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方法院  20190831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判決節錄
二、查被告於警詢時供承:其係由O明安邀約,幫忙「公司」領錢
,每提領新臺幣(下同)10萬元即獲1千元報酬等語,是其對參與
集團性詐欺犯罪一節顯有認知,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39之4第
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
被告與O明安及其所屬詐欺集團間,就本件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
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又被告於密接時間、同一地點由自動付款設備取款後交回詐欺集
團,先後侵害同一被害人之財產法益,屬單一行為之接續進行,
應依接續犯論以包括之一罪
查被告前因幫助詐欺案件,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105年度簡字第
2183號判決處有期徒刑3月,緩刑2年確定,嗣經撤銷緩刑,入監執
行至民國107年5月2日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
份可憑,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
以上之罪,為累犯,復考量被告上開執行完畢之案件同為詐欺罪
,其再為本件詐欺犯行,益彰顯其不尊重他人財產權之惡性,及
對刑罰反應力薄弱而有加重刑度之必要,並參考司法院大法官會
議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認本件有依累犯規定加重其刑之適用,
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爰審酌被告正值青壯,不思循正當途徑賺取所需,前因詐欺案件
經法院判處罪刑確定,業如前述,竟於執行完畢未滿2月,即為圖
小利,加入詐欺集團,分擔提領贓款角色,助長詐騙犯罪風氣之
猖獗,除影響社會治安,侵害被害人財產法益至鉅,且迄今未賠
償被害人,所為實屬不該,惟念其犯後坦承犯行,態度尚可,兼
衡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本件未獲報酬等
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刑法第38之1條第1項前段、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在剝奪犯罪行為人之實際犯
罪所得,其重點置於所受利得之剝奪,故無利得者自不生剝奪財
產權之問題,是二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徵
,應各按其實際利得數額負責,並非須負連帶責任(最高法院104
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105年度台上字第1733號判決意旨參照
)
四、公訴意旨雖認被告上揭行為,另涉犯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
第2款之罪云云
惟按洗錢防制法雖於105年12月28日修正公布,並於106年6月28日生效
施行,鑑於不法金流未必可與特定犯罪進行連結,但依犯罪行為
人取得該不法金流之方式,已明顯與洗錢防制規定相悖,有意規
避洗錢防制規定,為落實洗錢防制,避免不法金流流動,對於規
避洗錢防制規定而取得不明財產者,亦應處罰,故本次修正參考
澳洲刑法立法例增訂「特殊洗錢罪」,不以查有前置犯罪(predi
cateoffense,亦即現行條文第3條所定之重大犯罪)之情形為必要
但為兼顧罪刑明確性之要求,爰應合理限制適用範圍,而於該法
第15條第1項規定:「收受、持有或使用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有
下列情形之一,而無合理來源且與收入顯不相當者,處6月以上5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500萬元以下罰金:一冒名或以假名O金融
機構O請開立帳戶
三規避第7條至第10條所定洗錢防制程序」
其中第1項第2款所謂「以不正方法取得他人O金融機構O請開立之帳
戶」之犯罪類型,係指行為人以不正方法取得他人O金融機構O請
開立之帳戶後,用來收受、持有或使用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而該
財物或財產上利益無合理來源且與行為人之收入顯不相當
況現今個人O請金融帳戶極為便利,行為人捨此而購買或租用帳戶
,甚至詐取帳戶使用,顯具高度隱匿資產之動機,更助長洗錢犯
罪發生,爰為第1項第2款規定」等語,依前開立法說明可知,洗
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係無法認定該法第3條之前置犯
罪存在時,對於特別規避洗錢防制法規定態樣之行為適用之補充
規定,可見以不正方法取得他人之金融機構帳戶使用,藉由製造
金流斷點(切斷資金與其來源行為之關連性)而隱匿可疑犯罪資
產,固為該法增訂應予處罰之「特殊洗錢」犯罪類型(即通稱「
人頭帳戶」之犯罪)
惟若行為人以不正方法取得他人之金融機構帳戶,其目的即在於
取得該帳戶內之財物,提領行為僅係獲取犯罪所得之手段,且該
不正方法本身已構成刑法相關罪名,則行為人既未利用帳戶另行
製造金流斷點而隱匿資產,亦未合法化犯罪所得之來源,仍可一
目了然來源之不法性,是依上開說明,究與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
項第2款之犯罪構成要件不相合致,應非該條新增特殊洗錢犯罪類
型之立法本旨
查被告雖於本案擔任負責提領贓款之車手,然其依O明安指示,持
上開華南銀行帳戶之提款卡提領款項,其提領款項之目的係在取
得該帳戶內之財物,且提領之款項係帳戶內之詐欺犯罪所得,其
提領行為僅係為獲取犯罪所得之手段,本應視為詐欺取財犯行之
一部分,而應論以刑法之加重詐欺取財罪,業如前述說明,當無
再適用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規定予以論罪之餘地
況被告持以領款之提款卡,係於提款當日9時許在臺北市○○區○
○街0巷0號租屋處始自O明安處領取,其顯然無從得悉該提款卡所
屬帳戶之所有人為何交付帳戶,且依卷內現存事證,亦無從認定
被告實際參與取得所持用提款卡之相關事宜,自難認被告就其所
持用之提款卡來源係以不正方法取得乙節明知或有所預見,再被
告於本案所為僅係持提款卡以提領帳戶內款項,目的應係在於取
得該帳戶內之財物,並未利用帳戶另行製造金流斷點以隱匿犯罪
所得,亦未合法化犯罪所得之來源,是被告上開所為自難以洗錢
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之規定相繩
此部分既不能證明被告之犯罪,本應諭知無罪,惟因公訴意旨認
與上揭論罪部分間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
無罪之諭知,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第310條之2、第454條第2項,刑法第28條、第339條之4第2款、第47條第
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105年度台上字第1733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2,31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15,A   5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10條第1項第2款,10,總則,法例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3,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7條,7,總則,法例   1

刑法,第47條第2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3條,3,總則,法例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5條第1項,15,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0條,10,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2,310-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