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方法院  20190831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143條,妨害投票罪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緩刑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肆年
扣案之賄賂新臺幣拾玖萬肆仟元,SONY行動電話壹支(含○○○○○○○○○○號SIM卡壹張),SAMSUNG行動電話壹支(含○○○○○○○○○○號SIM卡壹張),均沒收之
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褫奪公權貳年,緩刑貳年,並應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陸個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柒萬元,扣案之賄賂新臺幣拾玖萬肆仟元,SONY行動電話壹支(含○九七九五一一七○○號SIM卡壹張),SAMSUNG行動電話壹支(含○九二七七一七八七八號SIM卡壹張),均沒收之
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褫奪公權參年,緩刑參年,並應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貳年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貳拾壹萬元,扣案之賄賂新臺幣拾玖萬肆仟元,SONY行動電話壹支(含○九七九五一一七○○號SIM卡壹張),SAMSUNG行動電話壹支(含○九二七七一七八七八號SIM卡壹張),均沒收之
丁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褫奪公權參年,緩刑參年,並應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貳年肆月內,向公庫支付新臺幣貳拾萬參仟元,扣案之賄賂新臺幣陸萬元,SONY行動電話壹支(含○九七九五一一七○○號SIM卡壹張),SAMSUNG行動電話壹支(含○九二七七一七八七八號SIM卡壹張),均沒收之
戊OO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壹年,扣案之賄賂新臺幣壹仟元沒收之
又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處有期徒刑拾月,褫奪公權貳年,扣案之賄賂新臺幣捌萬柒仟元,SONY行動電話壹支(含○○○○○○○○○○號SIM卡壹張),SAMSUNG行動電話壹支(含○九二七七一七八七八號SIM卡壹張),均沒收之
判決節錄
甲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
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褫奪公權肆年
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
處有期徒刑壹年,褫奪公權貳年
丙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
處有期徒刑壹年拾月,褫奪公權參年
丁OO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
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褫奪公權參年
又共同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之交付賄賂罪,
處有期徒刑拾月
(三)與丙OO、戊OO、O李素靜(O李素靜所涉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部分
,業經檢察官以107年度選偵字第124號為緩起訴處分確定)共同基
於交付賄賂、預備行求賄賂,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行使之單一接
續犯意聯絡(各次參與之人及行為階段之犯意聯絡,均詳見如附
表一、二、三「正犯」欄及「行為階段」欄所示),而為下列犯
行(其中甲OO、乙OO、丙OO經由戊OO交付O玉華、O秀吉、O劉阿香之
部分款項,因不構成犯罪,應不另為無罪之諭知,詳如後述):
(一)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
,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定有明文
被告乙OO於警詢時之陳述,係被告甲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屬傳聞證據,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爭執此部分之證據能力
證人O麗花於警詢時之陳述,係被告丁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
,屬傳聞證據,被告丁OO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審理時爭執此部分之證
據能力
證人O麗花此部分之陳述,對被告丁OO應認無證據能力,然均仍得
作做為彈劾證據之用
筆錄內所載之被告陳述與錄音或錄影之內容不符者,除有前項但
書情形外,其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此為刑事訴訟法第100
條之1第1項、第2項所明定
倘遇有筆錄與錄音、錄影之內容不相符者,宜參照刑事訴訟法第
100條之1第2項規定之相同法理,對該不符部分之筆錄,排除其證據
能力(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776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甲OO之辯護人,主張被告戊OO於107年11月21日警詢筆錄中以記載
「時間以丙OO所述為主,我沒有意見」等字,係以手寫方式所增
添於筆錄上,質疑被告戊OO於警詢時有上開陳述,而主張該段記
載無證據能力,經本院當庭勘驗被告戊OO警詢時之錄影光碟,被告
戊OO於警詢時,並未供稱「時間以丙OO所述為主,我沒有意見」
等話語,有本院勘驗筆錄及所附筆錄譯文1份在卷可參(見107年度
選訴字第11號卷,下稱選訴卷,卷三第29、95-96頁),是筆錄此部
分所載與錄影部分有不相符之情形,應係其嗣後為此段陳述時,
未及錄音錄影所致
107年度選偵字第50號卷,下稱選偵50號卷,卷二第243-245頁),實難
認本次警詢時有何急迫情況,致不能於被告丁OO為上開陳述時錄
音錄影之情形,況員警於此次筆錄中亦未記載此次警詢有何急迫
之情況,依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1第2項規定,該不符部分之筆錄
,即無證據能力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
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
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第159條之5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證人O麗花、O銘堂、O明鐘、O蔡黨、
O麗美、O邱素卿、O玉恩、O良隆、O玉華、O秀吉、O宏仁、O雅鴻、O
余素娥、O劉阿香、O蔡熟、O文經、O淑芬、O李素靜、O文榮、O慧陵
、O彩霞、O俊達、O郭麗花、O不、O桂琴、O原仲、O孟憲、O慶輝、
O銘俊於檢察官依法訊問並命具結之證詞,本院審酌其等於陳述時
之外在環境及情況,並無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從而此部分之證述
,有證據能力
又檢察官、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及辯護人於言詞辯論
終結前,對於本院據以認定事實之其餘供述證據,均同意作為證
據,本院審酌證據作成時之情況,核無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認
為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均有證據能力
我在107年11月27日停止羈押回家,當天就到醫院開刀等語(見選訴
卷卷二第32-33、54-55頁),而被告丁OO於107年10月26日遭羈押,嗣於
偵訊時坦承有向證人O麗花買票後,於107年11月27日停止羈押,同
日即前往O國君診所前往就診,就診原因為左側第3指嚴重甲溝炎
伴隨局部蜂窩性組織炎,並於107年11月28日、29日、30日回診治療等
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O國君診所病情說明各1份、
就診O錄4份、傷勢照片1份在卷足參(見選訴卷卷一第43頁、卷二
第318-321頁),是被告丁OO辯稱因擔心遭繼續羈押延誤其手指治療
,才於偵訊時坦承有交付賄賂給證人O麗花,應堪採信,更不能認
其上開對自己不利之供述為可採
(4)被告O麗花於警詢及偵訊時,均指證係被告丁OO對其買票(見選
他114號卷卷一第130-131、137-138頁),核與其在本院審理時證稱係被
告丙OO對其買票乙節不一致,就何以在警詢及偵訊時為上開證述
時,其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丁OO跟我是鄰居,我都叫他黑龍,不
是阿龍
啊妳阿南買的,妳要阿南,妳不能咬我」、「陳(指被告丙OO):
沒啦」、「沈:我就突然」、「陳:我也不知道」…「O:嘿!
妳如果說刑事警察沒開門給妳看,我不對,人家刑事警察還開門
給妳看耶!妳還講、講是我!我、我有跟妳買票,我甘願,我沒
跟妳買票,妳還講是我買票,對嗎?」、「陳:對啦!現在這樣
是要怎樣處理?」、「O:要怎麼處理喔?」、「陳:對啊!」、
「O:嗯,我要告她啊!」、「沈:不要啦!拜託啦!」、「O:
不是,我被關成這樣」、「沈:不要這樣啦!」、「O:連工作O沒
了,妳看妳要怎麼跟我賠罪」…「O:正經的,被關成這樣耶!
關到眼淚齊流,我一個手蜂窩性組織炎,才要把我放出來耶!不
然我一樣被關
至於被告乙OO雖嗣於本院審理時改證稱:在丙OO家,甲OO知道丙
OO可以拉幾票,可是沒有說什麼時候要拿錢,他是在我們從丙OO家
離開的車上,跟我說處理時間會再跟我說,應該是在放完旗子後
才帶甲OO到丙OO家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65、90頁),表示係在107
年6月17日置放被告甲OO旗幟後,才帶被告甲OO拜訪被告丙OO:(甲)被
告乙OO於107年11月1日第1次警詢時證稱:107年4月至6月間,我都會
去臥龍茶莊聊天泡茶,席間聊到選舉、選票的話題,甲OO要我幫
忙拉票,就是拿錢給我,請我幫他處理選票,我回說我對於居住
地那邊的鄰居比較不熟,我可以幫他問看看,我就在5、6月間陸續
前往丙OO家,因為我認為他在該社區比較熟,所以請他買票,丙
OO約在107年5月底答應幫忙,講到好的時候,大概在6月初我開車載
甲OO到丙OO家,當時我、甲OO、丙OO跟他太太在場,我們聊天談論
附近可處理幾票,丙OO算一算後說大概有200票,甲OO就說好,之後
會再跟我說,把錢拿給我,講好之後,我才跟他拿旗子去插等語
(見警737號卷第27頁背面),其此次證述雖無證據能力,但仍能
作為彈劾之用
被告乙OO對於帶被告甲OO前往拜訪被告丙OO之時間,究竟係在107年
6月17日之前或之後,前後已有不一致之情形,是其於本院審理時
改證稱係在107年6月17日之後才帶被告甲OO前往被告丙OO住處,是否
可採,即屬可疑
(乙)被告乙OO於107年10月26日遭本院羈押後,於107年11月1日第1次警
詢前,即於107年10月30日主動具狀表示係被告甲OO給其20萬元,請其
協助買票,有自白狀1份在卷足證(見107年度選他字第114號卷,
下稱選他114號卷,卷二第163-164頁),是員警實無要求其如何回答
,或以不正方式訊問其之動機
且員警在輸入筆錄及被告乙OO回答時,亦將被告乙OO回答複述後,
讓被告乙OO確認,有本院勘驗筆錄及所附筆錄譯文1份附卷可查(
見選訴卷卷三第202-203、231-254頁),參以此次陳述時,被告甲OO並
不在場,顯見當時並無串證,或因其在場受有壓力而為不實陳述
之虞,是其該次陳述顯係基於其自由意志,且對照其與被告甲O
O之LINE對話O錄回想並回答案發過程,其可信性高,而足以彈劾其
於本院審理時之上開陳述,故其嗣後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係在107
年6月17日之後才帶被告甲OO前往被告丙OO住處云云,即不可採
啊因為丙OO,因為他5、6月,他說我5、6月月份,他那時候」等語
,雖員警在詢問其關於其帶被告甲OO前往被告丙OO住處有無討論買
票事宜時,其他員警先幫其回答有,且被告丙OO有說可以處理200
票,然被告乙OO於此段對話前,即曾供承:「丙OO講、講他那裡算
一算,大約講有、大約有200票」(譯文編號233)等語,有筆錄譯
文1份存卷可參(見選訴卷卷三第240頁),是第三人員警之後雖有
再跟被告乙OO確認其與被告甲OO前往被告丙OO住處之細節,並經員
警A先口說被告丙OO有說可以處理200票之話語,然此係員警A依據
被告乙OO先前之回答後所為,且之後此部分亦經被告乙OO確認為實
在,故此部分實難認有何誘導之情事
(丁)況且,被告乙OO嗣於本院審理時,經質以何以其所述與其在10
7年11月1日第1次警詢時所述不符時,證稱:「(問:你在107年11月
1日警詢時稱,丙OO算一算稱大概可以處理賄選200票左右,甲OO就
說好,但是你今天回答警察官說你忘記甲OO有沒有說好,或者是丙
OO有沒有明確講到可以處理賄款200票,有何意見?)甲OO應該有
說好,丙OO可以處理200票,警詢所述都正確,時間比較近,以警詢
時候所述比較正確」…「(問:為何你於警詢時稱,是你先帶甲
OO去丙OO家講好賄選後,才拿甲OO的旗子去放?)我忘記了,就以
警詢為主」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83、90頁),經本院當庭勘驗
其於107年11月1日第1次警詢為上開陳述時之錄影檔案後,其於本院
審理時供稱:我在警詢時,記得比較清楚,而且有觀看行動電話
,所以比較清楚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203頁),足證被告乙OO於
警詢時,係經由員警提供其行動電話,讓其就行動電話內其與被
告甲OO之LINE對話O錄辨識,便於回復記憶而回答,且其於警詢時距
案發時間較近,而其於本院審理時為上開陳述,則係因距案發時
間較遠,記憶模糊下所為,亦難僅憑其歷次陳述不一致,而認其
有故意誣陷被告甲OO,遽認其證述均不可採
被告丙OO雖於本院審理時證稱:甲OO來我家時,他都很安靜沒有
講話,他沒有拜託我幫忙買票,沒有說錢會委託乙OO交給我,都
是乙OO說時間確定會把錢交給我,甲OOO沒有跟我講話,插完旗子後
1個月,甲OO才到我家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36、38-40、53頁),與
前開證述不一致,然其嗣後又改口證稱:乙OO說到時會把錢交給
我時,並非是他帶甲OO到我家的時候說的,甲OO並不在場
我中風之後,記憶都很差,我領有殘障手冊,且時間過了好幾個
月,我只記得我有拿錢,細節的部份我記得比較不清楚,就甲OO到
我家如何討論,說了那些話等情節,應該是乙OO記的比較清楚,
以他所述為準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37、41、48-49、51、54頁),被
告乙OO於本院審理時亦證稱:我覺得丙OO記性不好等語(見選訴
卷卷三第87頁),則被告丙OO恐因案發後身體狀況導致記憶力不佳
,無法清楚記清當時案發經過,而為上開證述,自不能僅因其曾
有上開證述不一致之瑕疵,即認其證稱被告甲OO於其住處有聽見
被告乙OO當面麻煩其請其買票乙事並非事實
然賄選所涉刑責非輕,均於隱密下進行,且為治安機關所嚴查,
此為眾所週知,是共犯以有默契之含混語意而為溝通,應屬常態
,而被告丙OO於偵訊時證稱:乙OO帶甲OO來我家,起先是說他要選
議員,後來乙OO有說要請我拉票,甲OO是跟乙OO一起來的,都是乙
OO講的,乙OO說要拜託麻煩我,請我幫忙,甲OO在旁邊等語(見選
偵50號卷卷一第14頁),表示被告乙OO在請託其幫忙買票時,被告
甲OO亦在旁,而被告乙OO於本院審理時亦證稱:甲OO請我幫他拉票
,一直到107年10月26日這段期間,甲OO沒有跟我說他不買票,或是
請我不要幫他買票,我帶甲OO去丙OO家,丙OO有說他可以處理200票
,甲OO當時並沒有說他不買票或類似的話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8
8-89頁),如被告甲OO僅請託被告乙OO、丙OO單純拉票,被告丙OO何
須需事先計算鄰里間可供買票之票數,並於被告乙OO、甲OO前往其
住處時告知可處理買票之票數,並與渠等討論?而被告甲OO對於
被告乙OO、丙OO於其面前毫無遮掩的討論買票事宜,卻無任何反對
制止之意,事後亦未要求被告乙OO停止買票行為,以免陷自己於
不義,其所為顯與其所辯僅請求被告乙OO、丙OO拉票,並無要渠等
買票云云相違
辯護人雖以被告乙OO無法找出交付茶葉罐之男子,顯係杜撰不詳
人士拿裝有賄款之茶葉罐給其,故其證述並不可採等語,為被告
甲OO辯護(見選訴卷卷三第536頁)
而被告乙OO於取得20萬元後,立即以LINE撥打電話回報被告甲OO,並
驅車前往交付給證人O慶輝請其轉交被告丙OO,業經前述,如被告
甲OO並未與被告乙OO與凌晨相約見面,並透過他人轉交款項與被告
乙OO,被告乙OO又何須急於以電話回覆被告甲OO,且選在半夜開車
前往被告丙OO住處,並在被告丙OO入睡時,不擇期再當面交付其
款項,反而迫切請證人O慶輝轉交賄款給被告丙OO?況依被告乙OO證
述,其並不認識該男子,該男子交付款項時亦未說話,該男子機
車又停於其車輛後方,而無法得知車牌號碼,其收到款項後即開
車離開現場,是其無從知悉該男子身分、特徵,而無法提供給檢
警偵查,亦未悖於O情,是不能僅以被告乙OO未能提供該人資訊,
即認其所言係屬杜撰均不可採
至於被告甲OO於本院審理時辯稱:被告丙OO、戊OO先前均供稱拿
到賄款之時間係在107年5、6月間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511頁),被
告甲OO之辯護人亦以被告丙OO、戊OO之後才改口供稱係在107年8月
拿到賄款,與警詢、偵訊時所述不符,顯然其等嗣後變更說詞,
係遭員警誘導所為,故應係被告乙OO於107年5、6月間交付賄款給被
告丙OO,被告丙OO再交給被告戊OO等人為行賄,為被告甲OO辯護
選他114號卷卷一第340頁),然被告戊OO於警詢、偵訊時,亦多次表
示其不記得被告丙OO交付款項給其之正確時間、且其記憶不佳等
語(見警897號卷第3頁
選訴卷卷二第337-344、346-360頁),是被告丙OO、戊OO所稱係在107年
5、6月間取得款項並行賄,顯係因渠等記憶不清之下所為之陳述,
即難採認為實,更難遽以認定被告乙OO證稱係在107年8月12日取得
20萬後交給被告丙OO,再由其交給被告戊OO等人進而行賄等語為不
可採
不久乙OO又打電話給我,問我人在哪,跟我約在鎮天宮,我到鎮天
宮後看到他的車過來,我就上他的車,他說他爸爸在安寧病房,
他很擔心他爸爸,之後又說被警察帶走的那些人O沒有消息,我
沒有跟他確認是那些人因何事遭帶走,但他好像有說那些人是幫
誰買票被帶走云云(見選訴卷卷二第85頁),然被告乙OO帶被告甲
OO至被告丙OO家時,即曾對被告甲OO介紹被告丙OO是「輝仔」即證
人O慶輝之父親,而被告乙OO於107年10月26日在車上與被告甲OO見面
時,亦有告知是「輝仔他爸」被警察帶走,被告甲OO聽到後並未詢
問被告乙OO發生何事,以及「輝仔他爸」是何人,反而直接表示
看後續如何乙節,業經被告乙OO、O孟憲證述如前,證人O孟憲於本
院審理時亦證稱:我沒有聽到乙OO跟甲OO說這件事是他擅自幫甲
OO賄選,他對不起甲OO之類,甲OO也沒有質問是誰幫其賄選,或是
為何要擅自幫他賄選的話語,乙OO也沒有提到關於他爸爸的事情等
語(見選訴卷卷二第351-352、359頁),顯然被告甲OO經被告乙OO告
知後,即已知悉被查獲之人為被告丙OO,亦明白係因賄選買票之
事遭查獲,才會向被告乙OO表示靜觀後續
被告甲OO辯稱不知為何被告乙OO要與其聯絡告知有人被查獲,其亦
不知發生何事云云,顯係事後飾卸之詞,不足採信
而被告乙OO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供稱:107年10月26日當天LINE的對話O錄
,我因為害怕就自己刪除了,我不知道為何甲OO的行動電話中LI
NE的O錄也被刪除,但當天確實有用LINE聯繫,我跟甲OO見面約1個小
時後,警察打電話給我,我就去警察局了等語(見選訴卷卷二第
32頁),本院審理時供稱:因為害怕,所以在我與甲OO連絡後,就
把這部分的O錄刪除了,我不知道為什麼甲OO行動電話內之LINEO錄
中,也沒有這段期間的O錄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93頁),顯見被
告乙OO係因害怕其幫被告甲OO行賄之事曝光,才將資料刪除,但被
告甲OO先於第一次偵訊、聲押庭時均否認有於107年10月26日與被告
乙OO、證人O孟憲見面,且其使用之行動電話不在身上,現不知在
何處(見選偵50號卷卷一第72頁
107年度聲羈字第159號卷第31-33、42-43頁),之後於偵訊時,才坦承
有在107年10月26日與被告乙OO見面2次(見選偵50號卷卷二第230-232頁
),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供稱:我利用扣案的行動電話,使用LINE
與乙OO聯繫,被扣案前,我忘記我有沒有把我跟乙OOLINE對話或連繫
的資料刪掉,因為選舉關係,LINE的好友有上千個,如果不把LIN
E刪掉,行動電話無法使用,我不清楚我跟乙OO對話中,有哪些對
話跟O錄有被刪掉等語(見選訴卷卷二第85頁),對於何以其行動
電話中並無其與被告乙OO於107年10月26日以LINE聯繫見面之記錄乙節
,所言避重就輕,而其雖以可能為增加行動電話使用O間而將部分
記錄刪除云云,但觀諸其行動電話中與被告乙OO之LINEO錄中,被
告乙OO於107年10月26日13時13分許,傳送以被告甲OO名義贈送的花圈
照片給被告甲OO,被告甲OO貼圖表示OK,有職務報告1份存卷可參(
見選偵50號卷卷三第13頁),被告甲OO如為增加行動電話使用O間,
應當將此些占用較多行動電話儲存O間之圖片、照片等記錄刪除
,甚至以天或期間為單位,將所有O錄均刪除,然被告甲OO卻捨此
不為,反而選擇性將當天聯繫中,佔用O間較小之撥打電話對話O錄
刪除,顯與O情有違,更凸顯被告甲OO不願遭人察覺其在被告丙O
O於107年10月26日遭查獲時,當天有與被告乙OO聯繫並見面商討後續
,才刻意將其與被告乙OO有於107年10月26日以LINE聯繫相約見面之記
錄刪除
(6)被告甲OO雖於本院審理時辯稱:乙OO的行動電話裡,有他從事地
下放款的票據,票面金額為165萬元,這部分乙OO有承認,所以乙
OO說他沒工作、無副業、收入不穩定等,並非事實云云(見選訴卷
卷三第540頁),其辯護人亦以被告乙OO先前均供稱賄款係其拿自
己的錢出來幫被告甲OO賄選,被告甲OO並不知情等語,為被告甲O
O辯護(見選訴卷卷三第536頁):被告乙OO固曾於警詢、偵訊時
供稱20萬元賄款,係其自己所支付,被告甲OO並不知悉(見警737號
卷第13頁
而我3、4年前曾經中過六合彩,金額約30幾萬元,1、2年前就把錢
花光了,我幫甲OO買票時,身邊沒有這筆30幾萬元,案發時我每個
月收入約2萬8,000元,需要負擔家計,當時存款約10萬元,不到20萬
元,我自己沒有能力提出20萬元出來幫甲OO賄選等語(見選訴卷
卷三第74-75、77-78頁),被告丙OO於本院審理時亦證稱:我不知道
乙OO在107年間從事何工作,他家境一般,工作不穩定等語(見選訴
卷卷三第49頁),是被告乙OO雖曾經營地下錢莊放款之事,然亦
難以認定其於案發期間仍有資金且繼續從事放款業務
且政府大力宣導反賄選,並積極投入大量人力查察賄選,此為一
般社會大眾所週知之事,且一旦賄選遭查獲,所影響者除買票者
本身外,對於其買票所支持之候選人形象勢必遭受嚴重影響,甚
至懷疑該候選人本身即為幕後指使者,是縱然被告乙OO於案發時有
20萬元之現金,然其亦顯無干冒刑罰制裁,擅自為被告甲OO賄選
,而自陷刑責及被告甲OO日後遭偵查、如當選恐遭提起當選無效情
事之動機,更不會於被告丙OO遭查獲後,積極聯繫並與被告甲OO
見面,告知被告丙OO遭查獲之事,更足徵本件被告乙OO係在被告甲
OO請託買票之情形下,才會請託被告丙OO,進而透過被告丙OO、丁
OO、戊OO等人為本件買票犯行
(三)論罪科刑:1.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罪,係刑法第
144條賄選罪之特別規定,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法律競合關係,
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規定論處
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行求、期約、交付賄賂
或不正利益罪,係以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交付賄賂或
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為構成要件
如該第三人並未轉達行賄者行求或交付賄賂或不正利益之意思,
行賄者之意思表示既尚未到達有投票權之相對人,應僅成立預備
投票行求賄賂或不正利益罪(最高法院101年台上字第277號、100年
台上字第1409號、98年台上字第1951號判決意旨參照)
則以一行為同時對多數有投票權人行賄,應論以一罪,其以一行
為同時對多數有投票權之人部分行賄,部分尚在預備行求賄賂階
段,亦僅論以行賄一罪(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612號判決意旨
參照)
2.刑法於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95年7月1日施行)刪除連續犯規定之
同時,對於合乎接續犯或包括的一罪之情形,為避免刑罰之過度
評價,已於立法理由說明委由實務以補充解釋之方式,發展接續
犯之概念,以限縮數罪併罰之範圍
是於刪除連續犯規定後,苟行為人主觀上基於單一之犯意,以數
個舉動接續進行,而侵害同一法益,在時間、O間上有密切關係,
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
個舉動之接續實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於
此情形,即得依接續犯論以包括之一罪
而是否單一犯意或分別犯意?是否接續進行之數個舉動,侵害同
一法益,在時間、O間上有無密切關係?應就前後屆、不同公職、
選舉區等方面觀察,如係同一屆、同一公職、同一選區,應視為
單一犯意之接續犯(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5132號、100年度台上
字第6265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及同條第2項(預備犯)所稱之
行求、期約及交付賄賂,係投票行賄罪之階段行為,其中最高度
之交付賄賂行為,在法律概念上,本可吸收較低度之行求、期約
賄賂行為,故在同一次選舉中,賄選者為達成使特定候選人當選
之目的,基於投票行賄之犯意,向多位有投票權之人行賄,先後
多次賄選行為,其行為階段縱有預備、行求、期約、交付之不同
,只要有一次達到交付之階段,即應論以交付賄賂或不正利益之
一罪(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590號判決意旨參照)
4.核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所為,均係犯公職人員選舉
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及同條第2項之預備行求賄賂罪
被告戊OO另犯刑法第143條之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
(1)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證人O李素靜等人,分別就如
附表一、二、三部分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各
次交付、預備行求等階段所參與之共同正犯,均詳如附表一、二
、三「正犯」欄所示)
被告甲OO利用真實姓名不詳之不知情成年男子交付賄款被告乙OO,
進而為本件犯行,均為間接正犯
又被告戊OO及如附表一編號1、附表二編號1、附表三編號2、4、5、
6、7、8、9、12、13、14、15、16、17、19、20、21、23、24、25「收受者
」欄所示之人收受親屬賄賂之部分,及被告戊OO請證人O郭麗花、
O不轉交給鄰居等部分,渠等僅係單純代具有投票權之親屬、鄰
居收取賄賂,依一般社會通念,渠等應係基於欲幫助渠等親友、
鄰居而收受賄賂,尚難認與行賄者間有共同行賄買票或共同預備
行求賄賂之犯意聯絡(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521號判決意旨參
照)
(2)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分別對如附表一、二、三所列
有投票權之人預備行求、行求、期約賄賂之低度行為,各為交付
賄賂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渠等雖先後在不同時間、地點為交付賄賂及預備行求賄賂等犯行
,惟渠等目的均係使被告甲OO於107年嘉義市東區市議員選舉當選,
顯見渠等係基於單一犯意為之,應以接續犯論以一交付賄賂罪
(3)被告戊OO所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與交付賄賂罪,犯意各別
,行為互殊,均應分論併罰
5.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或第2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
者,減輕其刑
犯第同法97條第2項之罪或刑法第143條第1項(即現行之第143條)之
罪,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減輕其刑,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9條第5項、第111條第1項後段分別定有明文
(1)查本件係依據情資,詢問買票人即被告丁OO、戊OO及賣票人即證
人O銘堂等人,被告戊OO供出買票上手為被告丙OO,被告丙OO復供稱
其上手為被告乙OO,而被告乙OO一開始坦承買票惟辯稱為自己出
資,經本院裁定羈押後,其委任律師具狀向檢察官供出其買票之
出資者為被告甲OO,其係受被告甲OO委託方為買票,檢察官隨即偵
查被告甲OO涉嫌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之犯行,被告甲OO於偵訊
後亦經本院裁定羈押等情,有臺灣嘉義地方檢察署108年1月23日嘉
檢珍仁107選偵50字第1089002385號函1份存卷可參(見選訴卷卷一第
355頁),是被告乙OO於偵查中自白交付、預備行求賄賂犯行,並供
出107年嘉義市東區市議員候選人即被告甲OO為共犯,因而破獲被
告甲OO,爰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後段規定減輕其刑
(2)被告丙OO、丁OO、戊OO就渠等所為上開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
第1項、第2項之交付賄賂、預備行求賄賂犯行,均於偵查中自白
被告戊OO就其所為刑法第143條收受賄賂之犯行,均於偵查及審理中
自白犯行,爰分別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第1
11條第1項後段減輕其刑
6.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酌量減輕其刑,同法第
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左列事項(共10款)
為科刑重輕之標準,兩條適用上固有區別,惟所謂「犯罪之情狀
」與「一切情狀」云云,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
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
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判例所稱有特
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
定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以為判斷
故適用第59條酌量減輕其刑時,並不排除第57條所列舉10款事由之
審酌,惟其程度應達於確可憫恕,始可予以酌減(最高法院70年度
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而修正後刑法第59條已將刑之酌減審認標準之見解予以明文化,認
犯罪之情狀須「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
得酌量減輕其刑
查被告戊OO雖與被告甲OO、乙OO、丙OO、證人O李素靜共同為本件交
付賄賂犯行,然被告戊OO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供稱:我會買票是因為
丙OO拿錢給我,他說他欠人家人情,要買我跟我家人的票,並拜
託我去跟鄰居買票,因為我欠他人情,所以才會買票等語(見選
訴卷卷二第55頁),於本院審理時供稱:是因為我跟丙OO是好朋友
、鄰居,他拜託我幫忙,且我不認識字等語(見選訴卷卷三第5
27頁),是被告戊OO係基於與被告丙OO之交情,並為償還被告丙OO人
情,始為本件犯行,且自始即自白犯行,並詳實交代其所購買之
對象及票數,態度良好,然相較於提供賄賂給其買票之被告乙O
O、丙OO等人,因符合刑法第74條第1項各款緩刑之要件,而得以為
緩刑之寬典,但被告戊OO卻囿於不符合刑法第74條緩刑之要件(詳
後述),而無從予以緩刑,勢必入監服刑,是客觀上顯足引起一
般同情,如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減輕其刑後,
最輕本刑仍為有期徒刑1年6月,依社會一般觀念仍有情輕法重之
嫌,有傷人民對法律之情感,是被告戊OO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
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爰依刑法第59條規定遞減輕其刑
7.爰審酌:(1)被告5人無視選舉乃民主政治最重要之表徵,須由選
民評斷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選賢與能,其
攸關國家政治之良窳、法律之興廢、公務員之進退,影響國家根
基及人民權利至深且鉅,而賄選為敗壞選風之主要根源,不得使
金錢介入選舉,抹滅實行民主政治之真意,被告甲OO身為107年嘉義
市東區市議員候選人,未能以身作則,以正當、合法之手段打贏
選戰,竟為使自己日後能順利當選,自其登記參選為候選人前起
,即與被告乙OO、丙OO、丁OO、戊OO等人共同接續為本件犯行之犯
罪動機、行為手段及分工,被告戊OO收受賄賂之手段,被告5人所
交付、預備行求賄賂之金額及購買之票數,敗壞選風,助長賄選
,使真正民主政治無以建立,被告甲OO否認犯行,被告乙OO、丙O
O、丁OO、戊OO均坦承犯行
被告丙OO自陳國小畢業之智識程度、已婚,無業,與妻、子同住,
罹患腦中風合併續發性巴金森氏症、頭昏、早期失智,領有中華
民國身心障礙證明(障礙等級:輕度、障礙類別:第7類),有
戴德森醫療財團法人嘉義基督教醫院診斷證明書、中華民國身心
障礙證明在卷可查(見選訴卷卷三第179-181頁)
被告戊OO自陳沒有就學之智識程度、已婚,無業,現與妻子同住等
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及就被告戊OO所犯有投票
權人收受賄賂罪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8.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章之罪或刑法分則第6章之妨害投票罪
,宣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者,並宣告褫奪公權,公職人員選舉罷
免法第113條第3項定有明文
又數罪併罰,分別宣告其罪之刑,宣告多數褫奪公權者,僅就其
中最長期間執行之,刑法第51條第8款亦明文規定
本件被告甲OO、乙OO、丙OO、丁OO、戊OO所犯之罪,均為公職人員選
舉罷免法第5章或刑法分則第6章之罪,並經本院分別宣告如主文
所示之有期徒刑,爰均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規定,
適用刑法第37條第2項規定,分別宣告如主文所示之褫奪公權期間
9.查被告乙OO、丙OO、丁OO前均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
宣告,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3份在卷可參(見選訴卷
卷一第39-44頁),渠等因一時思慮欠週而罹刑章,經此次刑之宣
告,均應知警惕而無再犯之虞,參以渠等業經本院宣告褫奪公權
2年至3年不等,是本院認為宣告褫奪公權及後述所附條件已足使渠
等記取教訓,渠等所受宣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就被告
乙OO部分並諭知緩刑2年,就被告丙OO、丁OO部分併均分別諭知緩
刑3年,以啟自新,並斟酌渠等法紀觀念淡薄,為收預防其再度犯
罪之效,爰依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之規定,命被告乙OO於本判決
確定之日起6個月內,向公庫支付7萬元
至於被告戊OO及其辯護人雖請求本院對被告戊OO為緩刑之宣告,然
查被告戊OO前因賭博案件,經本院以107年度嘉簡字第1783號判處有
期徒刑3月確定,於108年2月21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法
院被告前案O錄表1份存卷足參(見選訴卷卷二第296頁),即與刑
法第74條第1項各款之要件不符,本院自無從予以緩刑之諭知,附
此敘明
10.沒收部分:(1)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預備或用以行
求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規定
,係於107年5月9日修正公布,於107年5月11日施行,則就關於被告二
人交付賄賂犯行沒收部分,即應適用現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99條第3項之規定
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定有明文
被告丙OO保留之賄賂4萬5,000元,其中3,000元交給證人O麗花,對證
人O麗花交付賄賂,及對其親屬預備行求之賄賂,其餘4萬2,000元
均尚未發出,而證人O麗花經檢察官為緩訴處分確定,且未經檢察
官聲請單獨沒收,均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
對被告甲OO、乙OO、丙OO宣告沒收之
被告丙OO交給被告丁OO之賄賂6萬元,其中2,000元、1,000元交給證
人O明鐘、O銘堂,對證人O明鐘、O銘堂交付賄賂、及對證人O明鐘親
屬預備行求賄賂,其餘5萬7,000元均尚未發出,而證人O明鐘、O銘
堂經檢察官為緩訴處分確定,且未經檢察官聲請單獨沒收,均應
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對被告甲OO、乙OO、丙O
O、丁OO宣告沒收之
被告丙OO交給被告戊OO之9萬5,000元:(甲)其中被告戊OO犯有投票權
人收受賄賂罪之犯罪所得1,000元,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對被告戊OO宣告沒收之
(乙)其中2,000元係對被告戊OO親屬預備行求賄賂,並非屬於被告戊
OO犯有投票權人收受賄賂罪之犯罪所得,而應屬被告甲OO、乙OO、
丙OO預備用以行求之賄賂,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
定,對被告甲OO、乙OO、丙OO宣告沒收之
(丙)其中7萬5,000元,分別交給證人O桂琴、O蔡黨、O麗美、O邱素卿
、O玉恩、O良隆、O玉華、O秀吉、O宏仁、O雅鴻、O余素娥、O劉阿香
、O蔡熟、O文經、O淑芬、O李素靜、O文榮、O慧陵、O彩霞、O俊達
、O原仲、O郭麗花、O不,對渠等交付賄賂、對證人O桂琴、O麗美
、O邱素卿、O玉恩、O良隆、O玉華、O秀吉、O余素娥、O劉阿香、O蔡
熟、O文經、O淑芬、O李素靜、O文榮、O慧陵、O彩霞、O原仲、O郭
麗花、O不親屬預備行求賄賂,及請證人O李素靜向熟識而有投票
權之人行賄,惟證人O李素靜尚未發出之賄賂,因上開證人均經經
檢察官為緩訴處分確定,且未經檢察官聲請單獨沒收,均應依公
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規定,對被告甲OO、乙OO、丙OO、戊
OO宣告沒收之
(丁)被告戊OO尚未發出之賄賂1萬2,000元,亦應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
法第99條第3項規定,對被告甲OO、乙OO、丙OO、戊OO宣告沒收之
(戊)被告戊OO請證人O玉華轉交給其女婿O典瑋之賄賂1,000元,請證人
O劉阿香轉交給其子O家宏、O子O昊洧之賄賂共2,000元,請證人O秀
吉轉交給其O子江妤宸、O昱佾之賄賂共2,000元,因被告甲OO、乙OO、
丙OO、戊OO就此部分均不構成犯罪(詳後述),即非屬公職人員
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所稱之賄賂,亦非犯罪所用、預備之物、
犯罪所得及違禁物,即無從予以宣告沒收
扣案Samsung行動電話1支(含0000000000號SIM卡1張),為被告乙OO所有
,上開行動電話為被告甲OO、乙OO連結網際網路後以LINE聯繫使用,
經渠等於本院審理時供承在卷(見選訴卷卷三第297-298頁),是
上開行動電話為渠等所有,進而與其他被告共同為本件犯行所用
之工具,爰均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於被告5人交付賄賂罪
項下宣告沒收之
一、公訴意旨雖以:(一)被告丙OO於107年8月13日晚上,前往被告丁
OO住處,交付6萬元與被告丁OO,請被告丁OO尋找嘉義市東區有投票
權之不特定人賄選買票,使渠等行使投票權投給甲OO,被告丁OO
應允後,於107年9月某日晚上,在證人O麗花住處,以每票1,000元之
對價,行求並約定有投票權之證人O麗花,於107年11月24日選舉投
票日當天,將票投給被告丁OO所指定之107年嘉義市東區市議員候選
人,而約其等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其餘款項則請證人O麗花代
轉交予與具有投票權之親友,及代為轉告於本屆公職人員選舉投
票日當天,將票投給被告丁OO所指定之嘉義市東區市議員候選人,
而證人O麗花並未將上情轉知親友,亦未轉交其等代收之賄賂
(三)被告甲OO、乙OO、丙OO透過被告戊OO交給證人O劉阿香4,000元部分
(即如附表三編號13部分),除前開本院認定有罪之2,000元部分外
,另2,000元請其轉交有投票權之親屬,因認被告丁OO就上開(一)部
分,亦涉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同條
第2項之預備行求賄賂罪嫌、被告甲OO、乙OO、丙OO、戊OO就上開(
二)、(三)、(四)部分,亦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之預備
行求賄賂罪嫌等語
二、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其第1項規定:檢察
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之投票行賄罪,係以對「有投
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
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為構成要件
而同條第2項之預備投票行賄罪,既以預備犯前條之罪為其構成要
件,亦應以行為人預備行賄之對象係「有投票權人」為前提,若
對於無投票權人行賄,或預備對於無投票權人行賄,即與上開罪
名之構成要件不符(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427號判決意旨參照
)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5人上開罪嫌,無非係以此部分事實,業經被
告乙OO、丙OO、丁OO、戊OO之供述,及證人O麗花、O玉華、O秀吉、
O劉阿香之證述,為其主要論據
(一)證人O麗花係自被告丙OO處收受3,000元,其中1,000元係被告丙OO要
其行使投票權投票予被告甲OO,其餘2,000元則係要證人O麗花代轉
交予其有投票權之親屬,及代為轉告投票予被告甲OO,上開3,000元
並非被告丁OO交給證人O麗花乙節,業經被告丙OO於本院審理時坦
承不諱,及證人O麗花於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業如前述,此部分
亦經本院認定如前,是被告丁OO確實並未對證人O麗花及其親屬為
交付賄賂、預備行求賄賂之犯行
卷二第76頁),是證人O玉華誤以為O典瑋具有107年嘉義市東區市議
員選舉權,向被告戊OO表示其住處有3票,被告戊OO才交付3,000元給
證人O玉華,則被告戊OO交給證人O玉華,請其轉交1,000元給無投票
權之蔡典瑋並轉知投票給其日後所指定之人部分,即與選舉罷免
法第99條規定需對「有投票權之人」賄賂之要件不符
(三)附表三編號9部分:被告戊OO於警詢時供稱:我有向O秀吉買6票
,交付6,000元等語(見警897號卷第11頁),於本院準備程序時亦供
稱:我是依據他們說家裡有幾票,我就給他們多少錢等語(見選
訴卷卷二第55頁),是依被告戊OO之認知,其係依證人O秀吉所述
,而認定證人O秀吉戶內有107年嘉義市東區市議員選舉權之人有6
人,而其所行賄之對象包含證人O秀吉及其之親屬共6人,然證人O
秀吉於警詢時證稱:我設籍在嘉義市○區○○路000巷00號,家有夫
妻、小兒子O思漢、媳婦O玥禎及2名O子,共計6人,我戶內除了那
兩個O子外,其餘4人均有嘉義市東區市議員選舉投票權,戊OO有拿
6,000元跟我買票,不過還沒有跟我說要投給誰等語(見選偵50號
卷卷一第143-145頁),於檢察事務官詢問時證稱:我有投票權,我
在107年9月下旬收了6,000元,連我在內共6票,我向戊OO允諾會將票
投給他日後指定的候選人等語(見交查2694號卷第23頁),而設籍
於址設嘉義市○區○○路000巷00號證人O秀吉住處之人,有證人O秀
吉及其子O思漢、媳婦O玥禎、O子江妤宸、O昱佾,其中證人O秀吉
及O思漢、O玥禎具有107年嘉義市東區市議員選舉投票權,江妤宸
、O昱佾因未滿20歲而無投票權
卷二第71頁),是被告戊OO誤以為證人O秀吉所稱其家中之6人具有
107年嘉義市東區市議員選舉權為實,才交付6,000元給證人O秀吉,
向其與其家人購買6票,則被告戊OO交給證人O秀吉,請其轉交2,000
元給同戶無投票權之江妤宸、O昱佾並轉知投票給其日後所指定之
人部分,與選舉罷免法第99條規定需對「有投票權之人」賄賂之
要件不符
卷二第76頁),是被告戊OO誤以為證人O劉阿香住處具有107年東區市
議員選舉投票權之人有4人,才交付4,000元給證人O劉阿香,則被
告戊OO交給證人O劉阿香,請其轉交2,000元給無投票權之O家宏、O昊
洧並轉知投票給其日後所指定之人部分,亦與選舉罷免法第99條
規定需對「有投票權之人」賄賂之要件不符
五、綜上,檢察官就上開部分,所提出之證據,均無法證明被告
丁OO有對證人O麗花交付賄賂、對其親屬預備行求賄賂,及被告甲
OO、乙OO、丙OO、戊OO所交付之上開款項,係對有107年嘉義市東區市
議員選舉有投票權之人交付或預備行求賄賂,自屬不能證明渠等
就此部分犯罪,惟此部分若構成犯罪,與渠等前開論罪科刑部分
,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爰均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公職人員選舉罷免
法第99條第1項、第2項、第3項、第5項前段、後段、第111條第1項後
段、第113條第3項,刑法第11條、第28條、第143條、第59條、第41條
第1項前段、第37條第2項、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4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
決如主文
減輕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後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判例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77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台上字第277號、100年台上字第1409號、98年台上字第195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61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5132號、100年度台上字第626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59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652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0年度第6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427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彈劾證據 1 , 連續犯 2 , 共同正犯 1 , 間接正犯 1 , 低度行為 1 , 分論併罰 1 , 接續犯 6 , 傳聞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143條,143,妨害投票罪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1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5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3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9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2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8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5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5

刑法,第143條,143,妨害投票罪   4

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1第2項,100-1,總則,被告之訊問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前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3條第3項,113,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111條第1項後段,111,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3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4款,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74條第1項,74,總則,緩刑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2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5條,5,總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74條,74,總則,緩刑   1

刑法,第51條第8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44條,144,妨害投票罪   1

刑法,第143條第1項,143,妨害投票罪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1第1項,100-1,總則,被告之訊問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後段,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9條第5項,99,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7條第2項,97,妨害選舉罷免之處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