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413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287條,傷害罪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傷害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因過失傷害人,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緩刑貳年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又侵害被告訴訟權之不合法審判之重大瑕疵,當不能因被告之上
訴於上級法院審判而得以治癒(最高法院89年台上字第1877號判例
意旨參照)
且刑法第284條第1項之罪,依同法第287條規定屬告訴乃論之罪,而
被告已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之民國107年8月10日與告訴人即被害人
O榮良之配偶O新德達成調解,有臺灣臺中地方法院調解程序筆錄
1份可按(見原審卷第162至163頁),然因原審法院未於辯論終結前
對被告告知刑法第284條第1項之罪名,致使被告未能於第一審辯論
終結前請求告訴人O新德撤回告訴,而喪失經法院諭知不受理判
決之機會,對被告訴訟上之權益亦有顯然之影響,揆諸首開說明
,應屬侵害被告審判權之重大瑕疵,不能因被告上訴第二審而得
以治癒
三、綜上所述,被告上訴指摘原審未於審判程序中告知刑法第284
條第1項之罪名,亦未命被告及其辯護人就該罪名為辯論,即逕行
變更起訴法條,依刑法第284條第1項規定論處被告罪刑,顯有違誤
等情,為有理由,並為維護當事人之審級利益,自應將原判決撤
銷,發回原審法院,另為適法之審理及裁判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犯
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
知
」此乃犯罪嫌疑人及被告在刑事程序上受告知及聽聞之權利之一
,為行使防禦權之基本前提,屬於人民依憲法第16條所享訴訟權保
障之內容之一,旨在使犯罪嫌疑人及被告能充分行使防禦權,以
維程序之公平
法院如欲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規定變更起訴書所引用之法條而為
判決,尤須於審判期日前踐行上開條款所規定之程序,始能避免
突襲性裁判,而確保被告之權益
否則,如於辯論終結後,逕行變更起訴書所引用之法條而為判決
,就新罪名而言,實已連帶剝奪被告依同法第96條、第288條之1、
第289條等規定所應享有而同屬上開憲法上訴訟基本權保障範圍內
之辯明罪嫌及辯論(護)等程序權,尤屬直接違背憲法第8條第1項
所稱「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之規定,剝奪其正當
法律程序之保障,而於判決顯然有影響,自應認該判決為違背法
令,非僅訴訟程序違法而已(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832、2282號
判決意旨參照)
又侵害被告訴訟權之不合法審判之重大瑕疵,當不能因被告之上
訴於上級法院審判而得以治癒(最高法院89年台上字第1877號判例
意旨參照)
而檢察官以非告訴乃論罪名起訴被告,第一審法院未依刑事訴訟
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規定,告知變更後屬告訴乃論且不得上訴第三
審法院之新罪名,並於辯論終結後,逕依此項新罪名判決被告有
罪,不僅剝奪被告辯明罪嫌及辯論(護)等程序權,為判決當然
違背法令
且依刑事訴訟法第238條、第303條第3款規定,告訴乃論之罪,告訴
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撤回其告訴,告訴經撤回者,應諭知
不受理之判決,在此種案例類型(非告訴乃論之罪名,變更為不
得上訴第三審之告訴乃論罪名)實已剝奪被告在第一審O詞辯論終
結前與告訴人洽談和解,及磋商撤回告訴之權益(機會),並剝
奪被告之審級利益(實質上等同只有在第二審就該告訴乃論罪名
行使辨明權),該瑕疵不因上訴第二審而得以治癒,應屬侵害被
告訴訟權之不合法審判之重大瑕疵
(一)上訴人即被告甲OO(下稱被告)因涉犯過失致死案件,經臺
灣臺中地方檢署檢察官提起公訴,原審法院審理後,認被告雖有
疏未注意車前狀況,而騎車撞擊被害人O榮良身體致其受有傷害
之行為,然被告之過失行為與被害人O榮良之死亡結果間,尚難認
具有相當因果關係,自難認被告應負過失致死罪責,而逕依刑事
訴訟法第300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認被告應係犯刑法第284條第
1項前段之過失傷害罪,並判處被告有期徒刑2月,如易科罰金以
新臺幣1千元折算1日,緩刑2年
惟原審法院並未於審判期日前對被告告知刑法第284條第1項之罪名
,亦未於審判期日命依該新罪名為辯論,且未告以被告所犯可能
僅止於過失傷害之犯罪事實,顯係就起訴書所犯法條欄所引以外
之法條罪名,未對被告踐行告知程序,使被告得為充分之辯論及
防禦,即於辯論終結後,逕行以新罪名而為判決,實已剝奪被告
所應享有之憲法上正當法律程序之保障,依前揭最高法院判決意
旨,自屬違法
(二)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雖規定,第二審法院認為上訴有理
由,或上訴雖無理由,而原判不當或違法者,應將原審判決經上
訴之部分撤銷,就該案件自為判決
然考諸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之規範目的,在於維護當事人
之審級利益,蓋因原審不經O詞辯論逕為管轄錯誤、免訴、不受理
之判決,等同缺少一個審級之利益,故有發回原審審理之必要
而本院審酌本件原審法院未踐行變更罪名之告知程序,即逕以新
罪名論處被告罪刑,剝奪被告於原審審理時所應享有之憲法上正
當法律程序之保障,其情形與第369條第1項但書所規定「第一審諭
知管轄錯誤、免訴、不受理之判決為不當」等未經第一審實質審
理而缺少一個審級之情形,實屬相當
且刑法第284條第1項之罪,依同法第287條規定屬告訴乃論之罪,而
被告已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之民國107年8月10日與告訴人即被害人
O榮良之配偶O新德達成調解,有臺灣臺中地方法院調解程序筆錄
1份可按(見原審卷第162至163頁),然因原審法院未於辯論終結前
對被告告知刑法第284條第1項之罪名,致使被告未能於第一審辯論
終結前請求告訴人O新德撤回告訴,而喪失經法院諭知不受理判
決之機會,對被告訴訟上之權益亦有顯然之影響,揆諸首開說明
,應屬侵害被告審判權之重大瑕疵,不能因被告上訴第二審而得
以治癒
從而,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之立法精神及規範目的,實
有將本案發回原審法院更為適法裁判之必要
三、綜上所述,被告上訴指摘原審未於審判程序中告知刑法第284
條第1項之罪名,亦未命被告及其辯護人就該罪名為辯論,即逕行
變更起訴法條,依刑法第284條第1項規定論處被告罪刑,顯有違誤
等情,為有理由,並為維護當事人之審級利益,自應將原判決撤
銷,發回原審法院,另為適法之審理及裁判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832、228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台上字第1877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刑法,第284條第1項,284,傷害罪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上訴,第二審

憲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A

刑法,第284條第1項,284,傷害罪

刑法,第287條,287,傷害罪

刑法,第284條第1項,284,傷害罪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284條第1項,284,傷害罪   5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上訴,第二審   3

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第1款,95,總則,被告之訊問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憲法,第8條第1項,8,人民之權利義務   1

憲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A   1

憲法,第289條,289,A   1

憲法,第16條,16,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法,第287條,287,傷害罪   1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96條,96,總則,被告之訊問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3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8條之1,288-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38條,238,第一審,公訴,偵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