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08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168條,偽證及誣告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68條偽證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刑
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
懷疑存在時,即難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
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另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不能為被告有罪之判決(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為被告涉有偽證罪嫌,無非係以本院106年度簡上字
第12號刑事判決、本院106年6月20日14時28分許審判筆錄以及被告於
該案中之證人結文各1份為其主要論據
(一)被告於106年6月20日14時28分許,在本院刑事第三法庭,於案
外人O三本、O秀月、O姵褕以及O郁婷涉嫌賭博案件中,以證人身分
到庭作證,經審判長告知依刑事訴訟法第187條具結義務及偽證罪
之處罰後,依法命被告朗讀結文內容並在結文上簽名等情,為被
告所坦認,並有被告之證人結文(見本院106年度簡上字第12號卷
【下稱簡上卷】第150頁)以及該案審判筆錄各1份(見簡上卷第1
05至118頁)在卷可參,此部分事實堪以認定
」「(檢察官問:是多久以前?)應該是我在嘉義監獄服刑之前
,就是假釋之前
」「(檢察官問:這也是你的筆錄,檢察官問你以前有無換過,
你回答說『很久以前,大概是去年過年的時候有換過』而該筆錄
為105年2月6日即被抓到的那一天,是你假釋出來的過年,這表示你
假釋出來的時候有在『O世界電子遊戲場業』換過現金,是否如
此?(提示同上偵卷第127頁並告以筆錄內容)對
」「(辯護人問:剛剛你回答檢察官說三次,一次就是這次2月6日
,另外一次你說104年假釋的過年,再來就是嘉義服刑之前?)對
(三)參酌上開檢察官及辯護人詰問被告之過程,被告對於計分
卡內之剩餘點數可否兌換成現金乙情,固先稱:「應該不可以換
成現金」、「我沒有換過現金」,嗣又稱:「我曾經於99年間換過
現金」,似有前後不一致而與事實不相符之情形
」其回答已帶有不肯定之語氣,之後檢察官提示被告先前於警詢
及偵訊中之筆錄供被告辨認後,對於O世界遊戲場計分卡內之點數
究竟可否換成現金乙情,則稱:「我警詢說換過現金是很久以前
,應該是於99年入嘉義監獄執行之前,但民國幾年不記得了」,
可見被告起初接受檢察官詢問時,不排除被告或因記憶不清方直
接回答沒有將點數兌換成現金,或因依其認知其於105年2月6日曾經
問過某位店內小姐而得到不能將點數換成現金,始認為不可以換
成現金,之後經檢察官提示其警詢及偵訊中之內容後,被告亦直
言不諱其大約於99年曾在O世界遊戲場將分數兌換成現金
參以被告稱其前往O世界遊戲場把玩遊戲機臺共3次,時間分別為9
9年入嘉義監獄服刑前、104年1月間假釋出監時以及105年2月6日為警
查獲,被告於106年6月20日到庭作證時,已距其前2次前往O世界遊
戲場之時間相隔至少1年以上,衡諸常人對於過往事物之記憶,隨
時日之間隔而漸趨模糊或失真,自難期其如錄影重播般地將過往
事物之原貌完全呈現
被告第1次與第2次前往O世界遊戲場把玩之期間曾入獄服刑,相隔
時間達5年,又屬一般日常生活消遣娛樂事件,自難期待證人對於
生活事件之細節均記憶清晰,此觀被告於該案審理中對於審判長
詢問何以前後陳述不一致,陳稱:「即便現在問我上個禮拜的事
情,我都快不記得了」、「因為我印象中就是這樣」、「因為我
都是憑印象講話」(參見簡上卷第117至118頁),是被告就此部分
前後證述雖不一致,然此不一致尚不排除被告係因時間久遠而記
憶不清,故被告辯稱其係依憑自身經歷而證述乙詞,尚非無憑
(四)按刑法第168條之偽證罪,係以證人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
項,故意為虛偽之陳述為構成要件之一,而所謂「虛偽之陳述」
,必須行為人以明知不實之事項,故為虛偽之陳述,始為相當
質言之,必須行為人主觀上明知反於其所見所聞之事項,故意為
不實之陳述而言,如上訴人就其聽聞而為證述,或因誤會或記憶
不清而有所錯誤,因欠缺犯罪故意,均與故為虛偽陳述之犯罪構
成要件有間,則不能以本罪相繩(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4895號
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關於被告就「O世界遊戲場」可否將剩餘之點數兌換成現金乙情,
雖有前後證述不一致,然斟酌被告至O世界遊戲場把玩機臺之時間
距離該次到庭作證之時間已久,且各次前往之時間點亦有相當間
隔,被告起初之回答已帶有不確定語氣,又係在檢察官提示警詢
及偵訊筆錄後,方回憶其先前證述曾經在O世界遊戲場將點數兌
換成現金,其前後不一致之情,尚不排除係因時間久遠而記憶不
清所導致,據此,難認被告有何明知在O世界遊戲場把玩機臺後,
可以將點數兌換成現金之情,仍故意為不可以兌換成現金之偽證
故意
此外,本院在得依或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之範圍內,復查無其他積
極明確之證據,足以認定被告有檢察官所指上開犯行,自屬不能
證明其有此等犯罪行為
依首揭之說明,本院認被告被訴之犯罪尚屬不能證明,應依法為
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489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假釋 4 , 詰問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168條,168,偽證及誣告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87條,187,總則,證據,人證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