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地方法院  2019041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主文
壹,刑部分:甲OO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又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
判決節錄
理由壹、程序方面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
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但經當事人於審判程
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此觀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自明
查本判決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雖屬
傳聞證據,惟被告甲OO於本院準備程序中並未爭執證據能力(見本
院106年度易字第688號卷二,下稱本院卷二,第103頁),且至言詞
辯論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此等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
,尚無何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
揆諸首開規定,認前揭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二、本判決所引用其他資以認定事實所憑之非供述證據部分,並
無證據足認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8
條之4反面解釋,即有證據能力
貳、實體方面一、訊據被告固坦承告訴人O振蘭、O詩絢(下合稱告
訴人)曾於如附表一、二匯款時間欄、交付金額欄所示時間匯款
該等金額至O祝莉帳戶,向其購買新光三越禮券與遠百禮券,且
其曾O告訴人表示,如購買40萬元至300萬元之禮券,可享88%至92%
不等之折扣乙節,惟矢口否認有何詐欺取財之犯行,辯稱:其並
無詐欺取財之犯意,其將取得之款項拿去投資,僅因其於該段期
間有感情O錢糾紛,週轉不順而倒閉云云(見臺北地檢104年度偵字
第13433號卷一,下稱偵13433卷一,第154頁背面至第155頁
(一)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其成立固以行為人有施用
詐術之行為為必要
然所謂詐術行為,不以積極之語言、O字、肢體、舉動或兼有之綜
合表態等為限,其因消極之隱瞞行為,致使被害人陷於錯誤,亦
包括在內(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5489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被告於與告訴人為如附表一、二所示交易之期間內,實無一定
資力、財源與管道得提供該等低價折扣之禮券予告訴人,亦未O
告知告訴人此事,使告訴人誤認被告確有交付該等折扣、數額禮
券之能力,足謂被告應係對告訴人O以詐術,且主觀上具有不法所
有意圖之詐欺取財犯意:1.依證人即告訴人證述內容,比對告訴
人與被告間之LINE對話紀錄擷圖,可知被告雖告知告訴人購買大筆
禮券交易可獲相當折扣,抑或由其代售禮券以獲取利潤,卻以多
種理由拖延禮券或利潤交付之期限:附表一告訴人O振蘭部分:
(1)證人即告訴人O振蘭於警詢、偵訊及本院中證以:伊最初為購
買百貨公司商品,於102年7月1日透過雅虎奇摩拍賣網站認識會員帳
號「Z0000000000」、自稱「O先生」之被告,因可向被告購買低於市
價之禮券,而陸續向被告購買
附表二告訴人O詩絢部分:(1)證人即告訴人O詩絢於警詢、偵訊及
本院中證稱:伊原先要至百貨公司購買物品,而於103年5月16日於
雅虎奇摩拍賣網站認識被告,嗣均以LINE通訊軟體聯繫禮券交易
,因大量購買有價差,且先前與被告間之交易確有取得禮券,故
愈買愈多,向被告購買禮券約3週後會收到,但如附表二編號1所示
遠百禮券未於當年12月底收受,被告僅稱因年終盤點而無法如期
取得,復以因未能出貨而有多筆積貨需慢慢出,再以券量用盡要
等104年度禮券核發始能出貨為理由拖延,嗣又稱狀況正常,購買
新光三越禮券可較早拿到,伊因而再度為如附表二編號2所示交易
,然被告又稱因巧遇過年而無法交付禮券,此後即未給付,伊與
其他受害者要求被告退費還款,然被告先稱遭源頭凍結款項,又
稱該帳戶係其與配偶之共同帳戶,更稱其不動產與O輛均非登記
在其名下而無法還款等語(見偵13433卷一第136頁至第139頁、第160頁
背面至第161頁
觀諸O祝莉與被告間於104年5月21日之錄音譯文內容(見偵13433卷一
第140頁至第144頁),O祝莉向被告告知自身帳戶均遭凍結無法使用
,並提及當初伊係因被告稱與配偶財產未予處理而向伊借該帳戶
,伊幫忙借款匯至該帳戶,搞得自己十分狼狽,詎又發生此事,
何以被告稱沒錢卻被別人欺騙,何以被告有錢讓別人騙卻無法還
款一情,而被告則肯認向O祝莉借該帳戶使用及借款,自己沒有錢
,但表示遭騙走之款項為貨款,並坦言因沒有其他帳戶而持續用
O祝莉帳戶,會寄一點錢還O祝莉等事實乙節,益徵證人O祝莉上揭
證言為真,是被告於100年、101年間早以其生活困難為由而向O祝
莉借款、借用帳戶,迄未還款,且其於104年間與O祝莉對話之際,
仍處於財力困窘狀態,至多祇得償還些許款項予O祝莉等事實,至
臻明確
被告固以其現金、鑽石均被證人O宜家騙走,不動產與O輛均係其所
購買,證人O宜家所述不實為辯(見本院卷二第205頁至第206頁)
,惟證人O宜家就禮券交易模式之證述,與證人即告訴人所訴內容
相當,況被告於與O宜家離婚案件審理中,將其向O宜家求婚使用
之鑽戒未超過10萬元、婚後未依承諾按月給付20萬元生活費予O宜家
等事實列為不爭執事實,復陳:其均係向他人借帳戶使用,查其
名下財產可見負債,不動產係登記在他人名下,名義上再向該人
承租,而答辯中更未提及O錢、珠寶早被O宜家花費殆盡一情,有
該離婚案件歷審判決存卷可徵(見偵13433卷二第39頁至第44頁),
則被告既將未按月給付原約定之生活費予O宜家之事實列為不爭執
事實,堪認被告縱於婚後,實仍保有對自身O錢、財產之管領力
,得自行決定是否履行其對O宜家之承諾,何來遭騙取現金、珠寶
之有,反徵證人O宜家所證不動產係承租一事可取
準此,被告所言,洵無足取,證人O宜家之證述,堪屬有憑,可謂
被告於103年間,仍未曾令O宜家瞭解其所謂珠寶、鑽石等投資,更
無該段期間遭O宜家騙取現金或交付現金予O宜家保管等事實無訛
惟被告仍於LINE通訊軟體主頁、臉書等首頁及大頭照放上名O照片(
見偵13433卷一第117頁、第120頁),而於告訴人詢問被告禮券來源
時,被告僅稱其有源頭、與源頭簽約而可獲較好折扣,顯悉被告
非但刻意隱瞞自身實無取得該等折扣禮券之管道、亦無足以供給
該等數量禮券之資力,竟告知可提供該等折扣禮券之訊息及相關
「細節」(如係因節慶檔期而可取得相當折扣一事,見偵13433卷
一第76頁、第175頁)予告訴人外,更刻意營造其乃駕駛名車、財務
狀況良好之假象,並以各種理由拖延給付期限,或偶爾交付部分
禮券,使告訴人認定被告確有取得該等折扣禮券之能力,而持續
向被告購買禮券,是被告所為,當屬施用詐術之行為,益彰甚明
本院卷一第28頁至第30頁),足徵被告於如附表一、二交付金額欄
所示款項匯入O祝莉帳戶後,旋分數日以現金支出方式分批提領款
項,毫無其向他人購買禮券而匯款之跡象
(三)被告固以其將該等資金拿去做民間借款、珠寶鑽石買賣、不動
產等投資,祇因現金遭O宜家全數取走為辯,惟以:1.被告前於偵
訊中陳稱:其係於103年左右將告訴人所匯款項投資民間借款、鑽
石買賣,其利用禮券交易約1個月之期間差進行投資,鑽石祇賺
不賠,偶爾會囤貨但不超過2個月,其係於103年12月至隔(104)年
1月間方週轉不靈,O宜家稱要向其借錢,事後又稱要幫忙保管錢,
均係保管現金,並未保管珠寶等語(見偵13433卷一第154頁背面至
第155頁
(四)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所辯,洵屬事後卸責之詞,要
難採信,其所涉詐欺犯行,已足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一)論罪部分1.刑法第339條第1項於103年6月18日經總統公布修正,而
於同年6月20日生效施行,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意圖
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
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000元以下罰金」
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則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
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
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
下罰金」,亦即將法定刑自「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
1,000元以下罰金」,提高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
50萬元以下罰金」,另增定刑法第339條之4為:「犯第339條詐欺罪
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00萬
元以下罰金:一冒用政府機關或公務員名義犯之
被告對告訴人O振蘭所為如事實欄一(一)所示詐欺取財之犯行,既
跨越新舊法期間,且於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339條之4規定修正施行
後,仍接續實施其犯罪,自應依修正後之新法處斷,而無新舊法
之比較適用問題,合先敘明
2.核被告所為事實欄一(一)、(二)所示犯行,均係犯刑法第339條第
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固係先於雅虎奇摩拍賣網站上刊登販售禮券之訊息,使告訴
人瀏覽後進而與其相識,然據證人即告訴人於本院中所證:其等
均係以LINE通訊軟體與被告聯繫如附表一、二所示禮券交易,相關
交易訊息及折扣均係自LINE通訊軟體中得知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
97頁、第203頁至第204頁),核與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中自承均係私
下以LINE通訊軟體與告訴人行禮券交易等節相當(見本院卷二第
99頁),另有告訴人各與被告間之上揭LINE對話擷圖存卷足考(見
偵13443卷一第59頁至第61頁、第72頁至第106頁、第164頁至第219頁),
是究與主動以網路對公眾散布訊息方式而向不特定人施用詐術之
行為有別,而與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規定之要件不符,附此
敘明
(二)罪數1.被告就事實欄一(一)即如附表一編號1至23所示行為,以
及其就事實欄一(二)即如附表二編號1至2所示行為,各係基於對告
訴人同一詐欺取財之犯罪決意,客觀上於密切之時、地為之,各
行為間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應視為數個舉動
之接續犯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均各論以接續犯而屬
1個詐欺取財既遂罪
2.被告所犯事實欄一(一)、(二)所示詐欺取財之罪,犯意各別,行
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三)科刑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智識正常、年輕體健
,理應依循正途獲取穩定經濟收入,竟為滿足一己私利,竟隱瞞
自身毫無取得該等數量、折扣禮券之資力與能力而為本案犯行,
致詐欺金額高達960萬1,150元(其所為如事實欄一
本院卷一第43頁至第44頁),原則上約定每月各償還6萬元,卻未能
遵期給付,迄僅償還告訴人O振蘭26萬元、告訴人O詩絢114萬9,000元
等節(見本院卷二第192頁至第193頁),以及被告於本院審理中自
稱國中肄業(惟戶籍資料記載高職畢業)之智識程度、案發時月
收入約10萬餘元,現與配偶及甫出生之子同住,及對告訴人個別
所受損害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併斟酌被告犯
罪行為之不法、罪責程度、行為態樣、手段、動機,及對其O以矯
正之必要性為整體非難之評價,定其應執行之刑如主文所示,以
資警惕
全部或一部不能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刑法第38條之1
第1項前段、第3項定有明文
反之,若犯罪行為人雖已與被害人達成和解而賠償其部分損害,
但若其犯罪直接、間接所得或所變得之物或所生之利益,尚超過
其賠償被害人之金額者,法院為貫徹前揭新修正刑法之理念(即
任何人O不能坐享或保有犯罪所得或所生利益),仍非不得就其犯
罪所得或所生利益超過其已實際賠償被害人部分予以宣告沒收(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446號、106年度台上字第788號判決意旨參
照)
被告O告訴人詐得之O錢部分共計819萬2,150元,為未扣案之犯罪不法
所得,且已與被告本身固有O錢混同,性質上無從就原始犯罪所得
為沒收,當逕依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規定,追徵其價額
末按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沒收物、追徵財產,於裁判確定後
1年內,由權利人聲請發還者,或因犯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
已取得執行名義者聲請給付,除應破毀或廢棄者外,檢察官應發
還或給付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39條第1項、
第51條第5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
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548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446號、106年度台上字第788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473,執行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7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4,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473,執行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