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051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第3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158條第1項,妨害秩序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1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六)因認被告就犯罪事實(一)向告訴人O劉翠玉詐騙取款既遂部份,
係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
造公O書、同法第216條、第212條行使偽造特種O書及修正前刑法第3
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等罪嫌
而向告訴人O劉翠玉詐騙取款未遂部份,係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
公務員職權、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O書、同法第216條、第
212條行使偽造特種O書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3項、第1項詐欺取財
未遂等罪嫌
(二)向告訴人O林寶蓮詐騙取款既遂部份,係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
行公務員職權、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O書、同法第216條、第
212條行使偽造特種O書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等罪嫌
而向告訴人O林寶蓮詐騙取款未遂部份,係犯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
公務員職權、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O書、同法第216條、第
212條行使偽造特種O書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3項、第1項詐欺取財
未遂等罪嫌
就犯罪事實(三)向告訴人O胡標詐騙取款既遂部份,係犯刑法第158
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O書、同法第
216條、第212條行使偽造特種O書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
財等罪嫌
就犯罪事實(四)向告訴人O清會詐騙取款既遂部份,係犯刑法第158
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O書、同法第
216條、第212條行使偽造特種O書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
財等罪嫌
就犯罪事實(五)向告訴人O佳蓉詐騙取款既遂部份,係犯刑法第158
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第216條、第211條行使偽造公O書、同法第
216條、第212條行使偽造特種O書及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
財等罪嫌云云
二、按中華民國憲法第4條規定:「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
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
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復規定:「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
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
」,且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2條第2款更指明:「大
陸地區:指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
該條例第75條復規定:「在大陸地區或在大陸船艦、航空器內犯罪
,雖在大陸地區曾受處罰,仍得依法處斷
又依刑法第4條之規定,犯罪之行為或結果,有一在中華民國領域
內者,為在中華民國領域內犯罪
三、次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定有明文
故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O法,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40年台
上字第86號判例參照)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O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O度,而有合理之懷
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諭
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O法,同法
第161條第1項亦有明文規定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闡明之證
明O法,無從說服法官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
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四、公訴人認被告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偵查中之供
述、證人即告訴人O劉翠玉、O胡標、O佳蓉、O清會、O林寶蓮(下合
稱O劉翠玉等人)於警詢中之證述、告訴人O劉翠玉等人出具之臺
北地檢署政務科公文、偵查卷宗、收據,臺北地院公證處公文、
請求資產公證執行聲請書、臺北地檢署偵查卷宗、告訴人O清會之
銀行存摺影本、告訴人O佳蓉之遠東國際商業銀行大額/代理交易
資料建檔登錄單、大陸公安訊問筆錄、湖南省長沙人民法院刑事
判決書、刑滿釋放人員通知書、大陸湖南省詐騙機房─「長沙縣
星沙鎮步步高超市」集團成員組織分工表、關於O佳慶團夥詐騙案
件相關情況的回復及8.10專案工作情況彙報(長沙市公安局刑事
偵查支隊)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少連偵緝卷第22頁),然此亦僅得認被告O於大陸地區遭大陸地區
之法院判刑而入監執行之事實,而無從逕認被告遭大陸地區之法
院認定之犯行即與告訴人O劉翠玉等5人上開遭詐騙之事實有所關連
,是前揭湖南省長沙縣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及刑滿釋放通知書均
不足以證明被告確有參與上開犯行
少連偵43號卷二第318-341頁),惟此為被告審判外之自白,仍需有
其他證據佐證補強,而觀諸被告於大陸地區供述之內容,並無提
及告訴人O劉翠玉等5人上開遭詐騙之事實,亦未提及案外人O佳慶
、O永和、O振安,自無法認定被告就案外人O佳慶、O永和、O振安前
開所為詐騙告訴人O劉翠玉等5人之犯行有何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即難認定被告就告訴人O劉翠玉等5人上開遭詐騙之事實應負何
共同正犯之責
(七)綜上,本案並無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就上開被訴部分,有與
前揭詐騙集團成員即案外人O佳慶、O永和、O振安有共同正犯之關
係
七、綜前所述,檢察官前揭所指犯罪事實及所憑證據,俱難積極
證明被告涉有起訴書所指犯行,復無其他證據O法足證其果有該等
罪嫌,即應依法諭知無罪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2
適用法條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4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7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7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7

刑法,第339條第3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75條,75,刑事   1

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2條第2項,2,總則   1

憲法,第4條,4,總綱   1

憲法,第11條,11,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4條,4,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