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830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罰則 | 刑法第51條第7項,數罪併罰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罰則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一原判決撤銷
二甲OO所犯如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罪,均累犯,各處如附表一編號1,2「主文欄」所示之刑,沒收部分各如附表一編號1,2「主文欄」所示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併科罰金新臺幣玖佰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甲OO共同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第一項第四款、第六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併科處罰金新臺幣肆佰伍拾捌萬陸仟捌佰伍拾柒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均沒收之;未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3至7所示之物及犯罪所得臺灣扁柏角材拾陸塊均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第一項第四款、第六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併科處罰金新臺幣伍佰壹拾參萬陸仟伍佰陸拾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扣案如附表二編號1至7所示之物均沒收之;未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2、4至7號所示之物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幫助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第一項第四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貳佰肆拾捌萬陸仟陸佰壹拾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扣案之車牌號碼○○○○-0○號自用小貨車壹輛,沒收之
又幫助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三項,第一項第四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貳佰肆拾陸萬捌仟陸佰壹拾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扣案之車牌號碼○○○○-0○號自用小貨車壹輛,沒收之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併科罰金新臺幣肆佰貳拾壹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二、訊據被告對於伊有於上揭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時間,將
車牌號碼0000-00號紅色自用小貨車出借予O其源,及有償取得O明坤
等人共同竊取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時、地竊取之貴重木臺灣扁柏
角材(其承認之數量與本院認定不同),等情不諱,惟矢口否認
有何共同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之犯行,被告之辯解、上訴理由
及其辯護人之辯護意旨略以:
被告上訴執前詞否認知情,依本判決上開理由欄三所示各項事證
及論述、說明,均為無理由
判決節錄
一原判決撤銷
(一)被告甲OO(下稱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爭執證人O其源警
詢所述之證據能力(見本院卷第43頁),惟本院以下並未引用證人
O其源警詢所述,作為認定被告不利之證據,故不予論述其證據
能力
又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雖又爭執證人O其源於偵訊所述之證據能
力,認證人O其源於偵查中羈押後,於105年7月11日經檢察官撤銷羈
押,證人O其源於同日偵訊向檢察官表示願配合檢方問案,查出
車牌號碼0000-00號紅色自用小貨車司機,希望成為污點證人,後於
105年9月10日偵訊時主動稱其等如犯罪事實欄一部分,是104年12月
7日下山返回埔里後,綽號「阿興」的O永昶帶其與O明坤去找被告
的麵包店烤蝦,談扁柏買賣的事情,當晚又集合上山去搬16塊扁柏
下來等語,並經偵查檢察官諭知同意證人O其源適用森林法第52條
第7項(指修正前之條項)之規定減輕其刑,證人O其源該次係以
不語或點頭之方式表示配合承辦檢察官並因而獲得釋放,且有可
能係為換取減輕機會始為不利於被之證述,因此於105年9月10日偵
訊中均由承辦檢察官以自問自答、證人O其源以沈默或點頭之方式
完成該次之證人筆錄,更有甚者,偵查檢察官於該次偵訊後,明
白向證人O其源稱「去也要繼續配合,不要改口供」,即要求證
人O其源於法院審理時也要為相同之證述,偵查檢察官先於105年7月
11日以釋放證人O其源及告知證人O其源可減刑,利誘證人O其源為
不利被告之證述,顯係以不正方得不利於被告之證述
又證人O其源稱非其直接O被告借車或洽O木頭買賣,因此證人O其源
就此所述均係聽聞自他人所述之傳聞證據
然查:1、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訊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
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
明文
又司法實務運作上,咸認偵查中檢察官O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
述,原則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性極高,
因而明定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即被告以外之人
於偵查中依法應具結者已具結,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原則上具
有證據能力,於例外「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始不具證據能力
至「2016/07/1111:43:03」錄影結束)3、按被告於105年7月11日偵訊時
生效施行之修正前森林法第52條第7項:「第50條及本條所列刑事
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述與該案案情有重要關係
之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
訴該案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以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
因供述所涉之犯罪,減輕或免除其刑
觀之上開證人O其源105年7月11日偵訊內容,偵查檢察官係依前開修
正前森林法第52條第7項之規定,告以證人O其源如供述與案情有重
要關係之共犯即被告,即可依法減輕其刑,且依本院上開勘驗結
果,雖偵查檢察官同時表示對證人O其源撤銷羈押,惟並未就此
與曉諭證人O其源供出共犯即被告間有何不當連結,且證人O其源於
本院審理時證稱:其未因偵查檢察官說要減刑而為不實之說詞而
誣賴他人等語(見本院卷第113頁反面),又證人O其源其後於105
年9月10日偵訊具結所為對被告之不利證述,距離偵查檢察官於同
年7月11日對其撤銷羈押之日,已相隔相當期間,實難認偵查檢察
官有何以對證人O其源撤銷羈押利誘證人O其源為不實證述之不當情
事
至偵查檢察官於證人O其源105年9月19日偵訊之末,曾向證人O其源稱
「好,啊去也要繼續合啊?不要去又翻供啊?翻口供啊」(見本
院卷第67頁反面),然偵查檢察官上開語意,於其認定證人O其源
前開偵訊所述屬實之情況下,自僅係提醒證人O其源日後勿再宥
於被告在場之壓力而說謊翻異前詞,徵以證人O其源於本院審理作
證而於其自身本案被訴違反森林法案件經判刑確定後,仍堅稱其
此部分偵訊所述實在(見本院卷第113頁反面),復有相關事證可
佐信為與事實相合,及身為共犯之證人O其源亦有參與借車及與被
告商談林木買賣事宜(詳如後述),則被告及其辯護人自行無端
揣測證人O其源前開偵訊所述係遭受不當利誘或係為圖減刑之不
實說詞,及以證人O其源非直接O被告借車或洽O木頭買賣,所述均
係聽聞自他人所述之傳聞證據云云,均無可採
(二)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第1項)被告以外之人於
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
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
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第2項)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
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其立法意旨在於傳聞證據未經當事人之反
對詰問予以核實,原則上先予排除,惟若當事人已放棄詰問或未
聲明異議,基於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現之理念,且
強化言詞辯論原則,法院自可承認該傳聞證據例外擁有證據能力
經查,有關下述所引用其餘未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
之4規定之證據,業經本院於審理時當庭直接提示而為合法之調查
,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均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見
本院卷第79頁至第88頁反面、第111頁至第124頁反面、第142頁至第
147頁反面、第164至175頁、第192頁至第199頁反面),本院審酌前開
證據作成或取得之狀況,並無非法或不當取證之情事,故認為適
當而均得以作為證據,是前開證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
,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訊據被告對於伊有於上揭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時間,將
車牌號碼0000-00號紅色自用小貨車出借予O其源,及有償取得O明坤
等人共同竊取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時、地竊取之貴重木臺灣扁柏
角材(其承認之數量與本院認定不同),等情不諱,惟矢口否認
有何共同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之犯行,被告之辯解、上訴理由
及其辯護人之辯護意旨略以:
(一)由被告於106年1月24日、同年2月2日警詢供述,被告不知犯罪
事實欄一借車之目的,被告雖稱犯罪事實欄二知道要去載木頭,
但也說後來才知道,況被告雖稱知道O宗弘借車是要去「載木頭
」,但被告不知他們去哪裡載木頭,則被告對於O其源等人2次至山
上竊取扁柏是否有共同認識即非無疑,被告不知其等借車之目的
係為竊取森林主產物,更不知屬扁柏之貴重木,被告並無共同竊
取林木之犯意聯絡,且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一僅以4萬元購入1塊角
材切成6塊,扣抵O其源等人欠款後只支付約2、3萬元之價款而已,
並非40餘萬元
然查:1、依證人O其源於105年7月1日偵訊及同年月6日警詢所述,可
知O其源並未O被告借車,木頭買賣過程也不是其去談的,因此證
人O其源就借車、木頭買賣部分之證述內容應予排除
2、又證人O其源遭拘提到案後羈押約2個月,經偵查檢察官於105年
7月11日撤銷羈押,證人O其源突然向偵查檢察官表示願意配合檢方
問案,查出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貨車司機,並於105年9月10日偵
訊時主動證稱是104年12月7日下山返回埔里後,綽號「阿興」的O
永昶帶其與O明坤去找被告的麵包店烤蝦,談扁柏買賣的事情,當
晚又集合上山去搬16塊扁柏下來等語,並經偵查檢察官諭知同意
證人O其源適用森林法第52條第7項(指修正前之條項)之規定減輕
其刑,是證人O其源有可能係為換取減輕機會始為不利於被之證述
5、證人O其源於107年2月13日原審審理時證稱:「(問:過程中,被
告有參與嗎?)他沒有參與,但是有向我們買木材」、「(問:
木材為何會賣給被告?)要上去之前就講好了」、「(問:上去
之前如何講的?)阿興去跟甲OO講的」等語,明顯與證人O其源上
開審理證述不符,可認證人O其源於本院審理之證述並不實在
而上開O明坤等人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竊取之臺灣扁柏貴重木16塊交
係交予被告,且被告係以40餘萬元出資購買,而由O明坤、O其源、
O永昶、O宇紘、O鈴其等人各分得約6、7萬元不等之金額或予以抵
償債款等情,亦據證人O其源於偵查、本院審理時(見105年度他字
第475號卷第14頁、本院卷第119頁),且據證人O明坤於本院審理時
證述為真(見本院卷第171頁反面至第172頁),並有證人O鈴其、O
裕豐於偵訊之證述(見105年度偵字第3922號卷第16、21頁)在卷可參
,被告辯稱:伊於如犯罪事實欄一部分,僅以4萬元購入1塊角材
切成6塊,扣抵O其源等人欠款後只支付約2、3萬元之價款而已,並
非40餘萬元云云,亦無可採
雖證人O明坤於本院審理時曾稱其等在O其源經營之攤位相約上山竊
取林木時,其未看到被告云云(見本院卷第167頁反面),證人O
其源於原審審理時就有關一開始在其前開攤位謀議本案之人,未
提及被告云云(見原審卷第134頁),而與證人O其源上開於本院審
理之證述稍有不同,惟本院酌以證人O明坤於本院審理時其後改稱
其已沒有印象,時間太久、不清楚了(見本院卷第167頁反面),
可知證人O明坤對此已有記憶未清而難以憑信之處,且證人O明坤
於本院審理時復確認陳稱其確曾與被告在O其源前開攤位一同聊天
好幾次(見本院卷第169頁反面),又O永昶、O其源、O裕豐等人既
均積欠被告債務,則倘非其等之債權人即被告有在場並同意以上
開方式抵債,則O其源等人自無可能自行謀議決定之理,足認此
部分應以證人O其源於本院審理之證述較為可信
依上所述,被告係於O明坤等人於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犯行前,即
參與謀議而知情,且被告自承伊於如犯罪事實欄一、二均有提供
車牌號碼0000-00號紅色自用小貨車,且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竊得之
臺灣扁柏貴重木,係由被告出資購買取得,被告顯係以自己犯罪
之意思參與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之犯行,自均應負共同正犯
之責
被告以其自己前後不一之供述據以辯稱:伊於如犯罪事實欄一、
二所示時間出借車牌號碼0000-00號紅色自用小貨車時,不知O明坤等
人是要供以作為竊取林木之用、不知不知他們去哪裡載木頭,不
知其等借車之目的係為竊取森林主產物云云,且據以否認有共同
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之犯意聯絡,均並無可採
而有關本案係何人出面O被告聯繫借車部分,被告於警詢先稱係O宗
弘以O其源名義借用(見105年度偵字第3922號卷第91頁),又於偵
查中改稱「是O其源來跟我借車」(見105年度偵字第3922號卷第125頁
),前後已有所未一,而證人O其源於偵查中雖曾有不同說詞,
惟已於原審確認係其與綽號「阿興」之O永昶一起借的(見原審卷
第133頁),且於本院審理補充證述:第1次係O其源在其攤位以手
機與被告聯絡借車,第2次則由「阿興」O被告借車(見本院卷第1
17頁正、反面、第118頁反面),衡以證人O其源於原審及本院審理
作證時,既已坦承犯行,則其對於係何人借車之情節,自無故為
隱瞞之必要,應以證人O其源上開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所述較為可信
而證人O明坤於原審作證時雖稱錢是「阿興」跟被告講好(見原審
卷第150、152頁),然並未否認其於綽號「阿興」之O永昶與被告商
談出資購入林木價額時,其有在場,而證人O明坤於本院審理時
,忽而表示其無法記憶有無曾至被告麵包店兼住處、忽又改稱其
未去O木頭買賣之事(見本院卷第171頁),已難以作為對被告有利
之認定,且證人O明坤於本院審理確曾明確證稱其等鋸完木頭後,
有至被告的麵包店烤過蝦(見本院卷第174頁),此與證人O其源
等人上開證述有相合之處,可認證人O其源上揭所證係屬可採
(五)本院認定被告有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共同竊取森林主
產物貴重木之犯意聯絡,並非單以證人O其源1人之證詞為據,又證
人O其源之偵訊具結所述,具有證據能力【參見本判決理由欄一
、(二)所述】,且證人O其源確有參與O被告借車及與被告洽O木
材買賣之事【參見本判決理由欄三、(三)、(四)所載】,均
已如前述,被告以證人O其源偵查所述係遭偵查檢察官利誘或係為
圖減刑之不實說詞,及以證人O其源所述關係O被告借車及洽談買
賣部分,因其未參與而均屬傳聞證據,應排除而不得作為認定被
告犯罪之事證,均無可信
」等語(見原審卷第135頁),已可知證人O其源係指被告未參與前
至現場之部分(非全部均未參與),被告無視證人O其源於原審此
部分證述之完整語意,片斷擷取而為反於證人O其源真意之解釋
,並據以為己有利之辯解,當無可採
(一)按森林法第52條於105年11月30日修正公布,於105年12月2日施
行,除將第52條第5項之規定修正為:「犯本條之罪者,其供犯罪
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
,沒收之」,及刪除第52條第6項:「第1項第5款所製物品,以贓物
論,並沒收之」之規定,以及部分文字修正外,其餘之規定並未
再修正
至於沒收部分,依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之規定,應適用裁判時之
法律,其理由則詳如後述之
而所謂森林主產物,依國有林O產物處分規則第3條第1款之規定,
係指生立、枯損、倒伏之竹木及O留之根株、殘材而言
復按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第4項規定,「犯同條第1項之森林主產物
為貴重木者,加重其刑至2分之1,併科贓額10倍以上20倍以下罰金
」、「前項貴重木之樹種,指具高經濟或生態價值,並經中央主
管機關公告之樹種」,係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
,當屬刑法分則加重之性質而成為另一獨立之罪,該罪名及構成
要件與常態犯罪之罪名及構成要件應非相同,有罪判決自應諭知
該罪名及構成要件,而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已於104年7月10日以農林
務字第1041741162號函公告森林法第52條第4項所定貴重木之樹種,
並將扁柏、O樟列為貴重木,有上開函1份附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
07至108頁)
再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之攜帶兇器竊盜罪,係以行為人攜帶兇
器竊盜為其加重條件,此所謂兇器,其種類並無限制,凡客觀上
足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
,且祇須行竊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已足,並不以攜帶
之初有行兇之意圖為必要(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刑事判決
意旨參照)
經查,被告推由共犯O明坤於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分別持用並用
以盜伐林木之鏈鋸,雖未經扣案,然既可用以割鋸林木,顯見有
尖銳利刃且質地堅硬,客觀上顯係足以對人之生命、身體、安全
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而足供作為兇器之用者,是被告所為,同
時亦構成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第4款之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
之加重竊構成要件,然森林法竊盜罪為刑法竊盜罪之特別法,依
特別法優於普通法原則,自應優先適用森林法竊盜罪處斷,併此
敘明(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491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三)核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各係犯森林法第52條第3
項、第1項第4款、第6款之結夥二人以上、為搬運贓物使用O輛之竊
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而應依森林法第52條第3項規定加重其刑
(其中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部分,已據本院審理調查,無礙於
被告及其辯護人之防禦權)
又按犯森林法第52條第1項之罪而兼具數款加重情形時,因竊取行
為祇有一個,仍祇成立一罪,尚非法條競合或犯罪競合(最高法
院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意旨參照)
(四)被告與O明坤、O其源、O永昶、O宇紘、O裕豐、O鈴其、O宗弘
等人間,就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結夥二人以上、為搬運贓物使用
O輛之犯行,及被告與O明坤、O其源、O永昶、O宇紘、O昱智、O宗弘
等人間,就如犯罪事實欄二所示結夥二人以上、為搬運贓物使用
O輛之犯行,各具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應各論以共同正犯
(五)被告所犯上開2罪間,犯意各別,行為時間互異,應予分論
併罰
(七)被告前曾於103年12月31日,因公共危險案件,由臺灣南投地
方法院以103年度埔交簡字第196號判處有期徒刑3月(得易科罰金)
確定,於先行易服社會勞動後,又於易服社會勞動未完成前,就
所餘刑期於104年9月30日改行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
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考,其於受上開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
,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2罪,均為累犯,參酌司法院
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衡酌被告上開前案與本案之罪
質雖不相同,惟均屬故意之犯罪,且被告係於上開有期徒刑執行
完畢後5年內,即再犯本案結夥二人以上、為搬運贓物使用O輛之
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之2罪,難認有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
75號解釋所指「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
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
過苛之侵害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8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
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之情形,於
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各予加重其刑,並無其所受刑罰超過所
應負擔罪責而致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情事,故本院認
被告所為上開結夥二人以上、為搬運贓物使用O輛之竊取森林主產
物貴重木之2罪,均仍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各遞加重其刑
惟查,被告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為,均應為共同正犯(詳見前
述),原判決誤認為幫助犯,有所未合
被告上訴執前詞否認知情,依本判決上開理由欄三所示各項事證
及論述、說明,均為無理由
惟原判決既有上開瑕疵存在,即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將原判
決予以撤銷改判
(二)爰審酌被告有上開構成累犯之前案紀錄之素行、犯罪之動
機、目的係為一己之私利、行為時已逾40歲之智識程度、生活狀況
、其不思正當營生,未知珍惜森林資源,罔顧自然生態維護不易
,竟因一己貪念而恣意於國有林班地內竊取臺灣扁柏之貴重木,
侵害國家重要森林資源,造成國家重要森林資源於短期內難以回
復之重大損害,對國家森林保育工作無疑為沉重之打擊,犯罪所
生危害不容忽視,兼衡其等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犯罪手段、
竊取臺灣扁柏貴重木之數量、對森林生態發展所生之損害及其犯
罪後之態度等一切情狀,就其所為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結夥
二人以上、為搬運贓物使用O輛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之2犯行
,分別量處如附表一編號1、2「主文欄」所示之刑
按森林法第52條第1項所載併科贓額2倍以上5倍以下之罰金,其贓額
之計算,應以被告竊取森林主(副)產物時,被害客體之山價為
準,如係已就贓物加工或搬運者,自須將該項加工與搬運之費用
,扣除計算(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095號、96年度台上字第6851號
刑事判決意旨參照),再森林法第52條第1項之加重竊取森林主(
副)產物罪,關於併科罰金部分,係以贓額(即山價)之倍數(
2倍至5倍)為準據,自屬刑法第33條第5款之特別規定
故如遇山價計算至百元以下者,乘以倍數後之罰金,仍應計算至
百元以下(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202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且森林法於87年5月27日修正時,相關罰金之條文均已修正為以新臺
幣為罰金之單位,雖同法第52條未予O示,仍規定「併科贓額2倍
以上5倍以下罰金」,惟同法之罰金條文既已經全部修正為以新臺
幣為貨幣單位,解釋上該條文之貨幣單位應與其他條文相同(最
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578號判決意旨參照),復按森林法第52條
第3項規定「第1項森林主產物為貴重木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併科贓額10倍以上20倍以下罰金」
再斟酌被告上開犯罪情節,爰依森林法第52條第3項之規定,均就
犯罪事實一、二均併科贓額11倍為適當,即分別為458萬6857元(計
算式:41萬6987元X11=458萬6857元)、513萬6560元(計算式:46萬6960元
×11=513萬6560元),及均諭知罰金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並就
如附表一編號1、2所示之有期徒刑及罰金刑,分別定其應執行如主
文第二項所示及就罰金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以示懲
儆
(三)沒收部分:1、被告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業於10
4年12月30日修正公佈,並自105年7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2條第2項修
正為:「『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
律」,考其立法理由略謂:「本次沒收修正經參考外國立法例,
以切合沒收之法律本質,認沒收為本法所定刑罰及保安處分以外
之法律效果,具有獨立性,而非刑罰(從刑),為明確規範修法
後有關沒收之法律適用,爰明定適用裁判時法…」等旨,故關於
沒收之法律適用,尚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於新法施行後,應一
律適用新法之相關規定
本次刑法修正將沒收列為專章,具有獨立之法律效果,為使其他
法律有關沒收原則上仍適用刑法沒收規定,故刑法第11條修正為「
本法總則於其他法律有刑罰、保安處分或『沒收』之規定者,亦
適用之
但其他法律有特別規定者,不在此限」,亦即有關本次刑法修正
後與其他法律間之適用關係,依105年6月22日修正公布之刑法施行
法第10條之3第2項:「105年7月1日前施行之其他法律關於沒收、追
徵、追繳、抵償之規定,不再適用」規定,就沒收適用之法律競
合,明白揭示「後法優於前法」之原則,優先適用刑法,至於沒
收施行後其他法律另有特別規定者,仍維持「特別法優於普通法
」之原則
而森林法第52條第5項關於沒收之規定,已於105年11月30日修正公布
,並自105年12月2日生效施行,係因應上開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施
行後為之修正,為刑法沒收規定之特別規定,自應優先適用,是
本案有關「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之沒收,
應適用105年12月2日生效施行之森林法第52條第5項:「犯本條之罪
者,其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不問屬於犯
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此次森林法修正沒收規定之立法理由,雖未如105年7月1日生效施行
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之立法理由已載明有關全部或一
部不能沒收應回歸適用刑法沒收章關於「追徵」之規定,且修正
前森林法第52條第5項關於義務沒收之規定,亦未如修正前毒品危
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原即有「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之」之規定,惟於適用此次修正後森林法
第52條第5項之沒收規定時,仍應回歸刑法第38條第4項有關「追徵
」規定之適用
至於違禁物、供犯罪所用或犯罪預備之物、因犯罪所生之物之沒
收,由於兼具保安處分以杜再犯之性質,仍有共同正犯責任共同
原則之適用
另按共同正犯供犯罪所用或犯罪所得之物採O帶沒收主義,乃因共
同正犯於犯意聯絡範圍內,同負行為責任,為避免執行時發生重
複沒收之故
因此,若應沒收之物係屬特定之物,共同正犯就該沒收之物,固
應共同負責,但因無重複執行沒收之虞,故無諭知「O帶」沒收之
必要(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113號判決意旨參照)
3、森林法第52條第5項規定,犯本條之罪者,其供犯罪所用、犯罪
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該規定經過先後二次修正,於104年5月8日生效之修訂,其立法理由
謂:依刑法第38條規定,供犯罪所用之物以屬於犯罪行為人所有
者為限,予以沒收,惟考量現行實務與查緝現況,犯罪行為人O以
租賃或借用O輛、器具等方式進行犯案,該等犯罪工具,因非屬
犯罪行為人所有,致無法沒收而使行為人得一再使用,造成再次
犯罪之機會大增
三人與犯罪行為人之間之權利義務仍得透過民事訴訟請求損害賠
償,依比例原則及O益權衡原則,依刑法第38條第3項規定以法律特
別規定,並參酌動物用藥品管理法第43條第1項、環境用藥管理法
第45條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項等規定,採「絕對沒收」
原則,明確規範犯本條之罪者,其供竊取之器材及第1項第6款之牲
口、船舶、O輛,或有搬運造材之設備,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
收之
嗣於105年12月2日修訂生效,其立法理由說明稱參考刑法第38條第2
項規定(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
行為人者,得沒收之
另如參酌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如係對被告所有之物為沒收,
亦有過苛條款之調節
又扣案如附表二編號1至7所示之物及未扣案如附表三編號1、2、4至
7號所示之物,均係供被告及其共犯共同犯如犯罪事實二竊取臺
灣扁柏犯行所用之物(含裝備),有證人O其源、O明坤於本院審理
所述(見本院卷第122頁正、反面、第172頁反面)、本院106年度上
訴字第720號、106年度上訴字第1797號刑事判決(見原審卷第52至6
7頁、第235至245頁,前開扣案物〈含穿著之裝備等物〉均經上揭共
犯之刑事判決宣告沒收確定)在卷可參,且該等物品如宣告沒收
或追徵,並無修正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所定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
上之重要性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等情形,自應依森
林法第52條第5款之規定,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各於被告所
為如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犯行項下分別宣告沒收,其中未扣案
部分,併依修正後刑法第38條第4項之規定,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
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修正
後即現行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就如犯罪事實欄一所示竊取之臺灣扁柏角材16塊,雖均未扣案,
惟均屬被告因本案所取得之犯罪所得,且本院認上開臺灣扁柏貴
重木16塊,如予宣告沒收或追徵,並無修正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所
定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
之必要等情形,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之規定予以宣
告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
額【因被告否認犯罪,故依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之規定,推估其價
值如上開理由欄五、(二)所示】
6、末按修正之刑法第51條關於數罪併罰定應執行者,將原第9款之
沒收刪除,而移至修正後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故就沒收已無定應
執行刑之問題
依修正後之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規定併執行之,特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第1項第4款、第6款、第5項,刑法
第2條第2項、第11條、第28條、第47條第1項(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
字第775號解釋)、第51條第5款、第7款、第42條第5項、第38條第4項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項、第38條之2第1項、第40條之
2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減輕
森林法,第52條第6項,52,罰則
判例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253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491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095號、96年度台上字第6851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202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57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113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幫助犯 1 , 傳聞證據 4 , 共同正犯 6 , 法條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52,罰則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7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2條第5項,42,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38-2,總則,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52,罰則   8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6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52,罰則   5

森林法,第52條第7項,52,罰則   4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52,罰則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3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3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2

森林法,第52條第4項,52,罰則   2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2

森林法,第52條,52,罰則   2

刑法,第51條,51,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之2第1項,38-2,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3款,321,竊盜罪   2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環境用藥管理法,第45條,45,罰則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項第6款,18,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項,18,A   1

森林法,第52條第6項,52,罰則   1

森林法,第52條第2項,52,罰則   1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5款,52,罰則   1

森林法,第50條,50,罰則   1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國有林林產物處分規則,第3條第1項,3,總則   1

動物用藥品管理法,第43條第1項,43,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10-3,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10-3,A   1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7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5項,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3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條第5項,33,總則,刑   1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