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方法院  2019082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亥○○犯如附表一「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陸月
被訴如附表二所示部分,免訴
被訴如附表三所示部分,無罪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壹仟壹佰玖拾陸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壹仟肆佰伍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壹仟柒佰參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壹仟柒佰伍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共參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壹仟柒佰柒拾玖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貳佰貳拾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共貳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玖佰柒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陸佰零參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亥○○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罪所得壹仟零參拾肆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理由甲、有罪部分一、證據能力本院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陳述,業經檢察官及被告於準備程序同意證據能力(本院107年
度訴字第364號卷〈下稱本院卷〉一第135頁至第148頁),本院審酌
該等證據作成之情況,核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且與待證事實
具有關聯性,認為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其餘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
情,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亦具有證據能力
(一)按共同正犯因相互間利用他方之行為,以遂行其犯意之實
現,本於責任共同之原則,共同正犯應對所參與犯罪之全部事實
負責,且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
即有間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
例、104年台上字第190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次按以合同之意思而參加犯罪,即係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
縱其所參與者為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仍屬共同正犯
又所謂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者,係指其所參與者非直接
構成某種犯罪事實之內容,而僅係助成其犯罪事實實現之行為而
言,苟已參與構成某種犯罪事實之一部,即屬分擔實行犯罪之行
為,雖僅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仍屬共同正犯(最高法
院99年度台上字第7414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於集團式之犯罪,原不必每一共犯均有直接聯繫,亦不必每一
階段均參與,祇須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即應對於全部所發生之
結果共同負責,且倘犯罪結果係因共同正犯之合同行為所致者,
無論出於何人所加,在共同正犯間均應同負全部之責,並無分別
何部分為孰人下手之必要
被告亥○○負責提款詐欺贓款之車手工作,且與O美君、「安娜」
、「親愛的朋友」等詐欺成員皆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
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共同正犯,被告對於上開各次犯行均具有
犯意聯絡,則被告雖與上開詐欺集團其餘成員僅為間接之聯絡,
亦非均為認識或確知彼此參與分工細節,然被告既知悉其所各參
與者,均為詐欺集團取得被害人財物之全部犯罪計劃之一部分行
為,相互利用其一部行為,而共同達成不法所有之犯罪目的,則
被告應就其所參與並有犯意聯絡之犯罪事實同負全責
(三)核被告就附表一編號1至13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
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被告與O美君、「阿龍」、「安娜」、「親愛的朋友」等詐欺成員
間,就附表一編號1至13所示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犯行,有犯意聯
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四)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
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
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
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最高法院86年台上
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查不詳詐欺成員於附表一各編號「詐騙之時間、O法」欄所示對同
一被害人之各次詐騙行為,實係基於同一犯意,在密切接近之時
間所為,侵害同一法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
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
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應依接續犯論
以包括之一罪
(五)至被告所犯如附表一各編號所示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犯行
,雖提領時間相近,但被害人均不相同,所侵害財產法益有異,
時空上並非無從區隔,在刑法評價上各具獨立性,且非經立法預
設其本質係具持續實行之複次作為特徵予以特別歸類,使成獨立
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態樣,依社會通念難認係出於一次犯意之決
定,又非屬一個行為之持續動作,自難認被告成立接續犯包括一
罪或想像競合犯
是被告犯如附表一所示13次犯行,均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
論併罰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本件被告行為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業於107年1月3日修
正公布,並自公布日施行,自106年4月19日修正之原規定:「本條
例所稱犯罪組織,指三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
為手段或最重本刑逾五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
及O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而將所稱犯罪組織之「具有持續性及O利性」要件,修正為只
須具有持續性或O利性其中一要件即可,新法並未較有利於被告,
本件比較新舊法之結果,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適用
行為時法,先予敘明
2.次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係藉由防制組織型態之犯罪活動為手段,
以達成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之目的,乃於該條例第3條
第1項前段與後段,分別對於「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及「參
與」犯罪組織者,依其情節不同而為處遇,行為人雖有其中一行
為(如參與),不問其有否實施各該手段(如詐欺)之罪,均成
立本罪
又行為人以一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並分工加重詐欺行為,同時觸
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雖其參與犯罪組織之時、地與
加重詐欺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二者仍有部分
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為一罪方符
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
核與參與犯罪組織罪之侵害社會法益,因應以行為人所侵害之社
會全體利益為準據,認定係成立一個犯罪行為,有所不同,是已
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物,
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法益,應僅就首次犯
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之犯行
,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將一參
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以一參與犯罪組織罪(最高法院107年
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3.經查,被告於106年4月至5月間加入「親愛的朋友」等人所組成之
詐欺集團,共同以實施詐術為手段而犯如附表一所示犯行,足徵
被告所參與詐欺集團確為具持續性及O利性之犯罪組織,惟被告為
本件犯行前,已有擔任車手參與同一詐欺集團而犯三人已上共同
詐欺取財罪,且經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度偵字第20244號
提起公訴,現由臺灣臺北地O法院108年度訴字第47號案件審理中,
此有上開追加起訴書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等各1份在卷
可參(見本院卷二第201頁至第209頁、第224頁),足認本案附表一
所示詐欺犯行,並非被告於前揭組織犯罪條例修正後之首次詐欺
犯行,與其等參與犯罪組織之犯行不生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
關係,附此敘明
四、量刑爰審酌被告年輕力壯,不思以正當途徑獲取財物,僅為
一己私利,明知所屬上開詐欺集團係佯稱前揭事由O式,施以詐術
,致使被害人陷於錯誤付款,詐騙他人財物獲取不法所得,竟貪
圖金錢,加入上開詐欺集團,非僅造成被害人財物損失,且嚴重
影響社會秩序、善良風俗,並危害被害人之心理,所為非是,而
被告犯後雖坦承犯行,惟迄今仍未賠償被害人之損失,復酌以被
告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所生損害、在本案詐騙案中擔
任角色之涉案程度,兼衡被告自陳:高中肄業之智識程度,入監
前從事工地臨時工,日薪1,500元,家庭經濟狀況勉持,無人需扶
養等一切情狀(見本院卷二第261頁),分別量處如附表一主文欄
所示之刑,並定應執行有期徒刑2年6月,以示懲戒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刑法第
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依照最高法院104
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已改採應就各人分受所得之數為沒收
,追徵亦以其所費失者為限之見解
至於共同正犯各人有無犯罪所得,或其犯罪所得之多寡,應由事
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及調查所得認定之(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
字第2596號判決可資參照)
一所示各提領款項2%計算之報酬等情,業經被告於偵查時陳明在卷
(見偵字卷第611頁),從而,被告所犯如附表一所示各次犯行之
犯罪所得即分別為附表一「犯罪所得」欄所示之金額,雖未扣案
,仍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於各罪項下宣告沒
收,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六、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2.被告除前揭分別經本院認定之有罪犯行外,卷內查無被告有何其
他參與或提領附表一之一所示被害人款項之證明,且此類詐欺犯
罪型態內部分工精細,有擔任機房負責詐騙被害人者、有擔任水
房負責蒐購人頭帳戶者、有擔任車手負責提領者,亦有擔任車手
頭負責收集車手提領款項者,且為規避查緝,常存僅與主謀者間
有縱向聯繫,彼此間互不相識,難認被告除前開經認定有罪部分
外,就附表一之
一所示部分主觀上有所知悉或客觀上有提領行為,自難論以共同
正犯,則此部分即屬不能證明犯罪,而應為無罪諭知,惟被告所
涉此部分罪嫌倘成立犯罪,與本院前揭論罪科刑部分有實質上一
罪之關係,爰就上開部分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二)公訴意旨另認:被告所犯如附表一所示犯行另涉洗錢防制
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罪嫌嫌云云
惟洗錢防制法所稱之「洗錢」行為,依同法第2條之規定,係指:
一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
而移轉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而洗錢防制法之立法目的,依同法第1條之規定,係在防制洗錢,
追查重大犯罪
準此以觀,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洗錢罪之成立,除行為人在客
觀上有掩飾或隱匿因自己重大犯罪所得財產或財產上利益之具體
作為外,尚須行為人主觀上具有掩飾或隱匿其財產或利益來源與
犯罪之關聯性,使其來源形式上合法化,以逃避國家追訴、處罰
之犯罪意思,始克相當
若行為人僅係將其犯特定重大犯罪所得之財產或財產上之利益作
直接使用或消費之處分行為,而無掩飾或隱匿其來源與犯罪之關
聯性,使其來源形式上合法化,以逃避追訴、處罰之犯意者,即
與上述洗錢罪之構成要件有間,自不能遽論以該罪(最高法院100
年度台上字第630號、97年度台上字第5644號判決意旨可供參照)
本案被告提領附表一各編號所示款項之行為,應屬詐欺取財罪不
罰之後續處分贓物行為,其提領行為尚不足以使贓款來源合法化
,亦難認被告另有逃避或妨礙所犯重大犯罪之追查或處罰之犯意
,是被告此部分所為,尚難認業已該當洗錢防制法第2條之構成要
件,而不得逕以該罪相繩
另被告所涉前開罪嫌,本均應為無罪之諭知,但公訴意旨認與上
述業經論罪部分具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
罪之諭知
乙、免訴部分(即起訴書附表編號12、13、15、22、24之部分)一、
公訴意旨略以:被告、O美君(原名高美君)、綽號「小龍」、「
親愛的朋友」等人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詐欺集團成員,共同意圖
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3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之犯意,分別於
附表二各編號所示時間,由不詳詐欺集團成員撥打電話予附表二
所示被害人天○○等5人,各以附表二各標號所示詐騙O法,致被害
人天○○等5人陷於錯誤,乃依指示操作自動櫃員機,匯款如附
表二所示之金額至附表二「詐騙帳戶」欄所示人頭帳戶內,並由
被告依「親愛的朋友」之指示取得該人頭帳戶之提款卡(含密碼
)後,於附表二所示時間提領被害人天○○等人所匯入之前揭款
項,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
罪嫌、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之洗錢罪嫌等語
二、按案件曾經判決確定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302條第1款定有明文
三、經查,被告被訴3人以上共同詐欺附表二所示被害人之犯行,
前經臺灣新北地O法院於107年11月21日以107年審訴字第1599號判決各
處有期徒刑1年3月確定,有上開判決書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
紀錄表在卷可稽(見本院卷二第33頁至第48頁、第219頁至第220頁)
,是被告所犯如附表二所示犯罪事實既經前揭判決確定,則此部
分之犯罪事實自為前案確定判決效力所及,揆諸前揭規定,應為
免訴之諭知
丙、無罪部分(即起訴書附表編號16至20之部分)一、公訴意旨略
以:被告與O美君、綽號「小龍」、「親愛的朋友」及真實姓名年
籍不詳詐欺集團成員等人,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3
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之犯意,於臉書或通訊軟體LINE上刊登販售菸
品之廣告,致附表三「告訴人/被害人」欄所示地○○等5人陷於
錯誤,乃依指示操作自動櫃員機後,匯款如附表三所示之金額,
至附表三所示詐騙帳戶內,並由「親愛的朋友」指示亥○○持前
揭帳騙帳戶之提款卡提領附表三各編號「提領時間、金額」欄所
示款項,被告於得款後旋將各該提款卡任意丟棄,並由被告將所
提領之前揭款項,經扣除其自己可獲得之報酬後,將餘款放置在
「親愛的朋友」指定之地點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
罪嫌及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
,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O法,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
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所謂「積極證據足以為不利被告事實之認定」係指據為訴訟上
證明之全盤證據資料,在客觀上已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
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確曾犯罪之程度,若未達到此一程度,而
有合理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
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二)惟就附表三「提領時間、金額」款項之提領人是否為被告
乙節,起訴書附表雖提出被告在ATM提領款項畫面為據(見本院卷
一第25頁,即起訴書附表編號16至20「ATM提領畫面」欄所示部分)
,惟該提領畫面所載監視錄影時間為「2017年8月14日」,要與附表
三「提領時間、金額」欄所示提領時間顯有不符,且經本院函詢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內湖分局則覆以:原檢送附表三「提領時間、
金額」欄所示款項之ATM提領畫面(即起訴書附表編號16至20部分)
實屬有誤,該等款項實際提領人現仍待查等情,有該局108年4月
10日北市警內分刑字第1083010995號函暨所附實際ATM提領畫面在卷可
稽(見本院卷三第7頁至第11頁、第33頁至第35頁),而觀卷附實際
ATM提領提領畫面所示提領人,其身形、相貌顯與被告不同,顯非
被告所提領
五、綜上,被告並非提領如附表三所示詐欺成員所詐得被害人地
○○等5人所匯入款項之人,其並無以任何O式參與此部分之詐欺取
財犯行,當無從論以詐欺取財之共同正犯,徵諸前開說明意旨,
自應就此部分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以示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第3
02條,刑法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51條第5款、第38條之
1第1項前段、第3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104年台上字第190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41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596號判決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30號、97年度台上字第5644號判決意旨可供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評價為一罪 1 , 追加起訴 1 , 共同正犯 10 , 接續犯 2 , 想像競合 5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15,A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1條,1,A   1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