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地方法院  2019082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主文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
判決節錄
甲OO幫助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
壹仟元折算壹日
一、甲OO知悉金融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係個人理財之重要工具,關
係個人財產、信用之表徵,且無正當理由徵求他人提供金融帳戶
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者,於取得帳戶資料後極有可能用於進行
與財產有關之犯罪工具,而可預見金融帳戶被他人利用以遂行其
詐欺犯罪,以供詐騙犯罪所得款項匯入,用以逃避執法人員查緝
,竟仍基於縱使有人利用其金融帳戶實施詐欺犯行亦不違背其本
意之幫助犯意,於民國107年9月18日晚上8時34分許,在臺南市下營
區統一超商新下營門市,將所申設之彰化商業銀行新營分行(下
稱彰化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寄
交與某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雅靜」之成年詐騙集團成員
,容任該成員及所屬詐騙集團使用上開帳戶作為詐欺取財之工具
(一)本件以下所引用具傳聞證據性質之供述證據,因檢察官、被告
甲OO於本案言詞辯論終結前,均同意有證據能力,本院審酌該等
證據之作成或取得之狀況,並無非法或不當取證之情事,且亦無
顯不可信之情況,復經本院於審判期日就上開證據依法進行調查
、辯論,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其餘卷附書證,屬非供述證據,皆無傳聞法則之適用,復均無
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之反面
解釋,均應有證據能力
是行為人對其幫助之行為與被幫助犯罪侵害法益之結果間有因果
關係之認知,仍屬意為之,即得認有幫助犯罪之故意,要不因其
所為非以助益犯罪之實行為唯一或主要目的而異其結果
且其所為之幫助行為,基於行為與侵害法益結果間之連帶關聯乃
刑事客觀歸責之基本要件,固須與犯罪結果間有因果關聯,但不
以具備直接因果關係為必要,舉凡予正犯以物質或精神上之助力
,縱其於犯罪之進行並非不可或缺,或所提供之助益未具關鍵性
影響,亦屬幫助犯罪之行為(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837號判決
意旨參照)
(二)經查,被告將以其名義申辦之彰化銀行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
碼交付自稱「雅靜」之不詳成年詐騙集團成員,嗣該人所屬詐欺
集團之成員利用該帳戶資料,向告訴人詐得財物之事實,已如前
述,核該等詐欺集團成員所為,應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
取財罪,惟並無證據足認被告有參與上述詐欺取財犯行之構成要
件行為而為正犯
是被告固未直接實施詐欺取財之行為,然其係基於幫助他人詐欺
取財之不確定故意,參與實施詐欺取財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
對於正犯之犯罪行為提供物質上之助力,而與犯罪結果間具有因
果關聯,揆諸前揭說明,自應依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成立
幫助犯
又本案依卷內事證,尚無法證明該詐騙集團之成員為3人以上共同
涉犯本案,亦無法證明被告對正犯部分係3人以上共同犯本案之情
事有所預見,故難認該詐欺集團成員人數已符合刑法第339條之4
第1項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犯之情形,被告本件僅構成普通詐欺取
財罪之幫助犯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
犯詐欺取財罪
被告以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以外
之行為,其情節相對於詐欺取財罪之正犯而言,尚屬輕微,爰依
刑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且被告本件犯行雖僅是提供帳戶資料,而非首腦或核心人物,然
其提供帳戶供告訴人匯入遭詐款項之行為,使該詐騙集團得以實
際獲取犯罪所得,並使告訴人求償無門,匯出之金錢付諸一空,
可知其提供帳戶之行為,於此類詐騙集團案件中,仍甚具重要性
,對告訴人而言侵害非微
又被告前無犯罪紀錄,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
參,素行良好
兼衡被告自陳學歷為大學畢業之智識程度,已婚、育有1名2歲兒子
及3歲女兒、目前在家照顧子女、無業、與配偶、子女及公婆同
住之家庭生活狀況(見本院卷第39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
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五)緩刑之諭知:本院審酌被告先前無前科紀錄,此有臺灣高等法
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佐,考量被告坦認犯行,並於本院審理
中與告訴人達成和解,當庭賠償告訴人5萬元,經告訴人點收確
認無訛,且告訴人於和解書內亦表明願意原諒被告請求從輕量刑
或給予緩刑宣告之機會等語(參本院卷第25頁筆錄、第29頁和解書
),足認被告經此偵、審程序及刑之宣告後,應能知所警惕,本
院認其所受刑之宣告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依刑法第74條第1項第
1款之規定,併宣告緩刑2年,以啟自新
(七)關於違反洗錢防制法部分:1.至公訴意旨認被告上開犯行,同
時亦涉犯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而犯同法第14條第1項之幫助洗錢
罪等語
然按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固規定:「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
:二、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
有權、處分權或其他權益者
」,且依同法第3條第2款規定,前述「特定犯罪」,包含刑法第3
39條之罪在內
因此除行為人於主觀上就所欲掩飾、隱匿之不法所得係源於「特
定犯罪」乙情應有認知外,並為掩飾、隱匿該特定犯罪所得之客
觀行為,始屬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規定所欲處罰之範疇
是其提供帳戶之行為本身除構成幫助犯詐欺取財罪外,尚難併依
洗錢罪論處(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7年度法律座談會刑事類
提案第18號審查意見參照)
而本件不詳詐騙集團成員係利用被告提供之帳戶資料,要求告訴
人將款項直接轉入該帳戶內,故被告提供帳戶之行為,至多僅供
不詳詐騙集團成員作為犯罪工具使用,並非被告於該等詐騙成員
實施詐欺犯罪取得財物後,始提供帳戶為其等掩飾、隱匿犯罪所
得
且不詳詐騙集團成員利用該帳戶,亦僅屬其等實施詐欺行為之犯
罪手段,而非在取得財物後另有掩飾、隱匿詐欺所得之行為,應
認被告所為與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洗錢罪之構成要件仍屬有間
,亦非有幫助上開洗錢罪之行為
起訴意旨認被告同時違反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規定,而犯同法第
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嫌,尚有誤會
此部分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惟起訴意旨認此部分與上述經本
院認定為有罪犯行部分,屬想像競合裁判上之一罪關係,爰不另
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條第1項前
段、第2項、第339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74條第1項第1款,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837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1 , 幫助犯 8 , 傳聞證據 1 , 不確定故意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4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3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3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30條第2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項,3,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