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公共危險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本罪| 0.69毫克|
主文
甲OO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以上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被訴妨害公務執行部分無罪
判決節錄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第1項、第2項分別
定有明文
查卷附據以嚴格證明被告犯罪事實有無之屬傳聞證據之證據能力
,當事人於本院審判中均同意作為證據,本院審酌各該證據查無
有何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情形,亦無顯有不可信與不得作為證據
等情,因認為適當,故均有證據能力
(一)查刑法第185條之3業於被告行為後之民國108年6月19日經修正
公布,同年月21日生效施行,惟此次修正係祇增訂第3項有關「O犯
本條或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之罪,經有罪判決確定或經緩起訴處
分確定,於五年內再犯且致生死亡或重傷之加重結果者」,各刑
度均予提高之罰則,至第1項及第2項則皆未更動,是此前2項部分
自咸非屬應為新、舊法比較方能定其適用之涵攝處罰範圍或法律
效果之變更,因之,即應循一般法律適用原則,逕行適用修正後
之規定
故核被告所為,係犯修正後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之吐氣所含
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以上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
再因酒醉駕車之公共危險案件,經本院以105年度審交易字第817
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於106年8月22日執行完畢,有臺灣高
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可按,因之,其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
,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本罪,為累犯,並循司
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所揭櫫「應秉個案情節裁量是否加重最低本
刑,俾免人身自由遭受過苛侵害」之旨,復據後述之理由,是本
院認縱科處逾最低本刑之刑度,猶毫無過苛之疑慮,爰依法加重
其刑
(三)爰審酌被告吐氣所含之酒精濃度高達每公升0.69毫克,醉意
甚濃,在此狀態下猶膽於無照駕車上路(見偵字第00000號卷第16頁
之證號查詢機車駕駛人資料【載明「記點處銷」即機車駕駛執照
遭吊銷之意】),對道安所潛生之危害程度不容小覷,雖係騎駛
普通重型機車,與電動自行車、輕型機車以外之他種動力交通工
具相較,對道安之危害稍輕,惟於本案行為前已曾九度因酒醉駕
車之公共危險案件悉經判處罪刑確定,前八案且都已執行完畢,
至最末案則甫於107年4月30日經本院以106年度審交易第952號判決判
處有期徒刑8月確定,現正因此在監執行中,此同有前引之前案
紀錄表為據,詎尚不知省惕,未能記取教訓,竟復萌漠視、怠忽
他用路人安危之故態而再犯本件同質之罪,稽此適足表徵其不僅
對刑罰之反應力殊為薄弱,尤係怙惡不悛,深存違犯本罪之特別
惡性以致屢蹈同非,因之,自應據本案情節之輕重為基,兼酌其
屢犯同罪之情從嚴懲處,期藉延長矯治期間之力,能使之澈滌己
咎並時時銘刻在心,莫敢須臾擅忘前愆俾杜覆蹈,末念其事後始
終坦認犯行,態度尚可等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經警以酒駕公共危險現行犯逮捕後,
即隨案解送至本署(桃園市○○區○○路000號)等候偵訊,本署
執勤之O警O佳哲因甲OO在本署4號拘留室內唱歌、隨地吐痰,為維
護拘留室之秩序,便進入該拘留室內制止,惟因甲OO不服制止,
便欲將甲OO移往其他拘留室與其餘人犯隔離,詎甲OO又基於對依法
執行職務之公務員施強暴之犯意,於同日晚間9時12分許,在本署
4號拘留室內,掙扎抗拒本署O警O佳哲、O秋鴻對其上銬,過程中O
佳哲之左眼下方顴骨處遭甲OO擊中,眼鏡因而遭擊飛,右手腕因而
受有擦傷之傷害,O秋鴻亦因甲OO之掙扎抵抗,受有左手腕、手臂
挫擦傷之傷害(傷害部分業據撤回告訴),因認被告於此係涉犯
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妨害公務執行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刑事
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三、第按,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罪,以對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
施強暴、脅迫為要件,復此所謂之強暴,厥指行為人須出於妨害
公務之犯意,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對公務員之身體直接實
施暴力,或以公務員為目標,而對他人、他物施加暴力,其結果
影響及於公務員之執行職務,始能成立,如僅係單純脫免公務員
所為之強制處分,並未積極攻擊公務員之身體或其他物品或他人
,因無施強暴之行為,自不該當妨害公務罪之要件
再者,被告既曾奮力掙扎、不配合,則2位執勤O警勢必對於被告掙
扎之舉措施以相對應之強制力,因之,在此強力壓制過程中,雙
方肢體源於強力摩擦、碰觸,甚或2位O警之肢體相互碰撞、自體
碰觸物品,遂受些許傷勢或身攜之物品掉落,事屬當然,是以O警
O佳哲、O秋鴻縱各受有「擦、挫傷」等此類輕微之皮肉傷痛,O警
O佳哲之眼鏡並經碰落,當係緣於如上之原由所致,尤未能眛於
客觀事證,出諸妄揣、臆測之途,逕執此反推遽謂被告必有攻擊
2位O警之行徑矣!O警O佳哲於出具之職務報告載稱「O嫌奮力反抗,
揮擊職左眼下方顴骨,致眼鏡飛出」,暨於偵查中結證稱:我的
眼鏡被打掉等語(見偵字第00000號卷第4頁、第30頁反面),另被
告於偵查中則自白妨害公務犯行,惟諸此證述、自白顯皆與本院
勘驗監視、蒐證畫面所呈現之實相悖逆、互斥極甚,胥非可採
據上,被告既僅止於消極掙扎、不配合,即便係奮力為之,惟客
觀上既未見有任何主動積極攻擊執勤O警之舉,奠此可認主觀上更
乏此意,是參酌上開說明,自難以該掙扎、不配合之動作,即認
屬刑法第135條第1項之強暴行為
四、綜上所述,本件公訴人所提之證據尚未能使本院形成被告此
部分有罪之確切心證,其間仍有他種可能致存現合理懷疑之隙,
此外,公訴人猶未能另舉其他積極證據以佐實被告果有如其所指
之妨害公務犯行,揆之首揭法條說明,自屬不能證明被告此部分
犯罪而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修正
後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刑法第47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司法院釋字第775號解釋
名詞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185-3,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135條第1項,135,妨害公務罪   3

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第2項,54,分則,其他軍事犯罪   2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185-3,公共危險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第1項,54,分則,其他軍事犯罪   1

陸海空軍刑法,第54條,54,分則,其他軍事犯罪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59條第1項,159,A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185條之3,185-3,公共危險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