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8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6條第1項,殺人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於民國107年7月15日晚間7時56分許,駕
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用小客車,沿O蓮縣秀林鄉臺九線公路由南
往北方向行駛,行經同路181.1公里處時,本應注意汽車行駛時,
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並隨時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且汽車行
經行人穿越道,遇有行人穿越時,無論有無交通指揮人員指揮或
號誌指示,均應暫停讓行人先行通過,而依當時天候陰、柏油路
面乾燥無缺陷、無障礙物、視距良好等情,依其智識或能力並無
不能注意之情事,竟疏未注意,即貿然直行通過上開路段之行人
穿越道,適有告訴人O美娟配偶即被害人O明德沿上開路段之行人穿
越道由西往東方向穿越臺九線公路,被告在不及煞車之情形下撞
擊被害人,致被害人受有全身多處鈍創、顱內出血等傷害,經送
醫救治,因傷重於107年7月16日上午5時7分許不治死亡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76條第1項之過失致人於死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法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者,應貫徹無罪推
定原則,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定有明文
辯護人為被告辯護主張略以:依監視器畫面及交通部公路總局臺
北區監理所108年5月9日北監花東鑑字第1080080332號函鑑定意見,可
知被害人係先佇立,而後步行,再至奔跑,係屬特殊違規行為,
壓縮被告判斷時間,被告無充足時間採取適當措施,自無構成過
失責任之可能,檢察官未就被告有過失責任為實質舉證,請為被
告無罪諭知(見本院卷第19頁、第23頁至第24頁背面、第37頁及其背
面)等語
換言之,被告依綠燈燈號直行通過該路口(含行人穿越道)之駕
駛行為,符合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0條第1項駕駛人駕駛汽車,應
遵守道路交通號誌之指示之規定
2、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及同法第103條第2項亦有:汽
車行駛時,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且行經行人穿越道,遇有行
人通行時,無論有無交通指揮人員或號誌指示,均應暫停禮讓行
人先行通過等規定
上揭道路交通安全規則,固要求駕駛人看到行人行走於行人穿越
道時,不得因行徑方向為綠燈而忽視在行人穿越道上行走之行人
,然此注意義務之重要前提即駕駛人必須能看到行人,本件被告
於夜間坐於駕駛座內,天色及道路照明均不足的情況下,於行經
行人穿越道前(時),其視線是否真能看見自南下車道準備闖紅
燈通過行人穿越道、在其O輛左前方行人穿越道出現之被害人,確
非無疑,即被告辯稱看到被害人時,已在其大燈前方等語,並非
無稽
5、本件於偵查期間,檢察官2度聲請鑑定,交通部公路總局台北
區監理所第1次於107年8月27日以北監花東鑑字第1070154517號函回覆
稱:肇事雙方均有路權,孰輕孰重,事關當事人肇事責任,鑑定
會未便遽予O確鑑定,僅表示意見「被害人酒後於夜間行經設有行
人穿越道之行車管制號誌路口,未依號誌指示通行(逕自奔跑穿
越車道)為肇事原因,被告於夜間駕駛自用小客車行經設有行人
穿越道之行車管制號誌路口,依綠燈號誌指示行駛,無肇事原因
」等語,有該鑑定會函文(見相卷第72頁及其背面)在卷可參
7、末查道路交通安全規則固保障行人走在行人穿越道上時,O輛
無論號誌應禮讓行人,然同規則亦昭示行人或O輛均應依號誌行徑
,以維護道路交通安全及順暢,本件車禍被告有綠燈路權,被害
人有行人穿越道路權,當兩者路權衝突之時,本院考量國家設計
道路號誌、標線及標誌,目的都是為了保護所有道路使用人,確
保有規則可供遵循,倘行人或駕駛人於行徑方向為綠燈時,仍無
法信賴燈號之通行指示,而必須左顧右盼確認所有其他道路使用
人之行為舉止,則號誌顯然失其功能,並造成所有路口窒礙難行
,相信此非道路交通安全規則設計之本意
此外,依本院調查所得之證據,亦不足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
揆諸前開規定,犯罪尚屬不能證明,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以昭
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94,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0條第1項,90,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3條第2項,103,汽車裝載行駛   1

刑法,第276條第1項,276,殺人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6,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