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413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0條第2項,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律師
主文
戊○○幫助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交付,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按案件由犯罪地或被告之住所、居所或所在地之法院管轄,
刑事訴訟法第5條定有明文
此所謂被告所在地,係以起訴而案件繫屬法院之時被告所在之地
為準,又此所在之原因不論係屬自由或強制,皆所不問,被告服
刑監所之所在地法院自係有管轄權之法院
又在甲地服刑中之受刑人,如經移監解交乙地監獄執行而除其名
籍,固可認該甲地已非被告之所在地,惟倘暫時離監,例如戒護
就醫及借提暫押而暫時離開甲地等情形,甲地之監獄,並未解除
該受刑人在監服刑之名籍,且因故借提期間復長短不一,甚至有
一、二日即解還之情形,而借提原因消滅後,除另有事由,即應
解還原監所服刑,是受刑人被借提暫押他處時,亦不能認其原服
刑之監所所在地法院係當然無管轄權(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
3044號刑事判決參照)
被告戊○○之住所地、犯罪行為地、結果地固均在O雄市境內,非
屬本院管轄區域內,惟被告自107年3月20日起即因另案於法務部矯
正署臺中監獄臺中分監執行中(執行期滿日為108年8月24日),並
於同年9月11日被借提並暫押在法務部矯正署O雄第二監獄,迨檢察
官將本案提起公訴並於107年9月27日繫屬本院時,被告仍未返回原
監,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執行指揮書、本院公務電
話紀錄在卷足憑(詳參本院卷第5至31、33、35頁)
二、又按行政機關及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開之文書,除有其他
法律特別規定之情形外,不得揭露足以識別刑事案件、少年保護
事件之當事人或被害人之兒童及少年身分之資訊,兒童及少年福
利與權益保障法第69條第1項第4款、第2項定有明文
三、另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然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而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
有處分權,得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
證據,屬於證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不論該傳
聞證據是否具備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
均容許作為證據,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
定情形為前提
蓋不論是否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抑當事人之同意,均
係傳聞之例外,俱得為證據,僅因我國尚非採澈底之當事人進行
主義,故而附加「適當性」之限制而已,可知其適用並不以「不
符前4條之規定」為要件
惟如符合第159條之1第1項規定之要件而已得為證據者,不宜贅依第
159條之5之規定認定有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
議決議參照)
本案下列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陳述,並無符合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1第1項規定之情形,且檢察官、被告、辯護人於本院行
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就此部分供述證據之證據能力已表示沒有意
見或不予爭執(詳參本院卷第56頁反面、第134頁正、反面),本
院審酌上開陳述作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取證之瑕疵,認以之作
為證據為適當,揆諸上開規定,應具有證據能力
四、復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至第159條之5有關傳聞法則之規定,乃
對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所為之規範
本案以下所引用之其他非供述證據,均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關聯
性,公訴人、被告及辯護人皆不爭執其證據能力,且無證據證明
有何偽造、變造或公務員違法取得之情事,復經本院依法踐行調
查證據程序,自得作為證據,而有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戊○○於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就其所為涉及幫
助詐欺取財犯行固認罪不諱(詳參本院卷第56頁正面、第136頁正面
),惟就其是否有使用行動電話及臉書與丁○○聯繫提款事宜一
事,則表示已不記得,並辯稱:我是將O志華的帳號告知乙○○
,但是後來乙○○並沒有把錢拿給我,據我所知,該筆匯入O志華
帳戶的款項是由丁○○拿提款卡直接領走,所以後來乙○○有來
找我,並質問我說錢到哪裡去了,實際上我並沒有從中得到任何
利益,而且丁○○先前提供的基隆二信帳戶資料被人騙走,不算
是賣掉,我在第一時間就叫他去將帳戶停掉,怕被人拿去使用,
所以我並沒有積欠丁○○任何債務等語
至於被告是否收取財物或有無獲得實質利益,均非影響幫助犯能
否成立之重要關鍵,尚不因被告未能在犯罪過程牟取利益,即可
推翻其為他人從事詐欺犯罪提供助力之客觀事實
(三)按刑法上之幫助犯,固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犯罪
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而成立,惟所謂以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
與者,指其參與之原因,僅在助成他人犯罪之實現者而言,倘以
合同之意思而參加犯罪,即係以自己犯罪之意思而參與,縱其所
參與者為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仍屬共同正犯,又所謂參與
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者,指其所參與者非直接構成某種犯罪
事實之內容,而僅係助成其犯罪事實實現之行為而言,苟已參與
構成某種犯罪事實之一部,即屬分擔實行犯罪之行為,雖僅以幫
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參與,亦仍屬共同正犯
是就共同正犯與從犯之區別,係採主觀(是否以合同之意思即以
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而參與)、客觀(是否參與構成要件行為)
擇一標準說(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88號刑事判決參照)
是行為人對其幫助之行為與被幫助犯罪侵害法益之結果間有因果
關係之認知,仍屬意為之,即得認有幫助犯罪之故意,要不因其
所為非以助益犯罪之實行為唯一或主要目的而異其結果(最高法
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478號刑事判決參照)
(四)再依被告於本案提供帳戶幫助他人詐欺犯罪之模式觀察,
申辦前揭臺東郵局帳戶之名義人O志華並未將存摺、提款卡、印章
或密碼等資料,透過丁○○輾轉交予被告取得,而被告亦僅係將
其所得知之該帳戶帳號告知從事詐欺犯罪之正犯,此外別無其他
交付帳戶資料之行為,此與一般常見之詐欺集團成員藉由收購帳
戶舉動,實際收受取得該帳戶之存摺、提款卡、印章或密碼,得
以直接提領匯入該帳戶款項之犯罪手法迥然有別
則證人丁○○於本院審理時所述係被告通知其前往領取該帳戶內
款項乙節(詳參本院卷第98頁正面)縱屬真實,惟此應係被告先前
僅提供帳號而幫助他人詐欺犯罪之附隨行為,當可視為基於同一
幫助犯意之後續舉動或必然結果,自無從逕予割裂觀察,或將被
告上開通知丁○○提款之舉動,評價為犯意之提升(即由詐欺犯
罪之幫助犯提升為共同正犯)
是以被告縱使曾經通知丁○○可從該帳戶領出款項,實際從中得
利之人仍為丁○○,被告自無因而減少積極債務之可言
況被告將丁○○所提供O志華臺東郵局帳戶之帳號轉知詐欺犯罪正
犯時,理應無從事先預見被害民眾匯入該帳戶金額之多寡,則被
告通知丁○○前往提領帳戶內之款項,其目的應係在於確保其所
幫助之詐欺犯罪正犯順利得手財物,而非必然在於彌補丁○○先
前販賣帳戶基隆二信帳戶資料尚未取得之報酬
(六)再按刑法第13條所稱之故意本有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與間
接故意(不確定故意)之別,條文中「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
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直接故意,至於「行為人對於構
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者」則屬間
接故意
倘該不詳真實姓名年籍男子非將被告提供之金融機構帳戶作為犯
罪所得存提進出及其他不法用途,豈須向被告徵求O志華臺東郵局
帳戶之帳號供己使用?又被告率將O志華所有金融機構帳號提供他
人使用,衡之常情,如此乖離常態之交易行為,就一般具有相當
社會經驗之人而言,當可輕易預見該人取得該帳號係供作非法使
用
而被告提供金融機構帳號在先,縱已得悉可能作為上開犯罪用途
,卻又容任該項犯罪行為之繼續實現,毫無積極取回帳號或其他
主觀上認為不致發生該項犯罪結果之確信,足徵前揭犯罪行為自
仍不違其本意,被告應具有幫助他人詐欺取財犯罪之間接故意,
殆無疑義
三、綜上所陳,被告前揭所辯或無積極證據足資佐證,或不足以
影響其幫助詐欺取財罪之成立,均非允洽
一、按刑法上之幫助犯,係對於犯罪與正犯有共同之認識,而以
幫助之意思,對於正犯資以助力,而未參與實施犯罪之行為者而
言(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要旨參照)
是以,如未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且係出於幫助之意思
提供助力,即屬幫助犯,而非共同正犯
則被告既僅係以幫助之意思,參與詐欺取財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
為,自僅成立詐欺取財罪之幫助犯,而無從論以共同正犯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
欺取財罪
二、按法院固應就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為審判,惟刑法總則規
定之共同正犯、幫助犯或教唆犯,乃參與犯罪之不同態樣,均在
起訴事實之同一範圍內,法院應一併審究,始為適法(最高法院
98年度台上字第2457號刑事判決參照)
又檢察官以正犯起訴,法院認係幫助犯,則其所適用之法條,已
由刑法第28條變更為刑法第30條,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之規定,
變更起訴法條(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574號判例要旨參照)
依本案起訴書之記載,認為被告所犯應評價為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
欺取財罪之正犯,惟經本院綜合卷內現存證據資料判斷結果,僅
能認定被告係基於幫助他人犯罪之意思,而從事詐欺取財犯罪構
成要件以外之行為,應論以詐欺取財罪之幫助犯,已如前述,起
訴書所援引之法條即難謂允洽
本院爰於同一社會基本事實之範圍內,變更起訴法條為刑法第30條
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並於本院審理期日
將前揭變更後之罪名告知被告(詳參本院卷第136頁正面),對於
被告訴訟上之防禦權已予適度之保障,併此指明
三、另按修正前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70條第1項本文規定「成年人
教唆、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或故意對
其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於100年11月30日修正公布為兒
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內容大致相同)規定,其中
「兒童及少年」性質上乃刑法概念上之「構成要件要素」,須以
行為人明知或可得而知其所教唆、幫助、利用或共同犯罪之人或
犯罪之對象係兒童及少年為限,始得予以加重處罰
倘行為人確實不知其所教唆、幫助、利用或共同犯罪之人或犯罪
之對象係兒童及少年,仍強令行為人負本條規定之加重責任,顯
屬過苛(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5號刑事判決參照)
而被告僅為提供匯款帳號之幫助犯,對於告訴人夏○軒之年齡多
寡更無認知或預見可能,當無再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
第112條第1項前段加重其刑之餘地
四、被告僅係基於幫助他人實行詐欺取財罪之意思,參與構成要
件以外之行為,為幫助犯,應依刑法第30條第2項規定,按詐欺取
財罪正犯之刑予以減輕
五、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被告提供O志華臺東郵局帳
戶之帳號予他人使用,助長詐欺犯罪得以遂行,嚴重阻礙告訴人
夏○軒尋覓受騙款項之真實去向,並使犯罪之追查趨於複雜,被
告犯罪所生危害實已不容輕忽
然被告本身未實際參與本件詐欺取財之犯行,又無證據證明其因
幫助行為獲有利益,被告之可非難性尚不能與共同正犯等同視之
另參酌告訴人夏○軒所受損害之金額多寡、被告迄未與前揭告訴
人達成民事和解並賠償損害,及被告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
於本院審理期間表示認罪、於本院審理時自述具有國中畢業學歷
之智識程度、先前擔任廚房工作、月收入狀況勉持、已婚、育有
2名未成年子女、現由其妻照顧扶養(詳參本院卷第136頁正面)等
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併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以示懲儆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30
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339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
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3044號刑事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88號刑事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478號刑事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77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2457號刑事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574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5號刑事判決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7 , 不確定故意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3

刑法,第30條第2項,30,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1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70條第1項,70,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0條,30,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3條,13,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5條,5,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69條第2項,69,保護措施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69條第1項第4款,69,保護措施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第1項前段,112,附則   1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2條,112,附則   1