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083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77條第2項,傷害罪
| 律師
主文
寅○○犯殺人罪,處有期徒刑拾肆年,扣案之鐵棍參拾支均沒收
O○○共同犯傷害致人於死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年
午○○共同犯傷害致人於死罪,處有期徒刑玖年
己○○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庚○○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乙○○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子○○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丙○○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未○○共同犯傷害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辛○○,辰○○,卯○○均無罪
判決節錄
於107年6月2日1時17分許,未○○騎乘上開機車率先抵達本案加油站
後,即上前質問A車駕駛戊○○,隨後B車亦抵達本案加油站,經
未○○打開O建鈞所乘坐A車駕駛座後方車門,寅○○上前將O建鈞
自A車駕駛座後方拉出,並確認O建鈞為O芷瑄之友人後,隨即徒手
毆打O建鈞之臉部,丁○○並向眾人宣稱:不要打頭等語,寅○○
、丁○○、午○○、少年陳○德主觀上雖均係出於傷害之犯意而
無置O建鈞於死亡之意欲,且不期待O建鈞發生死亡之結果,惟於
客觀上均能預見其等人數眾多,倘集眾人之力,分持質地堅硬之
鐵棍、O刀朝O建鈞毆打,因行兇者眾,或可阻其去路及反抗,或
可便利他人下手,勢必造成O建鈞難以脫逃而可順利得手,且在無
法節制彼此行為之情況下,行兇過程因人體閃躲、反抗,無法精
確掌控鐵棍打擊之身體部位及力道,難免傷及頭部、身體各處,
可能因傷勢累積、擴大或無法控制群體中其他人員下手輕重,而
造成人之身體受傷害致傷重死亡之結果,惟其等主觀上均未預見
及此,仍由寅○○、丁○○、己○○、庚○○分別持鐵棍毆打巳
○○、癸○○、戊○○,丁○○、少年陳○德分持鐵棍毆打O建鈞
,午○○則持O刀刀背毆打O建鈞,及以腳踹O建鈞,O建鈞於遭毆
後倒地,寅○○、丁○○、己○○、庚○○、少年陳○德、賴○
元、陳○奇、戴○峻、潘○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
年人另共同基於毀損之犯意聯絡,由寅○○、丁○○、己○○、
庚○○、少年陳○德、賴○元、戴○峻、潘○佑、劉○彥、真實
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分持鐵棍,陳○奇則持己○○所有而放置
於B車之O爾夫球桿1支,砸毀A車之前引擎蓋、頭燈總成、識燈、左
、右後視鏡、全部車身玻璃、天窗玻璃、儀表板、後座皮椅、全
部門板、後行李箱、後燈總成及前、後保險桿等部位,致令A車前
開部位受有損壞,足生損害於壬○○,在此之際,寅○○明知頭
部為人體重要部位,甚為脆弱,若遭質地堅硬之鐵棒猛力敲擊,
足以造成顱內出血等傷害而致死亡之結果,竟為逞一時之兇狠,
仍在上開認識下,逾越原先共同傷害O建鈞身體之犯意聯絡,升
高為縱使O建鈞遭鐵棒敲擊頭部要害致死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
故意之殺人犯意,於O建鈞起身時,持鐵棍毆打O建鈞之頭部數下
,O建鈞即倒地不起,子○○、乙○○、丙○○、未○○、少年賴
○元、陳○奇、戴○峻、潘○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
成年人於O建鈞遭毆打之過程中,均圍繞在旁觀看,丙○○並手持
鐵棍,戊○○並因此受有頭部挫傷併腦震盪、前胸部、下背部挫
傷紅腫等傷害(業據戊○○撤回告訴,爰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
詳如後述),癸○○受有頭部挫傷併腦震盪、右肩、手肘、前臂
、手腕、手背、膝、小腿及左肩、膝挫擦傷紅腫等傷害(業據癸
○○撤回告訴,爰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詳如後述),巳○○因
而受有頭皮撕裂傷約3公分併腦震盪、右手背及上背部挫傷紅腫
等傷害(業據巳○○撤回告訴,爰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詳如後
述),O建鈞因而受有頭部外傷併頭皮撕裂傷、右手腕撕裂傷、創
傷性蜘蜘網膜下出血、四肢多處擦挫傷、頸部擦挫傷等傷害,寅
○○、丁○○、庚○○隨即乘坐己○○所駕駛之B車離去,午○○
、子○○、乙○○、未○○、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
○峻、潘○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則各自離開
現場
一、被告己○○部分:被告己○○及其辯護人固爭執證人即同案
被告午○○及證人戊○○分別於警詢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力(見
本院卷二第113頁),惟此部分既均未經本院執之作為認定被告己
○○犯罪事實之證據,自無論述其證據能力之必要
(一)被告庚○○及其辯護人固爭執證人即同案被告寅○○、午○○
、丁○○、己○○、子○○、乙○○、未○○、丙○○、甲○○
、辛○○、證人戊○○、癸○○及巳○○分別於警詢中及證人即
同案被告辰○○、卯○○分別於警詢、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
力(見本院卷二第134頁),惟此部分既均未經本院執之作為認定
被告庚○○犯罪事實之證據,自無論述其證據能力之必要
(二)被告庚○○及其辯護人復爭執證人即同案被告寅○○、午○○
、丁○○、己○○、子○○、乙○○、未○○、丙○○、甲○○
、辛○○、證人戊○○、癸○○及巳○○分別於偵查中之陳述不
具證據能力(見本院卷二第134頁),惟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
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
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蓋因檢察官與法官同為司法官署,且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
依法有訊問被告、證人及鑑定人之權力,且須對被告有利、不利
之情形均應注意,況徵諸實務運作,檢察官實施刑事偵查程式,
亦能恪遵法定程式之要求,不致有違法取證情事,且可信度極高
,是被告以外之人前於偵查中已具結而為證述,除反對該項供述
得具有證據能力之一方,已釋明「顯有不可信之情況」之理由外
,不宜遽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不具證據能力,方符前揭法條
之立法意旨(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366號、101年度台上字第58
34號判決意旨參照)
偵查中辯護人僅有在場權及陳述意見權,此觀之刑事訴訟法第245
條第2項前段之規定甚明,檢察官訊問證人並無必須傳喚被告使其
得以在場之規定,同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雖規定「如被告在場者,
被告得親自詰問」,亦僅賦予該在場被告於檢察官訊問證人時得
親自詰問證人之機會而已,被告如不在場,殊難期有親自詰問之
可能
此項未經被告詰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1第2項之規定,除顯有不
可信之例外情況外,原則上為「法律規定得為證據」之傳聞例外
,依其文義解釋及立法理由之說明,並無限縮於檢察官在偵查中
訊問證人之程序,應已給予被告或其辯護人對該證人行使反對詰
問權者,始有證據能力之可言
為保障被告之反對詰問權,並與現行法對傳聞例外所建構之證據
容許範圍求其平衡,證人在偵查中雖未經被告之詰問,倘被告於
審判中已經對該證人當庭及先前之陳述進行詰問,即已賦予被告
對該證人詰問之機會,則該證人於偵查中之陳述即屬完足調查之
證據,而得作為判斷之依據,此有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05號判
決意旨可參
是依上開說明可知,在偵查中訊問證人,被告或其辯護人對該證
人雖未行使反對詰問權,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之規定,原
則上屬於法律規定為有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於例外顯有不可信
之情況,始否定其得為證據,亦即,得為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於
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因其陳述未經被告詰問,應認屬於
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但非為無證據能力(亦有最高法院96年度
台上字第4365號、96年度台上字第3923號判決、97年度台上字第356號
判決意旨可參)
經查,本判決所引用上開證人於偵查中所為之證述,其性質雖屬
傳聞證據,然其等於受訊問時經檢察官告知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
處罰後命其具結後而為陳述,或經檢察官告知具結效力仍存在後
而為陳述,有其等訊問筆錄及證人結文附卷可參,且檢察官原則
上均能遵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足資擔保其陳述之自由性
,故無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而被告庚○○及其辯護人迄於言詞辯
論終結前亦未能具體指明上開證言有何顯不可信之情況,是證人
寅○○、午○○、丁○○、己○○、子○○、乙○○、未○○、
丙○○、甲○○、辛○○、證人戊○○、癸○○及巳○○於偵查
中之證述,均具有證據能力,被告庚○○及辯護人爭執前揭證人
於偵查中證言之證據能力,尚非可採
另被告庚○○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審理中自始至終均未聲請傳喚證
人乙○○、甲○○、癸○○及巳○○到庭陳述,顯已放棄對質詰
問權之行使,並無不當剝奪被告庚○○之對質詰問機會,且證人
寅○○、午○○、丁○○、己○○、子○○、乙○○、未○○、
丙○○、甲○○、辛○○、戊○○、癸○○及巳○○於偵查中證
述之筆錄又均已依法提示並告以要旨(見本院卷四第136-141頁),
已完足證據調查程序,並由被告庚○○及其辯護人依法辯論,則
上開證人於偵查中之證述即屬完足調查之證據,而得作為判斷之
依據,併予敘明
三、本院用以認定被告寅○○、午○○、丁○○、己○○、庚○
○、子○○、乙○○、未○○、丙○○犯有本案犯行之卷內其餘
供述證據資料,因檢察官、被告寅○○、午○○、丁○○、己○
○、庚○○、子○○、乙○○、未○○、丙○○及其等辯護人等
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中均未爭執該等證據之證據能力,復未於
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本院審酌該等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並
無不宜作為證據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情事,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
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之規定,均得作為證據
至其餘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查無違反法定程
序取得之情形,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之反面解釋,應具證據能
力
(一)被告寅○○因故與O念平發生糾紛,2人相約鬥毆,被告寅○○
即當面、透過手機通話或通訊軟體糾集人手在本案土虱場附近集
結以支援打架,被告丁○○、午○○、己○○、庚○○、未○○
、丙○○、乙○○、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峻、潘
○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於接獲被告寅○○聯
繫後,O續至本案土虱場附近會合,被告子○○雖未接獲被告寅○
○聯繫,惟亦有前往本案土虱場附近,被告寅○○並有在本案土
虱場附近發送鐵棍,及將剩餘之鐵棍放置在B車之後車廂內,期
間被告寅○○因見1輛O色賓士車在本案土虱場附近來回繞圈,而認
該輛O色賓士車是O念平指派前來鬥毆之人馬,即派人前去尋找該
輛O色賓士車所在位置,其後被告寅○○接獲通知得知有1輛O色賓
士車暫停於本案加油站,隨即向眾人宣稱前往本案加油站,被告
己○○即駕駛B車搭載被告寅○○、丁○○、庚○○,被告未○○
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之普通重型機車,無犯意聯絡之甲○○騎
乘車牌號碼000-000號之普通重型機車搭載被告午○○,被告丙○○
駕駛車牌號碼000-0000號之自用小客車搭載無犯意聯絡之真實姓名
年籍均不詳、綽號「豪仔」之某成年人,少年陳○德騎乘車牌號
碼不詳之普通重型機車,少年賴○元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之普
通重型機車,少年戴○峻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之普通重型機車,
少年陳○奇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之普通重型機車搭載少年劉○
彥,少年潘○佑搭乘不知情之少年李○軍所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
號之普通重型機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則以不詳方式,
先後前往本案加油站等情,業分據被告寅○○(見本院卷二第22頁
)、午○○(見本院卷二第23頁)、丁○○(見本院卷二第22-23
頁)、己○○(見本院卷二第112頁)、庚○○(見本院卷二第132
頁)、子○○(見本院卷二第162-163頁)、乙○○(見本院卷二第
132-133頁)、未○○(見本院卷二第165-166頁)、丙○○(見本院
卷二第163-164頁)供述及證述、證人即共犯少年陳○德(見偵5123號
卷五第7-21、123-131頁)、賴○元(見潮州分局潮警偵字第10731174
500號卷《下稱警一卷》第122-126頁
本院卷四第195、199頁),及證人辛○○於偵查中證稱:乙○○從
土虱場出來就叫我上車,然後他說要去找O色的賓士車,他就在潮
州附近繞繞,找這台O色賓士車,因為當時乙○○有說O色的賓士
車已經在土虱場附近來回繞了三次,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找O色
的賓士車,我們從土虱場離開時,有跟O色BMW車後面等語(見偵5
123號卷七第149、155頁),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我到土虱場之後,
我都在外面走來走去,後來就上了乙○○的車子,乙○○告訴我
要去找O色賓士車,我們一開始是跟著一台O色BMW車,我到加油站時
才確認那台O色BMW車是子○○開的,我們出去繞一繞就是要找O色
賓士車等語(見本院卷四第68-69頁),而證人寅○○、辛○○皆
與被告子○○、乙○○素無怨隙,且其等分別於偵查及本院審理
中之證述均具結後始為上開證述,亦無甘冒偽證罪責,於偵查及
本院審理時虛捏事實,而為與事實不符陳述之動機或理由存在,
足徵前揭證人寅○○、辛○○上開關於被告子○○、乙○○犯罪
事實之證言均可採信
又關於犯意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基於相
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犯之成立
且數共同正犯之間,原不以直接發生犯意聯絡者為限,即有間接
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從而除共謀共同正犯,因其並未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之實行而無行
為之分擔,僅以其參與犯罪之謀議為其犯罪構成要件之要素,故
須以積極之證據證明其參與謀議外,其餘已參與分擔犯罪構成要
件行為之共同正犯,既已共同實行犯罪行為,則該行為人,無論
係先參與謀議,再共同實行犯罪,或於行為當時,基於相互之認
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均成立共同正犯(最高法院102年度
台上字第1347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按刑法上之傷害致人於死罪為加重結果犯,如多數人下手傷害
,本有犯意之聯絡,即屬共同正犯,對於共犯間之實施行為,既
互相利用,就傷害之結果,自應同負責任
如因傷害而生之死亡結果,係行為人間合同行為所致,且為客觀
上所得預見,則無論死於何人所加之傷,在共犯間均應同負全部
之責,並無分別何部分之傷,為何人下手之必要(最高法院19年上
字第1846號判例、92年度台上字第5223號、86年度台上字第874號、7
5年度台上字第187號判決意旨參照)
偵5123號卷十第7、143-145頁)均相符,足見被告午○○、丁○○、
己○○、庚○○、未○○、丙○○均於知悉寅○○因故與人發生
糾紛故召集其等前去助陣鬥毆,猶未表明不願配合且均仍與之同
行,又如前(四)所述,被告子○○、乙○○均知悉被告寅○○派人
找尋該輛賓士車之目的係因與他人有所糾紛而欲尋釁,被告子○
○、乙○○仍分別駕車找尋A車之行為,隨後亦均有再前往本案
加油站,則被告午○○、丁○○、己○○、庚○○、子○○、乙
○○、未○○及丙○○對於其等應被告寅○○所託之目的係為傷
害他人乙節,自當知之甚詳,而被告子○○、乙○○已實際分擔
事前尋找A車,及於O建鈞遭毆打時在場觀視等行為,被告未○○已
實際分擔率先上前質問對方、打開A車車門,及於O建鈞遭毆打時
在場觀視等行為,被告己○○已實際分擔事前搭載被告寅○○、
丁○○、庚○○,及事後接應之行為,且被告己○○將B車停放在
A車前方而阻擋A車去路,又被告己○○、庚○○在場持鐵棍砸毀
A車,及被告丙○○於O建鈞遭毆打時手持鐵棍在旁觀視,均對O建
鈞產生心理壓制以防止O建鈞脫逃之把風作用,且被告己○○、庚
○○、子○○、乙○○、未○○、丙○○見被告寅○○、午○○
、丁○○、少年陳○德共同出手傷害O建鈞時,亦無任何離開或
阻止之舉動,足見上開被告確均有共同傷害O建鈞之犯意聯絡,要
屬無疑
故被告寅○○、午○○、丁○○、己○○、庚○○、子○○、乙
○○、未○○、丙○○、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峻
、潘○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於案發時,顯係
基於互相之認識,以共同傷害之意思,於被告寅○○、午○○、
丁○○、少年陳○德分持鐵棍、O刀等共同傷害O建鈞時均在場,且
各自分擔傷害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毆打O建
鈞之目的,被告寅○○、午○○、丁○○、己○○、庚○○、子
○○、乙○○、未○○、丙○○、少年陳○德、賴○元、陳○奇
、戴○峻、潘○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均為本
件傷害犯行之共同正犯甚明,可見被告己○○、庚○○、子○○
、乙○○、未○○、丙○○所辯其等並未動手毆打O建鈞,無須對
O建鈞受傷負責云云,要皆屬事後卸責之詞,均不足採
(六)被告午○○、丁○○、己○○、庚○○、子○○、乙○○、未
○○、丙○○對O建鈞上開死亡結果,能否預見:1.按加重結果犯
,以行為人能預見其結果之發生為要件,所謂能預見乃指客觀情
形而言,與主觀上有無預見之情形不同,共同正犯中之一人所引
起之加重結果,其他人應否同負加重結果之全部刑責,端視其就
此加重結果之發生,於客觀情形能否預見而定
此所稱「客觀不能預見」,係指一般人於事後,以客觀第三人之
立場,觀察行為人當時對於加重結果之發生不可能預見而言,惟
既在法律上判斷行為人對加重結果之發生應否負加重之刑責,而
非行為人主觀上有無預見問題,自不限於行為人當時自己之視野
,而應以事後第三人客觀立場,觀察行為前後客觀存在之一般情
形(如傷害行為造成之傷勢及被害人之行為、身體狀況、他人之
行為、當時環境及其他事故等外在條件),基於法律規範保障法
益,課以行為人加重刑責之宗旨,綜合判斷之(最高法院91年台上
字第50號判例、102年度台上字第2029號判決)
2.依上,本案被告午○○、丁○○、己○○、庚○○、子○○、乙
○○、未○○、丙○○明知被告寅○○欲打架尋釁為傷害行為,
被告午○○、丁○○、己○○、庚○○、子○○、乙○○、未○
○、丙○○均在案發現場,並由被告寅○○、午○○、丁○○、
少年陳○德下手對O建鈞實施傷害行為,以客觀情形觀之,被告
寅○○糾集之人數眾多身強體健,若實際下手實施傷害,將可能
因傷勢累積、擴大或無法控制群體中其他人員下手輕重程度,造
成O建鈞死亡之結果,此為一般人客觀上所能預見,堪認實際動手
實施攻擊行為之被告寅○○、午○○、丁○○,於客觀上均能預
見其所為傷害行為將致生死亡之加重結果發生,均應論以加重結
果犯
3.公訴意旨固認被告子○○、未○○、丙○○均成立刑法第283條前
段之聚眾鬥毆在場助勢罪
惟按刑法第283條所謂聚眾鬥毆,係指參與鬥毆之多數人,有隨時
可以增加之狀況者而言
上訴人等與被告等雙方械鬥時,其參與鬥毆之人均係事前約定,
並無隨時可以增加之狀況,自與聚眾鬥毆之情形不合,最高法院
著有28年上字第621號判例可資參照
查被告寅○○糾眾在本案土虱場附近集結,再一同出發前往本案
加油站等情,業經本院認明如前所述,被告寅○○糾眾前往本案
加油站毆打O建鈞,乃事前約定而前往,現場之人數雖多數然究屬
可特定,參與者並無隨時可以增加之狀況,與聚眾鬥毆者,限於
不特定之多數人,且隨時處於可以增加之情形者有別,況被告子
○○、未○○及丙○○既均有傷害之犯意聯絡,而為共同正犯,
業如前述,並非單純在場助勢之人,是被告子○○、未○○及丙
○○本案犯行自與聚眾鬥毆之情形不合,檢察官認被告子○○、
未○○、丙○○所為均構成聚眾鬥毆在場助勢及被告丙○○辯稱
其係聚眾鬥毆云云,均不足採,併予敘明
又殺人犯意之存否,固係隱藏於行為人內部主觀之意思,被害人
傷痕之多寡、受傷處所是否為致命部位、傷勢輕重程度、行為人
下手情形、使用之兇器種類、與被害人O否相識、有無宿怨等情,
雖不能執為區別殺人與傷害致死之絕對標準,然仍非不得盱衡審
酌事發當時情況,深入觀察行為人之動機、行為人與被害人之衝
突起因、行為當時所受之刺激,視其下手情形、力道輕重、攻擊
部位、攻擊次數、手段是否猝然致被害人難以防備,佐以行為人
所執兇器、致傷結果、雙方武力優劣,暨行為後之行為等情狀予
以綜合觀察,論斷行為人內心主觀之犯意(最高法院18年上字第
1309號、19年上字第718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按刑法第13條第2項之不確定故意(學理上亦稱間接故意、未必
故意),法條中「預見」二字,乃指基於經驗法則、論理法則,
可以預料得見如何之行為,將會有一定結果發生之可能,亦即行
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包含行為與結果,即被害之人、物
和發生之事),預見其發生,而此發生不違背本意,存有「認識
」及O任發生之「意欲」要素(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890號判決
要旨參照)
然O建鈞遭被告丁○○、午○○、少年陳○德毆打成傷後,被告寅
○○復持鐵棍朝其頭部揮擊,造成頭部外傷併頭皮撕裂傷、創傷
性蜘蜘網膜下出血等傷害,已見被告寅○○攻擊部位係朝人體要
害且下手力道甚重,對人之身體所構成之威脅自非徒手毆打可比
擬,是本院綜合前開最高法院判例所示之各項因素,認被告寅○
○持鐵棍毆打O建鈞頭部時,主觀上應有認識其行為可能造成O建
鈞死亡之結果,仍決意為之,足認被告寅○○主觀已脫逸原本傷
害之犯意,而提升為縱認致O建鈞於死亦不違背其本意之殺人不確
定故意
2.公訴意旨另認少年李○鴻就毀損A車部分,應與被告寅○○、丁
○○、己○○、庚○○、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峻
、潘○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共同負毀損之責
(見起訴書第4頁),惟少年李○鴻於警詢時供承:107年6月2日1時
17分許於潮州鎮延平路217號中油加油站內發生一部自小客車AQY-55
58號O色賓士遭多人砸毀及O內四人戊○○、癸○○、巳○○、O建鈞
遭攔下車後,分別遭多人持棍棒攻擊毆傷,其中O建鈞經送醫搶
救的事情,我沒在場,不是很清楚等語(見警一卷第94頁),卷內
復無證據證明少年李○鴻就被告寅○○、丁○○、己○○、庚○
○、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峻、潘○佑、劉○彥及
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前開所為毀損犯行有何犯意聯絡及行
為分擔,自無從論以共同正犯
(九)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午○○、丁○○、己○○、庚○○、乙○○
、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峻、潘○佑、劉○彥、李
○鴻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就殺害O建鈞部分,應與被告
寅○○共同負殺人之責(見起訴書第4頁),惟O:1.按共同正犯在
其合同意思範圍內所為之行為,固皆應負責,但有逾越其範圍者
,對於逾越部分,其他共犯不負其責,此即所謂共同正犯之過剩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7566號刑事判決參照)
亦即共同正犯原以傷害之犯意為之,如有部分共犯於實行犯罪行
為中提升傷害犯意為殺人犯意,除其他共犯主觀上對殺人之犯意
亦有認識,或任令其發生亦不違背其本意外,其他共犯對殺人之
結果即不負其責,而由提升為殺人犯意者自負其責,惟其他共犯
原即有傷害之共同犯意,故就傷害犯行仍應負其罪責,但因其他
共犯對殺人之結果在客觀上並未能預見(即在實行傷害行為中客
觀上無從預見共犯中有人會提升為殺人犯意),其他共犯自亦不
負加重結果之責
2.經查,被告丁○○於本院審理時供承:我跟O建鈞不認識,當時
寅○○說是這個人,我們就開始毆打等語(見本院卷一第244-245頁
),被告午○○於本院審理時供承:我跟O建鈞不認識,當天去現
場毆打O建鈞是因為要挺寅○○,當時只想給他一個教訓等語(
見本院卷一第225-226頁),被告己○○於警詢時供承:我不認識O建
鈞,沒有結怨或是仇恨等語(見警一卷第81頁),被告庚○○於
警詢時供承:我不認識O建鈞等語(見偵5123號卷九第263頁),被
告乙○○於警詢時供承:我跟O建鈞不認識,也沒有結怨或是仇恨
等語(見警一卷第65頁),少年陳○德於警詢時供承:我不認識
O建鈞等語(見偵5123號卷五第9-10頁),少年賴○元於警詢時供承
:我跟O建鈞不認識等語(見警一卷第125頁),少年陳○奇於警詢
時供承:我跟O建鈞不認識等語(見偵5123號卷八第386頁),少年
戴○峻於警詢時供承:我跟O建鈞不認識等語(見偵5123號卷十第3
01頁),少年潘○佑於警詢時供承:我不認識O建鈞等語(見偵512
3號卷六第345頁),少年劉○彥於警詢時供承:我不認識O建鈞等語
(見偵5123號卷六第147頁),是被告午○○、丁○○、己○○、
庚○○、乙○○、證人即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峻
、潘○佑及劉○彥均與O建鈞素不相識,其等相互間應難認有何深
仇大恨存在,其等一開始參與本次糾眾鬥毆犯行,係出於朋友義
氣,目的應僅係為與對方談判鬥毆,教訓對方而已,故其等是否
有公訴意旨所指之殺害O建鈞,抑或致O建鈞於死之主觀犯意存在
,即未必有之
3.至被告丁○○、午○○雖分持鐵棍、O刀刀背傷害O建鈞,然觀諸
O建鈞所受傷勢,四肢受有多處擦挫傷,此有O生福利部屏東醫院
診斷證明書1份在卷可憑(見相卷第113頁),渠等若有殺人犯意,
既已分持前開刀械,且見O建鈞倒臥於地,自可集中朝O建鈞頭部
、胸部或人體重要臟器猛烈攻擊,以取其性命,然徵諸O建鈞所受
傷勢並未集中在上開部位,參以被告丁○○斯時並有向眾人宣稱
:不要打頭等語,業據證人即被告己○○、子○○、未○○、丙
○○於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見本院卷三第389頁、卷四第27、35-
36、128頁),而被告寅○○係趁O建鈞起身之際,突持鐵棍毆打O建
鈞之頭部,此舉確在轉瞬之間即已發生,以其時間之短暫,在場
各人尚無從於現場默示形成殺人之犯意聯絡,又被告午○○、丁
○○、己○○、庚○○、乙○○、少年陳○德、賴○元、陳○奇
、戴○峻、潘○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於見O建
鈞倒地後,即分別離去現場,並無進一步的刺殺行為,或確認O
建鈞是否業已死亡始離去,則被告午○○、丁○○、己○○、庚
○○乙○○、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峻、潘○佑、
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倘有致被害人O建鈞於死之犯
意,見被害人O建鈞倒地不起,理應再為致命之攻擊,或阻止在場
他人救治被害人O建鈞,然其等竟逕行離去現場,則其等主觀上
有無殺人之犯意,即有可疑
四人戊○○、癸○○、巳○○、O建鈞遭攔下車後,分別遭多人持
棍棒攻擊毆傷,其中O建鈞經送醫搶救的事情,我沒在場,不是很
清楚等語(見警一卷第94頁),卷內復無證據證明少年李○鴻及
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就被告寅○○前開所為殺人犯行有何
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自無從論以共同正犯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己○○、庚○○、子○○、乙○○、未○○、丙○○行為
後,刑法第277條第1項業於108年5月29日修正公布,並於同年5月31日
生效,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
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千元以下罰金」,而新修正刑法第27
7第1項規定「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50萬元以下罰金」,經比較修正前後之規定,以修正前之規定有
利於被告,自應適用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規定予以論處
又被告午○○、丁○○行為後,刑法第277條第2項於108年5月29日修
正僅在第2項前段增加一逗點而使其語意明確,罪刑並未修正,不
生比較新舊法之問題,附此敘明
(二)核被告寅○○所為,係犯刑法第271條殺人罪、第354條毀損他人
物品罪
被告午○○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傷害致人於死罪
被告丁○○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傷害致人於死罪、刑
法第354條毀損他人物品罪
被告己○○、庚○○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
罪、刑法第354條毀損他人物品罪
被告乙○○、子○○、丙○○、未○○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刑法
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公訴意旨認被告午○○、丁○○所為傷害致人於死犯行,及被告
己○○、庚○○、乙○○所為傷害犯行,均係犯刑法第271條第1項
之殺人罪嫌,及認被告子○○、丙○○、未○○所為傷害犯行,
均係犯刑法第283條前段之聚眾鬥毆在場助勢罪,均有未恰,業如
前述,惟其基本社會事實各同一,且均經本院於審理程序告知上
開被告並給予陳述意見之機會(見本院卷四第123、208頁),保障
上開被告之防禦權,爰均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犯意變更,係犯意之轉化(昇高或降低),指行為人在著手實行
犯罪行為之前或行為繼續中,就同一被害客體,改變原來之犯意
,在另一犯意支配下實行犯罪行為,導致此罪與彼罪之轉化,因
此仍然被評價為一罪
如行為人以傷害之犯意打人,毆打時又欲置之於死地,乃犯意昇
高,應從變更後之殺人犯意,殺人行為之傷害事實,當然吸收於
殺人行為之內(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82號判決意旨參考)
(四)被告寅○○、午○○、丁○○、己○○、庚○○、子○○、乙
○○、未○○及丙○○於密集之時間,持鐵棍、O刀及以腳踹踢
之方式,攻擊O建鈞之行為,均係於密接之時地實施,且均係侵害
同一法益,其等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
,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均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實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均應屬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
復按共同正犯在犯意聯絡範圍內之行為,應同負全部責任,惟加
重結果犯,因主觀上無預見之情形,故無所謂犯意聯絡
從而共同正犯中之一人(或數人)所引起之加重結果,其他人應
否同負加重結果全部刑責,端視其就此加重結果之發生,於客觀
情形能否預見,而非以各共同正犯之間,主觀上對於加重結果之
發生,有無犯意之聯絡為斷
因之,加重結果犯之共同正犯間,僅於基本行為具有故意,而有
犯意聯絡之問題,對於所生之加重結果,因無故意,並無犯意聯
絡之可言(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767號判決參照)
被告寅○○、丁○○、己○○、庚○○、少年陳○德、賴○元、
陳○奇、戴○峻、潘○佑、劉○彥及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
就毀損A車之犯行,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各均為共同正犯
(五)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
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其所謂「同一行為」係指
所實行者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行為而言(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
第3494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己○○、庚○○毆打O建鈞及毀損A車,均具有犯罪時間上之重
疊關係,相互間有完全或局部同一之情形存在,依上開說明,各
為想像競合犯,均應從一重處斷
又檢察官於107年10月31日移送併案審理部分(107年度偵字第9295號)
,與本案起訴並經本院論罪部分,為同一事實,本即為審理範疇
,而檢察官於107年11月15日及108年6月17日移送併案審理部分(107
年度少連偵字第91號、108年度偵字第948號),雖未經起訴,惟與業
經起訴部分有如前述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
所及,本院自應併予審究,附此敘明
(六)累犯部分1.被告丁○○前因妨害自由案件,經本院以102年度易
字第826號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於104年7月20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
等情,有被告丁○○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記錄表在卷可參,
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
罪,為累犯
又參酌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意旨,被告丁○○構成累犯
之前案,與本案所涉案件間罪質相近,且其前已執行完畢,卻不
知謹慎自持而再犯本案,顯見前刑之宣告、執行對其未生警惕效
果,堪認其對於刑罰反應力薄弱,爰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
其刑
2.被告未○○前因公共危險案件,經本院以105年審交訴字第5號判
處有期徒刑1年1月確定,經入監執行,於106年10月20日執行完畢(
經接續執行他案,迨於107年3月21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等情,有
被告未○○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記錄表在卷可參,其於有期
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
本院考量被告未○○前案所犯罪質與本案固有不同,然被告未○
○甫於107年3月21日假釋出監,不知謹慎自持,3月內隨即再犯本案
,足見其對於刑罰反應力確屬薄弱,爰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
重其刑
(七)是否適用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之說明:
1.按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所定,成年人教唆
、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或故意對其犯
罪者,除各該罪就被害人係兒童及少年已定有特別處罰規定者外
,應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成年人與兒童及少年共犯或故意對兒童及少年犯罪而依該項規定
加重其刑者,固不以明知其為兒童及少年為必要,但仍以該成年
人須預見係兒童及少年,且與之共同犯罪並不違背其本意,始足
當之(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5731號判決參照)
然據被告寅○○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不知道他們幾歲等語,被
告丁○○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全部都不認識,不知道他們的名
字、年紀等語,被告子○○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不知道他們是
誰等語,被告丙○○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不知道有少年等語,
被告未○○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都不認識,不知道有少年等語
(以上均見本院卷四第198頁),且卷內復無事證顯示於共犯陳○
德、賴○元、陳○奇、戴○峻、潘○佑、劉○彥參與本案犯行時
,被告寅○○、丁○○、子○○、未○○、丙○○對上開共犯為
12歲以上未滿18歲之少年乙情有所認識或預見,揆諸前揭說明,自
無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規定之適用
至被告午○○、己○○、庚○○、乙○○在案發時,均尚未年滿
20歲,有其等之個人戶籍資料查詢結果等件在卷可參(見本院卷四
第283、285、287、297頁),核與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
12條之成年人要件不符,亦均無適用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
第1項後段之規定加重處罰之餘地,附此敘明
(八)爰審酌被告寅○○未深思熟慮其行為所導致之後果,糾集眾人
持械逞兇鬥狠之行徑造成被害人O建鈞死亡及告訴人壬○○A車毀
損,對他人生命、身體、財產法益毫不尊重,並造成被害人O建鈞
親人精神上無可挽回之遺憾,另亦使旁觀之社會大眾惶惶不安,
嚴重破壞社會治安,而被告寅○○呼朋引伴,糾集眾人逞兇,居
首腦地位,被告午○○、丁○○分持器械攻擊O建鈞,被告丁○
○、己○○、庚○○分持器械毀損A車及其餘被告子○○、乙○○
、未○○、丙○○參與圍毆滋事等涉案程度及分工情形,足認上
開被告之犯罪情節及手段均非輕微,且被告寅○○等人迄今均仍
未能與告訴人丑○○、壬○○達成和解並賠償損失,自不宜輕縱
,復考量被告寅○○、丁○○、己○○、庚○○、子○○、乙○
○、未○○、丙○○均未能坦承全部犯行之犯後態度,被告午○
○則坦承全部犯行之犯後態度,兼衡被告寅○○等人之犯罪動機
、目的、手段、O被告寅○○自陳學歷為國小畢業、羈押前從事臨
時工、每月收入新臺幣(下同)2萬元、未婚、無子女之家庭生
活狀況
被告未○○自陳學歷為高職畢業、現做冷泡茶為業、每月收入1、
2萬元、已離婚、有1名未成年子女之家庭生活狀況(以上見本院
卷四第209-210頁)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但依法得予沒收之犯罪工具物,本質上仍受憲法財產權之保障,
祗因行為人濫用憲法所賦予之財產權保障,持以供犯罪或預備犯
罪所用,造成社會秩序之危害,為預防並遏止犯罪,現行刑法乃
規定,除有其他特別規定者外,法官得就屬於犯罪行為人者之工
具物宣告沒收之(第38條第2項參照)
而共同正犯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法無必須諭知O帶沒收之
明文,雖實務上有認為本於責任共同之原則,已於共犯中之一人
確定判決諭知沒收,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仍應宣告沒收,或就各
共同正犯間採O帶沒收主義,以避免執行時發生重複沒收之問題
然所謂「責任共同原則」,係指行為人對於犯罪共同加工所發生
之結果,相互歸責,因責任共同,須成立相同之罪名,至於犯罪
成立後應如何沒收,仍須以各行為人對工具物有無所有權或共同
處分權為基礎,並非因共同正犯責任共同,即應對各共同正犯重
複諭知(O帶)沒收
此觀目前實務認為,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如採O帶沒收,即與罪刑
法定主義、罪責原則均相齟齬,必須依各共同正犯間實際犯罪利
得分別沒收,始為適法等情益明
又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如已扣案,即無重複沒收之疑慮,
尚無對各共同正犯諭知O帶沒收之必要
而犯罪工具物如未扣案,因法律又有追徵之規定(刑法第38條第4
項),則對未提供犯罪工具物之共同正犯追徵沒收,是否科以超
過其罪責之不利責任,亦非無疑
而重複對各共同正犯宣告犯罪所用之物O帶沒收,除非事後追徵,
否則對非所有權人或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宣告沒收,並未使
其承擔財產損失,亦無從發揮任何預防並遏止犯罪之功能
尤以對未經審理之共同正犯諭知O帶沒收,剝奪該共同正犯受審之
權利,更屬違法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本院26年滬上字第86號判例及62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
總會議決議(六)、65年度第5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二)所採共同正
犯罪刑項下均應宣告沒收之相關見解,皆已經最高法院107年7月
17日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停止援用或不再供參考),最高法院107
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同此
(二)扣案之鐵棍30支,均為被告寅○○所有,且為供本案被告犯罪
所用或供犯罪預備之物,業據被告寅○○供承在卷(見本院卷四
第197-198頁),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在被告寅○○所犯罪刑
項下宣告沒收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辛○○、辰○○、卯○○於上述案發時
間,被告辛○○搭乘被告乙○○駕駛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
、被告辰○○騎乘車牌號碼000-0000號之普通重型機車搭載被告卯
○○到達案發現場後,在場觀看助勢,因認前開被告辛○○、辰
○○、卯○○就此部分均涉犯刑法第283條前段之聚眾鬥毆在場助
勢罪嫌云云
二、按刑法第283條所謂「聚眾」,係指由首謀者集合不特定之多
數人,且參與鬥毆之多數人有隨時可以增加之狀況而言,若參與
鬥毆之人均係事前約定,人數既已確定,便無隨時可以增加之狀
況,自與聚眾鬥毆之情形不合,是在結合特定人之場合,無論人
數之多寡,仍非可認該當聚眾之定義(最高法院28年度上字第621號
判例、92年度台上字第5192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辛○○、辰○○、卯○○涉有上述聚眾鬥毆
在場助勢之犯行,無非係以其等於警詢及偵查中之供述為其主要
論據
揆諸上揭說明,顯見被告辛○○、辰○○、卯○○所為要與聚眾
鬥毆在場助勢罪中「聚眾」之意義不合,本院復查無其他證據可
得認定被告辛○○、辰○○、卯○○本案所為之情形符合該罪構
成要件,因認不能證明其等犯罪,就此部分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四、至被告辛○○、辰○○、卯○○固均有於上開時間在本案加
油站一情,然被告辛○○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本來要過去乙○
○的家,後來乙○○打電話給我跟我說要我去萊爾富去找他,不
要去他家,我就過去找他,我本來是要跟乙○○去玩的,到土虱
場之後我都在外面走來走去,後來就上了乙○○的車子,過程中
乙○○跟子○○有停下聊天,我沒有注意他們在做什麼動作,我
都在玩遊戲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64頁、卷四第54-55、68頁),被告
辰○○於本院審理時供稱:當天我有在加油站那邊,我原本要去
加油我是騎機車載卯○○,那時在加油站外面要進去的時候,有
看到我弟蔡泓哲,我就騎過去加油站裡面看,我看了1分鐘沒有看
到蔡泓哲,但其實是看錯了,我只是看看有沒有我弟弟而已等語
(見本院卷二第164-165頁),及被告卯○○於本院審理時供稱:
當天是辰○○騎車載我去的,我們機車沒有油,我們就要去加油
,我看到有一個很像我弟弟蔡泓哲的人就跟辰○○說騎過去看一
下,然後我們就進去看一下,結果發現不是我弟弟等語(見本院
卷二第165頁),參以被告寅○○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沒有聯絡
辰○○、卯○○到加油站等語(見本院卷三第192頁),及被告乙
○○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我跟辛○○本來要去墾丁找朋友等語(
見本院卷二第133頁),足見被告辛○○之所以前往本案土虱場附
近,係因與被告乙○○相約外出始前往該處與被告乙○○會合,
而非受被告寅○○或其他被告邀集支援打架而前往該處,嗣被告
辛○○僅單純搭乘由被告乙○○駕駛之D車,陪同被告乙○○同往
本案加油站,亦非受被告寅○○或其他被告邀集支援打架而前往
該處,且期間內未見被告乙○○或其他被告有與被告辛○○商議
約定如何犯案之情事
被告辰○○、卯○○則一致供稱係因誤認在場之人為蔡泓哲始前
往本案加油站等情明確,而非受被告寅○○或其他被告邀集支援
打架而前往本案加油站,卷內復無證據可資證明被告辛○○、辰
○○、卯○○與被告寅○○、午○○、丁○○、己○○、庚○○
、子○○、乙○○、未○○、丙○○、少年陳○德、賴○元、陳
○奇、戴○峻、潘○佑、劉○彥或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有
何傷害O建鈞之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自難僅以被告辛○○與被告
乙○○同行,且被告寅○○、午○○、丁○○、己○○、庚○○
、子○○、乙○○、未○○、丙○○、少年陳○德、賴○元、陳
○奇、戴○峻、潘○佑、劉○彥或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成年人以
上開方式傷害O建鈞之際,被告辛○○、辰○○、卯○○同在現場
,遽認被告辛○○、辰○○、卯○○就上開被告傷害O建鈞之犯
行亦應負共同正犯責任
丙、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就被告寅○○、午○○、丁○○、己
○○、庚○○、乙○○被訴傷害戊○○、巳○○、癸○○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寅○○、午○○、丁○○、己○○、庚
○○及乙○○共同基於普通傷害之犯意聯絡,除前揭犯行外,同
時造成戊○○受有頭部挫傷併腦震盪、前胸部、下背部挫傷紅腫
等傷害,癸○○受有頭部挫傷併腦震盪、右肩、手肘、前臂、手
腕、手背、膝、小腿及左肩、膝挫擦傷紅腫等傷害,巳○○受有
頭皮撕裂傷約3公分併腦震盪、右手背及上背部挫傷紅腫等傷害,
因認被告寅○○、午○○、丁○○、己○○、庚○○及乙○○均
涉犯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普通傷害罪嫌等語
二、按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普通傷害罪,依同法第287條前段之規定
,須告訴乃論,而告訴人戊○○、巳○○、癸○○於辯論終結前
,分別具狀撤回對被告寅○○、午○○、丁○○、己○○、庚○
○及乙○○之告訴,此有其等所提之為聲請准予撤回告訴事狀等
件附卷可稽(見本院卷二第253-259頁),本應就此部分諭知公訴不
受理,惟被告寅○○、午○○、丁○○、己○○、庚○○及乙○
○均係共同基於普通傷害之犯意聯絡,於密切緊接之時間、O間
內,傷害告訴人戊○○、巳○○、癸○○以及O建鈞,應評價為法
律上之一行為,彼此間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而被告
寅○○、午○○、丁○○、己○○、庚○○及乙○○共同傷害O建
鈞部分既經本院論述於前,爰就被告寅○○、午○○、丁○○、
己○○、庚○○及乙○○被訴傷害戊○○、巳○○、癸○○部分
,均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
丁、不另為無罪之諭知(就被告丙○○被訴毀損A車部分)一、公
訴及併辦意旨略以:被告丙○○與寅○○、丁○○、己○○、庚
○○、少年賴○元、戴○峻、陳○德、陳○奇、潘○佑、劉○彥
共同基於毀損器物之犯意聯絡,分持鐵棍、O爾夫球桿砸毀告訴人
壬○○所有之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致令該自用小客車
不堪使用,因認被告丙○○此部分犯行尚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
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且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係指適合於被告
犯罪事實之認定之積極證據而言,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
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時,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有罪裁判之基
礎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
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
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
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經查,經本院勘驗本案加油站監視器影像及B車之行車記錄器影像
,始終未見被告丙○○於本案發生過程中有任何持械毀損上開O輛
之舉,此有本院上開勘驗結果可稽甚明(見本院卷二第439-449頁
、卷四第219-247頁),被告丙○○與被告寅○○、丁○○、己○○
、庚○○、少年賴○元、戴○峻、陳○德、陳○奇、潘○佑、劉
○彥是否共同存有毀損之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即屬有疑,而被
告寅○○所稱「有人要輸贏」等語,其意係指雙方互傷身體之械
行為,並不含有毀損器物之行為,被告寅○○、丁○○、己○
○、庚○○、少年陳○德、賴○元、陳○奇、戴○峻、潘○佑、
劉○彥另持器具毀損汽車行為,已超逸被告丙○○原傷害犯意聯
絡之範圍,被告丙○○自不負共犯之責任,且無其他證據可證被
告丙○○就上述毀損汽車犯行有行為之分擔,自難遽以毀損罪之
共犯論處
是檢察官所提證據,尚不足證明被告丙○○有前開罪嫌,此部分
本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之規定諭知無罪,惟檢察官認此部
分與前開論罪科刑之傷害罪部分,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
係,是此部分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第
1項、第303條第3款,修正前刑法第277條第1項,刑法第2條第1項前
段、第28條、第271條第1項、第277條第2項、第354條、第55條、第47條
第1項、第38條第2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
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366號、101年度台上字第583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05號判決意旨
亦有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65號、96年度台上字第3923號判決、97年度台上字第356號判決意旨可參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34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1846號判例、92年度台上字第5223號、86年度台上字第874號、75年度台上字第18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台上字第50號判例、102年度台上字第2029號判決
最高法院著有28年上字第621號判例
最高法院18年上字第1309號、19年上字第71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89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7566號刑事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82號判決意旨參考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767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494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5731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7月17日第5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停止援用或不再供參考),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28年度上字第621號判例、92年度台上字第519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5 , 不確定故意 3 , 傳聞證據 2 , 共同正犯 24 , 加重結果犯 5 , 評價為一罪 1 , 犯意變更 1 ,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77條第2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9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5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3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3

刑法,第283條前段,283,傷害罪   3

刑法,第277條第2項前段,277,傷害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283條,283,傷害罪   2

刑法,第277條第2項,277,傷害罪   2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2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112,附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87條前段,287,傷害罪   1

刑法,第271條,271,殺人罪   1

刑法,第13條第2項,1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248,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2項前段,245,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後段,112,附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112,附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