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08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10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及同法第310條第1項之誹謗
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此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均須達
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
據為有罪之認定,若其關於被告是否犯罪之證明未能達此程度,
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致使無法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
有疑、O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
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意旨參照)
此處縱由對話之上下文或綜合全篇對話意旨,認定被告所稱「讓
他破相」之「他」即指告訴人,是被告稱「讓他破相」等語,即
係以加害身體之事恫嚇告訴人,然被告對告訴人所為惡害之通知
,係以告訴人於將來為不法侵害行為即毀損被告樹木之行為為前
提,如告訴人將來未有毀損行為,根本無所謂心生畏懼可言,此
種基於防衛其財產權之動機及附條件、不確定之惡害通知,尚難
以恐嚇罪相繩(司法院(83)廳刑一字第1160號法律問題之研討結
果、司法院刑事廳研究意見均同此見解)
」等語涉犯誹謗部分:被告固於本院審理時自承就其所陳述種植
樹木遭告訴人潑灑除草劑乙事,並無證據可資證明為真實(見本
院卷第128頁),且毀損他人財產乃犯罪行為,指摘某人損壞他人
樹木盆栽一事當足以貶損該人之名譽,然查,證人O進彰於本院審
理時結證稱:被告O於案發前不久之107年3月19日報警稱其樹木遭毀
損,當時伊有檢視被告所種植樹木之樹葉上有斑點等語(見本院
卷第120頁),是被告稱其樹木有遭他人毀損乙節,尚非全然無稽
另被告於案發時、地陳述上開話語時,在場之人僅有被告、告訴
人、警員O進彰、被告之妻及告訴人之妻,業經告訴人陳述在卷(
見本院卷第85頁),又被告自98年起即屢因樹木遭損之事質問告訴
人,業據被告、告訴人供、證一致(見本院卷第117、119頁),被
告更O於案發前不久之107年3月19日報警稱其樹木遭毀損,已如前
述,足認上開在場之人就被告長年來一再質疑係告訴人毀損其樹
木乙節均已了然於胸,是被告陳述上開話語時雖有上開多數人在
場,亦難因此認為被告有將「告訴人毀損其樹木」乙事散布於眾
之意圖
其以言詞為之者,應制作筆錄,刑事訴訟法第24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是被告於案發當日以口頭向司法警察指摘告訴人毀損其樹木乙
事,尚難認係以言詞提出告訴,自亦無誣告可言
綜上,本案被告確有出言指摘告訴人潑灑除草劑毀損其樹木,且
被告無法證明其所述為真實,然依其陳述時之客觀環境判斷,尚
難認被告確有將之散布於眾之意圖,自難論以刑法第310條第1項之
誹謗罪
五、綜上所述,本案依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被告
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恐嚇危害安全及誹謗犯行,本案不能證明被
告犯罪,依法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10條第1項,310,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2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42條第1項,242,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