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方法院  20190814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略以:被告甲OO於民國108年1月22日晚間
7時11分以通訊軟體LINE與自稱可代辦銀行貸款、暱稱「銀行貸款
○先生」之人聯繫,得知「銀行貸款○先生」係利用製作不實資
金往來紀錄,充作個人信用狀況,以此美化帳戶之方式向金融機
構申請貸款,為此要求被告提供個人金融機構帳戶之提款卡及密
碼,詎被告可預見將金融機構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交付他
人使用,能因此供為詐欺等不法犯罪行為贓款匯入之人頭帳戶之
用,並可能掩飾、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仍基於縱有人以其
提供之金融機構帳戶存摺、提款卡及提款卡密碼實施詐欺犯罪及
掩飾犯罪所得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他人詐欺取財及洗錢之不確
定故意,應「銀行貸款○先生」之要求,於108年1月23日某時,在
嘉義市○區○○路0段000號之統一便利超商新嘉勝門市,將其所申
辦之玉山銀行嘉義分行帳號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玉山銀行帳戶
)及台新銀行嘉義分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台新銀行帳
戶)之存摺、提款卡寄送給「銀行貸款○先生」,並透過LINE將上
開玉山銀行帳戶、台新銀行帳戶之提款卡密碼告知「銀行貸款○
先生」,供「銀行貸款○先生」及所屬詐騙集團成員使用
嗣「銀行貸款○先生」及所屬詐騙集團成員取得上開玉山銀行帳
戶、台新銀行帳戶之資料後,即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詐
欺取財之犯意,詐騙林○○、翁○○、徐○○,致渠等均陷於錯
誤而分別依指示匯款至被告上開玉山銀行帳戶或台新銀行帳戶後
,匯款旋遭提領一空(遭詐騙之時間、地點、手法及匯款之時間
、地點、金額,均詳如附表所示),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
項、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
罪嫌
而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
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
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諭知被告
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意旨可資參照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
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而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
論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
即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可資參照
訊據被告固坦承有於上開時間,因「銀行貸款○先生」之要求而
將玉山銀行帳戶、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寄給「銀行貸款
○先生」,並將提款卡密碼告知「銀行貸款○先生」,然堅詞否
認上開犯行,辯稱:其是為了要辦理貸款才會將玉山銀行帳戶、
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寄出,「銀行貸款○先生」說要幫
其美化帳戶,其不知道「銀行貸款○先生」會將上開帳戶拿去當
作詐欺犯行之人頭帳戶使用,其並無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之意思
等語
(三)又觀諸被告與「銀行貸款○先生」以LINE聯繫之過程(見交查
字卷第15至31頁),可知「銀行貸款○先生」於108年1月22日晚間7時
11分傳送LINE訊息予被告,要求被告填寫姓名、出生年月日、手機
號碼、現居地、戶籍地、從事工作、工作時間、薪資多少、領薪
日、有無薪轉、目前有無貸款或信用卡、貸款哪間銀行、有無遲
繳或未繳、開戶過的銀行有哪幾間、這次貸款金額需求、貸款用
途、O時需要等項目,並稱要為被告評估適合之方案,被告即依
詳細填具上開項目後回傳予「銀行貸款○先生」,又「銀行貸款
○先生」於108年1月23日下午2時24分傳送「玉山、台新」之訊息予
被告,並於同日下午2時25分與被告以LINE電話功能通話後,將其要
求被告寄送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資料之地址及收件
人姓名傳送予被告等情無訛,可見「銀行貸款○先生」應係於此
LINE電話中告知被告為美化其帳戶,需使用被告之玉山銀行帳戶及
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
又依據上開LINE對話紀錄,被告於108年1月23日下午2時26分傳送上開
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O額O詢結果翻拍照片(O額分別為
新臺幣【下同】2,465元、5,638元)予「銀行貸款○先生」,「銀行
貸款○先生」以LINE電話與被告通話後,被告於同日下午2時33分
又再傳送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O額O詢結果翻拍照片
(O額分別為460元、638元)予「銀行貸款○先生」,並於同日下
午2時48分將已寄出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
款卡之宅急便單據與便利超商交易明細之翻拍照片、被告身分證
之正反面以及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拍照後傳
送予「銀行貸款○先生」,並旋以LINE電話與「銀行貸款○先生」
通話,「銀行貸款○先生」於108年1月25日晚間8時33分傳送「會計
這兩天會做好我幫你趕下星期讓你撥款」之訊息予被告,被告則
回傳「好謝謝!」之訊息,「銀行貸款○先生」於108年1月28日上
午8時42分又傳送「有空去幫我刷一下簿子,帳做好了」之訊息予
被告等情無訛,參以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供稱:「銀行貸款○先生
」叫其在寄出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前先
將帳戶內的錢領出來,說這樣比較能夠美化帳戶等語(見本院金
訴字卷第87至88頁),足見被告於寄出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
戶之存摺及提款卡前,確實有與自稱代辦銀行貸款業者之「銀行
貸款○先生」聯繫,且其與「銀行貸款○先生」所談論之內容均
與辦理貸款事宜有關,此與被告上開辯詞內容相符,又由上開L
INE對話之過程,可知被告有依「銀行貸款○先生」之要求填寫貸
款資料、O詢帳戶O額、領出帳戶內金錢、傳送寄出帳戶資料之單據
、傳送帳戶存摺及身分證資料,「銀行貸款○先生」並有通知被
告將撥款,此期間未見被告對「銀行貸款○先生」有何質疑,足
認被告於寄出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
時,當係相信「銀行貸款○先生」為代辦銀行貸款業者,且認為
只要依「銀行貸款○先生」之指示辦理,即可順利貸款,其方屢
依「銀行貸款○先生」之要求多次提供資料傳送予「銀行貸款○
先生」,則被告辯稱主觀上不具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之不確定故
意等語,並非全然無據
又被告於108年1月29日凌晨0時與「銀行貸款○先生」以LINE電話通話
後,傳送其至統一便利超商購買8,000元點數之單據予「銀行貸款
○先生」等情甚明,是被告於交付其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
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後,有再依「銀行貸款○先生」之指示,
購買價值8,000元之點數以「繳款」予「銀行貸款○先生」,而倘
被告係基於縱有人以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
提款卡實施詐欺取財犯罪並掩飾犯罪所得亦不違背其本意之幫助
他人詐欺取財及洗錢之不確定故意而交付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
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被告當無於交付後,又再自行花費
8,000元繳款予「銀行貸款○先生」之理,足徵被告應係不慎誤信「
銀行貸款○先生」確實為代辦銀行貸款業者,為求得順利辦理貸
款,方聽信「銀行貸款○先生」之指示而寄出上開玉山銀行帳戶
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並依指示繳款8,000元予「銀行
貸款○先生」
另依據上開LINE對話紀錄,被告於108年1月29日下午4時52分、55分、
5時34分、6時37分、38分均有撥打LINE電話予「銀行貸款○先生」,
然均無回應,被告於同日下午6時41分傳送「你什麼時候會把提款
卡跟8,000元寄給我什麼時候」,於同日下午6時43分傳送「不給你錢
,就不接LINE也不讀LINE」之訊息予「銀行貸款○先生」,被告於
108年1月30日凌晨4時27分又傳送「O煩一定要把提款卡跟O寄給我,
那麼錢是我全部的財產,我很需那筆錢也是我救命錢陳先生拜託
你一定要寄給我,你們代辦公司不是要幫人跟銀行借錢嗎?為什
麼還要找幫忙借錢的人要錢呢!會找你們代辦公司是很缺錢,才
不得已找你們的」,於同日上午9時56分、10時8分、11時39分撥打LI
NE電話予「銀行貸款○先生」,然均無回應等情無誤,觀諸被告此
部分之回應內容,語氣自然,應非事後刻意虛捏,而被告於交付
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後,除依「銀
行貸款○先生」之指示繳款8,000元之外,亦多次有欲聯繫「銀行
貸款○先生」之舉措,與一般幫助詐欺之行為人,因可預見並容
任自己提供之金融帳戶資料將成為詐欺集團之犯罪工具,故在交
出帳戶資料後,即放任不管之態度有別,且由被告於無法聯繫「
銀行貸款○先生」後,急迫要求「銀行貸款○先生」返還提款卡
、8,000元,並質問「銀行貸款○先生」既為代辦貸款公司,為何
還要向其借錢之內容及語氣來看,可見被告當時對於「銀行貸款
○先生」確係為其代辦銀行貸款業者乙事深信不疑,益徵被告辯
稱其因係為辦理貸款方寄出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
及提款卡等語,並非虛情,實難遽認被告就其所交付上開帳戶資
料將遭詐騙集團作為人頭帳戶乙事有所預見
(五)又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均供稱:其在與「銀行貸款○
先生」聯繫前2、3個月有去找渣打銀行貸款,承辦人員說其積分
不夠,無法貸款,其有再找其他兩家銀行,但該兩家銀行的承辦
人員也都說其積分不夠,無法貸款,所以只好找代辦公司,「銀
行貸款○先生」審核後,說其的情況貸款可以過,要其將玉山銀
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寄過去,這樣可以美化其
帳戶,「銀行貸款○先生」會將錢存進去其帳戶內,銀行看到其
帳戶裡有錢,表示其有資力,比較能夠貸款出來等語(見本院金
訴字卷第44、46、87至89頁),足見被告於交付上開帳戶資料時,
自身經濟及信用狀況均不佳,雖急需金錢使用,然無法透過正常
管道直接向銀行辦理信用貸款以取得金錢,而坊間本即存有代辦
銀行貸款之業者,此等代辦業者並非均係為取得人頭帳戶之人,
其中亦有收取費用以提供代向銀行辦理貸款服務之正當業者,實
難排除被告有誤信之可能,被告既急需金錢,於遭銀行拒絕時,
知悉「銀行貸款○先生」得為其順利辦理貸款,一時失慮而未能
察覺「銀行貸款○先生」之說詞有瑕疵之處,輕信「銀行貸款○
先生」所稱得製作虛偽資金往來以美化其資力,並增加獲得銀行
核准貸款可能性之說詞,進而貿然循指示交付上開玉山銀行帳戶
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並告知提款卡密碼,並非毫無
可能,亦未乖離常理,被告欲以不誠實之方法辦理貸款之行為,
固不足為訓,且其交付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帳戶之存摺
及提款卡,並告知密碼之行為,雖失之輕率而有重大過失,然此
究與可預見其行為將幫助詐騙集團實施詐欺取財犯罪及掩飾犯罪
所得而仍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故意有所區別,基於罪疑唯輕原
則,尚不能僅憑被告客觀上有交付上開玉山銀行帳戶及台新銀行
帳戶之存摺及提款卡,並告知提款卡密碼之行為即逕認定被告具
有幫助他人詐欺取財及洗錢之不確定故意,自不能遽以公訴意旨
所指罪責相繩
六、綜上所述,公訴意旨認被告所涉幫助詐欺取財及洗錢犯行之
證據,尚難認已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
此外,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之犯行,揆之
首開說明,自應為無罪之諭知,以昭審慎
七、本件經檢察官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經本院認有刑事訴訟法
第451條之1第4項但書之情形,爰適用通常程序審判,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2條、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可資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4 , 傳聞證據 2 , 彈劾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51條之1第4項但書,451-1,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1

刑法,第30條第1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51條之1第4項但書,451-1,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