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A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二所示各罪,各處如附表二「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之刑(含主刑及保安處分)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並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參年
扣案如附表三所示之物均沒收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並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參年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甲OO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甲OO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甲OO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甲OO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判決節錄
(二)第68至85頁),而該等證據之取得並無違法情形,且與本件之
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核無證明力明顯過低之事由,本院審酌
上開證據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所定
傳聞例外之規定,認有證據能力
顯見被告任意性之自白符合事實,其犯行可以認定
從而,本案詐欺集團核屬於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所稱之犯
罪組織無誤
核被告就參與犯罪組織部分,係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
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
就附表一編號一至十部分,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
3款之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
就附表一編號十一至十三部分,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公訴人就被告如附表一編號一至十部分所示犯行,於起訴法條漏
載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之規定,然已於起訴書附表「詐騙方
式/事實」欄載明各該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詐欺取財之犯罪
事實,本院自應予以審理(本院並已告知此部分論罪法條,且使
當事人及辯護人妥為辯論,對被告之防禦權及檢察官之公訴權不
生影響,見本院訴字卷(一)第319、376頁,卷(二)第68頁)
又檢察官並未就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有關之犯罪事實(即被告如何
以不正方法取得附表一各金融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而後領取帳戶
內款項)提起公訴,則其援引該規定為起訴法條,顯屬贅載,附
此敘明
(二)按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所列各款為詐欺取財之加重條件,如犯
詐欺取財罪兼具數款加重情形時,因詐欺取財行為祇有一個,仍
祇成立一罪,不能認為法律競合或犯罪競合,但判決主文應將各
種加重情形順序揭明,理由並應引用各款,俾相適應,最高法院
著有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可參
是被告就附表一編號一至十所犯10次詐欺取財罪,雖兼具刑法第3
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3款之加重情形,惟各僅有一詐欺取財行為
,應僅各成立一罪
又刑法上之接續犯,係指以單一行為,經數個階段,持續侵害同
一O益而言
如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O益,各
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
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括之
一罪(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2898號、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
參照)
查本件被告就附表一編號十一所示犯行,因被害人同一,犯罪手
法相同,犯罪之時間甚為密接,足認各次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
,應為接續犯之包括一罪
(三)被告與「O志遠」、「洋」、「阿昆」所屬上開詐欺集團成員
,就前揭加重詐欺犯行,互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四)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
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
刑法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原認屬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得評價
為牽連犯之二犯罪行為間,如具有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
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
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倘其實行之二行為,無局部之重疊,行為著手實行階段亦有明顯
區隔,依社會通念難認屬同一行為者,應予分論併罰
因而,行為人以一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並分工加重詐欺行為,同
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取財罪,雖其參與犯罪組織之
時、地與加重詐欺取財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
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
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如予數罪併罰
,即有過度評價之疑
是以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
物,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O益,應僅就首次
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之
犯行,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將
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其後所
犯加重詐欺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47、
808號判決均同此見解
經查,被告雖供稱:於9月21日加入上開詐欺集團,同月25日開始領
款(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8至29頁,卷(二)第87頁),且依前揭被
告與「O志遠」之Line對話紀錄(見偵字24188號卷第198、199頁),亦
顯示其等於107年9月25日談及領款事宜,然卷內並無證據足資證明
該部分款項,係屬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段或最重
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所定犯罪
類型之犯罪所得,從而,僅得認被告就本案首次犯行即附表一編
號一部分,係以一行為同時觸犯上開2罪,為想像競合犯,應從一
重之三人以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處斷
(五)被告上揭13次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六)至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
境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
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明揭
此旨
查被告參與詐欺犯罪組織,多次領取詐騙款項,犯罪情節非輕,
且其自陳:我犯案時剛結束在捷運服務員之工作等語在卷(見本
院訴字卷(二)第88頁),足見並非長期失業以致經濟困頓,且被告
正值青壯之年,本可依正當途徑賺取所需,乃竟捨此不為,為求
賺取豐厚報酬而從事本案犯行,是其並非出於特殊之原因、環境
始犯下本案,客觀上實無足以引起一般之同情而顯堪憫恕之情,
自無從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減輕其刑
(七)臺灣臺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108年度偵字第942、1319、1358、3075、
4537、4984號移送併辦意旨書之附表編號1被害人O蘭珠遭詐騙31萬元
部分,與起訴論罪部分(本判決附表一編號十一)既有前述接續
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為起訴效力所及,本院自得併予審理,另
該併辦意旨書附表編號2、3O蘭珠各遭詐騙20萬元、15萬元以及附
表編號4O菊紅、O罕各遭詐騙9萬元、25萬元部分,均為業經起訴之
事實(本判決附表一編號十一至十三),本院自應予以審理
(八)本院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正值青壯之年,然不知
思循正當途徑獲取財物,為求賺取豐厚報酬,竟參與詐欺犯罪組
織,領取詐騙款項,價值觀念嚴重偏差,所為實不足取,兼衡其
先係否認犯罪,嗣於本院審理期間方坦承犯行,並與附表一編號
一至四、六、八、九所示被害人達成調(和)解,並依約全數賠
償(見本院訴字卷(一)第421頁之調解筆錄及卷(二)第37至49、51至
58頁之和解契約書、匯款申請書及本院公務電話紀錄)之犯罪後態
度,並被告自陳高職畢業之智識程度,前任職於捷運公司、需扶
養祖母之家庭生活狀況(見本院訴字卷(二)第88頁)及其素行以
及各被害人遭詐騙款項之數額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第一
項所示之刑(含保安處分)
(九)定應執行刑之理由被告所犯如附表一所示13次加重詐欺取財罪
,犯罪方式與態樣,均屬雷同,侵害同種類O益,各次犯行之時間
,亦極為接近,且各次詐欺所得金額,難認鉅額,為免被告因重
複同種類犯罪,因實質累加之方式定應執行刑,致使刑度超過其
行為之不法內涵,而違反罪刑相當原則,爰就被告所犯上開13次
加重詐欺取財罪部分,定其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3年,以資懲儆,
並免失之苛酷
(十)本案不應宣告緩刑之說明辯護人雖請求宣告緩刑,惟被告為求
賺取豐厚報酬,鋌而走險,參與詐欺集團之犯罪組織,嗣並自1
07年9月26日起至同年10月5日期間擔任領款O手,多次提領無辜民眾
遭詐騙之款項,對法秩序造成之侵害程度非輕,且犯後於偵查中
乃至本院審理之初均否認犯行,足見法治觀念欠佳,是唯有藉由
對被告實際執行刑罰,方能彰顯我國嚴懲詐欺集團之決心及法律
嚴正性,俾符合維持法律秩序之目的,並兼顧一般人民之法律情
感,復同時對被告產生矯正遏阻之效,是本院認對被告所諭知之
刑,仍有實際執行之必要,尚無從為緩刑之諭知
(十一)宣告強制工作之理由被告所犯參與犯罪組織罪與附表一編號
一部分之加重詐欺罪,雖從一重之加重詐欺罪名處斷,惟仍應依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茲說
明理由如下:1.從罪刑相當、罰當其罪原則立論(1)刑事審判旨在
實現刑罰權之分配正義,故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原則,使輕重得
宜,罰當其罪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犯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
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三年
(2)關於想像競合之例,所犯各罪仍受評價,而成為科刑一罪
是以,行為人所犯參與犯罪組織與首次犯加重詐欺罪,有想像競
合犯之關係,雖應從一重之加重詐欺罪處斷,惟因輕罪之參與犯
罪組織罪,其對社會所造成之危害與威脅甚鉅,較之重罪多出了
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用以補充刑罰之不足,以收刑事懲處與教
化矯治之雙重效果,期以協助習於不勞而獲之行為人再社會化,
實現刑罰保護社會安全之職責
此項保安處分措施除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第8條
第1項之情形外,法院無裁量之權,自仍應在加重詐欺罪法定刑下
一併被評價,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宣付刑前強制
工作,始符責罰相當,罰當其罪,達成充分但不重複、不過度評
價之基本任務
(3)又依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133號刑事判決所揭示:「(修正
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犯發起、主持、操縱、指揮
或參與犯罪組織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動場
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3年
是以犯該條例第3條之罪者,均應諭知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
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法院無裁量之權』,即無調查及說明何
以須宣告強制工作之理由」的意旨,倘若行為人僅單純涉犯組織
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罪,法院並無任何裁量權,必需依組
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之規定,諭知強制工作,行為人若涉犯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罪的同時,另觸犯刑責更重的刑
罰法律,為能完全評價該犯罪之不法內涵,除依想像競合犯之規
定,以較重之罪處斷外,為能充分評價參與犯罪組織罪,更應依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之規定,諭知強制工作
否則,勢必將發生同樣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參與犯
罪組織罪,不法內涵較輕者(僅犯參與犯罪組織單純一罪),需
諭知強制工作,而不法內涵較重者(如本案之裁判上一罪),反
而不須諭知強制工作之不公平現象,不惟有評價不足、重罪輕罰
之失衡情形,更無異使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將參與詐欺集團納入犯罪組織之立法不具意義,致使補充刑罰之
強制工作規定形同虛設,有違立法本旨
(4)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規定:「參與情節輕微者,得
減輕或免除其刑
」第8條第1項前、中段亦規定:「犯第三條之罪自首,並自動解散
或脫離其所屬之犯罪組織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因其提供資料,而O獲該犯罪組織者,亦同」,已針對罪責評價上
輕微者,及自首或提供司法協助,而有悔悟之具體表現者,賦與
法院免除其刑之裁量權,於此類情形,刑罰既經免除,用以補充
刑罰不足之強制工作,自無所依附,無從宣付,故個案在符合上
開情形下,即得僅就其所犯與之有裁判上一罪之加重詐欺罪論科
,以為調和,俾無違憲法第8條人民身體自由之保障及第23條比例
原則
2.從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以觀(1)刑法第55條關於想像競合犯之規定
,係將「論罪」與「科刑」予以分別規範
就「論罪」而言,想像競合犯侵害數O益皆成立犯罪,犯罪宣告時
必須同時宣告數罪名,但為防免一行為受二罰之過度評價,本條
前段規定為「從一重處斷」,乃選擇法定刑較重之一罪論處,非
謂對於其餘各罪名可置而不論
從「科刑」而言,想像競合犯觸犯數罪名,本質上應為雙重或多
重之評價,基於罪刑相當原則,95年7月1日施行之本條但書遂增列
就所一重處斷之重罪,「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以下之
刑」,適度調和從一重處斷所生評價不足,此即所謂重罪科刑之
封鎖作用,亦即科刑之上限係重罪之最重法定刑,下限則為數罪
中最高的最輕本刑,以防免科刑偏失
因此,法院於決定想像競合犯之處斷刑時,雖以其中最重罪名之
法定刑,作為裁量之準據,惟具體形成宣告刑時,仍應將輕罪之
刑罰合併評價在內,亦即輕罪中如有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處分
者,不受影響,仍得科刑,否則,在終局評價上,無異使想像競
合犯等同於單純一罪,輕罪之刑罰卻沒有被充分評價,結果未必
合理,更失去適用想像競合犯之正當性
(2)實則,重罪科刑封鎖作用早為實務所援用,最高法院65年度第7
次刑庭庭推總會決議(二)闡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
業務而致人死亡者,其行為依56年公布之醫師法第28條第2項規定
,構成刑法第276條第2項之業務上過失致人於死罪(最重法定本刑
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惟科刑時,不應低於醫師法第28條第1項
所定之刑(即最輕法定本刑為1年有期徒刑)
(3)亦即,此種封鎖作用,在輕罪中有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處分
者,基於責罰相當原則,亦應不受影響,仍得併科,始符從一重
處斷之立法本旨,否則,無異鼓勵行為人犯重罪以博取輕罰,也
不應將具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罪名,因屬不同刑罰法律,即為不
同之處斷,始符衡平
此在刑法第55條修正前,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137號判例,即謂上
訴人以一行為同時觸犯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之1第1項及臺灣省內菸
酒專賣暫行條例第37條第5款二罪名,應依刑法想像競合犯規定從
一重之銷售走私物品罪處斷,其違反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
規定經O獲之菸酒,應依該條例第40條第1款之規定宣告沒收
即是輕罪中有刑法沒收新制修正前之沒收從刑,在重罪科刑時應
一併被封鎖之適例,更遑論刑法第55條修正之後,包括輕罪中有沒
收、保安處分者,尤應有其適用,庶符法律規定從一重處斷之原
旨
3.從法律能否割裂適用而言(1)所謂法律不能割裂適用一詞,係源自
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2615號判例:「犯罪在刑法施行前,比較裁判
前之法律孰為有利於行為人時,應就罪刑有關之一切情形,比較
其全部之結果,而為整個之適用,不能割裂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
條文
上訴人於民國24年3月間,連續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搶奪,原判
決關於連續部分,適用舊刑法第75條,而於其所犯搶奪罪之本刑部
分,則適用裁判時之刑法,其適用法則,自屬不當
況參之最高法院24年上字第4634號判例意旨,於為新舊法比較時,
僅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未遂犯、連續犯、牽連犯、結合犯以及
累犯加重、自首減輕、O其他法定加減原因、與加減例等一切情形
,綜其全部之結果,而為比較(最高法院95年度第8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同此意旨)
(2)以保安處分為例,最高法院96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即認
為:「民國95年7月1日起施行之刑法第91條之1有關強制治療規定
,雖將刑前治療改為刑後治療,但治療期間未予限制,且治療處
分之日數,復不能折抵有期徒刑、拘役或同法第42條第6項裁判所
定之罰金額數,較修正前規定不利於被告
」因是,於95年7月1日刑法修正前犯刑法第222條之強制性交罪者,
於新法施行後裁判時,關於罪刑部分之比較適用,即應適用有利
於行為人之新法(法定本刑從舊法之無期徒刑、7年以上有期徒刑
,修正為7年以上有期徒刑),但屬於保安處分之強制治療,依
上開決議,則修正前舊法之刑前治療為有利於行為人
基於罪刑相當原則,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之結果,其輕罪相關
保安處分之條文自不能置而不論
況所謂應本於整體性原則,不得任意割裂之源頭,既來自於最高
法院27年之判例,但該判例所指之罪刑新舊法比較,如保安處分再
參與一併為比較時,實務已改採割裂比較,分別適用有利益於行
為人之法律,則想像競合犯之科刑,自亦無由再援引上開不能割
裂適用之判例意旨,遽謂「苟所宣告之罪名係加重詐欺罪,縱與
之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他罪,係屬參與犯罪組織之罪,亦不能割
裂適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宣付保安處分之餘地」
之可言
4.綜上,參與犯罪組織與加重詐欺行為從一重論處加重詐欺罪名者
,無論從憲法罪刑相當原則、刑法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抑或實務
之法律能否割裂適用等面向以觀,均應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
條第3項規定,宣告刑前強制工作,方符法之本旨(最高法院108年
度台上字第47、808號判決均同此見解)
查本件被告因參與犯罪組織之事實,而涉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條第l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復無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
1項但書、第8條第1項前、中段所指罪責評價上輕微者,及自首或
提供司法協助,而有悔悟之具體表現者,賦與法院免除其刑之情
形,其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罪的同時,另觸犯刑責
更重的加重詐欺罪之刑罰法律,為能完全評價該犯罪之不法內涵
,除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以較重之加重詐欺罪處斷外,為能收
刑事懲處與教化矯治之雙重效果,期以協助習於不勞而獲之行為
人再社會化,實現刑罰保護社會安全之職責及有效嚇阻組織犯罪
之目的,併考量被告行為之嚴重性、O險性,認對被告宣告保安
處分尚與比例原則無違,是本件被告應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
第3項規定,諭知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3年
(一)扣案如附表三編號一所示之行動電話(含門號SIM卡1張)1支,
為被告所有且供與共同正犯「O志遠」聯繫取款事宜之用,應依刑
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諭知沒收
(二)扣案如附表三編號二所示8萬元,係被告共同詐騙附表一編號
十三之被害人O菊紅之犯罪所得,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
,諭知沒收
扣案之提款卡或存摺,係「O志遠」交付被告使用,此據被告供述
在卷(見本院訴字卷(一)第29、179頁),然無證據證明係共同正犯
「O志遠」、「洋」、「阿昆」所屬詐欺集團成員所有,均尚難
為沒收之諭知
四、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部分
(一)公訴意旨認被告前揭行為亦涉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之洗錢罪
嫌
又依洗錢防制法之規定,掩飾刑法第339條詐欺取財犯罪所得去向
之行為,固可構成洗錢罪,惟查,被告擔任取款O手,於得款後復
將款項交予其他詐欺集團成員,核屬將從事詐欺取財之犯罪所得
置於本案詐欺集團實力支配下之舉,而應視為詐欺取財犯行之一
部分,被告所為,實非將犯罪所得移轉予非詐欺集團成員抑或變
更犯罪所得存在狀態,以達成隱匿效果,該贓款仍於集團間流竄
,其來源尚非合法化,亦無「漂白」之情形,自非製造金流斷點
,以妨礙金融秩序
故被告於前揭犯行,核與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規範之行為有間
,自難以洗錢之罪名相繩
惟公訴意旨認此部分與前揭起訴論罪之加重詐欺取財部分,有想
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惟加重詐欺罪係侵害個人財產O益之犯罪,其罪數計算,以被害人
數、被害次數之多寡,決定其犯罪之罪數,而行為人參與犯罪組
織之行為,則僅侵害一社會O益,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
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物,仍僅就首次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
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已如前述,因本件與上開移來
併辦部分之被害人不同,且犯罪時間均在本案首次加重詐欺犯行
(附表一編號一之107年9月26日上午9時58分許)之後,則移送併辦
部分之被害人縱令確遭被告所屬詐欺集團詐財,與本案間亦屬併
罰之數罪,自不生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本院尚不得併予審
究,應退由檢察官另為適法之處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1項後段、第3項,刑法第11條、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
2款、第3款、第55條、第51條第5款、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1第
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3,A
判例
最高法院著有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
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2898號、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判例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5137號判例
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2615號判例
最高法院24年上字第4634號判例
名詞
共同正犯 3 , 結合犯 1 , 自白 1 , 接續犯 5 , 想像競合 19 , 牽連犯 2 , 分論併罰 2 , 評價為一罪 1 , 連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10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5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4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8條第1項,8,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但書,3,A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3,A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2,A   2

洗錢防制法,第14條第1項,14,A   2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總則,沒收   2

醫師法,第28條第2項,28,懲處   1

醫師法,第28條第1項,28,懲處   1

懲治走私條例,第37條第5項,37,A   1

懲治走私條例,第2條之1第1項,2-1,A   1

憲法,第8條,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91條之1,91-1,總則,保安處分   1

刑法,第75條,75,總則,緩刑   1

刑法,第59條第1項,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6項,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0條第1項,40,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76條第2項,276,殺人罪   1

刑法,第222條,222,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