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08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可預見申辦金融機構帳戶使用乃個人
理財之行為,無正當理由徵求他人提供金融機構帳戶者,極易利
用該等帳戶為與財產有關之犯罪工具,且可能掩飾或隱匿他人實
施詐欺犯罪所得財物之用,或將金融機構帳戶提供他人使用而有
幫助他人實施詐欺犯罪之虞,竟仍基於縱有人以其金融機構帳戶
實施詐欺犯罪或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
定故意,於民國107年8月中旬某日,在彰化縣鹿港鎮某「O家超商
」店內,將其向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所申辦之帳戶(帳號:00
0-00000000000000號,下稱系爭帳戶)之提款卡,寄予詐欺集團不詳成
年成員收受,並告知該帳戶之提款密碼予該成員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嫌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
之證明,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
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
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尚難為有罪之認定基礎(最高法院40年台
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另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修正後同條第1項
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
法
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
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
其闡明之證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
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
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本件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本案罪嫌,無非以被告坦承將系爭
帳戶之提款卡寄送予真實姓名不詳之人,並告知密碼一情,證人
即告訴人O劉瑞如於警詢之證述,及告訴人O劉瑞如之銀行匯款回條
聯、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受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
便格式表、金融機構聯防機制通報單各1份,被告系爭帳戶存摺
影本1件等為其論罪依據
(三)告訴人O劉瑞如遭詐騙集團成員詐騙,除受騙匯款30萬元至
被告之系爭帳戶外,尚受騙匯款至其他19個帳戶各十數萬元至數十
萬元不等之金額,除據證人即告訴人O劉瑞如於警詢中指證明確
外(見警卷第221-225頁),並有帳戶目錄一覽表(見警卷第1頁)、
匯款明細、O劉瑞如之存摺內頁(警卷第292-293頁)等在卷可憑
就此,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供稱:要辦小孩子補助,但我郵局原來
的帳戶存摺不見了,我才會去掛失,才會去辦一個新的郵局帳戶
,郵局交易明細中,特境津貼就是對家庭的補助3萬多元,其餘的
存款是我工作所得存進去的,需要用時,再慢慢領出來用等語(
見本院卷第220頁),核與上開明細紀錄顯現之情形相符,堪認被
告開設系爭帳戶係供其申領政府補助之用,系爭帳戶確實為其平
日使用之帳戶無疑,觀諸該帳戶之使用情形,核與一般常見販賣
帳戶者多係持自身已無經O使用之帳戶,將其內所餘金額提領殆盡
後販售之情不符,據此更彰顯被告辯稱係為了貸款而將帳戶提款
卡交付他人使用等語,尚非全然無據,應堪採信
(五)刑法關於犯罪之故意,係採希望主義,不但直接故意,須
犯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具備明知及有意使其發生之兩個要件,
即間接故意,亦須犯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且其發
生不違背犯人本意始成立,若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預見其能
發生,而在犯人主觀上確信其不致發生者,仍應以過失論(最高
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22年上字第4229號判例意旨參照)
因而交付金融機構帳戶之人是否成立幫助詐欺取財罪,既因有上
開受詐欺而交付或輾轉交付金融機構帳戶資料之可能,基於無罪
推定、有疑唯利被告原則,則就提供帳戶資料者,是否確係基於
直接故意或間接故意而為洗錢或幫助詐欺,自應從嚴審慎認定,
倘交付帳戶資料者有可能是遭詐欺所致,或其迂迴取得者之使用
已逸脫提供者原提供用意之範圍,而為提供者所不知並無法防範
者,於此情形,對其犯罪故意之認定,無法確信係出於直接故意
或間接故意為之,而仍有合理懷疑存在時,自應為有利於行為人
之認定,以免過度逸脫無罪推定原則
是以,被告雖已成年,然其過往並未有向金融機構借款之經驗,
且智識程度不高(為小學畢業),為了籌小孩學費(時值暑期)
及租屋費用,適巧對方主動電話詢問是否需要貸款(見本院卷第
219頁之被告供述),則被告在此種情形下,智慮不深,未能警覺
,不及深思利弊得失,即順應詐欺集團成員所假冒代辦貸款業者
之要求,為順利取得貸款而交付本案帳戶之提款卡,並配合將密
碼告知對方,致遭詐欺集團利用,於經驗法則上亦非無可能,其
或有不夠警覺疏失之處,惟此思慮未周與其主觀上預見及O任他人
遂行不法行為之故意,實無必然關連性,尚難以此逕認被告具有
幫助詐欺取財或洗錢之不確定故意
則其對於上開帳戶資料將供他人作為詐欺財物匯款之工具,難謂
有預見,實難僅以其提供交付上開帳戶資料之行為,遽認被告確
有幫助詐欺取財或洗錢之不確定故意
五、綜上所述,本案依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既不足為被告有罪
之積極證明,而使本院達到不致有所懷疑,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
度,依法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六、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0年上字第1022號、22年上字第4229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3 , 直接故意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1項,30,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