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8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項第5款,獎勵及處罰 |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項,獎勵及處罰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獎勵及處罰 |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項第6款,獎勵及處罰
主文
甲OO,乙OO均無罪
判決節錄
法院認為應科拘役、罰金或應諭知免刑或無罪之案件,被告經合
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者,得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刑事訴訟
法第272條第1項前段、第306條定有明文
次按就審期間之規定,係為保障被告之訴訟權益,使其有充分時
間準備,以行使防禦權而設,被告既經原審維持第一審無罪之判
決,對於被告而言,已屬最有利之判決,原審上開訴訟程序之瑕
疵,對於被告防禦權之行使及判決之結果,顯無影響(最高法院
92年度台上字第34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案傳喚被告乙OO之傳票於民國108年6月18日寄存於O蓮縣警察局
O蓮分局中山派出所,於同年月28日生送達效力,距第一次審判期
日108年7月4日不足7日之就審期間,被告乙OO未到庭雖非屬經合法傳
喚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之情形,然因其被訴涉嫌違反廢清物清理
法第46條第4款前段未經O可從事廢棄物清除罪,經本院認為應為
無罪諭知,於被告乙OO防禦權之行使不受影響,且為對其最有利之
判決,爰不待其陳述,逕為一造辯論判決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乙OO與甲OO基於共同違反廢棄物清理法之
犯意聯絡,明知渠等未領有廢棄物清除O可文件,不得從事廢棄物
之清除,竟於107年10月1日上午8時起至同年月2日上午8時止,由被
告甲OO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貨車搭載被告乙OO及O文琳(後
改名為林雨棠,所涉廢棄物清理法部分,另為不起訴處分),將
被告乙OO位於O蓮縣○○鄉○○○街000巷00號住處堆放之廢棄物(
內含木頭、O棉板及廢土等),接續載運3車次至O蓮縣吉安鄉楓林
步道上,將之傾倒在林務局O蓮林區管理處(下稱O蓮林管處)所
管領之O蓮縣吉安鄉福華段257地號之國有土地上
因認被告2人涉嫌共同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段未經O可從
事廢棄物清除罪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嫌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段,無
非係以被告2人之供述、證人O文琳之陳述、證人朱志萍之證述、證
人即O蓮林管處吉安鄉業務承辦人O育揚之證述、O蓮縣吉安鄉地籍
圖查詢資料、土地建物查詢資料、O蓮縣吉安鄉清潔隊廢棄物稽
查工作紀錄、航空照片、現場照片等資為論據
又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1項前段「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者
,應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或中央主管機關委託之機關申
請核發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O可文件後,始得受託清除、處
理廢棄物業務」之規定,係對於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者所
為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之規範
如未依上開規定申請核發O可文件而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
」,或已申領核發O可文件之業者,未依O可文件內容貯存清除、
處理廢棄物者,始有同法第46條第4款科處刑罰規定之適用
如非以受託清除、處理廢棄物為業務,而係處理自己土地或建築
物內之一般廢棄物,縱違反上開規定,亦僅應處以行政罰鍰,不
得命負第46條第4款之刑責(最高法院99台上1133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之法條文字雖未以「業務」作為構成
要件,然既明文「從事」,且同法第41條第1項之文件係核予從事
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之人,而同法第46條第2款、第5款、第6款均
係以廢棄物之貯存、清除、處理相關負責人乃至於從業人員作為
規範對象,若非此類人員有違反廢棄物清理規定時,則有同法第
50條之規定可處以罰鍰,依此體系觀之,顯見廢棄物清理法第46
條第4款所欲規範之對象乃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業務之人
,或至少受委託並獲有利益而為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之人
(三)查被告2人均供稱係臨時起意、並未受人委託亦無獲得代價,
且傾倒之廢棄物均為被告乙OO家中魚缸拆解而出之廢棄物,僅係單
純想丟掉垃圾等語(見偵卷第17頁、第24頁、第125頁,本院卷第
36頁),被告甲OO並稱107年10月間係擔任鐵工(本院卷第36頁),核
與其於警詢時受詢問人職業欄位之記載相符,有其警詢筆錄附卷
可查(見偵卷第15頁、第19頁),被告乙OO斯時亦以鐵工為業,此
亦有其警詢筆錄在卷存參(見偵卷第23頁、第27頁),足認被告
2人均係以鐵工為業,並非反覆、經常性從事廢棄物清理業務之人
,亦非受託且獲有對價而清理廢棄物之人,即非廢棄物清理法第
46條第4款所欲規範處罰之主體
縱認被告2人之行為有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清除、處理一般廢棄物或
一般事業廢棄物之行為,依同法第50條、第52條規定,亦僅應處以
行政罰鍰,尚不得命負第46條第4款之刑責
四、綜上所述,起訴書所載之證據,僅能證明被告2人確有於公訴
意旨所指時、地棄置一般廢棄物,但無法證明被告2人係以從事廢
棄物清除、處理為業之人,核與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之要件
有間,縱使被告已為自白,亦與O定構成要件不符,自不能僅憑
被告自白即認被告之行為成立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段之未
經O可從事廢棄物清除罪
是公訴人前揭所舉之各項證據方法,尚無法證明被告有公訴人所
指之未經O可從事廢棄物清除犯行,揆諸前揭說明,自屬不能證明
被告犯罪,依法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以昭慎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349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台上1133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46,獎勵及處罰   10

廢棄物清理法,第50條,50,獎勵及處罰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廢棄物清理法,第52條,52,獎勵及處罰   1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項第6款,46,獎勵及處罰   1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項第5款,46,獎勵及處罰   1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2項,46,獎勵及處罰   1

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及廢棄物檢驗測定機構之管理   1

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1項,41,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及廢棄物檢驗測定機構之管理   1

刑事訴訟法,第46條第4項,46,總則,文書   1

刑事訴訟法,第306條,306,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2條第1項前段,27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