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7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04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主文
甲OO,乙OO,丙OO,丁OO均無罪
判決節錄
嗣因告訴人下車後報警,警方遂於同日23時46分許,在高雄市○○
區○○街00號前,攔查獨自駕駛上開自小客車之被告丁OO,另在前
揭全家便利超商,扣得印泥1個、原子筆1枝及未完成之讓渡書1紙
,始悉上情,因認被告共同涉犯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猶須於通常一般
人均不至於有所懷疑,堪予確信其已臻真實者,始得據以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之懷疑存在,
致使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為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82年度台
上字第163號判決、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旨參照)
又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
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
1300號判例要旨參照)
被告丁OO則辯稱:當天現場在討論什麼事情我不清楚,我只是因為
被告乙OO要我去載告訴人回家才過去,O鑰匙是告訴人拿給我的,
也是告訴人教我怎麼發動車子的,我就依告訴人的指示載他回去
,因為我還要回去超商取我的車,所以才把告訴人的車開回去,
沒有要取走告訴人O輛的意思,其他被告也沒有跟我說要把告訴
人的車取走等語
(二)惟按刑法第304條第1項之強制罪,係以行為人實施強暴或脅迫
之行為為構成要件之一,須行為人之手段令人感受具有強暴性或
脅迫性始足當之
至於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
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
第1300號判例可參)
依告訴人偵查中之證述,則係被告乙OO及丁OO二人要求其交付O輛,
惟無論係依告訴人警詢或偵查中之證述,被告甲OO於現場均未為
任何行為,顯見充其量僅有被告乙OO與另一人共二人在場要求告
訴人交付O輛,而告訴人與被告甲OO洽談債務問題之地點,係位於
高雄市○○區○○路000號全家便利商店前,並非人跡罕至之處,
且衡諸常情,便利商店通常設有監視錄影及保全設備,亦有店員
及在場之其他客人得以求助,被告乙OO縱確有與另一人共同向告訴
人要求交付O輛之行為,客觀上亦難認其等僅二人相對於告訴人
一人有何「優勢人力」情狀存在,公訴意旨指被告等人有以優勢
人力挾持告訴人云云,已嫌無據
至於告訴人證稱有遭被告乙OO與另一人毆打之情形,則為被告甲O
O、乙OO、丙OO、丁OO等人於警詢、偵查中均明確否認(見警二卷第
3頁、第8至9頁、第13頁、警一卷第7頁、偵二卷第41頁、偵一卷第
10頁),且除告訴人之單一指訴外,亦無驗傷單或其他證據得以補
強告訴人之證述,自難單以告訴人之指訴即認定被告乙OO確有與
另一人共同毆打告訴人之行為,更難認被告乙OO有與另一人以作
勢毆打告訴人之方式脅迫告訴人
一致陳稱係經告訴人同意後,始由被告丁OO載送告訴人返家等語,
亦難以排除該等行為係經告訴人同意後所為之可能,而依檢察官
提出之證據,既無從證明被告等人有對告訴人為強暴或脅迫之行
為,自難僅以被告丁OO有將系爭O輛開走等情,即遽認被告等人有
以強暴、脅迫方式妨害告訴人使用系爭O輛之權利
五、綜上所述,依檢察官提出之證據,既無從證明被告等人有何
公訴意旨所指以優勢人力挾持告訴人及作勢毆打告訴人等脅迫方
式,及於告訴人不願交付O輛後,仍強行取走系爭O輛之強暴方式,
妨害告訴人使用系爭O輛之權利等行為,檢察官之舉證,既尚未
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
依刑事訴訟制度「倘有懷疑,即從被告之利益為解釋」、「被告
應被推定為無罪」之原則,即難據以為被告等人不利之認定
此外,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等人有何以強暴、脅迫妨
害告訴人行使使用系爭O輛權利之強制犯行,被告等人之犯罪既屬
不能證明,依首開說明,自應為被告等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163號判決、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可參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4條第1項,304,妨害自由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