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加重詐
欺取財之接續犯意,接續為下列行為: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之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
而犯加重詐欺取財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事實審法院對於證據之取捨,依法雖有自由判斷之權,然積極證
據不足證明犯罪事實時,被告之抗辯或反證縱屬虛偽,仍不能以
此資為積極證據應予採信之理由(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30年上字第482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
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
判例意旨)
是被告於經判決有罪確定前,應被認定為無罪,無自證無罪之義
務,均為刑事訴訟之基本原則
三、程序部分:按刑事訴訟法第308條規定:「判決書應分別記載
其裁判之主文與理由
」、同法第310條第1款規定:「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分別情
形記載左列事項: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
」及同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
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所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該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之
「應依證據認定之」之「證據」
而在無罪判決書內,因檢察官起訴之事實,法院審理結果,認為
被告之犯罪不能證明,而為無罪之諭知,則被告並無檢察官所起
訴之犯罪事實存在,既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規定「應依證
據認定之」事實存在
因此,判決書僅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理由內記載事項,為法院
形成主文所由生之心證,其論斷僅要求與卷內所存在之證據資料
相符,或其論斷與論理法則、經驗法則無違即可,通常均以卷內
證據資料彈劾其他證據之不具信用性,無法證明檢察官起訴之事
實存在,所使用之證據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故無罪
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理由內
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
(一)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之以網際網
路對公眾散布而犯加重詐欺取財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偵
訊時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O胤澄於警詢、偵訊之證述、證人O佩珊
於警詢、偵訊之證述、露天拍賣網站會員帳戶資料、通聯調閱查
詢單、告訴人與被告之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被告所申設中華
郵政股份有限公司鼎泰郵局00000000000000號帳戶之歷史交易明細表、
O佩珊所申設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武廟郵局00000000000000號帳戶之
歷史交易明細表、告訴人所使用活期儲蓄存款帳號之歷史交易明
細等為其論據
2.惟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之成立,係以行為人意圖為自
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
要件,此觀該條項規定自明
查債務人於債之關係成立後,如有債務不履行之情形,在一般社
會經驗上可能之原因甚多,縱令債務人事後出於惡意而有遲延給
付或不為給付之情形,茍查無足以證明其在取得對方給付或約定
給付時,即自始故意藉此從事詐財之積極證據,仍不得僅以事後
違反債信之客觀事態,推定被告原有詐欺取財之不法所有意圖,
臺灣高等法院93年度上易字第1657號刑事判決足供參照
(2)觀諸前開證人即告訴人之證詞及通訊軟體Line對話紀錄與訊息截
圖可知,告訴人O被告購買前開「O博文」、「密卡登」、「天王
星」、「Pls大黃蜂」、「3A大黃蜂」以及「浩克毀滅者3m」模型後
,被告除已交付「密卡登」及「Pls大黃蜂」模型外,其餘模型告
訴人則多次O被告催討,被告確實均未交付予告訴人,對此,被告
自警詢、偵訊、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期日,迭均辯稱其係因為與
上游貨物、O錢等糾紛,上游大約於104年8、9月間,不願意交付其
貨物,導致其亦未能將模型交付予告訴人等情(見桃園地檢106年
度偵字第14896號卷第3頁至第5頁、第74頁至第76頁、本院106年度審
訴字第2028號卷第23頁至第25頁、107年度訴字第208號卷第69頁反面至
第71頁、第99頁),參酌告訴人於本院審理時證稱:「O博文」、
「天文星」及「浩克毀滅者3m」等模型需要預訂,其所購買之模
型在市面上不好購買,需要從國外帶進來,臺灣並沒有代理商等
語(見本院107年度訴字第208號卷第95頁反面、第99頁),顯見被告
所辯稱其必須向上游調貨,始能出貨予告訴人核屬可信,再佐以
被告與告訴人進行交易之初,被告即有交付「密卡登」模型予告
訴人,且陸續仍交付「Pls大黃蜂」模型予告訴人,倘被告係為詐
得告訴人先行交付之模型貨款,於告訴人匯入款項後,被告大可
不再與告訴人聯繫,抑或不在繼續出貨予告訴人,其何須仍再以
通訊軟體Line或者訊息與告訴人聯絡,並交付「Pls大黃蜂」模型予
告訴人,且上游廠商以帳目不清為由,不履行出貨之責,亦非罕
見,縱被告並未將上開與上游調貨糾紛乙事告知告訴人,然被告
自稱其於95年起即開始經營拍賣網站販賣模型(見本院107年度訴
字第205號卷第69頁反面),此種向國外上游調貨後,再行於拍賣
網站販賣貨品(俗稱跑單幫),上游供貨是否順暢,自為店家重
要之商譽,被告並未將上情如實告知告訴人,而屢次以推託之詞
遲延交付貨物,雖有不當,然被告目的無非在保有商譽,避免買
家與其解除契約,使其遭受損失,是以,被告前開辯詞,尚非無
據,應屬可採
五、綜上所述,觀諸卷附現存資料及上開論述,被告雖於告訴人
給付如附表一至三所示貨款後,而未將告訴人購買之模型如述交
付,然尚難認被告販賣上開模型予告訴人之初有O不法所有意圖及
施用詐術之行為,被告所為與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之以網際
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之犯罪構成要件尚屬有間,檢察
官所提出之證據或指出之證明方法,業經本院逐一調查,仍未能
獲得被告有罪之確切心證,本案尚有合理懷疑存在,致無從形成
被告有罪之確信,本案既乏積極明確之證據,可資證明被告有公
訴意旨所指之犯行,本諸罪疑唯輕之刑事證據法則,被告之犯罪
既屬不能證明,揆諸前開規定及判例意旨,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30年上字第48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
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
名詞
接續犯 1 , 傳聞證據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