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82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344條,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51條第6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所示之刑
應執行拘役捌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被訴貳部分無罪
被訴參部分,公訴不受理
乙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所示之刑
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拘役部分,應執行拘役壹佰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被訴貳部分無罪
被訴參部分,公訴不受理
丙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所示之刑
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捌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拘役部分,應執行拘役壹佰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被訴貳部分無罪
被訴參部分,公訴不受理
丁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所示之刑
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被訴貳部分無罪
被訴參部分,公訴不受理
戊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應處如附表二所示之刑
被訴貳部分無罪
己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應處如附表二所示之刑
被訴貳部分無罪
被訴參部分,公訴不受理
庚OO無罪
辛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所示之刑
應執行拘役壹佰壹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壬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所示之刑
應執行拘役壹佰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被訴貳部分無罪
扣案如附表三所示之物均沒收,未扣案如附表四所示之犯罪所得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壬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壬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壬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壬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伍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壬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伍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肆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肆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共肆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伍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伍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辛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共貳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共參次,各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重利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傷害罪,累犯,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毀損他人物品罪,累犯,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毀損他人物品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丁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戊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己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丁OO共同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強制罪,處拘役伍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強制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丙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丁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乙OO犯恐嚇危害安全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訊據被告乙OO、丙OO、壬OO、辛OO對上開犯罪事實欄一、所載之
重利行為均坦承不諱,並有如附表一、所載之卷證資料附卷可稽
,本案事證明確,其等犯行,均堪以認定
衡情,O竣午與被告乙OO間先前既不相識,又無何深仇大恨,O竣午
實無故意自我傷害,再設詞誣陷被告乙OO之理?更何況,O竣午係
與被告甲OO有債務糾紛,若O竣午真要誣陷,衡情,亦應會針對被
告甲OO而為,較合常情,然由O竣午上開證詞可知,渠並未指訴被
告甲OO或O義彩有動手或出言恐嚇,僅係陳述其等2人圍繞在伊身旁
,後來就離開了等情,足見O竣午乃客觀陳述事實,並無刻意虛
構、誇大或醜化之情,且嗣後O竣午即於101年9月15日由O碧真陪同一
起去清償6萬元給被告甲OO,足認O竣午確因上開被告乙OO所為之毆
打、恐嚇而心生畏懼無疑,則O竣午就案發當日情形理應印象深
刻,足認O竣午上開證詞應屬可採
4、按共同正犯,係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
,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
之目的,其成立不以全體均行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要
件
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謀議,僅於行為當時有共
同犯意之聯絡,於行為當時,基於相互之認識,不論明示通謀或
相互間默示合致,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均屬之
而行為分擔,亦不以每一階段皆有參與為必要,倘具有相互利用
其行為之合同意思所為,仍應負共同正犯之責,蓋共同正犯,於
合同意思範圍內,組成一共犯團體,團體中任何1人之行為,均為
共犯團體之行為,他共犯均須負共同責任,初無分別何一行為係
何一共犯所實施之必要
且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如甲分別邀約乙、丙犯罪,雖乙、丙間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亦
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之成立(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522號、87年度
台非字第35號、85年度台上字第4962號、88年度台上字第2230號、第
2858號判決、73年台上字第18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惟查:被告乙OO於104年2月12日本院準備程序時坦承犯行,並供稱:
伊當時誤以為是O竣午的車子,伊載了3個人一同前往,連伊共4人
等語(見本院卷五第104至110頁),又觀之卷附監視器翻拍照片(
見他5377卷一第206至207頁)所示,當時確有3名男子下車持棍棒毀
損上開O輛無誤,足認被告乙OO當時確有與其他3名不詳男子共同前
往現場明確
且被告丙OO與其他被告間並無何仇恨過節,又係彼此利害攸關,苟
其等確無上開犯行,被告O耀樂實無可能故為不利於其等之供述
被告戊OO雖辯稱只約人出來,並未參與云云,然其顯然知悉被告乙
OO等人之計劃,因而邀約被害人O益祥去約定地點,並與被告乙O
O等人共同前往約定地點,嗣與被告乙OO等人一起行動,苟無其邀
約之助力,被告乙OO等人亦無可能進行嗣後之行動甚明,顯見被告
戊OO縱未動手打人屬實,亦與被告乙OO等人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
分擔甚明,其猶以上詞置辯,尚不足採認
2、參以被告丙OO於本院準備程序供稱:「O天乙OO打電話給我說O
益祥要過來牽車,我四點多過去的時候,樓下已經一群人坐在那
邊了,他們有無恐嚇或打O益祥,我並不清楚,我自己並沒有跟O益
祥說要把他關進狗籠這些話,我看這個說話的語氣,應該是乙O
O說的」等語明確,以被告丙OO與乙OO之交情,被告丙OO自無可能故
為誣陷乙OO,甚而以被告丙OO對被告乙OO相處之認知,其認定該話
應該是乙OO說的乙節,即具有甚高可信性,且被告丙OO所述,核與
被害人O益祥指述相符,益證O益祥上開指述可採
他5377卷一第330頁),嗣於本院105年5月23日審理時到庭具結證稱:
「(問:《請提示102偵2017號卷二第366-368頁101年12月11日警詢筆錄
》妳該次警詢中所述,是否實在?)正確」、「(問:妳能否確
定O訊是我發的?)是,就是從你那隻0000-000000的電話發出來的,
除了你還有誰會跟我要錢」、「《提示102偵2017號卷第366-368頁、
372-373頁警詢筆錄、101年度他字第5377號330-331頁、本院卷三第141頁
以下訊問筆錄,並告以要旨》(問:提示給妳看的筆錄內容,是
否都依妳當時陳述所記載?)都是依照我當時的記憶回答的」、
「(問:當時警察、檢察官、法官有無人以強暴、脅迫或其他不
正當的方法,要妳做如何的回答?)沒有,都是按照我自己的意
思講的」、「(問:當時製作完筆錄O有給妳看過,且都是按照妳
的意思記載?)是」、「(問:妳於本案事發前,與本案被告乙
OO、丁OO有無任何仇恨或過節?)O沒有」、「(問:101年10月11日
時,妳使用的行動電話是否為0000-000000?)對」、「(問:當時
乙OO是不是都以0000-000000號的行動電話與妳聯絡?)是」、「(問
:妳於101年11月11日看到乙OO傳給妳的O訊,裡面說『再惹我生氣,
去你們家就好玩』,妳O時說是因為妳遲延本金,所以乙OO發這O
訊恐嚇妳,是否如此?)是」、「(問:當時妳收到上開O訊是否
會害怕?)會緊張、會害怕」、「(問:於101年10月11日乙OO除傳
上述的O訊給妳看外,是否另傳O訊內容跟妳講說『小心報應,你
兒子別出車禍』,到妳手機裡面?)有」、「(問:二封O訊事隔
多久?)二封O訊的時間蠻接近的」、「(問:乙OO有於101年11月
中旬,在他至善路38巷1號那邊打妳的頭,並跟妳講說『是不是想
要死』、『要不要試試看飛出去的感覺』、『不相信我的實力就
試試看』的話?)有」、「(問:乙OO打妳,且跟妳講上開的O語
是不是在上開二封O訊後面的事情?)對」等語綦詳(見本院卷97
至98頁),渠前後所述一致,並無齣齬矛盾處,並有指認犯罪嫌疑
人O錄表、O訊譯文在卷足憑(見偵2017卷二第367頁反面至370頁),
足認證人饒宜娟上開證詞確屬可信
我跟他去還了四次O息,之後他應該還有還,但是我沒有跟去」等
語(見本院卷五第181、185至186頁),據上可知,證人O益祥所稱O
宥琪向乙OO借款1萬元,已與本案借款金額不符,足認證人O益祥記
憶非佳,又證人O益祥證稱只陪同O宥琪還款4次,而上開繳款證明
單有8次還款O錄,則5月8日該次證人O益祥有無陪同尚非無疑,且
O宥琪指述本案案發時間為當天19時許,亦與證人O益祥上開所述吃
早餐時間不合,更何況觀以O宥琪警、偵訊所述及被告乙OO、丙OO
先前警、偵訊所述,均未提及證人O益祥有陪同前往乙情,據上足
認證人O益祥5月8日應未在場,是渠上開證述,尚不足作為有利於
被告等之認定,其理至明
而反觀被告乙OO、O耀樂故意叫不在場之O益祥到庭為證,益見其等
心虛之情,職是,本院因認被告2人上開所辯,尚不足採,其等2
人此部分犯行明確
胖叔(即被告乙OO)是打我的人,胖叔打完我之後,耀哥才趕到現
場」、「(問:你有沒有要告耀哥?)沒有,也不知道要告什麼
,他沒有對我有暴力相向」等語明確(見4803卷二第51頁),準此
,足認被告壬OO是被告乙OO為上開犯行後,始抵達現場,且確未
對O寶儀為恐嚇行為明確,參以O寶儀為被害人,苟被告壬OO確有對
渠為恐嚇行為,渠理當無故為掩飾之理,故就此O寶儀與O育緯所
述有出入部分,在罪疑唯輕原則下,應以O寶儀所述為準,故此部
分應認係O育緯誤記上開O語為被告壬OO所為
乙OO打她巴掌,她就說她舅舅要處理,所以是由壬OO跟她舅舅講電
話的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76頁),益徵被告乙OO確有拉O寶儀頭髮
,有打O寶儀巴掌屬實,衡情,被告乙OO既會對O寶儀粗魯地為上開
行為,自無可能猶對O寶儀輕聲細語、好言索債,故在當時時空
下,被告乙OO為索討債務,因而口出上開恐嚇O語,並未顯悖離常
情,並無不可採信之處
衡情,同案被告O傳中一行3人持棍棒前去找O寶儀討債,O寶儀會心
生畏懼,應可想像,且O寶儀既是積欠被告乙OO債務,核與同案被
告O傳中毫無相干,苟非乙OO指示,同案被告O傳中焉有可能無緣無
故自行去向O寶儀索債?足認同案被告O傳中證稱其因積欠乙OO債
務,而被要求去向O寶儀索債,且當時確有為恐嚇言行等語,足堪
採信
後此部分已經O華香撤回告訴,詳見下述參、公訴不受理部分),
益徵被告乙OO對O華香遲不還款,情緒上顯有不滿,準此,其與O華
香碰面時,會有上開恐嚇話語,應可理解
綜上,被告乙OO上開所辯,尚不足採,其上開恐嚇犯行,應堪認定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1、查被告等行為後,刑法第344條業於103年6月18日經總統令修正
公布,並於103年6月20日生效施行
修正前刑法第344條規定:「乘他人急迫、輕率或無經驗貸以金錢
或其他物品,而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
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千元以下罰金」,修正後刑法第344條規定:
「乘他人急迫、輕率、無經驗或難以求助之處境,貸以金錢或其
他物品,而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科或併科30萬元以下罰金
」修正後刑法第344條,將法定刑自「1年以下有期徒刑」,提高為
「3年以下有期徒刑」,經比較新、舊法律,修正後刑法第344條並
無有利於被告之情形,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適用被
告等行為時即修正前之刑法第344條之規定
2、被告乙OO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
,於同年月31日生效施行,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傷害
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
」,修正後刑度提高,經比較新舊法結果,自以被告行為時即修
正前之規定對其較為有利,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應適用修
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
(二)、按刑法第304條強制罪條文所定之強暴、脅迫,祇以所用之強
脅手段足以妨害他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
,並非被害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
3650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按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本係以強暴、脅迫等情事在內,
故縱其所為,尚合於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之情形,仍應視為
強制罪之部分行為,不另論以恐嚇危害安全罪(最高法院90度台
上字第5409、519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係指單純以將來加害生命、身體、自
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而言
如對於他人之生命、身體等,以現實之強暴脅迫手段加以危害要
挾,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應構成刑法第304條之
強制罪,而非同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而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係妨害他人自由之概括的規定,故
行為人具有一定目的,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者,除法律
別有處罰較重之規定,應適用各該規定處斷外,如以使人行無義
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為目的,而其強暴脅迫復已達於剝奪
人行動自由之O度,即只成立本罪,不應再依同法第304條論處
誠以此項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之低度行為,應
為非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能以其目的係在
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認為係觸犯刑法第302條
第1項及第304條第1項之二罪名,而依同法第55條從一重處斷(最高
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3309號判決亦同此旨)
另按刑法第302條之妨害自由罪,包括私行拘禁及以其他非法方法
剝奪人之行動自由行為,所謂非法方法,包括強暴、脅迫、恐嚇
等情事在內,故縱其所為,合於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之情形
,仍應視為妨害自由之部分行為,不另論恐嚇危害安全罪(最高
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6969號判決亦同此旨)
(三)、犯罪事實欄一、部分:核被告乙OO、丙OO、壬OO、辛OO所為,
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44條之重利罪
被告乙OO、辛OO就犯罪事實欄一、(二十)、、上開犯行,有犯
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犯罪事實欄二、所為5次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均應予分
論併罰
(四)、犯罪事實欄二、部分:1、核被告甲OO、乙OO就犯罪事實欄
二、(一)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及刑法第305
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
其等2人係在同一時空、地下,密切對同一被害人O竣午為上開傷害
、恐嚇言行,係一行為同時觸犯施用傷害罪及恐嚇罪,為想像競
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從一重之傷害罪處斷
被告2人與O義彩、另名真實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子間,就上開犯行,
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2、被告甲OO、乙OO就犯罪事實欄二、(二)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54
條之毀損罪
被告2人以一行為毀損告訴人O寶興、O家豪O輛,為想像競合犯,應
從一重處斷
被告2人與另3名年籍不詳之成年男子間,就上開犯行,有犯意聯絡
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3、核被告乙OO犯罪事實欄二、(三)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
第1項之傷害罪
4、核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己OO就犯罪事實欄二、(四)所
為,均係犯刑法302條第1項之妨害自由罪
起訴書認恐嚇、妨害自由為想像競合,應從一重論罪,尚有誤會
被告5人就上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5、核被告乙OO就犯罪事實欄二、(五)、(六)、(七)、(十三)、(十五
)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
其與O傳中間,就犯罪事實欄二、(十三)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
分擔,為共同正犯
6、核被告乙OO、丙OO就犯罪事實欄二、(八)所為,均係犯刑法第
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
起訴書認恐嚇、強制為想像競合,應從一重論罪,尚有誤會
被告2人就上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7、核被告丁OO就犯罪事實欄二、(九)所為,係犯刑法第305條之恐
嚇危害安全罪
其與O絜任間,就上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8、核被告乙OO、丙OO就犯罪事實欄二、(十)所為,均係犯刑法第
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
起訴書認恐嚇、強制為想像競合,應從一重論罪,尚有誤會
被告2人與O育緯間,就上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
同正犯
9、核被告乙OO就犯罪事實欄二、(十一)所為,係犯刑法第304條第
1項之強制罪
起訴書認恐嚇、強制為想像競合,應從一重論罪,尚有誤會
10、核被告乙OO、丙OO就犯罪事實欄二、(十二)所為,係犯刑法
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
起訴書認恐嚇、強制為想像競合,應從一重論罪,尚有誤會
被告2人間,就上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核被告乙OO、丙OO、丁OO就犯罪事實欄二、(十四)所為,均係犯
刑法302條第1項之妨害自由罪
起訴書認恐嚇、妨害自由為想像競合,應從一重論罪,尚有誤會
被告3人就上開犯行,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被告己OO前因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月,
甫於101年8月20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其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
案O錄表附卷足參,其等於前案執行完畢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上開
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且被告甲OO之前所犯恐嚇與本案
所犯恐嚇、毀損,或罪質相同,或以暴力為警告恫嚇
而被告己OO則係易科罰金執行完畢後,短暫時間再犯本案,參酌司
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足認其等刑罰反應力薄弱,本
院因認均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
(六)、爰審酌被告乙OO、丙OO、壬OO、辛OO等正值壯年,不以正當方
法賺取金錢,竟利用他人急需款項之際,貸以重利獲利,破壞正
常金融交易秩序,導致當時已處於經濟上弱勢之借款人更因須負
擔高利而感到壓迫,行為實屬不該,惟念其等就重利部分犯後已
坦承犯行,顯有悔悟之心
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己OO為索討借款,而對被害人
等為恐嚇、強制或妨害自由之行為,蔑視法紀,破壞社會治安,
犯罪目的、手段,自屬可議,復考量對被害人等造成之損害,被
告等就此部分,犯後未能坦認犯行,未見悔意,就犯後態度上尚
無從為其等有利之認定
暨考量本案借貸之金額非高,所收取之O息亦非甚鉅,又審酌被告
各人之前科O錄(有其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附卷足參)
、被告間就各犯行中各自負責之角色、分工、參與O度、獲利情形
、被害人等借款金額、對被害人等之危害O度、與被害人等有無達
成和解、獲得原諒之情形不同
(一)、被告於行為後,刑法有關沒收之相關規定業於104年12月27日
、105年5月27日修正,依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規定,自105年7月1日開
始施行
且於刑法第2條第2項亦已明定:「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
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又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
者,得沒收之,同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亦定有明文
宣告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犯罪所
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宣告或
酌減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項、第38條之2第1、
2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被告所犯重利罪,其既係為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始借款
予被害人,則若無法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被告自不會借
款予被害人,故被告所取得與原本顯不相當之重利自係其犯罪所
得,毋庸扣除當舖業者合法放款可收取之O息(臺灣高等法院105年
度上易字第91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借款人於借款時簽發之本票、支票及所提供借據等,既係用
以供擔保,則借款人於償還借款時,被告本應將借款人供擔保之
票據、借據等歸還予借款人,此等供擔保用之票據、借據等自非
屬被告因犯罪所生或所得之物(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5732號、
87年度台上字第334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按沒收新制係參考外國立法例,為契合沒收之法律本質,認
沒收為刑法所定刑罰及保安處分以外之法律效果,具有獨立性,
而非刑罰(從刑),已明定沒收為獨立之法律效果,在修正刑法
第5章之1以專章規範,故判決主文內諭知沒收,已毋庸於各罪項
下分別宣告沒收,亦可另立一項合併為相關沒收宣告之諭知,使
判決主文更簡明易懂,增進人民對司法之瞭解與信賴(最高法院
106年度台上字第386號判決意旨參照)
從而,本案有關沒收之諭知,依照上開判決意旨,即不在各該被
告各罪項下分別宣告沒收,而另立一項合併為相關沒收宣告之諭
知,以求簡明易懂
本院卷八第180至第184頁),本院認定該等物品均係被告乙OO、丙O
O、壬OO所有,供本案犯罪所使用或預供供犯罪所用之物,爰均依
刑法38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予以宣告沒收
本院卷七第38頁反面、40頁反面、75頁反面),就該等已和解部分
,被害人亦已表明不再追究本案之意,則如前述此部分,雖非刑
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文義所指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
人者,然參酌該規定旨在保障被害人因犯罪所生之求償權(參刑
法第38條之1第5項之立法理由),則被害人此部分求償權已獲滿足
,若再宣告沒收,實有過苛之虞,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之規
定,就已和解部分,就被告乙OO、丙OO、壬OO、辛OO均不予宣告沒收
或追徵
依上開認定原則,茲分述如下:1、被告壬OO雖與被告乙OO合夥共
同經營放其中犯罪事實欄一、(八)、(九)部分,惟被告壬OO供稱其
均尚未有實際獲得好處等語(見本院卷八第204頁反面),而被告
乙OO並未爭執此部分,是就此部分,依目前卷證,在罪疑唯輕原
則下,尚難遽認被告壬OO已有實際利得,故爰不就其宣告沒收犯罪
所得
被告辛OO之犯罪所得共為400元,以上金額均應依法宣告沒收,於全
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因認此部分被告甲OO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44條之重利罪嫌
因認此部分被告丙OO、己OO亦共同涉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嫌
因認此部分被告丁OO、丙OO亦共同涉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嫌
因認此部分被告乙OO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44條之重利罪嫌
因認此部分被告庚OO亦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44條之重利罪嫌
因認被告乙OO、壬OO、丙OO此部分共同涉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刑
法第304條之強制罪嫌
後即由被告乙OO指示O育緯,於當日及101年5月中旬,O育緯分別駕車
載被害人O文雄前往臺中市○○區○○路0段000號坤發機車行及臺
中市○○○路0段000號通訊行,辦理分期購買機車與手機,惟分別
因沒有連帶保整人及店家審核資格不符而未辦理成功,其等以此
強暴、脅迫O式,使被害人O文雄行上開無義務之事
因認壬OO此部分亦共同涉犯刑法第304條之強制罪嫌
因認被告壬OO此部分亦共同涉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嫌
因認被告乙OO此部分亦共同涉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嫌
因認被告戊OO此部分亦共同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44條之重利罪嫌
因認被告丁OO此部分亦共同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44條之重利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
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
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O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
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O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事實
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敘明其如何無從為有罪之
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76年
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其第1項規定:檢察官
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三、按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
其認定之理由,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款分別定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前揭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
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
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參照),是
以下本院採為認定被告無罪所使用之證據,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
為限,且毋庸論敘所使用之證據是否具有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一)、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44條重利罪,無非係
以被告甲OO、同案被告O義彩、證人O竣午、O信呈之證詞,資為主
要論據
101年2月15日,101年5月14日止」等文字甚明,核與被告甲OO辯稱O並
未借3次錢給O信呈,伊僅在101年2月15日借錢8萬元給O竣午乙節相符
,足認101年2月15日向被告甲OO借款8萬元者,應是O竣午,否則O竣
午怎會出具上開借據,而被告甲OO又只向O竣午索討債務,並未向
證人O信呈追討?至公訴人雖舉同案被告O義彩為證,然借款當時O
義彩並未在場,此為不爭之事實,則O義彩理當不清楚實情,自以
被告甲OO、證人O竣午、O信呈之證詞為可信,其理至明
5377卷一第241至242頁),惟本案被告乙OO從警詢迄至本院審理時均
一再供稱:當時只有伊1人打O年棧,丙OO、己OO是出來勸架等語,
衡情,當天是被告乙OO與O年棧有行車糾紛,被告丙OO、己OO與O年棧
先前並不認識,並無何仇恨過節,實無何動機去毆打O年棧之理
,且觀以卷附監視器翻拍照片(見偵2017卷310至315頁),亦未明顯
見到被告丙OO、己OO有手拿藤條或動手毆打、以腳踹人之動作,再
參諸其等2人均供稱當時確有出手去拉開、架開行為,在當時被
告乙OO不斷動手毆打O年棧,且被告乙OO亦遭O年棧毆打,受有左臉
耳後挫傷、左前臂擦傷及左膝挫傷等傷害,有澄清綜合醫院中港
分院診斷證明書為憑(見偵2017卷一第235頁),彼此互毆之混亂情
境下,被告丙OO、己OO此等拉扯動作,是否因此遭O年棧誤認為其
等2人亦有動手毆打之情,亦無法完全排除可能性,在罪疑唯輕原
則下,尚難遽認其等2人定有出手傷害行為
而且參以O年棧上開所述,渠並無法明確指認出另1人被告己OO,苟
非被告己OO自承及被告乙OO、丙OO證述己OO當時有在場,O年棧實無
法追究被告己OO犯行,承此,苟被告己OO確有為毆打行為,其理當
會否認在場行為,被告乙OO、丙OO亦可為掩護己OO,而不供出己O
O有在場乙情,然其等均捨此不為,益徵當時被告己OO辯稱未動手
等語,尚堪採信
被告丙OO於101年12月12日偵查中供稱:「我曾向O宥琪收過O息,O宥
琪也都是把錢拿到至善路的公司,我向他收過2、3次」、「(問:
《提示O宥琪提供之簽收單》簽收單上記載『林』,是否是你簽
收的?)這個是我簽的,一開始我不想要讓別人知道是我簽收,
所以就隨便簽『林』,後來我就都簽『明』」等語明確(見偵201
7卷四第178頁),而被告乙OO亦承認簽「O」字之人為伊本人,足見
被告等人於簽收單上所簽並不一定會簽其等真實之姓氏,是尚難
僅因簽「O」字,即遽認確為被告庚OO所簽
衡情,被告辛OO既係被告乙OO之員工,被告乙OO實無故為虛偽而誣
陷被告辛OO之可能,且苟非被告辛OO所簽,被告辛OO亦無自承之理
,準此,在罪疑唯輕原則下,益難遽認被告庚OO定為上開簽「O」
之人
更何況,被告庚OO既僅係被告乙OO之朋友,偶而前去被告乙OO公司
聊天,並非員工,其又不認識O宥琪,衡情,尚難遽認其定知悉被
告乙OO有對O宥琪放重利之情,亦難遽認其有何犯意聯絡及行為分
擔可言
2、O育緯於106年8月23日本院審理時到庭具結為證時,就上開情形
之證詞亦反覆遲疑不定,證稱:「(問:當天你從臺北回來之後
,我們公司是否很多人在泡茶?)我沒什麼印象了,只知道當時
你〈指乙OO〉在場」、「(問:101年5月在至善路你是否確認我〈
指丙OO〉有在場?)時間太久我沒有印象」、「(問:101年5月初
你從臺北回來後,當時我〈指壬OO〉在場有無拉槍機滑套的動作
?)我沒有印象」、「(問:101年5月初乙OO等人O經叫你北上向O瑜
雅討債,但你沒有討成功,就被壬OO叫到臺中市○○區○○路00
巷0號2樓罰跪,其中有一位阿明、灃哥及壬OO三人不停以拳頭毆打
你,用腳踹你、教訓你討債不成,並用三字經辱罵、恐嚇你「O你
娘…叫你去臺北討債,你討不到就算了,還把錢借給人家,你是
腦袋裝屎喔…」,後來還去包包拿出手槍滑套作勢要開槍,有無
此事?)沒什麼印象」、「(問:提示101年偵字27258號卷第339頁
101年9月5日警詢筆錄有何意見?)《提示並告以要旨》)時間太
久了,我沒有什麼印象,但是與我印象中不符」、「(問:當天
從臺北回來之後有幾人在場?)被告三人有在場」、「(問:何
人開口罵你、叫你罰跪?)乙OO先罵我,罰跪是我自己跪下來的,
沒有人拉槍枝的滑套」等語(見本院卷六第44頁反面至第46頁)
,據上可知,證人O育緯於本院所述之當日究有無人叫渠罰跪,在
場之人有無人拉槍枝滑套等重要情節,核與渠警詢所述並非一致
,衡之常情,遭罰跪或遭人拉槍枝滑套恐嚇情節,應非常態情事
,苟真有此事,證人O育緯實無輕易淡忘之可能,惟經當庭提示筆
錄供證人O育緯回想,渠仍稱與渠印象中不符,益增可疑
被告丙OO亦於同日證稱:我是聽乙OO指揮做事等語(見本院卷六第
88頁反面),準此,足認被告壬OO案發當時確未說話或有何指示甚
明,又所謂共同正犯,須共犯彼此間具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
如足當之
而被告壬OO案發時,人固有在現場,惟其除坐在辦公桌打電腦不發
一言外,既無何指示或參與恐嚇、強制O文雄之作為,而該處所
又係被告壬OO平日即會去泡茶聊天之處所,並非因與被告乙OO等人
刻意相約欲恐嚇O文雄而聚集之地點,此外,亦查無被告壬OO於本
案案發前與被告乙OO、丙OO間有何具體之犯意聯絡或行為分擔,自
難僅因其消極不作為,而遽論以共犯之責
胖叔(即被告乙OO)是打我的人,胖叔打完我之後,耀哥才趕到現
場」、「(問:你有沒有要告耀哥?)沒有,也不知道要告什麼
,他沒有對我有暴力相向」等語明確(見4803卷二第51頁),O寶
儀乃遭受上開恐嚇行為之被害人,衡情,苟被告壬OO當日確有恐嚇
言行,O寶儀理應會追究其責任,當無故為掩飾之可能,準此,
足認被告壬OO是被告乙OO為上開犯行後,始抵達現場,且確未對O寶
儀為恐嚇行為,自難遽令其就上開犯行負共犯之責
更何況,O媄涵本身有誣告、詐欺、偽造文書等前科,有渠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在卷足憑,足認渠所言憑信性非高,在罪疑
唯輕原則下,尚難逕認O媄涵指述定屬真實,準此,本院尚難遽
認被告乙OO涉犯上開恐嚇犯行
他們有時過來找我的時候,若我不在要是有人來還錢,他們就會
幫我代收錢,他們會打電話跟我說有人來繳錢,我就會說幫我收
一下」、「(問:他們是否知道他們來找你繳什麼錢?)他們不
知道,我跟丙OO、丁OO說那是『日仔會』的錢」、「(問:有無O經
你還在外面,O佳琳要來借錢,你不在是丁OO先幫你拿錢給O佳琳
?)沒有,O佳琳要來借錢都是我拿錢出來的,不可能是別人先幫
我拿錢出來」等語(見本院卷六第180頁反面至182頁),其否認被
告丁OO有先幫其代墊款乙節,雖與被告丁OO所辯不相符,惟事隔已
久,亦無從O證孰人記憶較為可信,但被告乙OO亦證稱:丁OO不是
伊員工,應該沒有幫O收錢,縱偶有代為收下,亦應不知悉對方是
繳重利之O息等情,職是,就目前卷證資料,在罪疑唯輕原則下
,尚難逕認被告丁OO定有知悉並參與上開重利之行為,亦即尚難遽
為不利於被告丁OO之認定
本案依目前卷內證據資料,在罪疑唯輕原則下,公訴意旨所舉之
證據,尚不足以使本院產生確信被告等有何公訴人所指訴上開犯
行有罪之心證,自難遽認被告等有公訴人所指之犯行,揆諸首揭
法條及判例意旨,被告等之犯行,既屬不能證明,自均應為無罪
之諭知
因認被告甲OO、乙OO、O義彩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罪嫌
因認被告乙OO、丙OO、己OO、丁OO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罪嫌
因認被告乙OO、丙OO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罪嫌
二、按告訴乃論之罪,其告訴經撤回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此為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款所明定
又按告訴乃論之罪,對於共犯之一人告訴或撤回告訴者,其效力
及於其他共犯,刑事訴訟法第239條亦定有明文
被告乙OO、丙OO就上開一、(三)部分,分別經檢察官以刑法第354條
之毀損罪提起公訴,依照同法第357條規定係屬告訴乃論之罪,茲
經告訴人O竣午、O媄涵、O華香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具狀撤回告訴
(見本院卷三第86、73之1、74至77頁、本院卷六第186頁)在案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第3
03條第3款,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28條、(修正前)第2
77條第1項、第302條第1項、第304條第1項、第305條、(修正前)第3
44條、第354條、第47條第1項、第51條第5款、第51條第6款、刑法第4
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第2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0條
之2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522號、87年度台非字第35號、85年度台上字第4962號、88年度台上字第2230號、第2858號判決、73年台上字第18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0度台上字第5409、5199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臺灣高等法院105年度上易字第91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5732號、87年度台上字第33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8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2 , 彈劾證據 1 , 共同正犯 16 , 低度行為 1 , 分論併罰 1 , 想像競合 8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4條,34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6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44條,34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4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12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7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7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6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5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4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3

刑法,第5條第1項,5,總則,法例   2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02條,302,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10-3,A   1

刑法,第5條,5,總則,法例   1

刑法,第51條第6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0條之2第1項,40-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2,38-22,A   1

刑法,第38條之2,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57條,357,毀棄損壞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39條,239,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