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051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次日詐欺集團再以其侄子身分來電借款,告訴人始知受騙,因認
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嫌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依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
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O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O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
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可參)
另按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證明被告
確有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該項證據必須適合於被告犯罪事
實之認定,始得採為斷罪之資料(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4913號判
例意旨參照)
且被告之抗辯或反證縱屬虛偽,仍不能以此資為積極證據應予採
信之理由(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30年上字第482號判例意
旨參照)
參、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
助詐欺取財罪嫌,無非係以被告之供述、告訴人於警詢之證述、
證人O佳蓉、O沂米之證述、告訴人所提出臺灣土地銀行匯款申請
書、O佳蓉所申設前揭臺灣銀行帳戶之開戶資料及交易明細、本案
門號申請書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訊據被告固就以其名義O辦之本案門號,經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
成年詐欺集團成員取得後,即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之犯
意聯絡,為如公訴意旨所指之詐欺取財犯行等情均不爭執,惟堅
詞否認有何幫助詐欺取財之犯行,辯稱:我沒有辦理本案門號,
我名下的電話號碼有兩支,分別是0000000000號(下稱0956門號)以
及0000000000號(下稱0958門號),都使用十幾年了,其中0958門號是
辦給我哥哥用的,而0956門號則由我使用
而被告於本案案發時已滿36歲,關於其個人簽名之O式,應早已定
型而無變動之可能,且上開2份申請書之日期相距不到20日,又均
屬潮州門市所提供、用以處理類似業務之紙張,其質地應無差異
,則在時間相距不久、地點相同、紙張材質相同的情形下,倘本
案門號申請書上之被告簽名確為其本人所簽立,應不至於有如上
所述之差別
伍、從而,本院綜合本案門號申請書上之被告簽名,既難以認定
為被告本人親簽,而申請書上之被告身分證及駕照影本,亦無法
排除係潮州門市經辦人予以影印留存後挪用,且本案門號之O辦O式
亦有如前所述之疑點,另被告應無O辦包含本案門號在內多達5張
預付卡門號之需求,故認公訴人認定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
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嫌所憑之證據,顯未達通常一般人
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以確信其為真實之O度,揆諸前揭規定、
判例意旨及說明,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即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可參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4913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30年上字第482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