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罰則 |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第2款,罰則
| 律師
主文
乙○○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乙○○與告訴人甲○○係叔嫂,2人間具
有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第4款所定之家庭成員關係
被告乙○○前因對甲○○為家庭暴力行為,經本院於民國106年6月
30日核發106年度家護字第300號民事通常保護令,裁定被告乙○○
不得對甲○○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迫或其
他不法侵害之行為,亦不得對告訴人為騷擾、接觸之聯絡行為,
保護令有效期間為10個月
詎被告乙○○收受上開民事通常保護令後,竟仍基於違反保護令
之犯意,於該保護令有效期間之107年4月23日下午4時35分許,在桃
園市○○區○○路000號居所,因細故對甲○○心生不滿,先用腳
將木工的鋸台推向甲○○,復不斷對甲○○謾罵「看什麼看」、
「瞪什麼瞪」、「臭臉」等語,並持續對甲○○咆哮,以此方式
對甲○○為精神上不法侵害及騷擾,而違反上開保護令,因認被
告乙○○涉犯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款、第2款之違反保護令罪
嫌等語
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記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
之理由,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及第310條第1款分別定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前揭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同法第308條前段復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
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且與經驗法則、論理
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使
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復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
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
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
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
之諭知
(一)被告乙○○與告訴人甲○○係叔嫂,2人間具有家庭暴力防治
法第3條第4款所定之家庭成員關係
被告乙○○前因對甲○○為家庭暴力行為,經本院於民國106年6月
30日核發106年度家護字第300號民事通常保護令,裁定被告乙○○
不得對告訴人甲○○實施身體、精神或經濟上之騷擾、控制、脅
迫或其他不法侵害之行為,亦不得對告訴人為騷擾、接觸之聯絡
行為,保護令有效期間為10個月乙節,有本院106年度家護字第300號
民事通常保護令乙份在卷足佐(見偵卷第14頁至第15頁),堪認
為真實
再者,倘被告係刻意藉此傷害告訴人,以被告青壯男子之力道,
二人復處於短距離之相對位置,衡情,告訴人豈有辦法閃躲而不
受傷?且被告因不滿告訴人指摘其踢工作檯要撞告訴人,揚言調
取監視畫面,被告回應不然來發誓(台語)時,告訴人與配偶OO
O遂辱罵被告上揭言語,告訴人並因此遭檢察官起訴乙節,亦有
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107年度偵字第23697號起訴書1份在卷足佐(見
易字卷第57頁至第61頁),堪可信實
(四)綜上所述,本件公訴人所舉之證據,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
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
,致本院無從得有罪之確信,公訴人所指之被告犯罪,尚屬不能
證明,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第4項,3,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第2款,61,罰則   1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第1項,61,罰則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