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A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明知國內社會上層出不窮之詐騙集團
或不法份子為掩飾其不法行徑,隱匿其不法所得,避免執法人員
之追究及處罰,常蒐購並使用他人帳戶,進行存提款與轉帳等行
為,在客觀上可以預見一般取得他人帳戶或門號使用之行徑,常
與行財產犯罪所需有密切關聯,竟基於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
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於民國106年12月11日前某時,提
供其申辦之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成功郵局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
(下稱本案郵局帳戶)與真實姓名年籍不詳之詐騙集團成員使用
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及因違反洗錢防制法
第2條第2款、同法第3條第2款規定,而涉犯同法第14條第1項洗錢罪
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
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
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
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作為裁判基礎(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
例意旨參照)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仍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
再刑事訴訟法新制採行改良式之當事人進行主義後,檢察官負有
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法院僅立於客觀、公正、超然
之地位而為審判,雖有證據調查之職責,但無蒐集被告犯罪證據
之義務,是倘檢察官無法提出證據、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
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
告有罪之心證,即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俾落實無罪推定原則(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100年度台上字第4036號裁判要旨
參照)
三、本件公訴人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嫌
,及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洗錢罪嫌,無非係以:
四、訊據被告固坦承確有自本案郵局帳戶提領10,000元、7,000元,並
持向超商購買遊戲點數卡,再將點數卡之序號及密碼提供給不詳
人士之事實,惟堅詞否認有何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
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辯稱:伊於106年12月11日18時53分許,接到
自稱網購店家之電話,告知伊因工作人員疏失將伊誤設為批發商
,將按月從伊帳戶扣款,伊因而相信對方
伊也是受害者,並無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
不確定故意等語
(一)本案郵局帳戶係被告所申設,而本案被害人O翊哲於上開時間
,遭詐騙集團成員以上開詐術詐騙,致被害人O翊哲陷於錯誤匯款
7,857元至本案郵局帳戶,被告並自本案郵局帳戶陸續提領10,000元
及7,000元,持以購買遊戲點數,並將序號及密碼告知不詳人士等情
,為被告所不爭執,並有證人即告訴人O翊哲於警詢中之指述(
見臺東縣警察局成功分局成警偵刑字第1070001382號【下稱警卷一】
第4至7頁),及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新竹縣政府警
察局竹北分局山崎派出所受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式表、受
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受理各類案件紀錄表、金融機構聯防機
制通報單及郵政存簿儲金簿照片各1份、被告甲OO郵局帳戶之交易
明細1份、刑案現場照片6張、統一超商監視器翻拍照片5張、統一
超商之遊戲點數購買明細影本4紙、O家超商之遊戲點數購買明細影
本1紙、被告甲OO手機門號0000000000授信通聯紀錄報表、自動櫃員
機交易明細表,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臺東郵局107年8月7日東營字
第1070000445號函暨函附甲OO郵局帳戶之開戶資料及交易明細紀錄在
卷可稽(見警卷一第8至10、15至20、24至2
7
本院107年度金訴字第7號卷【下稱本院卷】第35至63頁),是被告之
郵局帳戶遭詐騙集團成員作為向被害人詐取財物所使用之帳戶,
而被告復持自上開帳戶所提領被害人遭詐騙之款項購買遊戲點數
等情,固堪認定,惟尚無從逕予推認被告主觀上係基於掩飾特定
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之事實
伊確無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等
語(見軍偵卷第6至7頁背面,警卷
一第2至3頁,警卷二第11至12頁,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檢察署107年度
交查字第151號卷【下稱交查卷】第10至12頁,本院卷第25、72至73頁
背面、第107頁背面至110頁),是本案所應審究者,乃被告上開提
領被害人匯入款項並持以購買遊戲點數,再提供序號及密碼給他
人之舉措,究係如其所辯因遭詐欺集團人員訛詐而為,抑或如公
訴意旨所指,係被告基於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
財之不確定故意所為,茲析述如下:1.被告供稱其於106年12月11日
18時53分許,先後接獲自稱網路購物公司人員及郵局等語,經本院
調閱被告所使用門號0000-000000號行動電話通聯紀錄,於106年12月
11日下述時間確有分別接獲下列發話號碼之來電(見軍偵卷第34頁
):(1)18時53分10秒:受話,通話號碼「000000000000」,起始時間18
時53分10秒,結束時間19時8分58秒
又被告既信任對方之指示係為協助被告O除扣款之設定,則於對方
以要將1,000元返還給被告為由,要求被告提供本案郵局帳號,觀
之其請求既非要求被告交付帳戶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等物,而係
請求被告提供帳號以利返還款項,並非不合情理,自難以被告提
供本案郵局帳號給對方,而推論被告係基於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
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而提供本案郵局帳號予他人
使用
(3)上開被告提領本件被害人匯入款項,持以購買遊戲點數,再將
序號及密碼告知詐欺集團之過程,依前開1.通聯紀錄(5)及(6)、(6)至
(7)結束通話後,再度來電時間相差不過17秒、15秒以觀,與被告
所稱其當時係依對方之指示進行提款、存款、購買點數之情節相
符,足見被告所辯係遭詐騙而依來電者指示,提領被害人匯入款
項,並先後用以購買遊戲點數等情,均非憑空虛構,應堪採信
然O:1.公訴意旨認被告明知國內社會上層出不窮之詐騙集團或不
法份子為掩飾其不法行徑,隱匿其不法所得,避免執法人員之追
究及處罰,常蒐購並使用他人帳戶,進行存提款與轉帳等行為,
在客觀上可以預見一般取得他人帳戶或門號使用之行徑,常與行
財產犯罪所需有密切關聯,竟基於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
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而為本件犯行,然被告並未實際交出自
己本案郵局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且其告知佯裝為郵局人員之詐
欺集團成員本案郵局帳號之目的,亦係因對方承諾返還其存款之
1,000元,為供對方返還前開金額而提供,已如前述,故難認被告有
提供自己本案郵局帳戶供他人使用之故意,應堪認定
2.又中華郵政公司於各地之營業時間並非一致,且亦提供24小時顧
客服務專線,而本件無相關事證足佐被告知悉中華郵政公司之業
務內容,應無從以郵局人員不可能於晚上聯絡客戶相關事宜乙節
,即以被告於夜間接獲自稱郵局人員之來電,並依其指示操作自
動櫃員機,推論有提供自己本案郵局帳戶供他人使用之掩飾特定
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
且前開來電時間長且密集,亦難期待被告充足時間或警覺察知其
中不合理之處,並為進一步O證,則雖被告有提領本案郵局帳戶內
之金錢,先後用以購買遊戲點數,並提供來電者序號及密碼之行
為,亦無從遽認其係基於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
財之不確定故意,而提供自己本案郵局帳戶供他人使用
而被告為75年8月24日出生,有被告年籍資料在卷可考,其自陳學歷
為高中畢業,職業為計程車司機,難認其金融相關經驗豐富
尚不得以一般事後正常理性之思考,反推因遭詐欺而一時處於心
急之狀態下之被告,未能採取適當之反應、O證或處置,即認被告
確有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
況且,縱被告接獲詐騙電話後未小心求證、深思熟慮而輕率告知
對方郵局帳戶遭人利用,可謂對自己之金融帳戶資料保管有疏虞
、懈怠之過失,然刑法對於過失幫助詐欺取財或過失掩飾特定犯
罪所得之去向並無處罰之明文,自不能以被告對自己帳戶資料保
管有所疏失,致遭詐騙集團利用作為詐欺取財之工具,即率予推
論被告主觀上有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
定故意
再觀被告所陳伊接獲前揭電話至自動櫃員機進行操作,並購買遊
戲點數再提供序號及密碼之過程,與本案被害人遭詐欺購物付款
過程之疏失、欲幫助O除設定,而後至自動櫃員機依指示匯款等詐
騙情節相類似,顯見被告所辯伊係遭該詐騙集團成員所騙才依指
示辦理各項事宜乙情,並非不能想像,亦堪認該詐騙集團均係以
網路購物過程之疏失、欲幫助O除設定等情行騙
況且,若已肯認本案被害人因詐騙集團成員施用前揭詐術致陷於
錯誤而給付財物,而觀諸被害人O翊哲為86年次、為大學在學學生
,學歷較被告為高,則被害人既會被騙,為何本件被告就不可能
係因詐騙集團施以相同詐術而遭受詐騙?尤以目前詐騙集團在收
購人頭帳戶困難之情形下,亦可能有以詐騙方式取得帳戶或使被
害人為其所操控,此觀該與被告通話之不詳人士於106年12月11日18
時53分10秒起,依序先向被告詢得本案郵局帳戶內餘款,令被告將
郵局帳戶內1,000元全數領出,購買點數告知其序號及密碼,被告
均遵旨照辦,該不詳人士在與被告互動過程中,實已得確知被告
會相信其說詞並依旨行事,被告及該郵局帳戶確可為其所操控,
再以將返還被告前開1,000元為由,詢得其本案郵局帳號,其後於同
日22時39分11秒許一筆9,985元先匯入被告郵局帳戶,而後被害人O翊
哲於22時45分26秒許匯款7,857元至被告郵局帳戶,該不詳人士再以
被告帳戶內新入帳之款項為郵局誤匯入之款項為由,陸續令被告
將之提領出後,購買點數告知其序號及密碼
遑論被告於案發當時之所以會將郵局帳號告知該不詳人士,旨在
提供他方將原有存款1,000元款項匯還與被告,若被告主觀上明確知
悉提供帳號之結果,非但與返還金額無干,反使該帳戶會被作為
不法使用,且日後可能會遭刑事訴追處罰之情形下,被告是否仍
願告知該帳號?實屬有疑
(六)又本案全無證據足以證明被告得由上揭行為從中獲取任何利益
,此與一般為求報酬而出售、出租帳戶資料之情形,已有明顯不
同,衡之常情,被告在未獲得任何報酬或利益之情形下,其如對
於所有郵局帳戶可能遭詐欺集團使用一情可得而知,應無甘犯刑
責、自陷囹圄,無端將上開帳戶告知並遭利用辦理存提款事宜之
理
況本案被告自陳職業為計程車司機經濟小康,非無正當職業或經
濟困難之人,且衡以一般提供帳戶供作詐欺案件,所能獲得之報
酬均屬有限,又極可能於事後遭受刑事追訴處罰,故一般從事幫
助詐欺之行為人,多無正當職業與收入,被告既有正當工作及收
入,是否有甘冒如遭查獲、可能負刑事追訴處罰之風險,而提供
帳戶供他人使用之必要?被告若非係因誤信詐騙集團之說詞,實
無可能將自己帳戶內之存款,無端購買自己從未使用之遊戲點數
並將點數儲值資料告以不詳之人,徒損及己身財產權益之理
是由上揭歷程以觀,並基於無罪推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原則
,就被告犯罪之故意,尚無法確信其係出於直接故意或間接故意
為之,而仍有合理懷疑存在時,自應為有利於行為人之認定,認
為被告並無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
意
從而,檢察官所執前詞質疑被告應無受騙之可能,既係基於事後
理性所為之思維,且不能排除被告係遽然遭詐騙而一時心急乃未
能細為縝密思考之情狀下、陷於錯誤而被詐欺之可能性存在,揆
諸前揭說明,本院自難遽認為被告不利之事實認定
(七)是以,本案雖可質疑被告O以如此輕易受騙,然倘欲認定被告
確有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之犯
罪事實,必在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
之程度下,始得據為其有此犯罪事實之認定,然依上述說明,被
告所辯乙節並非必屬無稽,則被告是否有掩飾特定犯罪所得之去
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之事實,自仍有其合理懷疑之處
,當不得率爾推測或擬制被告有此犯罪事實,其理甚屬灼然
五、綜上所述,被告應係遭自稱網購店家人員及郵局人員之詐騙
而告知郵局帳號,供被害人匯入款項,其就該詐欺集團成員對被
害人之詐欺取財犯行,並無預見或認識,自無掩飾特定犯罪所得
之去向及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尚難逕以被告客觀上有告
知他人本案郵局帳號、提領本案郵局帳戶款項、持以購買遊戲點
數,再提供予他人之事實,遽認被告有何幫助詐欺或洗錢犯嫌
此外,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幫助詐欺或洗錢犯嫌,是
檢察官所舉事證,尚不足以證明被告犯罪,揆諸首揭條文及判例
意旨與說明,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100年度台上字第4036號裁判要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15 , 直接故意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2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洗錢防制法,第3條第2項,3,A   1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項,2,A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