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41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罰則 |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罰則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1條第1項,正犯與共犯
主文
甲OO共同犯O業會計O第七十一條第一款之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累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千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甲OO共同犯O業會計O第七十一條第一款之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累
犯,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千元折算壹日
壹、證據能力部分:本判決下述所引用被告甲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陳述,被告業已表示同意具有證據能力(見本院字卷一第26頁
反面),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
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而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刑
事訴訟O第159條之5第1項之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又其餘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均查無違反O定程序取得
之情,依刑事訴訟O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亦具證據能力
(三)被告係在「100年8月前某不詳時點」,將O源公司之大、小章及
統一發票交給O信義,並由O信義於100年8月至11月間以O源公司之名
義開立如附表所示之不實統一發票,幫助如附表所示之公司逃漏
稅:1.於100年8月至11月間,O源公司確有開立如附表所示之不實統
一發票給如附表所示之公司,幫助如附表所示之公司逃漏稅等情
,有財政部臺灣省北區國稅局刑事案件移送書及其所附之查緝案
件稽查報告、營業人取得虛設行號O源開發公司不實統一發票派查
表、O梅稽徵所101年5月7日北區國稅O梅三字第1010001278號函及所附
相關事證、營業稅稅籍資料查詢作業結果、財政部臺灣省北區國
稅局領用統一發票購票證申請書、O報書(按年度)跨中心查詢結
果、專案申請調檔統一發票查核名冊、O源公司扣除虛報銷項及
進項稅額後每期實際逃漏稅計算表、欠稅查詢情形表、財政部北
區國稅局103年11月4日北區國稅審四字第1031023095號函暨函附之O源公
司涉案期間涉嫌開立不實統一發票明細資料、以及107年10月15日
北區國稅審四字第1071017288號函及函附O源公司涉案期間涉嫌開立不
實統一發票分析表各1份在卷可稽(見他346號卷第2至7頁、第10至
27頁、第45頁及其反面、第68至69頁、第76至87頁、第92至96頁、第9
9頁
(2)而證人O信義於本院審理中經告知拒絕證言權後,雖先係證稱10
0年12月以前的發票都是被告所開立的等語,然其於同次審理程序
中,經審判長提示臺灣新北地方法院(下稱新北地院)102年度簡
字第6667號判決(即O信義於100年7月至12月間以銀勝實業股份有限公
司之名義開立不實發票,幫助包括O源公司在內之11家公司逃漏稅
,而經新北地院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之案件)後,再次訊問證
人O信義就100年7月至12月間O源公司的發票實際上究竟是由O人(被
告或O信義)所開立之問題時,證人O信義則表示要行使拒絕證言權
,而語焉不詳(見本院卷二第143頁),足見證人O信義就同
(四)被告就O信義前揭開立不實發票幫助如附表所示之公司逃漏稅
之犯行,與O秋芬、O信義之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而為共同正
犯
2.而審酌被告於97年、99年間即曾因開立不實統一發票幫助他人逃
漏稅之2次犯行,陸續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等情,分別有新北地院
96年度訴字第3860號刑事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9年度簡字第370
5號刑事簡易判決可參,足認被告於本案行為時,對於O信義在O源
公司尚未辦理變更登記即取得O源公司之統一發票,其目的是在開
立不實統一發票幫助他人逃漏稅乙節,應已有所知悉
而審酌被告既有從事公司經營事務,亦有同類開立不實發票案件
之特殊認知,又是為了償還其所積欠O信義之債務,而在O源公司尚
未辦理負責人變更登記前,交付O源公司之大、小章及統一發票
等重要物品、O書給O信義,足見其對於本案犯罪事實之發生可得認
知,並使其發生,而與O信義間形成前揭犯意之聯絡,故其與O信
義就前揭開立不實發票幫助他人逃漏稅之犯行,即屬共同正犯
惟被告既明知O源公司於100年8至11月間並未實際經營,其本身又曾
從事開立不實統一發票幫助他人逃漏稅之犯罪型態,均業經認定
如前,是若被告確無與O信義共犯本案犯行之意思,則其在發現O
信義在公司並未實際經營之狀態下開立發票出去時,自當知悉此
為違法之行為而予以阻止,以避免自身遭到連累
綜上,足認被告前開所辯顯非可採,其就本案與O信義確有犯意聯
絡及行為分擔,而屬共同正犯甚明
況O秋芬就O源公司開立上開不實發票幫助他人逃漏稅之行為,亦已
於本院103年度訴字第903號判決中表示認罪,並經該判決判處有期
徒刑確定在案,是被告、O秋芬及O信義確均為本案之共同正犯,
亦堪以認定
(一)稅捐稽徵O第43條及O業會計O第71條第1款適用之說明:1.查被告
行為後,稅捐稽徵O第43條雖於103年6月4日修正公布,並自同年6月
6日施行,惟該次修正,僅將原第1項後段規定移至第2項,及將原
第2項規定移至第3項,並刪除「除觸犯刑法者移送法辦外」等文字
,而該條第1項規定之要件與O定本刑,則均未變更,此項修正非
屬刑O第2條之法律變更,尚無比較新舊法之問題,應逕行適用裁
判時法,合先敘明
2.次按統一發票乃證明交易事項之經過而為造具記帳憑證所根據之
原始憑證,如O業負責人以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開立不實之統一
發票,係犯O業會計O第71條第1款之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填製會計憑
證罪,為刑O第215條業務上登載不實O書罪之特別規定,依特別法
優於普通法之原則,自應優先適用O業會計O第71條第1款論處,而
無適用刑O第215條之餘地(最高法院94年度台非字第98號判決意旨參
照)
又O業會計O第71條第1款所處罰者,係O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
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事務之人員,以明知為不實之事
項,而填製會計憑證或記入帳冊之行為,屬因身分或特定關係始
能成立之犯罪
O業會計O第4條規定:「本法所稱O業負責人依公司法、O業登記法及
其他法律有關之規定」,而依101年1月4日修正前公司O第8條規定
之公司負責人並不包含所謂「實際負責人」在內(最高法院97年台
上字第2044號、103年度台上字第2370號判決意旨同此),是如未具
上開身份者,應與有該身份者共犯,始有依該法論處之餘地(最
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7334號判決同此意旨)
(二)被告於本案所犯罪名及罪數:1.是核被告所為,係犯O業會計O
第71條第1款之O業負責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罪及稅捐稽徵O第43條第
1項之幫助逃漏稅捐罪
被告及O信義於本案雖不具有O業負責人身分,然其2人與具有O業負
責人身分之O秋芬就本案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依刑O第31條
第1項前段,為共同正犯
惟考量被告就為本案犯行時乃O源公司之實際負責人,而為實際上
支配O源公司業務之人,故不依該條但書規定減輕其刑,附此敘明
2.又按稅捐稽徵O第43條第1項規定幫助犯同O第41條或第42條之罪,予
以處罰,其立法意旨,乃在對於幫助納稅義務人逃漏稅捐者獨立
處罰,故二人以上基於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共同幫助他人
逃漏稅捐,亦有共同正犯之適用
此與犯稅捐稽徵O第43條第1項者,與「逃漏稅捐」而犯同O第41條、
43條者之間,彼此之間無再論以共同正犯之情形不同
從而,被告就所犯上開稅捐稽徵O第43條第1項幫助逃漏稅捐罪,亦
應與O信義及O秋芬之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依刑O第28條論
以共同正犯
一法益即O業會計管理正確性以及稅捐稽徵機關管理稅捐之正確性
,犯意同一、在行為概念上,應包括於一行為予以評價,論以接
續犯
4.被告與O信義、O秋芬以一虛開發票之行為犯上開二罪名,為想像
競合犯,應依刑O第55條規定從刑度較重之O業會計O第71條第1款之
O業負責人以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填製會計憑證罪處斷
(三)累犯加重:1.經查,本案被告前於99年間因違反O業會計O案件,
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以99年度簡字第3705號判決處有期徒刑6月,
減為有期徒刑3月確定,並於99年12月8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等情,
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參,其於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
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
2.本院審酌被告於本案所涉O業會計O第71條第1款之罪,其O定刑為5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罰金,如依累犯加重之規定將
其最低本刑提高後之科刑範圍對被告進行處斷,衡以被告於本案
犯罪之情節,尚不致使成被告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之罪責
,爰仍依刑O第47條第1項之規定,加重其刑
(四)爰審酌被告不以合法方法正當經營公司,且其為O源公司之實
際負責人,在整體犯罪架構中仍有相當O度之掌控權,卻藉由開立
內容不實之統一發票,幫助如附表所示之公司逃漏稅,影響稅捐
稽徵機關對於課稅之公平性與正確性,更造成稅捐稽徵體制之紊
亂,應予非難
再兼衡其小學畢業之智識O度,以及其自陳現在心臟跟肺臟都生病
,經濟狀況不佳之情形(見本院卷二第161頁),並參酌其於本案
犯罪之手段、情節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
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
(五)沒收部分:1.被告因本案犯行而獲有10萬元之報酬,如前所認
定,為其本案犯罪之所得,未經扣案,爰依刑O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3項之規定,宣告沒收,並諭知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
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至被告關於共同犯幫助逃漏稅捐罪部分(雖因競合不另論處,但
仍屬犯罪事實之一部,關於追徵之法律效果,仍予說明如下),
侵害稅捐國庫法益,使他人獲有扣除稅捐之利益,本應追徵
倘若本院再予宣告追繳,將可能過度耗費公益資源、訴訟參與者
之勞力、時間、費用,徒使程序競合,認有過苛之虞,爰依刑O第
38條之2第2項,不予以宣告追徵
(六)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1.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就如附表所示之幫
助附表編號5之O皇國際企業有限公司(下稱O皇公司)逃漏營業稅
額933,500元部分,亦涉犯稅捐稽徵O第43條第1項之幫助逃漏稅捐罪
嫌等語
2.惟按稅捐稽徵O第41條之規定係屬結果犯,除犯罪之目的在逃漏稅
捐外,並須有逃漏應納稅捐之結果事實,始足構成該條之罪
而同O第43條所規定之幫助犯第41條之罪,當亦應以受幫助之納稅義
務人確有犯第41條之事實與結果者,方有幫助逃漏稅捐罪責成立
之可言
而行為人虛設公司、行號,為製造該虛設公司、行號確有營業之
假象,乃與其他虛設公司、行號彼此間對開發票,或自有實際營
業而無實際銷售貨物或勞務之公司、行號取得發票,因該虛設公
司、行號並無實際營業行為,即無逃漏營業稅捐之可言,最高法
院99年度台上字第7817號判決法律見解可資參照
而O皇公司最後既未能經認定有逃漏稅捐之結果,被告該部分行為
自不能以幫助逃漏稅捐罪責相繩,惟此部分若有罪,與被告前開
經論罪之幫助逃漏稅捐罪部分有接續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爰不
另為無罪之諭知,併此敘明
(七)至O信義就其與被告、O秋芬於本案所涉共同以O源公司之名義開
立不實發票幫助他人逃漏稅之行為,亦有涉犯O業會計O第71條第
1款之O業負責人填製不實會計憑證及稅捐稽徵O第43條第1項之幫助
逃漏稅捐罪之可能,惟就該部分是否亦為其另案判決效力所及,
是否構成犯罪,屬檢察官職權範圍(不因本院上開認定而有影響
),應由檢察官另行處理,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O第299條第1項前段,O業會計O第71條第1款
,稅捐稽徵O第43條第1項,刑O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31條第1項、
第55條、第4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
3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2項,43,罰則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31條第1項,31,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1條第1項前段,31,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非字第9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2044號、103年度台上字第2370號判決意旨同此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7334號判決同此意旨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7817號判決法律見解可資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8 , 接續犯 2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71,罰則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43,罰則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1條第1項,31,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引用法條

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71,罰則   10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43,罰則   7

稅捐稽徵法,第41條,41,罰則   5

稅捐稽徵法,第43條,43,罰則   4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2項,43,罰則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2

刑法,第215條,215,偽造文書印文罪   2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3項,43,罰則   1

稅捐稽徵法,第43條第1項後段,43,罰則   1

稅捐稽徵法,第42條,42,罰則   1

商業會計法,第4條,4,總則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1條第1項前段,31,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31條第1項,31,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公司法,第8條,8,總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