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竊盜罪
主文
甲OO犯毀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壹萬陸仟陸佰零參元,O金男女對鍊貳條,嬰兒金飾壹批(含O金鎖片,O金戒指,O金手鍊),O豬造型之O金二個,均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壹、犯罪事實:甲OO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竊盜之犯意,於
民國108年2月6日下午2時28分許,至O淑貞之O林縣○○市○○路0○
0號住處,趁O淑貞外出而無人在家之際,先攀爬至該屋二樓,破
壞該處之落地窗後進入屋內,進而竊取現金新臺幣(下同)5,000元
、O金手鍊3條、O金腳鍊1條、O金男生戒指1枚、O金女生戒指4枚、
O金男女對鍊1對(即2條)、嬰兒金飾1批(含O金鎖片、O金戒指、
O金手鍊)、O豬造型之O金2個、O金女用項鍊1條、K金戒台鑲鑽的男
女對戒各1枚,素面K金材質之尾戒1個、K金戒台鑲貓眼石之戒指
1個、臺灣銀行發行之豬年、O年紀念套幣各1套、雞年紀念套幣3套
、外幣若干等物
甲OO於行竊得手後,將O金手鍊3條、O金腳鍊1條、O金男生戒指1枚
、O金女生戒指4枚售予不知情之O景隆,而換價得111,603元
另將O金男女對鍊1對(即2條)、嬰兒金飾1批(含O金鎖片、O金
戒指、O金手鍊)、O豬造型之O金2個,售予某真實姓名年籍資料均
不詳之成年男子,並將變價後之金錢連同行竊所得之現金均花用
殆盡
嗣經O淑貞發覺遭竊,報警處理後,甲OO方將行竊後未變賣之O金女
用項鍊1條、K金戒台鑲鑽的男女對戒各1枚,素面K金材質之尾戒1
個、K金戒台鑲貓眼石之戒指1個、臺灣銀行發行之豬年、O年紀念
套幣各1套、雞年紀念套幣3套、外幣若干返還給O淑貞,始悉上情
貳、程序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
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21條業經修正,於108年5月29日公布施行,
並自同年5月31日起生效
修正前刑法第321條規定:「犯竊盜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6月
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一、侵
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而犯之者
」修正後刑法第321條則規定:「犯前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而有
下列情形之一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50萬元以下
罰金:一、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而犯
之
」本案如依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規定論處,法定刑為「6月以上
、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如依修正
後刑法第321條第1項規定論處,法定刑為「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
刑,得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結果,修正後之規定並無較有利於被告之情形,依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本案自應適用行為時法即修正前刑法第
321條第1項之規定論處
二、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侵入住宅竊盜罪之「住宅」,衹須為
人所居住之處所為已足,不以行竊時必有人住居為必要(最高法
院83年度台上字第3898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規定,將「門扇」、「牆垣」、「其他
安全設備」並列,所謂「門扇」專指門戶,應屬狹義指分隔住宅
或建築物內外之間之出入口大門而言,而所謂「其他安全設備」
,指門扇、牆垣以外,依通常觀念足認防盜之一切設備而言,如
門鎖、窗戶等(最高法院25年上字第4168號判例、45年台上字第14
43號判例、55年台上字第547號判例意旨參照)
另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所謂「毀」係指毀壞,而所謂「O」則
指越入、超越或踰越而言,祇要毀壞、踰越或超越安全設備之行
為使該安全設備喪失防閑作用,即該當於前揭規定之要件(最高
法院77年度台上字第1130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O林縣○○市○○路0○0號為告訴人居住之處所,雖然被告
侵入行竊時,告訴人恰好外出而不在屋內,惟依上開說明,仍無
礙於該屋屬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住宅」之認定,而被告攀爬至
該屋2樓後,先破壞該處之落地窗,再自破壞處侵入該屋行竊,
揆諸上開最高法院判例意旨,自屬毀壞、逾越安全設備之行為,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之毀越
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
(一)、按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5年以內故
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2分之1,刑法第
47條第1項定有明文,惟司法院於108年2月22日作成釋字第775號解釋
,闡明若一概不分情節,逕認受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
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之人,均有累犯規定之適用,而應加重
其本刑,則有可能使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就個案所應負擔之
罪責,有違罪刑相當原則,與憲法第23條揭示之比例原則相牴觸
從而,基於上開司法院解釋意旨,本院自應就具體個案情節,認
定被告是否有累犯規定之適用,而不能就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為
機械式之操作,以維憲法第8條「應保障人民身體自由」之要求
(二)、被告前因施用毒品、竊盜、搶奪等案件,經臺灣彰化地方法
院以100年度聲字第965號裁定定應執行有期徒刑4年10月確定,嗣於
104年6月30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並於105年4月11日保護管束期滿,
假釋未經撤銷,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行完畢論等情,有卷附臺
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憑,其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後,
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形式上已符合累犯規定
之要件,且觀之上開前案紀錄,被告已犯有竊盜犯行,顯見其先
前經歷竊盜案件之偵、審程序,無法對其產生警惕作用而不再接
觸毒品,故本院認被告於受有期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
犯與先前竊盜案件罪質同一之本案加重竊盜犯行,自應依刑法第
47條第1項規定,論以累犯,並依法加重其刑
四、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不思以正途獲取財物,竟
侵入告訴人住處,進而竊取告訴人之財物,被告不僅欠缺尊重他
人財產權之觀念,且其侵入住宅行竊之行為,更嚴重侵害告訴人
之隱私,造成告訴人心生連自己住家都不是絕對安全之感覺,又
其所竊取之物,對告訴人而言具有紀念性,所為固屬不該,惟念
及被告犯後始終坦承犯行,態度非劣,並考量被告自陳為國中肄
業之智識程度,未婚無子女,目前與女朋友同住,現在是在工地
上班,1日收入約1,500元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
懲儆
一、按「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
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
前段、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
經O:被告犯本案加重竊盜罪所得之O金手鍊3條、O金腳鍊1條、O金
男生戒指1枚、O金女生戒指4枚,經變賣給銀樓後,換價得111,603元
,有飾金買入登記表(警卷第57頁)在卷可證,被告並將此部分
變價後之價金及本案行竊所得之5,000元花用殆盡,為被告所自承(
本院卷第91頁)
又被告自承其另將本案竊得之O金男女對鍊1對(即2條)、嬰兒金
飾1批(含O金鎖片、O金戒指、O金手鍊)、O豬造型之O金2個售予真
實姓名年籍資料均不詳之他人,共換價將近9萬元(本院卷第158頁
),然此部分並無證據可以證明被告所述為真,為貫徹刑法沒收
制度之意旨,避免被告保有犯罪所得而獲有不當利益,就其行竊
所得之現金5,000元、販賣給銀樓而變價之部分,即未扣案之116,6
03元,及未扣案之O金男女對鍊2條、嬰兒金飾1批(含O金鎖片、O金
戒指、O金手鍊)、O豬造型之O金2個,自均屬被告犯本案加重竊盜
罪之犯罪所得,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
之,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同條第3項之
規定,追徵其價額
二、按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給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
徵,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定有明文
本案被告所竊得之O金女用項鍊1條、K金戒台鑲鑽的男女對戒各1枚
,素面K金材質之尾戒1個、K金戒台鑲貓眼石之戒指1個、臺灣銀行
發行之豬年、O年紀念套幣各1套、雞年紀念套幣3套、外幣若干等
物,業已返還給告訴人,為證人即告訴人O淑貞證述甚詳(本院
卷第148頁),故就此部分被告所竊得之物,不予宣告沒收,併此
指明
三、末就被告用以破壞告訴人上開住處落地窗玻璃之打火機1個,
固屬供被告犯罪所用之物,且未據扣案,亦無證據證明現仍未滅
失,惟本院考量打火機為日常生活中常見之物,沒收或追徵與否
,對於被告不法行為之評價與非難,或對刑罰預防矯治目的之助
益甚微,為免執行困難及過度耗費公益資源,應認就該打火機之
沒收或追徵,欠缺刑法重要性,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不
予宣告沒收或追徵,附此敘明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竊盜之
犯意,於108年2月6日下午2時28分許,至告訴人O淑貞上開住處,趁
告訴人O淑貞外出而無人在家之際,先攀爬至該處2樓,破壞該處
之落地窗後進入屋內,除竊取前揭物品外,尚另竊取現金5,000元
、k金戒台鑲鑽之戒指1枚、臺銀紀念套幣(O年)1套
因認被告涉犯修正前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之毀越門扇侵
入住宅加重竊盜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
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
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
疑存在,致使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為無罪之判決(最高法
院30年度上字第81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是告訴人前後供述是否相符、指述是否堅決、有無攀誣他人之可
能,其與被告間之交往背景、有無重大恩怨糾葛等情,僅足作為
判斷告訴人供述是否有瑕疵之參考,因仍屬告訴人陳述之範疇,
尚不足資為其所述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
第4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公訴人認被告此部分所為,係涉犯加重竊盜罪嫌,無非是以
被告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O淑貞、證人O憲宗、O景隆之證述、O林
縣政府營利事業登記證、現場照片、監視器錄影畫面截圖、相片
影像資料查詢結果、O戶戶籍資料查詢結果、飾金買入登記表等資
料為其論據
就k金戒台鑲鑽之戒指1枚、臺銀紀念套幣(O年)1套部分,證人即
告訴人O淑貞於本院審理時則證稱:雖然錢的部分我沒有特別去算
,但金飾的部分我比較有印象,因為那是我從南部帶上來,打算
過完年後要拿去賣,所以我確定有k金戒台鑲鑽之戒指1枚、臺銀
紀念套幣(O年)1套遭竊等語(本院卷第90、148、149頁),惟此終
究仍屬告訴人指、證述之範疇,則被告是否確實有竊取告訴人之
現金多達1萬元,及竊取k金戒台鑲鑽之戒指1枚、臺銀紀念套幣(
O年)1套,揆諸上開最高法院判決要旨,尚須有其他證據資以補
強,惟證人即告訴人之同居人O憲宗證稱:告訴人什麼東西被偷,
我都是聽告訴人講的,具體遭竊的東西我不清楚,都沒有看過等
語(本院卷第153頁),而未能實際確認告訴人遭竊之前所持有之
物品及現金之金額,則「被告於公訴意旨所指之時、地,另竊得
告訴人之現金約5,000元、k金戒台鑲鑽之戒指1枚、臺銀紀念套幣
(O年)1套」一事,僅有告訴人之單一指、證述,而無其他積極證
據可以補強其指證之內容確實為真,尚難僅憑告訴人之單一指、
證述,即認定被告確有於公訴意旨所指之時、地,另外竊得告訴
人之現金約5,000元、k金戒台鑲鑽之戒指1枚、臺銀紀念套幣(O年
)1套
五、綜上所述,本案公訴人所舉之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被告此部
分犯行,本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惟此部分與被告上揭論罪科刑
之加重竊盜犯行間,應為單純一罪關係,故就此部分爰不另為無
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
段、修正前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47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
1項前段、第3項、第4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389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5年上字第4168號判例、45年台上字第1443號判例、55年台上字第547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7年度台上字第1130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於108年2月22日作成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81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017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1條,1,總則,法例   6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5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5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4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4

刑法,第2條,2,總則,法例   4

刑法,第3條,3,總則,法例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3

刑法,第321條,321,竊盜罪   3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總則,法例   2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1條第2項,321,竊盜罪   1

刑法,第2條第1項,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