元第
一萬華信用貸款,而遭察覺其盜領OO公司存款之不法犯行,詎被
告竟又於101年3月15日OO公司另取得140萬元、60萬元之信用貸款後,
再以分次分筆方式接連盜領附表一編號35至42所示款項存入自己
帳戶,是被告辯稱其提領該些款項係用來清償上開204萬5000元為OO
公司「對外借貸」之款項一節,殊非可採,至為明確
經O:被告於該筆提款當日即101年9月28日,確有匯款100萬O至O秀芬
所有土地銀行忠孝分行(帳號詳卷)帳戶內,用以清償向O秀芬之
借款一事,固有第一商業銀行匯款申請書回條1張在卷可佐(見偵
一卷第183頁),然被告所指先前於101年5月22日向O秀芬借款100萬
元一事,實際上係由O秀芬於當日匯款96萬O至OO公司負責人O有亮個
人所有O南商業銀行O江分行(帳號詳卷)活期存款帳戶(下稱O南
O江乙存帳戶)內,有該銀行乙存帳戶交易明細可證(見原審卷一
第100頁),對此告訴代表人O有亮於原審已否認知情,則被告上
開所辯自無證據相佐,其所辯無足採信
更何況,被告就此筆提領款項共計「120萬元」,除其所供承匯款
「100萬元」予O秀芬之外,針對其餘款項「20萬元」之部分,則始
終無法完整交代清楚其用途,僅提出日期在本次提領120萬元款項
時間(即101年9月28日)之前,分別於101年7月6日及8月6日由其匯款
予OO公司員工O健洋支付薪資之匯款單為支出證明(見原審卷五第
315至317頁),自難作為所提領其餘20萬元款項用途之合理說明,
凡此適足徵被告所為上開辯解,無非卸責之詞,無一可採
惟O:被告上開所辯於101年9月5日匯入37萬1000O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
存帳戶內一事,固有該帳戶交易明細表可憑(見原審卷一第84頁)
,且經原審向第一萬華分行調取於101年9月5日匯入該37萬1千O至O
O公司乙存帳戶之存款人資料,依該存摺類存款憑條上之記載,雖
無從認定係由被告本人所存入(見原審卷四第466頁),然對照被
告先前於100年12月30日以OO公司匯款代理人名義存款90萬O至OO公司
第一萬華乙存帳戶之中國信託新臺幣內部交易憑證上之被告筆跡
(見原審卷六第230之4頁)可知,其匯款人應係被告本人
惟被告先則辯稱係借入37萬1000元,之後又改稱係借入38萬元,先後
說詞反覆不一,且無論借款是37萬1000元或38萬元,其金額非少,
竟迄未能提出任何借款之相關資料以實其說,並說明O息支付之情
形,已難憑信
又被告所辯清償38萬元借款後所餘7萬元之流向為何,先辯稱:伊
沒有明細云云,其後雖提出轉帳傳票或支出證明之發票等(見原
審卷四第104至127頁),然衡諸該些單據上之日期均為101年9月間,
依OO公司101年9月1日至同年10月31日之日記帳,並無任何與該些支
出相符之記載(見原審卷二第55至59頁),自無從認定被告所辯其
於101年10月1日提領45萬元中之其餘7萬元流向為可採
經O:(1)被告上開所辯先後二次匯款予東懋公司給付OO公司應付之
工程款一事,雖業經證人即東懋公司負責人O泳璋於原審中證述明
確(見原審卷六第307頁),並有東懋公司所有臺灣銀行大昌分行
(帳號詳卷)帳戶交易明細(見原審卷五第79、83頁)可佐,然被
告針對該筆20萬元提款之用途,先後說詞反覆,且其所指101年5月
8日及7月2日借款時間,分別約係於本次提領款項前之5月、3月,
竟未能提出任何借款之相關證據,亦未說明有約定任何O息之支付
,顯違一般常理,自難認其所辯可採
(2)又被告嗣雖提出轉帳傳票或支出證明之發票等(見原審卷四第
86至103頁),然該些單據上之日期均為101年8月1日至同年9月30日間
,依OO公司日記帳亦無任何該些支出款項之記載(見原審卷四第
53至56頁),是被告上開所辯提領該筆20萬元後之流向,俱不足為
採,至其所稱於101年5月8日及7月2日各匯款「5萬元」、「10萬元」
為OO公司支付工程款予東懋公司,難認與其於附表一編號45所示時
間提領OO公司20萬元存款有關(惟此15萬元部分於沒收款項計算時
予以扣除,詳如後述),是被告此部分盜領存款之犯行,堪予認
定
何況,被告自始未能提出任何支付上開薪資及勞保費用等「4萬多
元」之證明,是被告上開所辯提領該筆10萬元後之流向,俱不足
採信,其此部分盜領存款之犯行,堪予認定
(2)且查,被告所指101年9月28日係借款13萬元匯入O有亮個人帳戶內
作為OO公司使用,然依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於101年9月28日15時
49分許之存款餘額仍高達「129萬4290元」(見原審卷一第84頁),顯
無於當日對外舉債而於同日15時13分許匯入O有亮所有第一萬華乙
存帳戶內之必要,即便其確有於101年8月24日及同年9月28日分別存
入「12萬元」、「13萬元」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及O有亮第一
萬華乙存帳戶內,充其量不過為了填補其上開如附表一編號1至
42所示時間(扣除編號3、5、7、8、10、11、13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
,詳如後述)盜領OO公司存款,仍難認與其於附表一編號47所示時
間提領OO公司29萬元存款有關,是被告此部分盜領存款29萬元之犯
行,堪予認定
嗣被告又改稱:伊總共借入6筆,分別為101年5月8日借入3萬元、10
1年6月1日借入6萬元、101年6月8日借入5萬元、101年8月9日借入6萬元
、101年9月6日借入3萬5千元(即原審卷一第83至84頁),有5筆共23
萬5千元,分別匯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第6筆則於101年4月6
日借入35萬4千元匯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即原審卷一第83頁
),其所提領款項其中25萬4千元拿去清償該35萬4千元借款,還有
1筆支付O有亮的零用金5萬元云云(見原審卷五第11至12頁),足徵
被告所辯其提領本筆款項65萬元後之用途,先後說法反覆不一,
已難予輕信
(2)又被告所提出支付O有亮零用金之單據,多為「101年10月間」之
轉帳傳票、發票、交通費支出證明、免用統一發票收據(見原審
卷五第37至44頁),卻直至隔月11月27日之本筆提領存款後始行支付
,而所附發票等支出項目亦與轉帳傳票上之記載不符,尤有甚者
,被告所提出匯款1萬9000元予O有亮之郵政國內匯款執據上日期為
「101年10月4日」(見原審卷五第44頁),竟「早」於本次提領款
項之時間即101年11月27日,自難認被告所辯其提領款項後用途之說
詞為可採
(4)綜上所述,被告上開所辯提領該筆65萬元後之流向,俱不足採信
,至其改辯稱其曾於101年5月8日存入3萬元、101年6月1日存入6萬元
、101年6月8日存入5萬元、101年8月9日存入6萬元、101年9月6日存入
3萬5千O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即原審卷一第83至84頁),以
及101年4月6日存入35萬4000O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即原於101
年11月9日存入59萬O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原審卷一第第83、
85頁),惟上揭款項除59萬元時間距離較近外,其餘各項款項之存
入時間,與本次提領時間相距甚遠,且金額均不相符,均難採信
與其於附表一編號48所示時間提領OO公司65萬元存款有關(惟上開
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經O:被告於此所指101年11月9日借得90萬元後,將其中59萬元匯入O
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一節,不僅與其先前所辯其於101年11月27日
提領65萬元(即附表一編號48),係先前OO莊借65萬元,實收59萬
元後於101年11月9日存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乃提領該65萬元
清償借款之說詞,自相矛盾,已難以採信,且經原審質疑O以於1
01年11月9日始借得90萬元,卻早於101年11月5日支付益昌公司材料費
14萬3903元及OO公司員工薪資17萬4400元,被告始又改稱:O莊於101年
11月5日先給31萬元,之後於同年11月9日再給59萬元云云,足徵其所
言前後不一,已屬有疑,再參酌被告自始無法提出該筆借款及支
付O息之任何證明,自無從認定為真實可採
是被告上開所辯該二筆各提領15萬元、40萬元後之流向,俱不足採
信,縱其確於101年11月9日存入「59萬元」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
戶內(見原審卷一第85頁),有第一萬華105年11月2日一萬華字第
00122號函附卷可按(見原審卷三第109之1頁),充其量係為了填補
其上開如附表一編號1至42所示時間盜領OO公司存款之犯行,亦難
認其得據此於附表一編號49、50所示時間分別提領OO公司15萬元、4
0萬元之存款,是被告此部分盜領存款之犯行,堪予認定
至被告就附表一編號51部分(即101年11月30日提領48萬元)辯稱:當
天有以OO公司名義匯款2萬5000元支付明台保險金云云,並提出存
款憑條1張(見原審卷五第225頁)為證,然該筆48萬元之款項並非
以現金領出,而係於當日提領後直接轉帳支出(見原審卷一第85頁
,原審卷五第223頁),依OO公司於101年11月30日之日記帳內容,當
日亦無提領OO公司存款後支付明台保險金2萬5000元之相關記載(
見原審卷二第62頁),尚難認該筆支付明台保險金之款項,與該筆
提領48萬元存款之行為有關,被告所提出之證據作為有利之佐證
,其此部分盜領OO公司存款之犯行,堪予認定
另被告所辯其於101年8月3日、11月5日、102年5月6日、6月5日亦有支
付O有亮薪資共計31萬3332元等節(見原審卷五第346頁),因距離時
間甚遠,亦難認與被告本筆於101年11月30日提領OO公司款項48萬元
後之用途有關,亦難作為有利被告之證明(惟其代為支付O有亮款
項部分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12.附表一編號52部分(即簽發玉山光復到期日101年11月30日票號YX0
000000金額150萬元之支票,退票),被告辯稱:伊係為OOO德美借款
才開立這張支票,是分好幾筆借的,時間為101年2月29日、101年3月
5日共借100萬,OO德美是匯到伊中國信託銀行帳戶內,後來O同向當
鋪借的30萬元,一共130萬元匯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再
由該帳戶匯200萬元給東懋公司作為工程款,於101年3月14日伊有從
中國信託帳戶內匯款204萬5000O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這20
4萬5000元包括伊OOO德美借的100萬元,後來伊有從上開中國信託銀行
匯80萬元還她,只欠20萬,又於101年3月30日借80萬元云云(見原審
卷二第4頁正反面),惟O:(1)無論依被告所有中國信託乙存帳戶
或證券帳戶之交易明細,僅有於101年2月29日匯款50萬元、101年3月
5日有匯款20萬元、101年3月30日有匯入79萬O至該證券帳戶內,並無
另於101年3月5日存入「50萬元」之任何紀錄(見原審卷四第280至2
82頁,原審卷四第225頁),而其所辯將130萬元匯至OO公司第一萬華
乙存帳戶內,亦與卷內資料不符,是被告所稱101年3月5日OOO德美
借入50萬元而匯入其中國信託帳戶內,並匯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
帳戶之說詞,並不足採
(2)又依另案被告OO德美104年4月28日於另案偵查中所提出之「借還款
明細表」(見104年度偵續字第110號卷〈下稱偵續卷〉第79、80至
82頁)內容,雖清楚記載被告於101年2月29日、同年3月5日OOO德美各
借得50萬元2筆,一共「100萬元」,以及於同年3月30日借2筆共「8
0萬元」(金額各79萬及1萬元)等節,然被告於101年2月29日、同年
3月5日及同年3月30日OOO德美借得現金共計180萬元後,並未直接匯
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而係僅將其中50萬元、20萬元、79萬
元於101年2月29日、3月5日、3月30日匯入其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內,
其餘「31萬元」款項則「不知去向」,此間被告雖有於「101年3月
14日」自該中國信託證券帳戶轉帳「204萬5000元」至OO公司第一萬
華乙存帳戶內,但在此之前,其OOO德美所借共計100萬元款項,其
中50萬元及20萬元(共70萬元)於101年2月29日及3月5日先後匯入該中
國信託證券帳戶之後,已作為投資買賣股票之用,其餘30萬元不
知去向,另外被告OOO德美所借80萬元(79萬元十1萬元)之時間,
係於「101年3月30日」,更係在其於「於101年3月14日」將上開204萬
5000元匯回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之「後」,嗣該80萬元款項亦作
為交割股票之證券款而支出(見原審卷四第286頁),顯見被告簽
發上開附表一編號52所示支票而OOO德美所借上開款項,均非為OO
公司營業上支出之目的甚明
(3)再者,如依另案被告OO德美所提上開「借還款明細表」第1頁所
載(見偵續卷第80頁),被告簽發本張支票係為了「擔保」該頁次
編號3、4、5即101年3月30日借款80萬元(分2筆79萬元及1萬元)、同
年6月6日借款30萬元及同年6月20日借款20萬元(分2筆各10萬元)之
借款,則其金額僅為「130萬元」,且被告自始未主張先前另有1
筆20萬元亦係為OO公司而OOO德美借款之情事,則該另1筆「20萬元」
之借款,顯係被告為自己而OOO德美借入,則被告上開OOO德美所借
款項,無論係130萬元、150萬元或180萬元,均非為OO公司營業上之
支出使用,而大多係為其個人投資買賣股票之目的,則其簽發本
件附表一編號52所示(面額150萬元)支票交予OO德美應係作為擔保
或抵償自己之債務甚明
(2)然被告因擅自提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526萬5485元,
業如上開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此部分短少之金額,
原足以支應上開被告所指應付予東懋公司之工程款共計「350萬元
」甚明,是被告辯稱其為OO公司借貸而簽發該2張支票持以作為O地
下O莊借錢之擔保,用以借入共計「361萬5000元」後,於102年4月9
日、4月10日及4月11日匯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之說法,顯不
可採,被告仍屬無權而擅自簽發本件支票對外借貸甚明(惟上開
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經O:被告所辯OOO德美借款而後簽發本張支票等情,固有另案OO德
美所提「借還款明細表」可佐(見偵續卷第80至82頁),且觀諸該
借還款明細表第2頁記載及所附OO德美所有合作金庫銀行板橋分行
帳戶內確有於101年12月12日提領現金「10萬元」,以及其後於同年
12月17日獲兌付支票而清償之事(見偵一卷第122頁,偵續卷第83頁
),然被告就簽發該張支票用以清償借款之前,有關其OOO德美借
款10萬元之用途及流向,先後說詞反覆不一,且就先前OO莊於101年
11月9日借款100萬元(實收90萬元)之流向為何,亦交代不清,以
及針對所付借款O息為7萬元或5萬元、支付零用金共3萬9千多元等
,亦均未能提出任何證據以實其說,已難認所言可採
經O:(1)被告所辯因101年12月21日於OOO德美借款13萬而後簽發本張支
票,之後該支票兌現而清償等情,固有另案OO德美所提「借還款
明細表」、合作金庫板橋分行乙存帳戶交易明細可佐(見偵續卷
第81、83頁),然依OO公司101年12月21日之日記帳內容(見原審卷二
第65頁),並無此部分支出零用金及O息之相關記載,是被告雖提
出支出證明單、購票證明單、統一發票及免用統一發票收據等單
據(見原審卷二第159至165頁以下),尚無從證明確係由被告OOO德
美所借款項而支出
經O:被告所辯持該支票OOO德美借入70萬元,其後分別匯入OO公司上
開二銀行帳戶內之事實,固有另案被告OO德美所提出之借還款明
細表第3頁(見偵續卷第82頁)及上開二帳戶交易明細附卷可參(
見原審卷一第86頁,原審卷一第72頁),堪信屬實,然被告既自承
係因年底作帳短缺79萬元而有借款之需求,則參酌被告因盜領OO
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理由欄貳一、二(二)
之12所述,若非如此顯無對外借貸之必要,是即便被告所辯其簽
發本件70萬元支票借入款項後之用途確為可採,亦屬無權而擅自
簽發本件支票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
以扣除,詳如後述)
被告上開所辯提領49萬元款項之流向,即便屬實,然被告因盜領O
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理由欄貳一、二(二
)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少,顯無於101年11月
9日對外借貸100萬之必要,是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款項之犯行
,私下OO莊借錢後,匯還予OO公司用以支付工程款,再盜領OO公司
存款,用以清償其私下OO莊之借款,應認此非OO公司授權範圍內,
其盜用OO公司之印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
意圖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經O:被告上開所辯先存入2筆各「42萬5000元」、「30萬元」至O南泰
山乙存帳戶,之後再提領「40萬元」、「32萬元」等情,有O南泰
山乙存帳戶交易明細附卷可按(見原審卷四第476頁),然依上開
交易明細可知,被告不僅各係拆分成2筆匯入及提領,且匯入及提
領該2筆款項之金額亦有不同,不無有刻意避人耳目之情事,且
其既自承係因「年底作帳」之需求而先匯入2筆各42萬5000元及30萬
元之款項,然參酌被告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
業如上開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
開存款短少,應無被告所指年底帳戶需要「作帳」存入現金之必
要,是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款項之犯行,無論其係如何取得
該2筆各42萬5000元、30萬元款項,既已存入OO公司乙存帳戶而成為
OO公司存款之一部分,則其之後再拆分成2筆與先前不同之金額,
盜領用以清償或返還該2筆款項(少提領5000元),此應非OO公司之
授權範圍內,其盜用OO公司之印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有為自
己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
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又被告所辯於101年12月10日「借入30萬元」後直接將同額款項轉匯
予東懋公司支付工程款一事,固有東懋公司所有臺灣銀行大昌分
行乙存帳戶交易明細可參(見原審卷五第95頁),惟因金額不相吻
合,實難認被告此筆提領43萬元係作為清償上開借款30萬元之用
,其所辯自不足採信
且被告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526萬5485元,業如上
開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
款短少,顯無於101年12月10日對外借貸30萬元匯予東懋公司支付工
程款之必要,即便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款項之犯行,私下OO莊
借錢後,直接匯予東懋公司用以支付工程款,則其又盜領本筆43
萬元之OO公司銀行存款,用以清償其先前私下OO莊之借款,應認此
非OO公司授權範圍內,其盜用OO公司之印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
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惟上開代匯入東懋公司款項於沒
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經O:被告所辯其於101年1月9日OOO德美借入80萬元,並將其中70萬元
匯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用以給付OO公司支出款項等情,固有另
案被告OO德美所提出之借還款明細表第3頁(見偵續卷第82頁)及
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交易明細附卷可參(見原審卷一第85頁反
面),然被告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
開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
短少,應無需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且被告所提其支出OO公司業
務所需款項部分(見原審卷二第166至181頁),大多為「102年2月間
」之支出項目,其中更有於「102年1月6日」之中油加油站發票,
該筆支出係早於102年1月9日OOO德美借款之時,且其總支出金額亦不
滿10萬元,俱難認定與被告簽發本張支票OOO德美借款有關,即便
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款項之犯行,乃另OOO德美借款80萬,再將
其中70萬元匯還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作為OO公司營業上
支出,其後再簽發本件支票用以清償所借款項,其亦屬無權而擅
自簽發上開附表一編號61所示支票用以清償OOO德美借款80萬元甚
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
述)
(4)此外,被告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
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
少,應無需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即便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
款項之犯行,乃於101年12月10日先存入現金120萬元款O至OO公司帳戶
內,充其量係其事後為了填補其上開盜領OO公司存款之不法犯行
而已,則其之後再盜領本筆OO公司銀行存款42萬元,無論是否用以
清償所借款項,應認此非OO公司授權範圍內,其盜用OO公司之印
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惟上開
其自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經O:被告既供稱借款100萬元時已預扣10萬元O息,O以又於清償該2
筆借款時再各支付高額O息各2萬元及5萬元,亦即該筆100萬元之借
款於借入時先預扣O息10萬元,其後又拆分成2筆清償,各再支付額
外O息,則其所支付全部O息高達17萬元,殊不合常理,被告對此並
未提出合理說明,自難謂可採,且被告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
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
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少,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即便
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上開款項之犯行,而於102年1月10日存入
90萬O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充其量係其事後為了填補其上
開盜領OO公司存款之不法犯行而已,則其再盜領上開OO公司銀行
存款60萬元、45萬元欲加以清償,應認此非OO公司授權範圍內,其
盜用OO公司之印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
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23.附表一編號64(簽發玉山光復發票日102年3月15日票號YX0000000金
額10萬元之支票,兌現日102年3月15日)、編號67(簽發玉山光
復發票日102年3月20日票號YX00000000金額10萬元,兌現日102年3月20日
)部分,被告辯稱:因為要支付東懋公司工程款,OO公司帳戶內的
錢不夠,所以簽發這2張支付再O地下O莊借錢「16萬元」,因為預
扣了O息,其中的11萬元,再加上跟OO德美借的20萬元,一共「31萬
元」,匯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再整筆150萬元匯至OO公司第
一萬華甲存帳戶內,後來這2張支票都有兌現云云(見原審卷二
第96至97頁)
然當日匯入之31萬元係拆分成2筆各為30萬1000元及9000元,核與被告
辯稱係分別O地下O莊借錢16萬元中之「11萬元」,及OOO德美借入「
20萬元」之2筆借款情形不符,且被告稱於102年3月12日OO莊借入20萬
元,還款日即支票兌現日為同年3月15日及3月20日,如以平均借款
期間5日計算基準,O息為4萬元,其月息超過百分之120,年息更高
達百分之1440以上,殊難憑採信
(3)且被告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理由
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少,
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即便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上開鉅
額款項之犯行,乃簽發上開2張支票取得部分資金11萬再加上OOO德
美借款20萬元,共計31萬元後,先存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
,再轉匯一整筆150萬O至OO公司甲存帳戶內供票號票號0000000、0000
000之2張支票兌現,充其量係其事後為了填補其上開盜領OO公司存
款之不法犯行而已,仍屬無權而擅自簽發上開附表一編號64、67之
支票用以對外借貸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
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24.附表一編號66部分(即102年3月18日提領第一萬華34萬元),被告
辯稱:這筆錢領出來是要支付OO公司勞健保、勞退及OO公司客戶「
適園」公司材料費等云云(見原審卷五第15至16頁),以及另提
出102年3月13日第一商業銀行存款存根聯1張為憑(見原審卷五第31
5頁),然O:參照OO公司102年3-4月份日記帳之內容(見原審卷六第
85至87頁),並無於該期間內有支出上述同額費用之記載,且依被
告所提出支付適園實業有限公司(下稱適園公司)55230元之玉山
銀行匯款回條之內容(見原審卷五第19頁)及證人即適園公司負
責人O賜賢於原審中之證詞(見原審卷六第293頁)可知,被告匯款
予適園公司支付訂金5萬5230元部分係於「102年4月1日」,並非提領
當日之102年3月18日,尚難認其係為支付予OO公司客戶之適園公司
款項,而在數週前即提款作準備
且依被告所提該些單據之支出金額,大約僅16萬2000元,亦不足所
提領款34萬元之款項,即便扣除該筆支付適園公司之款項5萬5230元
後亦未達其提領之款項,尚難採信被告所辯其提領該筆34萬元係
為OO公司支出上開相關費用之說法為真實(惟其匯入適園公司之款
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然O:被告於103年2月18日偵查中係供稱:102年2月7日伊從母親OO德美
郵局帳戶提領60萬元目的,是要還地下O莊60萬元,因為於101年12
月10日O地下O莊借120萬元直接存入OO公司第一萬華帳戶內,另外的
60萬元O於102年2月6日已還給O莊云云(見偵一卷第245頁反面),則
其所供述OO莊實際借款及先行清償金額,先後說詞反覆不一,已難
予輕信
(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少,應無對外借
款支應之必要,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上開鉅額款項之犯行,
無論其所指簽發該張支票OOO德美取得60萬元後,是否「清償」先前
為支付東懋公司工程款而O地下O莊所借之款項,亦屬無權而擅自
簽發本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
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3)另觀諸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於102年4月9日存入215萬元部分,
係以一整現金方式存入,無從認定其中有被告所辯係另OO莊借入
45萬元之情事,且被告先前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
少,業如上開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
司上開存款短少,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即便被告為掩飾其
盜領OO公司上開鉅額款項之犯行,乃於102年4月9日借款45萬元作為
其中1筆,O同其他款項共計215萬元而存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
,之後再盜領上開附表一編號69、70、84所示3筆存款用以清償先
前所借入之款項,應認此非OO公司授權範圍內,其盜用OO公司之印
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惟上開
其自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3)且被告先前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
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
少,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則無論被告所指簽發該8張支票
所取得資金「70萬元」後,是否係於102年4月10日匯回OO公司第一萬
華乙存帳戶內,再於102年4月11日一共轉匯221萬5000O至OO公司第一萬
華甲存帳戶(見偵一卷第163頁),俱屬無權而擅自簽發上開8張
支票用以對外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
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再者,上開3張支票之面額共計63萬8573元,已非整數,且被告所指
借入款項52萬400元亦非整數,然被告始終無法清楚交代究係以如
何計算之O息借入該筆52萬400元之款項,自無從認定其所言屬實
至上開所指票號VA0000000、VA0000000之支票,即為附表一編號73之1、
73之2所示之支票,被告既自承亦係OOO德美、O莊所為借款,且告訴
代表人O有亮於102年9月2所提告訴狀中亦提及該票號VA0000000、VA000
0000之支票,亦係被告未經授權而簽發支票(見偵一卷第8頁),堪
信該票號VA0000000之支票,亦係被告未經授權向外借貸而擅自簽發
甚明,此部分雖未經檢察官起訴,然核與本案被告於上開事實欄
二(三)所示其餘接續偽造有價證券之犯行,亦有接續犯之實質
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附此敘明(
另票號VA0000000支票則確係支付予OO公司客戶即經濟公司之票款,
業經告訴代表人O有亮於原審準備程序中證實無誤,見原審卷三第
100頁反面)(另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
,詳如後述)
(3)上開附表一編號72、73所示支票,被告均係無權簽發一節,業如
前述,是即便被告供稱其簽發上開附表一編號77、78及79之3張支票
取得資金20萬9000元後,確係於102年5月3日匯回OO公司第一萬華甲
存帳戶內,以供附表一編號72、73之支票兌現,亦屬無權而擅自簽
發本件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自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
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至東懋公司所持有之3張(金額各50萬元、50萬元及100萬元)支票確
有兌現(見原審卷一第86頁反面,偵一卷第163頁)證人O泳璋於原
審中證實無誤(見原審卷六304頁),惟此係102年4月11日由第一銀
行江子翠分行轉入「221萬5000元」至OO公司第一萬華甲存帳戶內,
惟查,被告於第一銀行江子翠分行並無帳戶,有第一銀行江子翠
分行107年11月12日一江子翠字第00044號函在卷可佐(見原審卷七第
277頁),亦難認係被告持自己之款項匯入,且與被告所辯匯入1
45萬元金額亦不相符,則其所辯不無有刻意誤導之嫌,足徵其所言
並不可採
(4)且被告先前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
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
少,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則無論被告是否簽發該附表一編
號80、81、83、88及104所示5張支票借得資金39萬2000元,並於102年4
月24日匯回OO公司第一萬華甲存帳戶內,俱屬無權而擅自簽發上開
5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自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
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3)至上開所指該金額為16萬元之支票,實係附表一編號86之1(即第
一萬華票號VA0000000)所示之支票,被告既自承亦係OO莊所為借款
,且告訴代表人O有亮於102年9月2所提告訴狀中亦提及該票號VA000
0000之支票,亦係被告未經授權而簽發支票(見偵一卷第8頁),堪
信該票號VA0000000之支票,亦係被告未經授權向外借貸而擅自簽發
甚明,此部分雖未經檢察官起訴,然核與本案被告於上開事實欄
二(三)所示其餘接續偽造有價證券之犯行,亦有接續犯之實質
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附此敘明(
至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32.附表一編號87(簽發第一萬華發票日102年5月10日票號VA0000000金額
20萬1560元之支票,兌現日102年5月10日),被告辯稱:因為102年4
月11日要付東懋公司票款100萬元及另一家公司借款33萬元,當時不
夠12萬元,才拿這張支票借17萬元,於當日將其中12萬元匯入OO公
司第一萬華甲存帳戶,其他作為公司零用金及支付O息之用云云(
見原審卷二第100頁)
且被告先前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理
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少
,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上開款項
之犯行,無論其所指簽發上開支票取得之款項,是否即為於102年
4月11日匯回OO公司第一萬華甲存帳戶內之「12萬元」,使OO公司得
以支付票款,甚或作為OO公司零用金或支付O息之用,俱屬無權而
擅自簽發本件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自明(惟上開其自行匯
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3)且上述於102年5月6日所兌現4張支票中之附表一編號75、76所示支
票(票號0000000、0000000),被告均係由無權簽發,業如前述,被
告所指其簽發本件附表一編號89、101之支票所取得之款項,雖確係
於102年5月6日匯回OO公司第一萬華甲存帳戶內,以供上開附表一
編號75、76及其他2張支票兌現,用以填補OO公司支付票款之不足,
仍屬無權而擅自簽發本件2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甚明(惟
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2)又被告固有於102年5月10日匯款12萬O至OO公司玉山光復甲存帳戶(
見偵一卷第250頁反面),然依該帳戶支票交易明細表所示,該款
項係用以支付附表一編號86〈即起訴書附表一一編號26〉所示之
支票,而該張支票係被告無權簽發而擅自對外借貸取得現金一事
,業如前述,則被告此部分所盜領而匯款12萬元用以支付附表一編
號86所示支票款部分,雖所匯入款項之帳戶係OO公司所有,其主
觀目的乃係為了使該張擅自簽發而偽造之支票兌現,應認此非OO公
司授權範圍內,其盜用OO公司之印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有為
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以扣
除,詳如後述)
(3)被告確於102年5月10日匯款60萬4060O至OO公司第一萬華甲存帳戶(
見偵一卷第163頁),則依該帳戶交易明細表所示,係用以支付附
表一編號87、88、89〈即起訴書附表一一編號61、62、65〉所示之3張
支票,然因該些支票均係被告無權簽發而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
一事,業如前述,是被告此部分所盜領而匯款60萬4060元用以支付
該3張支票款部分,應認此非OO公司授權範圍內,其盜用OO公司之
印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惟上
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4)被告固有於102年5月10日匯款75萬O至群興公司所有國泰世華商業
銀行二重分行乙存帳戶內之事實,有O南商業銀行O江分行匯款申請
書可按(見原審卷一第64頁),然群興公司先前曾對OO公司、被
告提起請求清償借款共計260萬元(其餘已清償)之民事訴訟,主
張OO公司應與被告負連帶清償責任,此間經原審法院民事庭審理結
果認並無證據證明OO公司曾授權被告O群興公司借款,進而判決群
興公司此部分原告之訴駁回確定一情,有原審法院103年度字692號
民事判決書在卷可稽(見原審卷一第42至53頁),則依該民事判
決書附表一編號15、16及17所示被告O群興公司借款時間及金額(已
確認所借款項均係匯至被告個人帳戶),與被告上開所辯O群興公
司借貸3次共計75萬元之事實相吻合,應堪認定被告純粹為其個人
而非經OO公司授權O群興公司借入該3筆75萬元款項,則其將上開所
盜領OO公司存款中之75萬元匯還予群興公司,此非OO公司授權範圍
內,其盜用OO公司之印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自有為清償個人債
務之不法所有意圖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以扣除
,詳如後述)
惟被告如係為了OO公司支付薪資予O健洋,直接轉匯「同額」之款
O至O健洋上開帳戶即可,以方便記帳,O以先提領「現金」4萬元(
見原審卷一第79頁),再將其中3萬5788元轉匯之,則被告多提領之
4222元現金,應認此非OO公司授權範圍內,其盜用OO公司之印章提
領款項,其主觀上存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惟上開其自
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被告此部分所辯自難
謂可採
(2)又依OO公司台北富邦新莊甲存帳戶交易明細所示(見原審卷六第
181頁),於102年5月10日確有附表一編號90、91之2張支票屆期兌現
,其金額各2萬9850元、11萬元,金額共計13萬9850元,設若被告係為
使該2張支票兌現之用,乃簽發本張支票借入款項,除支付顯不
合理之高額O息外,O以所簽發之支票面額達20萬7200元之多,其所辯
顯與事理相違
(4)且查,上開附表一編號90、91支票,被告均係由所無權簽發,且
因先前盜領OO公司存款,造成OO公司存款短少,否則應無對外借款
支應之必要等節,俱如前述,即便被告所指其簽發上開支票所借
得資金後,於102年5月10日匯回OO公司富邦新莊甲存帳戶內,以供
附表一編號90、91所示擅自簽發而偽造之支票兌現,或部分款項係
作為OO公司零用金支出,俱屬無權而擅自簽發本件支票用以對外
借貸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
以扣除,詳如後述)
惟O:被告供稱於102年4月11日將「76萬5000元」匯入OO公司第一萬華
甲存帳戶一事,依該銀行帳戶交易明細並無此筆紀錄(見偵卷一
第163頁),是其所為辯解已非可採,且該筆借款75萬6000元之O息為
何?究係以何方式借得?以及上開2筆提領款項共僅28萬元,究係
如何清償該筆76萬5000元借款,且又O以分成2筆提領及清償,被告
均未能合理說明,自難認實情
退一步言,即便被告上開所辯可採,然其先前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
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開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
,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短少,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
即便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上開款項之犯行,乃自行「借款」
匯入OO公司帳戶內加以填補,以供東懋公司所持有OO公司之支票兌
現,則其之後再盜領款項清償上述「本人」所為借款,應認此非
OO公司授權範圍內,其盜用OO公司之印章提領款項,其主觀上存
有為自己不法所有之意圖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計算予
以扣除,詳如後述)
是即便被告上開所指其簽發附表一編號98之支票借得現金後,確係
匯回OO公司第一萬華、台北富邦新莊甲存帳戶內,以供附表一編
號71、74之支票兌現,用以填補OO公司支付票款之不足,甚或作為
OO公司零用金不足之支應等之用,亦均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張支
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自不待言(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
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2)且上開附表一編號80、81、94、97所示4張支票,均係由被告所無
權簽發,業如前述,且被告因先前盜領OO公司款項,造成OO公司存
款短少之事實,亦如前述,是即便其上開所指簽發附表一編號10
0、102、103及109之4張支票取得資金後,係分筆匯回OO公司玉山光復
、O南泰山及台北富邦新莊甲存或乙存帳戶內,以供先前所述附表
一編號80、81、94、97之支票兌現之用,以及另行以支付東懋公司
之工程費用支票款,俱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4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
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
除,詳如後述)
惟O:(1)被告上開所指匯入款項及支票兌現之情形,有各該銀行帳
戶交易明細可證(見偵卷一第250頁反面,偵一卷第155頁),然被
告既明確供稱以總額52萬元之4張支票款借得42萬8400元,顯見係其
向同一家O莊以一整筆借入,衡情並無拆分簽發該4張支票借款之
必要,而依被告所述上開借款期間最長僅約2週,O息為9萬1600元,
其月息至少百分之34,年息超過百分之408,顯違常理,是被告上
開所辯簽發該4張支票而借入款項42萬8400元之說詞,實難予採信
(2)且上開附表一編號103、104所示支票,均係由被告所無權簽發,
業如前述,且因被告先前盜領OO公司款項,造成OO公司存款短少之
事實,亦如前述,是即便其上開所指簽發附表一編號106、107、11
0、116之該4張支票借得資金後,係分筆匯回OO公司玉山光復甲存帳
戶內,以供附表一編號103、104所示支票兌現,以及支付OO公司之
另1張11萬元之票款,俱屬無權而擅自簽發本次4張支票用以對外借
貸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
扣除,詳如後述)
(2)且上開附表一編號100所示支票,係由被告所無權簽發,業如前
述,是即便其上開所指簽發附表一編號108、108之1此2張支票借得資
金後,確係匯回OO公司玉山光復甲存帳戶內,以供附表一編號10
0所示支票兌現,亦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2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
現金甚明
至檢察官雖未就被告所涉擅自簽發附表一編號108之1所示支票(票
號ZA0000000)之犯行提起公訴,然被告既自承該張支票係O同附表一
編號108所示支票同時簽發,且告訴代表人O有亮於原審亦表明該
票號ZA0000000之支票係由被告所無權簽發(見原審卷二第6頁),堪
信屬實此部分與被告偽造而行使附表一編號108所示支票之犯行,
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之關係,本院自得併予審究,附此敘明(
至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何況,被告先前因盜領OO公司存款而使OO公司之存款短少,業如上
開理由欄貳一、二(二)之12所述,若非如此造成OO公司上開存款
短少,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即便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
上開款項之犯行,乃擅自簽發上開附表一編號111、125之支票2張,
對外借款,匯入OO公司第一泰山甲存帳戶內加以填補,用以支付
該票號ZA0000000、ZA0000000支票2張之支票款,自仍屬無權而擅自簽發
本次2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甚明
至於附表一編號111之1、111之2之2張支票部分,既係被告為了向外
借貸而擅自所簽發,此部分雖未經檢察官起訴,然核與本案被告
於上開事實欄二(三)所示其餘接續偽造有價證券之犯行,亦有
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
,附此敘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
,詳如後述)
經O:被告上開所指匯入款項及支票兌現之情形,固有OO公司第一
泰山、玉山光復甲存帳戶交易明細可證(見偵一卷第156,250頁反
面,原審卷六第206頁),然依被告供述OO莊借款所簽發之上開4張
支票中,其票載發票日不超過7日,且附表一編號117、118之票載發
票日及兌現日完全相同,衡情並無分別簽發4張支票之必要,而被
告亦自始未能清楚說明該筆借款58萬9870元,究係如何計算O息?
以及所借上述款項58萬9870元O以恰巧為支付附表一編號108、109、11
0及111所示支票款項之總合,顯然係刻意匯入足額之款項用以支付
各該票款,而非將所借得款項之部分用以支付各該票款,誠令人
懷疑其真實性,則其上開所辯簽發該4張支票係借入款項58萬9870元
後,分別匯入OO公司第一泰山、玉山光復甲存帳戶內支付票款之
說詞,尚難予以採信
更何況,上開附表一編號108、109、110及111所示支票,均係由被告
所無權簽發,業如前述,是即便其所指簽發該4張支票借得資金後
,係分筆匯回OO公司第一泰山及玉山光復甲存帳戶內,以供先前
所簽發附表一編號108、109、110及111所示支票兌現,亦屬無權而擅
自簽發該4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至為顯然(惟上開其自
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何況,上開附表一編號112所示支票,亦係由被告所無權簽發,業
如前述,是即便其所指簽發本件附表一編號113、120之2張支票借得
資金18萬元後,確係匯回OO公司玉山光復甲存帳戶內,供附表一編
號112所示之支票兌現,亦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張支票用以對外借
貸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
扣除,詳如後述)
(2)且上開附表一編號105所示支票,亦係由被告所無權簽發,業如
前述,是即便其所指簽發附表一編號114、124、127支票借得資金20萬
元後,再O同其他借款14萬元,並將其中33萬8573元匯回OO公司富邦
新莊甲存帳戶內,以供附表一編號105所示支票兌現,亦屬無權而
擅自簽發該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
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46.附表一編號115(簽發玉山光復發票日102年6月11日票號YX0000000金
額200萬元之支票,退票,此與附表一編號119之支票〈即起訴書附
表一編號56〉係屬同一筆,起訴書贅載之,應逕予更正刪除)之部
分,被告辯稱:因OO公司需支付東懋公司工程款70萬元、150萬元
,但現有資金不足,尚需款192萬元,所以於102年3月11日簽發這張
支票向O秀芬借錢200萬,扣除O息8萬元後實拿192萬元,乃由O秀芬直
接匯入OO公司負責人O有亮個人之O南O江乙存帳戶內,並於當日分
2筆匯出,第1筆70萬元匯至東懋公司付工程款,餘款122萬元匯至第
一萬華乙存帳戶,再於同年3月12日(15:04)轉匯150萬O至一銀萬
華甲存(15:08),支付東懋公司工程款2張支票分別為100萬、50萬
云云(見原審卷二第97頁,原審卷一第134頁),惟O:被告上開所
指於102年3月11日向O秀芬實借192萬元先匯入告訴代表人O有亮個人
之O南O江乙存帳戶,並於當日全額轉帳支出,其中70萬元匯予東懋
公司支付工程款,所餘122萬元則匯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
再於102年3月12日轉匯150萬O至OO公司第一萬華甲存帳戶,供2張各為
100萬元、50萬元之支票(票號0000000、0000000)兌現一情,固有O有
亮之O南O江乙存帳戶交易明細(見原審卷一第100頁)、OO公司第一
萬華乙存(見原審卷一第86頁)、甲存帳戶交易明細(見偵一卷
第162頁)、東懋公司臺銀大昌乙存帳戶交易明細(見原審卷五第
111頁)在卷及證人O泳璋於原審中證述屬實(見原審卷六第301至30
2頁)
然被告既係為OO公司對外借貸,O以要求O秀芬匯款至O有亮個人之銀
行帳戶,卻又於同一日即轉帳支出,分別以現金匯款70萬元予東
懋公司,以及匯款122萬O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再轉匯150萬
O至OO公司第一萬華甲存帳戶,用以支付東懋公司工程費用之票款
,其意在掩飾先前即盜領OO公司存款之事實甚明,且因被告先前
盜領OO公司存款,造成OO公司存款短少之事實,俱如前述,若非如
此,OO公司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被告為掩飾其盜領OO公司上
開款項之犯行,於擅自簽發附表一編號115(即119)之支票向O秀
芬借款192萬元後,將其中70萬元直接匯予東懋公司支付工程款,其
餘122萬元存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之後再O同該帳戶內存款
,共轉匯150萬O至同銀行甲存帳戶內,供支付予東懋公司工程款
之2張支票(票號為0000000、0000000)兌現,仍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
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
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經O:被告上開所指匯入款項及支票兌現之情形,固有OO公司玉山
光復銀行甲存帳戶交易明細可證(見偵一卷第251頁),然被告既
明確供稱係以總額50萬元之支票共5張借得42萬元,顯見係其向同一
家O莊以一整筆借入,衡情應無簽發該4張支票借款之必要,而依
被告所述上開借款期間最長約僅9日,O息為8萬元,其月息至少百
分之48,年息超過百分之576,殊不合常理,是被告上開所辯簽發
該5張支票係為借入42萬元之說詞,顯難予採信
且上開附表一編號116、117、118所示支票,係由被告於先前所無權
簽發一事,業如前述,是即便其上開所指簽發該5張支票借得資金
後,係匯回OO公司玉山光復甲存帳戶內,以供附表一編號116、117
、118所示支票兌現,亦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
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
除,詳如後述)
至於附表一編號126之1(簽發第一泰山發票日102年5月15日票號ZA000
0000金額16萬4885元之支票,兌現日102年5月21日)、編號126之2(簽發
第一泰山發票日102年5月16日票號ZA0000000金額5萬6700元之支票,兌
現日102年5月21日)之2張支票部分,既係被告為了向外借貸而擅自
所簽發,此部分雖未經檢察官起訴,然核與本案被告於上開事實
欄一(三)所示其餘接續偽造有價證券之犯行,亦有接續犯之實
質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附此敘明
另被告所提出其餘款項7萬8415元作為OO公司零用金支出之部分,固
提出相關支出單據為憑(見原審卷二第209至213頁),然此不僅均
未見於OO公司日記帳上有所記載(見原審卷六第674頁),且其總
支出金額僅為4萬3116元,顯然不足被告上開所指為OO公司支出零用
金之數額,自認被告所辯借得款項係作為此部分支出之說法可採
,併此敘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
,詳如後述)
何況被告先前盜OO公司存款,造成OO公司存款短少之事實,俱如前
述,若非如此,OO公司應無對外借款支應之必要,被告為掩飾其
盜領OO公司上開鉅額款項之犯行,乃擅自簽發附表一編號128、133、
134、143、144之支票5張OO莊借款後,O同向「O文彬」所借22萬元款
項,一共匯款72萬至OO公司第一泰山甲存帳戶用以支付東懋公司工
程款50萬元之票款及另1張支票款,仍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張支票
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
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惟O:被告所指匯款1萬4000元予O健洋一事,固業據其提出第一商業
銀行匯款申請書回條1張為憑(見原審卷五第313頁),然其上匯款
時間係在101年11月5日,既為被告所是認,可見被告該筆匯款之時
間「早」於上開於102年6月18日提領款項71萬元之時間,顯非該筆
款項之流向甚明,參酌被告始終亦無法說明其提領該筆71萬元款
項後之用途為何,是其空言否認有此部分盜領OO公司存款之辯解,
尚非可信(惟上開其自行代匯予O健洋薪資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
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2)被告於105年6月6日書面說明僅供稱:該票號ZA0000000、ZA0000000、Z
A0000000之支票分別係因借款及支付東懋公司工程款而簽發等語(見
原審卷二第85頁),然其中票號ZA0000000支票之支票存根上之受款
人欄內記載為「小潘」(見原審卷六第390頁),參酌證人O泳璋於
原審準備程序中所提出之「向O豐開立發票請款情形」表中,並
無收受並兌現該票號ZA0000000之支票作為工程款一事(見原審卷六
第334頁),以及告訴代表人O有亮於107年10月15日原審審理中亦提出
書面主張上開3張支票中之票號ZA0000000、ZA0000000支票之提示人並
非公司廠商及客戶等語(ZA0000000之面額誤載為21萬5072元,實為6萬
7250元,見原審卷六第390頁),足徵上開票號ZA0000000、ZA0000000、Z
A0000000等3張支票,亦係由被告擅自簽發後持以O地下O莊借款之用甚
明,則其為支付該3張支票之票款而另行簽發附表一編號135、136
、137所示支票對外借貸取得現金後匯入,仍屬無權而擅自簽發支
票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
如後述)
至於(1)附表一編號135之1(簽發第一泰山發票日102年6月21日票號ZA
0000000金額20萬元之支票,兌現日102年6月21日)、(2)編號135之2(簽
發第一泰山發票日102年6月21日票號ZA0000000金額10萬元之支票,兌
現日102年6月21日)、(3)編號135之3(簽發第一泰山發票日102年6月2
1日票號ZA0000000金額6萬7250元之支票,兌現日102年6月21日)之3張支
票部分,既亦係被告為了向外借貸而擅自所簽發,此部分雖未經
檢察官起訴,然核與本案被告於上開事實欄一(三)所示接續其
餘偽造有價證券之犯行,亦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為起訴
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附此敘明
(2)且上開附表一編號129、135所示支票,均係由被告所無權簽發,
業如前述,是即便其上開所指簽發附表一編號142、145、146、147借
得資金後,確係匯回OO公司第一泰山甲存帳戶內,以供附表一編號
129、135所示支票兌現,亦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4張支票用以對外
借貸取得現金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
以扣除,詳如後述)
(3)至被告於105年5月5日原審準備程序中所提出之書面說明中既將票
號ZA0000000支票(即附表一編號142之1支票,發票日102年6月25日票
號ZA0000000金額5萬3321元之支票,兌現日102年6月25日)列為「借款」
(見原審卷二第85頁),且告訴代表人O有亮於105年10月12日所提
書面說明中亦質疑該張支票之用途,要求被告說明(見原審卷三
第12頁),堪信亦係由被告擅自簽發後持以對外借款之用甚明,此
部分雖未經起訴,然核與本案被告於上開事實欄一(三)所示其
餘接續偽造有價證券之犯行,亦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為
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究,附此敘明
經O:被告上開所指匯入及匯出款項、交付及支付借款之情形,固
有OO公司玉山光復甲存帳戶交易明細(見偵一卷第251頁)、國泰
世華商業銀行匯出匯款憑證之客戶收執聯可佐(見原審卷三第166
頁),復有上開OO德美所提出之借還款明細表第2頁可資為憑(見
偵續卷第81頁),並經證人即群興公司負責人O俊慶於原審準備程
序中證述屬實(見原審卷六第265頁),且經告訴代理人O有亮於原
審亦陳稱該102年6月14日兌現之玉山光復銀行50萬元支票確係支付
予東懋公司之工程款無誤(見原審卷二第255頁),然群興公司先
前對OO公司、被告提起請求清償借款之民事訴訟,主張OO公司應與
被告負連帶清償借款共計260萬元(包括上開借款30萬元部分,參
見該民事判決附表一編號21)之民事責任,然經原審法院民事庭審
理結果認OO公司「並未授權」被告O群興公司借款,乃判決群興公
司此部分原告之訴駁回而確定一情,有原審法院103年訴度字692號
民事判決書在卷可稽(見原審卷一第42至53頁),堪信被告並未
經授權而為OO公司O群興公司借入該30萬元款項甚明,無非係掩飾其
盜領OO公司存款,乃以OO公司名義O群興公司借款30萬元而匯入OO公
司銀行帳戶內,則被告為償還先前其擅自O群興公司所借而匯入
OO公司玉山光復帳戶內之款項,乃又簽發上開支票OOO德美借款清償
,亦屬無權而擅自簽發該張支票用以對外借貸取得現金甚明(惟
上開其委由群興公司匯入OO公司之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
除,詳如後述)
又另案告訴人O秀英於新北地檢署103年度偵字第7988號偵查中對被告
提起告訴,被告所有中國信託證券帳戶內於100年1月26日確有1筆
O秀英所匯入款項27萬元,亦有該帳戶交易明細可證(見原審卷四
第261頁),參酌被告就另案告訴人O秀英所指述被告擅自賣出其為
O秀英持有之國泰金控股票,因而犯背信罪之事實,業經原審法院
104年度易字第390號判處有期徒刑4月確定,有該案刑事判決書在
卷可稽(見原審卷四第56頁),且被告嗣於105年11月14日原審準備
程序中已供承:之前因O秀英要伊幫忙買股票,才在100年1月26日匯
錢給伊,但伊未經O秀英同意換股,也就是改買其他股票,法院判
伊犯背信罪,那時如果幫她賣掉股票不足原本的27萬元,所以伊
答應全額還給O秀英,但要她把那27萬元借給伊到102年7月31日,所
以才開立這張支票給O秀英等語(見原審卷三第138至139頁),核與
上開另案告訴人O秀英之指述,大致吻合,堪信被告簽發該27萬元
支票交付予O秀英,係作為自己返還先前受O秀英委託買賣股票之
款項,自始並非為OO公司營業上之目的而簽發,是其此部分顯係
無權而擅自簽發該張支票作為清償個人債務之用甚明(惟上開其
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57.附表一編號151(簽發第一泰山發票日102年8月16日票號VA0000000金
額80萬元之支票,提示人OO德美,未兌付),被告辯稱:因為支付
OO公司票款及薪資,但公司的存款不夠,所以於102年4月2日簽發這
張支票OOO德美借款80萬元,其中60萬元匯入第一萬華乙存帳戶,
另外20萬元作為OO公司零用金及支付O息云云(見原審卷二第100至1
01頁,原審卷一第137頁)
經O:被告上開所指匯入款項之情形,有OO公司第一萬華銀行乙存
帳戶交易明細(見原審卷一第86頁反面)及上開OO德美所提出「借
還款明細表」第3頁(見偵續卷第82頁)可證,然若非因被告盜領
上開款項造成OO公司存款短少526萬5485元,業如上開理由欄貳一、
二(二)之12所述,顯無必要OOO德美借貸後匯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
存帳戶內,或留作為OO公司之零用金等,是無論被告為償還先前
OOO德美所借而匯入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之款項,而簽發該
張支付作為清償之用,或係簽發該支票持以OOO德美借款,均屬無
權而擅自簽發該張支票甚明(惟上開其自行匯入款項於沒收金額
之計算予以扣除,詳如後述)
(三)再者,被告確有於附表一編號52至56、61、64、67、68、72、7
3之1、75、76、85、87、88、115、151所示支票存根上之「受款人」欄
內,虛偽填載「東懋」、「成利」、「上運」、「益昌」、「九
如」等廠商名稱或填載「作廢」字樣之不實事項等情,業經告訴
代表人O有亮具狀指述明確外,並有其提出各該銀行支票之支票存
根影本在卷可按(見偵一卷第64、66、68、101、105、107、111、177頁
,偵二卷第44頁,原審卷一第66頁,原審卷三第144頁,原審卷六第
444、462、474頁),且被告亦自始不否認確有於各該支票存根上為
上開不實之記載,是其此部分業務登載不實文書之犯行,亦堪予
認定
然O:(1)OO公司負責人O有亮自始未授權被告對外借貸,且OO公司資
金並未短缺,亦無對外借貸之必要等情,除業據證人O有亮於原審
證述明確外(見原審卷七第143、145頁),並經證人許崑鵬證述屬
實(見本院卷第266頁),業如前述,就被告所辯上開匯入款項之
情形,除至部分,已認定如前外,其所辯上開匯入款項至
部分,經原審函調其匯款人資料之結果,僅取得第一商業銀行
存款類存款憑條,依其上存款人填載均為OO公司,並無一記載其
存款人為被告(見原審卷四第456頁以下),尚遽認係被告以其自
有資金所存入
(2)且被告於附表一編號1至16(扣除編號3、5、7、8、10、11、13不另
為無罪諭知部分)、31至34、35至42所示時間,多次提領OO公司第一
萬華乙存帳戶內款項後,隨即轉匯或存入其所有中信銀證券帳戶
或凱基證券帳戶,俱如前述,顯見被告係提領後確係作為自已投
資股票或期貨之用,是其所辯上開多筆存入款係為OO公司而O他人
借入,之後提領OO公司存款以清償之說法,殊不可採
一、按刑法第201條第1項所稱之「偽造」,係指無權簽發而冒用他
人名義簽發而言
查被告意圖供行使之用,明知依其權限,不得以OO公司名義簽發支
票作為非公司業務上需求之目的使用,竟逾越其保管OO公司所有
各該銀行甲存帳戶之O白支票、OO公司大、小章之權限,先後盜蓋
OO公司大小章於附表一各該編號所示支票,並持以向各該附表一
各該編號所示之提示兌現人或不詳之人借貸款項,核其此部分所
為係犯刑法第201條第1項之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券罪
又按刑法第215條所謂業務上作成之文書,係指從事業務之人,本
於業務上作成之文書者而言(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515號判例參照
)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於行為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有關詐欺取財罪之規定,業於
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施行,並自同年月20日起生效
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科或併科1000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修正後該條項規定既已提高罰金刑之
法定刑度,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應適用修正前刑法第339條
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較有利於被告
三、核被告就事實欄一(一)及(二)所示各次行為,均係犯刑
法第216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修正前同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
財罪
就事實欄一、(三)所示各次行為,則均係犯刑法第201條第1項之
偽造有價證券罪及同法第215條之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罪
檢察官雖未就上述多次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罪之犯行提起公訴,
惟核與附表一編號52至56、61、64、67、68、72、73之1、75、76、85、8
7、88、115、151所示各次偽造有價證券部分之犯行,具有想像競合
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屬於法律上之同一案件,為起訴效力所及
,本院自得併予審究,併此敘明
另檢察官雖未就附表一所載編號73之1、73之2、108之1、111之1、111之
2、126之1、126之2、135之1、135之2、135之3、142之1所示之犯行提起
公訴,然被告既自承上開支票係接續簽發,且告訴代表人於原審
亦陳稱上開支票亦係被告未經其授權而擅自簽發,經本院認定如
前,核與本案被告上開事實欄一(三)所示接續其餘偽造有價證
券之犯行,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自在
本院所得審究之範圍,附上敘明
四、又被告逾越授權而以OO公司之名義在取款憑條上盜蓋OO公司之
大小章,並填載提領日期、提款人,進而偽造完成各該銀行取款
憑條,並持以行使而交付予銀行承辦人員,使之陷於錯誤而交付
款項,則其盜蓋OO公司大小章,係偽造取款憑條即私文書之階段
行為,不另論罪,且其偽造私文書後復持以行使,則其偽造之低
度行為應為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亦不另論罪
被告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券,並於偽造後復持以行使,
則其行使之輕度行為,應為偽造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僅論以較重
之偽造有價證券罪
且行使偽造有價證券以使人交付財物,如果所交付者即係該證券
本身之價值,則其詐欺取財仍屬行使偽造有價證券之行為,不另
成立詐欺罪名(最高法院25年上字第1814號判例參照)
五、另按數行為於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各行
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以視為數個舉動之
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屬於接續犯
查被告就事實欄一(一)及(二)所示2段期間內(即100年8月24日
至101年4月13日,以及101年9月28日起至102年6月18日止),先後多次
盜領OO公司銀行存款之犯行,以及就事實欄一(三)所示期間內
多次偽造有價證券之犯行,各係利用其任職OO公司會計,負責保管
OO公司大小章、銀行帳戶存摺,並獲授權處理OO公司帳務、應收
應付款項等事宜之相同機會,本於為其個人投資股票期貨而有資
金需求之同一目的下,各自所為單一盜領OO公司存款、偽造有價證
券之行為決意,而分別持續侵害同一OO公司之財產上法益,其各
個舉動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而應各依接續犯論以包
括之一罪
被告所犯上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2罪)及偽造有價證券罪,犯意
各別,行為互異,應予分論併罰之
(一)及(二)所示各次犯行,均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應全部依接續犯論以包
括之一罪
然查,被告於事實欄一(一)所示期間內最後一次盜領存款之時
間係「101年4月13日」(即附表一編號42),而事實欄一(二)所示
期間內之最早盜領存款之時間則係於「101年9月28日」(即附表一
編號43),已相隔超過5月以上,且OO公司甫於101年9月28日15時33分
許,由其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取得該銀行貸放款項250萬元之入帳
,被告隨即於同日15時35分許,盜領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存
款120萬元(如附表一編號43所示,見原審卷一第84頁),堪信被
告係於OO公司取得上開銀行貸款後,始「另行起意」盜領OO公司存
款,自無從認定與事實欄一(一)及(二)之期間內所為接續多
次犯行,均係出於單一行為之決意,並具有時間密接性,尚不能
全部論以接續犯而為包括之一罪甚明,是公訴意旨此部分主張,
容有違誤,尚非可採,附此敘明
(一)及(二)所示如附表一各編號之盜領OO公司存款之各次犯行
,均係以一行為而同時觸犯行使偽造私文書罪、詐欺取財罪,為
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各從一較重之行使偽造私文
書罪處斷
被告負責保管OO公司之銀行O白支票及支票存根簿,擅自在OO公司各
該銀行之O白支票上,填載金額與發票日期,並在發票人欄上盜
蓋OO公司大小章,進而偽造完成各該支票,且其為了掩飾其擅自簽
發支票對外借貸之犯行,就其中如附表一編號52至56、61、64、67
、68、72、73之1、75、76、85、87、88、115、151所示支票存根聯上之「
受款人」欄內,同時虛偽填載各該廠商名稱,甚或填載「作廢」
等字樣之不實事項,其行為過程亦有部分合致之情形,客觀上應
評價為一行為,是被告就事實欄一(三)所示如上開附表一各該
編號之偽造有價證券及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之各次犯行,均係以
一行為而同時觸犯偽造有價證券罪及業務上登載不實文書罪,應
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各從一較重之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斷
七、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1.被告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基於業務侵占
及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犯意,於附表一編號3、5、7、8、10、11、13
所示時間至其上所示提領銀行,未經OO公司同意或授權,接續在O
白之提領銀行之取款憑條填寫帳戶帳號及如附表一編號3、5、7、
8、10、11、13所示提領款項等事項,並盜用OO公司之印章蓋用於該
取款憑條簽章欄內,表示係OO公司自如上述所示提領銀行所開立之
帳戶內提領如附表一編號3、5、7、8、10、11、13所示提領款項之
意,而偽造以OO公司名義出具之取款憑條私文書,O同提領銀行之
存摺交付予不知情之承辦人員而行使之,致使如上述附表一編號
3、5、7、8、10、11、13所示提領銀行承辦人員誤以為甲OO係依OO公司
授權為領款,而陷於錯誤,辦理自OO公司上開帳戶提領如附表二
所示提領款項之手續,並如數交付予甲OO,足以生損害於OO公司及
附表一編號3、5、7、8、10、11、13所示提領銀行對於帳戶管理之
正確性,甲OO於提領完畢後旋將提領款項侵占入己
2.被告基於行使偽造私文書及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意,於附表
一編號92所示時間(即102年5月10日),擅自填寫277萬8910元之取款
憑條,於附表一編號93所示時間(102年5月10日15時4分許)擅自填
寫277萬8910元及4萬元之取款憑條,並盜蓋OO公司大小章於其上,進
而偽造各該取款憑條,再持以行使而交付予O不知情之銀行承辦
人員,致銀行承辦人員陷於錯誤,乃將告訴人OO公司所有該銀行乙
存帳戶內現金277萬8910元及4萬元交付之,足生損害於OO公司及銀
行管理客戶存款之正確性,再由被告取得款項後以變易持有為所
有之意思,將其中之4萬元予以侵占入已(被告盜領其餘273萬8910元
、4222元部分,業如前述),因認被告此部分(即4萬元及3萬5788元
部分)亦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同法第33
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及業務侵占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且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
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
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參照)
而詐欺罪係以行為人原未持有他人之物,因意圖不法所有,施用
詐術手段使人陷於錯誤而交付財物為構成要件,且刑法上之侵占
罪係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擅自處分自己持有他人
所有之物,或變易持有之意思為所有之意思而逕為所有人行為,
為其成立要件,故行為人侵占之物,乃先有法律或契約上之原因
在其合法持有中者為限,否則,如其持有該物,係因詐欺、竊盜
或其他非法原因而持有,縱其加以處分,亦不能論侵占罪(最高
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821號、86年度台非字第343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起訴事實欄一(一)、(二)部分所指被告該當業
務侵占罪之犯行部分,揆諸前開說明,被告係行使詐術詐得上開
事實欄一(一)、(二)所載如附表一各編號所示財物,此部分
所為,已該當詐欺取財既遂罪,業據認定如前,無從另以侵占罪
相繩,此部分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惟因起訴書認被告此部分
被訴業務侵占犯行與前揭論罪之詐欺取財、行使偽造私文書犯行
間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合先敘明
被告所辯因其先前代墊上開款項,故於100年9月14日起至100年12月1
2日止之期間內所提領OO公司附表一編號3、5、7、8、10、11、13所示
各該銀行7筆存款共計214萬元,係用以提領取回其代OO公司支付股
東O銘焜之退股金等情,應堪採信,則被告此部分提領款項,尚難
認有O不法所有意圖,其蓋用OO公司之印章領取款項,亦難認有偽
造文書之犯意,此部分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惟公訴人認被告
此部分犯行與事實欄一(一)所示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犯行有接續犯
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2.被告固供承確有於附表一編號92所示時間提領該筆277萬8910元存款
之事實,然其所辯提領上開款項277萬8910元後,確有將其中「4萬
元」於102年5月10日15時25分許匯款至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內,
供支付OO公司貸款本息一事,有OO公司第一萬華乙存帳戶交易明細
在卷可按(見原審卷一第87頁),堪認屬實,是被告此部分所提
領現金4萬元款項,自非盜領可言,此部分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惟公訴人認被告此部分犯行與附表一編號92所示行使偽造私文
書之犯行屬於同一事實而有實質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
知
3.被告固供承確有於附表一編號93所示時間提領該筆4萬存款之事實
,然被告辯稱:這是要匯給OO公司員工O健洋之薪資,所以才提領
等語,經查,OO公司員工O健洋所有第一萬華帳戶確有於105年5月
10日匯入款項3萬5788元,有第一銀行萬華分行106年8月4日函所附O健
洋交易明細在卷可參(原審卷五第273-275頁),堪認屬實,是被告
此部分所提領現金3萬5788元,自非盜領可言,此部分本應為被告
無罪之諭知,惟公訴人認被告此部分與附表一編號93所示行使偽
造私文書之犯行屬於同一事實而有實質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
罪之諭知
(二)附表一編號編號3、5、7、8、10、11、13所示被告提領共計21
4萬元之款項,係為抵償其先前代為支付OO公司退股股東O銘焜之股
款215萬8922元之事,業如前述,則其尚無不法所有意圖,其蓋用O
O公司之印章領取款項,亦難認有偽造文書之犯意,此部分自應不
另為無罪之諭知,原審未察,誤認被告有業務侵占犯行,亦有未
合
(三)附表一編號93部分,被告提領該筆4萬其中3萬5788元係匯給O
O公司員工O健洋之薪資,此部分自應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原審未察
,逕認被告就全部4萬元款項有業務侵占犯行,亦有未當
爰審酌被告先前有犯背信罪之前科紀錄,素行不良,且於本案係
利用告訴人OO公司負責人O有亮之完全信任,先後於將近2年之期間
內多次保管存摺、印章之機會,盜領告訴人OO公司之大筆存款,
挪為投資股票及期貨之用,或所得款項不知去向,其後甚至改以
擅自簽發OO公司支票方式對外借貸資金作為私用,此間遇有公司資
金短缺不足以支出應付款項,始接連自行籌集資金存入或匯入款
項以為支應,以此同一手法恣意從OO公司取得資金O轉,對於告訴
人OO公司所造成財產上損害甚鉅,所為顯屬非是,惡性不輕,復
參酌其於案發後僅一度坦承犯行,此後見事態嚴重,則反改初衷
而矢口否認犯行,一再推托卸責,且迄今仍未與告訴人公司和解
,並賠償其損失,足見其毫無悔意,犯後態度不佳,暨斟酌其犯
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本身智識程度與被害人關係等一切情狀
,分別量處如主文第2項所示之刑,同時綜合考量被告之人格及數
罪間之關係、所侵害法益之異同及時間、空間之密接程度等情,
定其應執行之刑
一、按被告於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已於104年12月30日修
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1日起施行,其中刑法第2條第2項明文修正為
:「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又新修正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及第4項規定:「犯罪所得,
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犯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
之物或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
新修正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復規定:「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
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一)被告於附表一編號1、2、4、6、9、12、14至16所示時間盜領O
O公司銀行存款,其犯罪所得即為各次盜領之現金,其金額共計「
243萬2329元」,於附表一編號17至32所示時間(101年1月2日至同年2
月10日),所盜領之款項即現金共計「585萬元」、於附表一編號3
3至42所示時間(101年3月15日至同年4月13日)所盜領之款項即現金
共計「271萬元」,為其犯罪所得,原應宣告沒收及追徵,然被告
之後已主動匯回各該銀行或代匯支付OO公司廠商之工程款共計938萬
5333元,依前揭新修正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之規範意旨,此部分應
予扣除而不予宣告沒收,應僅沒收「160萬6996元」<(243萬2329元
+585萬元+271萬元)-(500萬元+21萬元+204萬5000元+213萬333元)=160萬
6996元,即附表二編號1所示之犯罪所得>,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
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附表一編號54至56、61、64、67、68、71至83、86至91、94、95、97、9
8、100至114、116至118、120至130、132至147所示支票之票載發票日前某
時,被告所擅自簽發支票而借得或取得之款項「不明」,因該支
票已兌現者,自應以其簽發各該支票後持以行使調借資金時所獲
取之「財產上利益」,亦即各該支票上之「票面金額」為其犯罪
所得,其金額共計「1328萬6595元」
1.上開至所示金額總和為「3267萬1167元」,原均應宣告沒收及
追徵,然其曾主動匯回或代匯之款項如附表二編號2、3所示款項
共計3465萬9814元,依前揭新修正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之規範意旨,
此部分應予扣除而不予宣告沒收,是僅應宣告沒收「801萬1353元」
<(1155萬4572元+1328萬6595元+783萬元)-2465萬9814元=801萬1353元,即
附表二編號2、3所示之犯罪所得>之現金及財產上利益,並於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第2項、第201條、第216條、第210條、第
215條、修正前第339條第1項、第55條、第51條第5款、新修正刑法第
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
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515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25年上字第1814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821號、86年度台非字第343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16 , 自白 2 , 想像競合 3 , 低度行為 1 , 高度行為 2 , 不另論罪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201條,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6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3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3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2,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01條,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3項,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