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6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罰則 | 刑法第51條第7項,數罪併罰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罰則 |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罰則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第四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貳拾肆萬元,罰金如O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第四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併科罰金新臺幣拾壹萬陸仟元,罰金如O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貳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參拾伍萬陸仟元,罰金如O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甲OO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第四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
,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併科罰金新臺幣貳拾肆萬元,罰
金如O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森林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第四款之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罪
,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併科罰金新臺幣拾壹萬陸仟元,
罰金如O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
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
O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O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
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經查,本判決下列所引用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除被
告甲OO及其辯護人對於證人即同案被告絲明哲於警詢之供述之證據
能力予以爭執外(詳下述),其餘亦屬傳聞證據部分,檢察官、
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判期日中,均同意此部分之
證據有證據能力,且迄至O詞辯論終結前亦未撤回前開同意,本
院復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
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5規定,認前揭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
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
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2亦有明定
本件證人即同案被告於警詢時所為陳述,雖為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陳述,本院審酌證人即同案被告絲明哲於警詢筆錄,係採
一問一答之O式,於詢問筆錄製作完畢後,復經其親閱確認無訛始
簽名,足認該詢問筆錄係出於其真意所為之陳述,卷內復無證據
可供證明該警詢筆錄作成過程中有何違法、不當之處或證明力明
顯過低之瑕疵,而其於警詢時之陳述較接近案發之初,陳述時記
憶較為清楚,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涉關本案被告甲OO被訴犯
罪事實存否相關待證事項,與證明本案犯罪事實存否有必要性,
且證人即同案被告絲明哲易於本院審判期日到庭為證,接受公訴
人及被告與辯護人之交互詰問,被告之對質詰問權亦已獲得滿足
,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3款之規定,本院認證人即同案被告
絲明哲於警詢之供述應具有證據能力,得為本案證據
三、再按本判決下列所引用其餘所依憑判斷之非供述證據,均無
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式所取得,亦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4第1款、第2款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而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且
均經本院於審理期日提示予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辨識而為合法
調查,自均有證據能力
(一)事實欄一部分:訊據被告甲OO就事實欄一所載之犯罪事實於
警詢、偵查、本院準備程序及審判程序中均坦認不諱(見105年度
偵字第11869號卷【下稱11869號偵卷】第132至134頁、第135至136頁,
105年他字第2462號卷【下稱2462號他卷】第76至78頁、第99至101頁,1
05年度偵字第00000號卷【下稱12994號卷】第18頁,本院106年度原訴字
第30號卷【下稱本院卷】卷一第170頁、卷二第50頁),核與同案
被告張傅雄於本院準備程序及簡式審判程序之供述大致相符(見
本院卷卷一第169頁、第192頁),並有贓物認領保管單、新竹縣政
府警察局竹東分局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行政院農業
委員會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森林被害告訴書暨其被害位置圖、
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檢察官拘票1份、自願受搜索同意書、森林主
副產物被害價格查定書1份等件附卷可佐(見2462號他卷第116頁、
11869號偵卷第257至259頁、第260頁、第285頁、12994號偵卷第34至40頁、
106年度偵字第5647號卷【下稱5647號偵卷】第83至84頁),足認被告
甲OO此部分自白應與事實相符,可以採信,被告甲OO此部分犯行
已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2.次查,證人即同案被告O森鴻於警詢中陳稱略以:我確實有夥同
其他人至國有林地霞喀羅大山有盜伐林木,但是第幾林班地我不
清楚,我知道是從五峰鄉的霞喀羅國家森林步道登山口進去,一
直順著步道走去約1小時30分鐘的路程,距登山口約3公里步道的下
方邊坡處,有枯倒的扁柏木持鏈鋸鋸切成好樹塊後,我們就搬運
那些樹塊下山,我在今(105)年6月及7月間由O富雄帶領下,曾至
國有林地霞喀羅大山盜伐林木有四至五次,我去那幾次,主要均
是O富雄主導,曾經夥同的我知道的有夏克威、O文豪、O富雄、O華
國、O維強、O刻昇、甲OO還有我等8人,每次均是O富雄帶領我上山
搬運樹塊,我與甲OO一同去該山區盜伐過2次,甲OO與O富雄合股在
他家旁的田地種高麗菜,我常在他那裡工作,所以我一看照片就
認得是他,我曾經親眼目睹在他住處後方的工寮藏放有一些盜伐
的樹塊等語(見6462號他卷第44至47頁),證人O森鴻亦陳稱於105年
6、7月間有與被告甲OO、同案被告O富雄一同前往第63林班地搬運
木頭,且亦為同案被告O富雄所主導,並明確指出被告甲OO確有參
與其中,是其證言與上揭證人絲明哲之證言互稽後,已可明證被
告甲OO確實有於105年6、7月間與同案被告O富雄、O森鴻、絲明哲前
往竹東事業區第63林班地搬運木頭之情
3.辯護人雖為被告利益辯稱,證人絲明哲之證言有所瑕疵等語,然
查證人絲明哲就前往搬運木頭之時間,均一致證稱為105年6、7月
間,就分工之內容亦均證稱是一人背一個木頭,各自下山不會互
相等待,就酬勞之取得亦均證稱前兩次是向被告甲OO拿取,第三
次是向同案被告O富雄借用,且金額之陳述亦均為一致,此均經本
院論述如上,雖於本院審理中就被告甲OO究係參與一次或二次此
節,前後回答有所不一,然其於警詢、偵查中陳述均相同,且經
檢察官提示偵訊筆錄後,證人絲明哲即表示應以偵查中所述為實
在,是證人絲明哲於審理中就被告甲OO究係參與一或二次一節之陳
述,應係因記憶模糊而有有所不一致,尚難僅以此節,率論證人
絲明哲之證言證明力不足,辯護人此部分主張,洵難堪採
(一)按森林法第15條第3項規定「國有林林產物之種類、處分O式
與條件、林產物採取、搬運、轉讓、繳費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處
分規則,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因之訂頒「國有林林產物處分規則」,於第
3條第1款明定所謂主產物係指生立、枯損、倒伏之竹木及殘留之根
株、殘材而言
至其與所生長土地分離之原因,究係出於自然力或人為所造成,
均非所問,即便係他人盜伐後未運走之木材,既仍在管理機關之
O領力支配下,如予以竊取,仍屬竊取森林主產物(最高法院93年
度台上字第860號判例參照)
應依森林法第52條第3項規定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併科贓額十倍
以上二十倍以下罰金,此法定加重係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
為予以加重,當屬刑法分則加重之性質而成為另一獨立之罪,該
罪名及構成要件與常態犯罪之罪名及構成要件應非相同,有罪判
決自應諭知該罪名及構成要件
至森林法第52條之竊取森林主(副)產物罪,為刑法第320條第1項
竊盜罪之特別規定,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應優先適用森
林法第52條之規定處斷
(二)就事實欄一部份,被告甲OO所為係犯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
款之加重竊取森林主產物罪,被告甲OO及同案被告O富雄就所犯上
開罪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就事實欄二部分被告甲OO所為,係犯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之加
重竊取森林主產物罪,被告甲OO及同案被告O富雄、O森鴻、絲明哲
就所犯上開罪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應論以共同正犯
被告甲OO所犯上開各罪,犯意個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三)被告甲OO前於103年間因公共危險案件,經本院以103年度竹東
交簡字第33號判決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於103年10月16日易科罰金
執行完畢等節,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佐(本院
卷第39至43頁),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再犯本件有期
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本院參酌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
釋之意旨,認雖被告前揭執行完畢案件與本案性質不同,然被告
於前案執行完畢後未滿2年內,即再犯本件2罪,顯見前次罪刑之
宣告與執行並未能使被告謹慎言行,是認於本案中加重最低本刑
,尚不生罪刑不相當之情況,爰均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
其刑
(四)爰審酌被告甲OO正值青壯年紀,又有正當工作,竟不思循正
當途徑獲取財貨,竟罔顧自然生態維護不易,於國有林班地內竊
取上開森林主產物貴重木,侵害國家重要森林資源,對國家財產
及森林保育工作均造成相當程度之損害,所為殊值非難,及被告
甲OO僅為受同案被告O富雄雇用搬運森林主產品貴重木之人,其參
與角色、次數,等情
兼衡被告甲OO為國中肄業之智識程度,曾開過砂石車現在從事防護
土地之工作,有同居人及5名子女,子女年齡為成年至國小2年級
不等,經濟情況尚可,尚積欠信用貸款70幾萬元等一切情狀,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度,並定其應執行之刑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定有明文
復按森林法所規定併科罰金,其贓額之計算,以原木山價為準,
不以交易價格之市價為準(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095號判例、81年
度台上字第1758號判決等意旨參照)
三、不予沒收之諭知:至扣案之O樟14塊、臺灣扁柏7塊均已實際合
法發還予新竹林管處,有贓物認領保管單1紙在卷可憑(見2462號
他卷第116頁),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爰均不予宣告沒收或
追徵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森林法第50
條第1項、第52條第1項第4款、第3項,刑法第11條、第28條、第42條
第3項、第5項、第51條第5款、第7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判例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860號判例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75號解釋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095號判例、81年度台上字第1758號判決等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2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50,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42條第3項,42,總則,易刑

刑法,第42條第5項,42,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7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5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3

森林法,第52條,52,罰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50,罰則   1

森林法,第15條第3項,15,森林經營及利用   1

森林法,第159條第1項,159,A   1

森林法,第159條之4,159-4,A   1

森林法,第159條之1,159-1,A   1

國有林林產物處分規則,第3條第1項,3,總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7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42條第5項,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42條第3項,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總則,沒收   1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1條,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項第2款,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第1項,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3項,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