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A |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至四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至四主文欄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捌月
未扣案之不法所得新臺幣壹萬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OO犯如附表一至四主文欄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至四主文欄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肆月
未扣案之不法所得共新臺幣玖柒陸柒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乙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不法所得新臺幣柒仟壹佰陸拾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乙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未扣案之不法所得新臺幣壹仟捌佰零參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乙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不法所得新臺幣參佰貳拾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乙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未扣案之不法所得新臺幣肆佰捌拾肆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嗣如附表所示之人發覺受騙後報警處理,始循線查獲悉上情(O品
浩部分,被告甲OO、乙OO就被害人O吳美霞、O雪嬌、O春環等部分,
由臺灣彰化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另向臺灣彰化地方法院追加起訴)
再關於犯意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基於相
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犯之成立
,且數共同正犯之間,原不以直接發生犯意聯絡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而詐欺集團成員,以分工合作之方式,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
,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詐欺取財之目的,即應負共同正犯
責任,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且犯意之聯絡,亦不以直接
發生者為限,其有間接之聯絡者,亦屬之(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
110號判例、85年度台上字第6220號、97年度台上字第2946號判決意旨
參照)
(二)、核被告2人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結夥三人
之詐欺取財及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之非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財等罪
(不含移送併辦之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之特殊洗錢罪部
分)
被告2人與共犯O品浩、綽號「接線員」、綽號「O雲」等成年男子
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2人係基於意圖為自己及第三人不法所有之目的以提款卡提款
,而以一個行使提款卡行為,同時觸犯加重詐欺及非法由自動付
款設備取財,為想像競合犯,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加重
詐欺罪處斷
被告2人所屬之詐欺集團,對附表各該告訴人於不同之時間,分別
施以詐術後,由被告2人提領詐得款項,所侵害之財產O益持有人
不同,應以告訴人之人數論以罪數較為合理,是被告所犯如附表
之各次犯行,應予分論併罰
對於單一被害人而言,被告甲OO及乙OO雖然持人頭帳戶之提領工具
前往提款,而雖然有多次提領行為,但被告二人是共同基於單一
提領之主觀犯意,於緊密之時間、地點提領詐騙所得,侵害同一
財產O益,應屬接續犯之一罪
被告甲OO曾因公共危險案件,經臺灣臺中地方法院以105年度沙簡字
第155號判處有期徒刑3月確定,又因偽造有價證券案件,經臺灣
彰化地方法院以105年度審簡字第168號判處有期徒刑4月確定,上開
2案,又經臺灣彰化地方法院以105年度聲字第1938號裁定應執行有
期徒刑6月確定,於106年2月15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被告甲OO受徒
刑之執行完畢,五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4罪,為累
犯,均應由本院分別酌予加重其刑
(三)、關於量刑:1、爰審酌被告甲OO年逾30歲,已有相當之社會
生活經驗,當知現今詐騙行為盛行,被害人辛苦賺取的財富,遭
騙走後,輕則影響家庭生活經濟支出,重則造成生活困難,被告
甲OO竟貪圖利益,參與詐騙集團,擔任O手頭、司機,犯罪動機實
屬可議,本院考量本案被害人甚眾,被騙金額非少,被告甲OO將領
取之款項,交給其他上游詐欺集團成員,掩飾金流去向,造成後
續追查困難,參與情節非輕,而被告甲OO於犯罪後坦承全部犯行
,態度良好,另考量被告甲OO於本院審理時自述:我的學歷是國
中畢業
入監前從事木工及送貨,月入約3萬元,我有2個小孩,1個2歲,1個
2個月,已婚,現在跟太太、父母及小孩同住等語之教育程度、
家庭生活狀況、犯罪動機,被告甲OO於犯罪後坦承全部犯行,並不
逃避刑事責任,犯後態度良好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附表一至
四主文欄所示之刑
2、爰審酌被告乙OO不知依靠自己努力,獲取合法財富,竟參加詐
騙集團,冀望不勞而獲騙取他人財物,讓被害人O受損失,造成
家庭經濟生活受到影響,被告乙OO擔任O手角色,風險最高,並非
詐欺集團內的核心角色,而本案被害人甚眾,被騙金額非少,且
被告乙OO將領取之款項,交給其他上游詐欺集團成員,掩飾金流去
向,造成後續追查困難,參與情節非輕,惟被告乙OO於犯罪後坦
承全部犯行,態度良好,被告乙OO並無資力,無法與被害人和解
,難認犯後已積極彌補損害,學歷是高職畢業,未婚、沒有小孩
,入監前跟外公、外婆同住,單親家庭長大,從小到大都跟爺爺
、奶奶一起生活,媽媽住在嘉義等語之教育程度、家庭生活狀況
、犯罪動機,另考量前述被害人之意見,另被告乙OO曾犯相同之罪
,仍不知警惕,輕蔑他人財產權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附表一
至四主文欄所示之刑
3、關於定應執行刑之理由:刑法第50條、第51條並未明文規定在
個案中應該如何量定應執行之刑,對此,本院認為數罪併罰案件
定應執行刑之目的在於「罪責原則」及「特別預防」之考量,刑
罰之一般預防功能,將使行為人淪為「警惕世人」的工具(手段
),侵害人性尊嚴(刑罰的一般預防功能在於立法者所設定的法
定刑的本身),不應該在量刑或定應執行刑予以考慮,而經過此
一特別之量刑程序,方能充分反應各行為整體之不法內涵,進而
進行充分且不過度的罪責評價,尤其是各宣告刑對於行為人的刑
罰意義,也應該充分考量行為人本身的人格特性及刑罰經濟原則
,過重的刑罰反而無法達到教化之目的,更有可能違反比例原則
此外,本院亦認刑法第57條所規定之各款量刑事由,就同一事由在
定應執行之刑時予以再次評價,並不違反「雙重評價禁止」,主
要的理由在於兩者的制度目的不同,在決定宣告刑時,法院應該
考量宣告刑之處遇是否合乎罪責原則與特別預防功能,在罪責框
架基礎內決定具體刑度,但在決定應執行刑時,則是出於整體刑
罰執行的考量,行為人的人格罪責,已經在各罪宣告刑累加的上
限下,作為得減輕應執行之刑之事由,尤其是行為人所犯數罪的
犯罪特質,總和的累加觀察,更可以充分反應行為人的主觀法敵
對意思,以及O益侵害的總體威脅程度
(2)、犯罪所得:本案無法確切得知,被告甲OO、O品浩及乙OO參與本
案詐欺犯行實際獲得之不法利益,只能依法進行估算如下:(甲
)、被告甲OO部分,其於偵查中表示,其擔任之工作,薪水為每週
為1萬元,本案被告實際參與日自106年10月25日至同年月30日止,約
為1週,此期間收入共計1萬元,此不法利得未經扣押,應依法沒
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乙)、被告乙OO部分,其於偵查中表示,每次獲取提領金額2%為報
酬,此部分應依詐欺之金額進行計算,因此,其不法所得分別為
7160元、1803元、320元、484元,合共9767元,應依法宣告沒收(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另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之規定,於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四、依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第310條之2、第454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85年度台上字第6220號、97年度台上字第294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 接續犯 1 , 追加起訴 1 , 共同正犯 3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2,31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454,簡易程序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5條第1項第2款,15,A   1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之2,310-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