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820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貳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甲OO犯洗錢防制法第十四條第一項之洗錢罪,處有期徒刑貳月,併
科罰金新臺幣壹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
日
理由一、本件被告甲OO所犯之罪,並非法定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
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亦非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之案
件,而被告於準備程序進行中就被訴事實已為有罪之陳述,經本
院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檢察官及被告之意見後,本院
乃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規定,裁定進行簡式審判程序,合
先敘明
二、訊據被告就前揭幫助犯詐欺取財及違反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
項之犯行於偵查中、本院準備及簡式審判程序時均坦承不諱(見
偵字第5952號卷第8-8頁反面
本院卷第30頁、第34-35頁),並有證人即告訴人O永晴於警詢中之證
述可佐(見彰化警偵卷第62-70頁),復有臺灣中小企業銀行竹北
分行107年11月16日107竹北密字第32107053425號函暨所檢附之被告帳戶
基本資料及交易明細、臺灣土地銀行竹北分行107年11月20日竹北存
字第1075003446號函暨所檢附之被告帳戶基本資料及交易明細各1份
在卷可憑(見彰化警偵卷第136-138頁、第144-145頁反面),足見被
告之自白與事實相符,本件犯行至堪認定,應依法論科
(一)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指以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
而未參與實行犯罪之行為,且以正犯已經犯罪為構成要件,最高
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及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均可資參
照
經查,被告先依指示設定上開臺企銀帳戶及土銀帳戶之提款卡密
碼後,再提供上開2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予他人使用,有幫助詐欺
取財之不確定故意至明,已如前述,且收受上開2帳戶之詐騙集團
訛詐O永晴,並以上開2帳戶為匯款工具,指示O永晴匯款至上開2
帳戶而遂行詐欺取財犯行,是被告提供上開2帳戶之行為係對詐騙
集團詐欺取財之犯行資以助力,而參與詐欺取財罪構成要件以外
之行為,應論以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
財罪
(二)次按105年12月28日修正公布,並於106年6月28日施行之洗錢防制
法第2條第2款、第3條第2款規定,掩飾或隱匿刑法第339條詐欺取財
犯罪所得去向之行為,亦可構成洗錢罪
再參諸洗錢防制法第2條法務部立法說明第3點所示:「維也納公約
第3條第1項第b款第ii目規定洗錢行為態樣,包含隱匿或掩飾該財
產的真實性質、來源、所在地、處置、轉移、相關的權利或所有
權之洗錢類型,例如:(一)犯罪行為人出具假造的買賣契約書掩
飾某不法金流
據此而論,被告先依指示設定上開臺企銀帳戶及土銀帳戶之提款
卡密碼後,再提供上開2帳戶之存摺、提款卡予詐騙集團使用,而
幫助詐騙集團遂行詐欺取財犯行,致難以循線追查被害人等遭詐
騙財物下落之犯行,所為應屬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款所規範掩飾
或隱匿刑法第339條詐欺取財犯罪所得去向之行為,屬同法第2條第
2款所規範之洗錢罪,應依同法第14條第1項之規定論處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
詐欺取財罪及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
被告以一提供帳戶之幫助行為,幫助詐騙集團詐騙O永晴而掩飾不
法所得之去向,屬以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為想像競合犯,應依
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一重之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洗錢罪處
斷
四、爰審酌被告不知依循正途以獲取所需財物,竟依指示設定提
款卡密碼後再提供其所申辦之帳戶存摺、提款卡予詐騙集團使用
,一方面造成O永晴蒙受財產損害及面臨求償不便,一方面掩飾詐
欺取財所得之去向,致令國家查緝犯罪困難,所為殊值非難
惟考量其最終坦認犯行,但未為任何賠償之犯後態度,兼衡被告
自承教育程度為國中畢業,案發迄今在工地做臨時工,月收約2萬
6,000元至2萬7,000元,未婚,有1名未成年子女,現與女友及子女同
住,暨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被害人數、被害金額等一切
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罰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
標準
五、被告固請求本院宣告緩刑,然查:被告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
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紙在卷可
稽,惟緩刑制度係為促使惡性輕微之被告或偶發犯、初犯改過自
新而設,近年來詐騙集團猖獗,政府反覆宣導以免有民眾受騙,
更經新聞媒體多次報導,被告當可知詐騙犯罪對於社會危害性甚
大,被告卻提供上開2帳戶予不具信賴關係的他人收受,致使詐騙
集團得以遂行詐欺犯罪,更使不法所得難以追查,其所為惡性難
謂非輕,且被告迄今未賠償告訴人分毫,為收警惕之效,故不為
緩刑之宣告,特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及88年度台上字第1270號判決意旨
名詞
幫助犯 2 , 自白 1 , 不確定故意 1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4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項,3,A   2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總則,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1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2,A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第2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14條第1項,14,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