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傷害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係「順利水稻育苗中心」之負責人,
為從事水稻種植業務之人,其於民國106年7月間,以日薪新臺幣
(下同)1,300元雇用O沛穎進行插秧工作,詎甲OO明知僱用勞工駕駛
堆高機時,應設置職業案全衛生人員、訂定安全衛生工作守則、
實施職業安全衛生教育訓練,且O沛穎未曾接受中央主管機關認
可之堆高機駕駛訓練,竟仍要求O沛穎於工作期間駕駛堆高機,嗣
於同年月29日上午8時許,O沛穎駕駛該堆高機時,因未曾接受堆高
機駕駛訓練,未能順利駕駛堆高機,導致堆高機前進時,不慎滑
落並翻覆於路旁稻田內,O沛穎因而遭堆高機重壓,因此受有缺
氧性腦病變、左側肋骨骨折併血胸、左側肩胛骨骨折、頸椎骨折
、肺炎等傷害,並呈現植物人狀態,因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284條
第2項後段業務過失致重傷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有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76年台
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參照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已於91年2月8日修正公布,修正後同條第1項
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
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
明方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更有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
28號判例意旨足參
另按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
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復有最高法院52年台
上字第1300號判例意旨可參
三、公訴人認被告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代行告
訴人O秋萍之指述、證人O語蔚於偵查中之證述、證人O芝吟於偵查
中之證述、TVBS新聞影片、臺灣臺東地方檢察署勘驗筆錄、勞動部
職業安全衛生署107年2月12日勞職南5字第1070501078號函及函附之重
傷職業災害檢查報告表、台東馬偕紀念醫院診斷證明書、東基醫
療財團法人附設護理之家107年4月2日函、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民事裁
定107年度監宣字第3號等為其論據
再被告先前已曾勸阻工讀生不可擅自開堆高機,且案發當日被告
並不在現場,被害人係未經在場之O語蔚同意,趁O語蔚不注意時,
欲將堆高機開回被告家中,被告就其雇主之雇用業務,已盡其注
意義務等語
五、本案爭點闕為:被告雇用被害人從事農務之範圍,是否包含
駕駛堆高機?被告就被害人駕駛堆高機不慎,致生重傷害之結果
,是否未盡其注意義務而有過失?茲分述如下:
我之前剛進去時,有在被告場內開過堆高機,因為好奇、學習,
所以有跟被告的兒子說我想學開堆高機,他個別教大概我怎麼操
作,他有跟我說就算學會也不能在場內開,在教我的過程中沒有
說過學會之後可以幫忙場內,我不清楚被告的兒子有沒有教過其
他人開堆高機
我因為自己怕O險,而且被告也要求我不要開堆高機,所以後來沒
有再開過推高機,在場內工作收秧盤會需要用到堆高機,我也不
會開堆高機去執行工作,就由老闆娘(即O芝吟)或她兒子去做,
我會叫被告的兒子或女兒來幫我們弄,如果他們都不在場內,那
我就不用弄,我會先放著再去用別的地方,等他們回來再用,搬
運棧板時其實也可以用推車去推,實際上也有用推車去推,但棧
板上有東西我就不可能搬得動了
(3)依前開證人O眉琇及O浩瑋之證述,被害人O沛穎與證人O眉琇及O浩
瑋均係於106年7月間至「順利水稻育苗中心」擔任工讀生,且其
等多年寒暑假期間,均至該中心擔任工讀生,工作內容為育種、
捲秧苗、插秧及收秧盤等農務工作,其中收秧盤跟運送木頭板之
工作,部分可使用在場內之推車完成,部分則必須由堆高機協助
,然被告、其妻子或其子女會不定時前往操作堆高機協助完成,
工讀生於等待被告或其家屬協助期間,會休息或到其他場區繼續
其他工作,足徵被告雇用工讀生之工作內容,並未包含使用堆高
機等機械
且證人O眉琇及O浩瑋均證稱係在被告及其家屬均不在場時,曾見被
害人O沛穎駕駛堆高機,證人O浩瑋亦證述其與被害人O沛穎較熟稔
後,見被害人O沛穎在場內駕駛堆高機時,亦曾勸告被害人O沛穎
不要再駕駛乙節,足徵被害人O沛穎於本件事故發生前,亦知悉被
告禁止工讀生使用堆高機乙事
又被告將堆高機之鑰匙留在堆高機上之目的,係因其與其家屬均
會不定時前往駕駛堆高機,以協助搬運工作,為避免其等使用上
不便,始未另行保管堆高機鑰匙
然證人O浩瑋則證稱:我因好奇所以有跟被告的兒子說我想學開堆
高機,他個別教大概我怎麼操作,他有跟我說就算學會也不能在
場內開,在教我的過程中沒有說過學會之後可以幫忙場內,我不
清楚老闆的兒子有沒有教過其他人開堆高機等語
又倘被告或其家屬確有指示或默示被害人O沛穎駕駛堆高機,且案
發當日證人O芝吟在育苗中心尚有其他工作,則僅須由證人O語蔚
駕駛插秧機、被害人O沛穎駕駛堆高機前往現場,即可進行插秧之
工作,應無由被害人O沛穎騎機車、證人O芝吟開堆高機前往現場
,證人O芝吟再騎機車返回育苗中心之必要,且證人O浩瑋於本院審
理時亦證稱:沒有在場外看過O沛穎開堆高機或其他機械等語(
見本院卷第179頁背面),足徵證人O語蔚及O芝吟證稱都是由被告或
其妻O芝吟用貨車載秧苗或開堆高機來回,未曾有O沛穎開堆高機
乙節,應可採信
」,然依前開證人O浩瑋及O眉琇之證述,被害人O沛穎開堆高機時
,係在場內被告及其家屬均不在,且僅有工讀生在場之際,則被
告辯稱未曾看過O沛穎開堆高機,係經O浩瑋轉述,始知悉O沛穎有
開堆高機乙節,應非無稽,則被告辯稱其於接受採訪時回答「他
去年就有在開了
3.再者,遍查卷內復無其他證據佐證案發前或案發時,被告或被告
之家屬O指示或默許被害人O沛穎駕駛堆高機,故無從認定被告雇
用被害人O沛穎從事之工作內容,包含駕駛堆高機等機械,是以被
告辯稱其雇用被害人O沛穎從事之工作內容,僅限於秧苗、育苗
,及在插秧機排放秧苗等人力工作,未要求被害人駕駛堆高機乙
節,應可採信
(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第126條暨職業安全衛生法第6條第1項)(
二)雇主未設置職業安全衛生人員
(職業安全衛生管理辦法第3條第1項暨職業安全衛生法第23條第1項
)(三)雇主依第十三至六十三條規定實施之自動檢查,未訂定自
動檢查計畫辦理自動檢查
(職業安全衛生管理辦法第79條暨職業安全衛生法第23條第1項)(
四)雇主未依其事業規模、性質,訂定職業安全衛生管理計畫,執
行規定之事項
(職業安全衛生管理辦法第12條之1暨職業安全衛生法第23條第1項
)(五)雇主對新僱勞工或在職勞工於變更工作前,未使其接受事於
各該工作必要之一般安全衛生教育訓練
(職業安全衛生教育訓練規則第16條第1項暨職業安全衛生法第32條
第1項)
(勞工健康保護規則第10條第1項暨職業安全衛生法第20條第1項)
(七)雇主未依本法及有關規定會同勞工代表訂定適合其需要之安全
衛生工作守則,報經勞動檢查機構備查後,公告實施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34條第1項)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23條第1項,23,安全衛生管理   3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第126條,126,車輛機械,堆高機   1

職業安全衛生管理辦法,第79條,79,自動檢查,自動檢查紀錄及必要措施   1

職業安全衛生管理辦法,第3條第1項,3,職業安全衛生組織及人員   1

職業安全衛生管理辦法,第12條之1,12-1,職業安全衛生管理措施   1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6條第1項,6,安全衛生設施   1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63條,63,A   1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34條第1項,34,安全衛生管理   1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32條第1項,32,安全衛生管理   1

職業安全衛生法,第20條第1項,20,安全衛生設施   1

職業安全衛生教育訓練規則,第16條第1項,16,必要之教育訓練事項   1

勞工健康保護規則,第10條第1項,10,醫護人員與勞工健康服務相關人員資格及健康服務措施   1

刑法,第284條第2項後段,284,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