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地方法院  20190814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00條,偽造貨幣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無罪
扣案偽造之面額壹仟元紙幣拾壹張,沒收之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意圖供行使之用,於民國106年3月間
某日,在不詳處所,明知不詳身分之人所交付之紙幣新臺幣(下
同)1000元紙鈔若干張(號碼分別為JM519209ZD、EP784114YG、CP075640VE)
係偽造,竟仍收集之,並將其中11張(號碼JM519209ZD號4張、BEP7841
14YG號4張、CP000000VE號3張)混合其他真鈔置於手提包內,伺機使用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96條第1項意圖供行使之用而收集偽造之通用
紙幣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161條第1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
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
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
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
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分別著有92年台上字第1
28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四、訊據被告固坦承有於106年7月5日為警在彰化縣○○鎮○○路0
00巷00弄00號執行搜索時查獲現金14600元之事實,惟堅決否認有何意
圖供行使之用而收集偽造之通用紙幣或交付於人罪嫌,辯稱:當
時從事蔬菜批發,也有在賭場賭博,可能因此收到偽鈔,不確定
來源,不曉得被查扣到的其中11張是偽鈔
然警方係在被告居住之房間手提包內扣得前開偽鈔,並非於被告
行使偽鈔時查獲,故被告為警查獲時係在「持有」之狀態,並無
證據證明被告已將偽鈔混於真鈔中支付貨款而「交付於人」,亦
無從認定偽鈔來源確為偽造工廠或其他偽鈔集團,而可認定屬於
「收集」行為,且扣案紙鈔經本院勘驗結果,雖非幾可亂真,但
查獲及解繳過程先後經承辦員警O淵田、O文藝清點,亦未發現有偽
造情事,本院勘驗後亦認與真鈔相似度不低,恐不易發現,參以
被告於警偵訊過程中均明確否認於取得扣案鈔券時即已知悉為偽
鈔,故被告辯稱係事後經警方通知時才知道持有偽鈔等語,尚非
無憑,故檢察官認被告於為警查獲前即已知悉扣案鈔券為偽鈔,
尚嫌無據
從而,被告縱無法提供偽鈔來源,然依卷內證據資料,亦不足以
認定被告係基於供行使之用之意圖,而收集或交付偽造紙幣於人
,故檢察官所舉證據不足以證明被告涉犯上開犯罪,被告之犯罪
既不能證明,揆諸前揭說明,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一)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係獨立於刑罰及保安處分以外之法律效
果,已非從刑,此觀105年7月1日生效之刑法第38條修正立法理由
自明
又刑法第40條第1項規定:「沒收,除有特別規定者外,於裁判時
併宣告之
」同日生效之增定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3前段亦規定:「除於有罪
判決諭知沒收之情形外,諭知沒收之判決,應記載其裁判之主文
、構成沒收之事實與理由
(二)所謂「專科沒收之物」,係指雖非違禁物,然其性質不宜任令
在外流通,如偽造之印章、印文、有價證券、信用卡、貨幣等是
(95年7月1日生效之修正刑法第40條修正理由參照)
查扣案面額1000元之紙鈔11張,均屬偽造之通用紙幣,不問屬於犯
人與否,應依刑法第200條規定,宣告沒收之
七、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第310條之3、刑法第200條,判決如
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分別著有92年台上字第128號、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3,31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00條,200,偽造貨幣罪

引用法條

刑法,第200條,200,偽造貨幣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40條第1項,40,總則,沒收   1

刑法,第40條,40,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38,總則,沒收   1

刑法,第196條第1項,196,偽造貨幣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3前段,310-3,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3,310-3,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